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4章 交溶
    张横确实是被莲花圣母露出的真容给吃了一惊。因为,此时此刻,眼前的莲花圣母法相,她所展示的面容,与当时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神秘女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法相由神魂凝聚,容貌会按本人的面容来呈现。这也就是说,凝成这尊莲花圣母法相之人,就是当日那神秘女郎颜彦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你,颜彦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,在飞机上的时候,感觉颜彦的出现,绝不是个意外,应该与莲花会有关。否则,她在为自己进行星云牌预测之时,不会一而再地暗示,自己这次上京之行,会无所结果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仍然没有想到,颜彦竟然就是莲花圣母本人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不知道,当他在李家村大动干戈的时候,却是如同一块石头,打破了湖面的平静,顿时引起了莲花会的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凑巧,因为莲花会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时机,它们也知道,自己发展太快,已引起了国家方面的观注。

    因此,它们也在时刻注意着各方面的反应。张横的事件,让唐彪和范德俊抓捕了李家村的白莲圣使。这一举动,却是触动了莲花会的神经,以为是上面终于要对它们动手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小小的事件,最终报告到了莲花圣母的手中。

    颜彦正是莲花会新任的莲花圣母,只不过她的身份非常的神秘,一直置身在那座莲花大厦的最顶层,平时很少与人接触。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人,也仅限于身边的有限几人。

    在听到下面的汇报后,颜彦也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不过,经过她的核实,似乎关于他们莲花会如何处理,上面并没有最终做出决定。这让她松了口气,也意识到,李家村的事件,只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但是,颜彦精于占卜之术。尤其是星云牌占卜,更是很有造诣。

    莲花会传承的历史非常的悠久,当年清朝时与八国联军抗争的白莲教,也是它那时在世人面前传道时的一个名称。

    在曾经与西方教派的争斗中,莲花会得到过一本西方星云牌预测的秘藉。经过百多年的研究,现在星云牌的预测秘法,已成为了莲花会的一项秘技。颜彦更是精于此道。

    她当时就暗中占卜了一下,立刻预测到李家村的这一事件,乃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。莲花会是否能渡过这次难关,与此有着重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让颜彦心中很是惊讶,她立刻对李家村的事件,再次进行了详细的调查。终于,她知道了事件中有一名叫张横的人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,颜彦早就知道,而且对张横也一直观注很久。

    只是,她还真没想到,引发李家村事件的罪魁祸首,就是这个张横。

    颜彦立刻高度重视起来,她可清楚张横的背景和人脉,绝不敢小觑张横。因此,她暗中派人,密切注意着张横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当得知张横要往上京,颜彦心中一动,这才会亲自前往,并演出了在飞机上与张横邂逅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当时,颜彦也是借星云牌预测之际,与张横进行了一次交锋。她以前虽然久闻张横大名,听说过张横的种种不可思议的事迹。但在内心的深处,还是有些置疑。所以决定亲自与张横接触,以试探张横的深浅。

    不过,在飞机上的试探,颜彦并没有探察出张横的底细,反尔给她一种张横此人,深不可测的感觉。因此,她对张横更加的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颜彦上京,除了预防张横之外,还有就是主持在莲花圣母神殿的成圣日盛典。

    原本,这个莲花圣母最重要的日子,莲花神殿会有许多盛大的活动。不过,因为如今形势不明郎,颜彦决定一切就简,只留下了圣母显圣的这一项神迹。

    只是,她也没有想到,就在她入主莲花神殿的时候,竟然发现张横也来了,而且还在暗中窥探显圣池的秘密。

    颜彦当时心中一动,这才会要借显圣池的力量,真正地与张横较量较量。

    然而,两人的暗中较量,一再升级。到了现在,更是出现了这样的状况,这是颜彦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打!管你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已然反应了过来,陡地一声怒吼,拳头终于再次狠狠地砸向了莲花圣母的脸。

    张横虽然也怜香惜玉。但是,想到眼前的这个莲花圣母,刚才几乎要让自己魂消魄散。张横心头的邪火轰地一下就窜了上来,他那里还管什么,绝然地出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金光暴耀,轰响骤起,张横法相的拳头,狠狠地就砸在了莲花圣母的脸上。

    但是,下一刻,一幕让两人都无比惊骇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张横的拳头,一拳就直接穿入了莲花圣母的脸部,深深地陷入了其中。仿佛莲花圣母的脸,就是一团软泥,他的这一拳,已直接陷到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正想拔拳再奏。

    可是,他猛然发现,深深陷入莲花圣母脸部的拳头,竟然怎么也拔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让张横更加骇然的情形出现了。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,自己的拳头,正在急剧地消融,与莲花圣母的那张脸,溶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彩光狂闪,雾气翻滚,张横的拳头和莲花圣母的脸,正在迅速地溶化,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,溶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张横大骇,脸色骤变,他猛然反应了过来,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:“这回糟糕了,小爷怎么就没想到这后果呢?”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和莲花圣母,都是法相的存在。因此,两人的赤身肉搏,完全就是神魂之间的缠斗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张横和莲花圣母,两人的力量并没有达到四品,他们的神魂还没有凝结成实体。之所以能凝聚法相现形。莲花圣母是依靠了子母神镜。而张横却是借用了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之力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现在的两人,神魂仍是一种如烟如雾的状态。

    在玄学界,本来这样的神魂,是根本无法离体。但因为子母神镜这样奇异的空间存在,所以才让两人神魂凝聚的法相,正面相抗。

    此刻,两团如烟如雾的神魂,缠斗在一起,虽然看似有形,但其实质仍是烟雾状。一旦相互纠缠,却那里还能分得开来。

    这正是张横法相的拳头,一拳击中莲花圣母的脸部后,就深陷入其中,并与之迅速在溶合的原因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一点,张横心头震憾之极。这样的情形,是他从所未曾遇到。

    或者是说,在整个玄学界,从古到今,也是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那么,两个溶合的神魂,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震惊已是无以复加。他陡地一声怒吼,想奋起全力,把自己的拳头从莲花圣母的脸里拔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是徒劳地。

    两团神魂在急剧地溶合,根本分不出彼此,张横就算最努力,也休想与莲花圣母分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颜彦也是骇然惊魂,这样的事实,也完全把她给惊呆了。她拼命地挣扎,想把张横的拳头从自己脸上甩出去。但是,迅速溶化的神魂,让她的脸与张横的拳头已几乎溶为了一体,根本甩不掉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光芒暴耀如沸,烟雾蒸腾若煮,渐渐的,莲花圣母的脸以及张横的拳头,已完全消失了,两人的上半部分,完全溶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宫殿里出现了一片无比诡异的情形。莲花座上,烟雾翻滚,蒸煮如沸。没有了脑袋的莲花圣母,与没有了一只手的张横,上半部分连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并且,这种纠缠仍在继续,任凭两人拼命地挣扎,双方的身体,却如同是烛蜡一样,迅速地溶解,相互溶合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莲花圣母的上半身完全消失了,张横的头以及另一条胳膊,也完全与她溶为了烟雾。

    一切无可抑制地急剧发展,当一盏茶的时间过去,整个宫殿上,那个莲花座里,已完全没有了张横和莲花圣母的法相,只剩下了一团烟雾在翻滚蒸腾。

    当然,这团烟雾,乃是两人的神魂所溶合。可以清晰地看到,莲花圣母神魂所化的烟雾,闪烁着妖异的血光。而张横神魂所化的烟雾,却带着一抹淡淡的暗金色。

    然而,两团烟雾相互交融,根本分不开来。在这一刻,两人的神魂,因为在某种奇异的情况下,已溶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“张横,你怎么了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显圣池边,邱纯玉终于清醒了过来,陡然扑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这回,她顺利地扑到了张横的身上,原本张横身周那股无形的屏障已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但是,身体一抱住张横,邱纯玉娇躯剧震,俏脸也刹那煞白一片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双目紧闭,虽然脸上的表情已恢复了平静。但是,那种平静却让邱纯玉感觉到心底冰凉。因为,那一抹平静,是毫无生机的平静,就象是一具行尸走肉一样,她感受不到张横情绪的波动。仿佛眼前的张横,已成为了一个植物人,处于假死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邱纯玉骇然惊魂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