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5章 孽缘
    感受到张横的异常,邱纯玉真的要哭了,死死地抱住张横,一时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她猛地反应过来,就想打电话叫一二零。

    然而,刚摸出手机,突然,怀里的张横身形一震,眉心再次闪起了一团淡金色的光芒,刚才现形的奇异巫字,竟然又浮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邱纯玉娇躯狂震,正要拨手机的动作,陡地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再次感受到了张横的情绪波动,似乎已成为植物人的张横,正在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细细察看张横,邱纯玉的神情却是陡地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慢慢有了表情的张横,脸上的神情却是诡异之极,似喜似悲,仿佛是处于了一种极度的亢奋中,甚至邱纯玉可以感受到,张横的身体滚烫滚烫,整个人都在微微抽搐颤抖。

    “呃,张横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邱纯玉这回是真的惊呆了,张横的情形,确实是她从所未见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怪不得邱纯玉,因为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子。如果她经历过男女之事,就会明白,此时此刻的张横,身上所表现出来的状况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子母神镜的奇异空间里,莲花座上烟雾翻滚,张横和莲花圣母交溶的神魂云雾团,此刻也出现了奇异的变化。

    只见,一个淡淡的暗金色巫字,以及一朵带着神圣和妖冶气息的莲花,在神魂云雾团的深处,缓缓地浮突出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烟雾鼎沸,以暗金巫字和奇异莲花为中心,刹那形成了两个旋涡,吸收起了四周的神魂云雾。

    渐渐的,两个旋涡越旋越大,形成了两个独立的范围,把原本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神魂,分了开来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旋涡越旋越急,越旋越大,完全吸收了莲花座上的神魂云雾。而两个朦胧的人影,也缓缓地从旋涡的中心处现出身来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这个时候,两个神魂的模样却实在是有些不堪,竟然是双手双脚如同是八爪鱼般纠缠在一起,牢牢地交溶纠结,形象实在是难以入目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究竟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朦胧的意识,陡地有了思想,心神却是轰然剧震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的法相与颜彦的法相溶合的时候,一股极度兴奋,极度癫狂的感觉,充塞了心灵。

    如今的张横,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伙了,无论是与九黎圣女,还是与当初的王馨兰,或者是小青姑娘,因此,对于男女之事,他当然已是尝过禁果。

    然而,他怎么也没想到,现在与莲花圣母的法相交溶,竟然也会有这样亢奋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完全惊呆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震惊,他还是猛地回过了神来。甩了甩脑袋,把这旖旎的感觉甩了出去。现在好象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,自己如今怎么了?

    “小爷还活着!”

    细细地察看着从暗金巫字旋涡里现形的法相,张横不禁大声狂笑起来:“哈哈哈,小爷还活着!小爷还活着!”

    在刚才张横的神魂与莲花圣母的神魂相互交溶,难分彼此的时候,张横的意识,也陡地沉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张横还以为自己这回是要与莲花圣母同归于尽了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感受到自己神魂的完整,张横心中不禁惊喜若狂,也立刻意识到了,自己这回算是捡回了一条命。想来,应该是神秘的天巫图腾兽加持于自己神魂的力量,让自己重筑了神魂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意识缓缓地探入了心神中。他想看看,重筑的神魂,与先前是否两样。

    然而,意识一探入,张横身躯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怪异无比:“这,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被自己现在的神魂体的状况,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法相,不仅闪烁着一层淡淡的暗金光芒,眉心有一个奇异的巫字。而且,在这圈淡金色中,竟然渗透了一抹充满神圣却又带着一丝妖冶的光泽,在巫字符号中,更是隐约的有一朵莲花的虚影在浮沉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莲花圣母那妖女的神魂力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嘴张成了蛤蟆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从现在自己神魂所凝成的法相来看,不仅有自己原本的神魂力,更是溶合了莲花圣母的神魂力。那带着神圣和妖冶气息的光泽,以及那朵莲花的符号,不是莲花圣母的神魂烙印是什么?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在自己重筑神魂的时候,竟然也吸收了莲花圣母的神魂力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震惊莫名?

    果然,心念一动,无数奇异的信息滚滚地涌来。这些信息,根本不是张横本身的,而是来自莲花圣母,其中全是莲花圣母生活以及修练的场景,更有无数相关莲花会的秘闻。

    :“小爷这回是成变态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感觉上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大老爷们,竟然溶合了莲花圣母这个女人的神魂,以至于自己的神魂中,多出了莲花圣母的记忆。

    虽然这对于张横来说,无疑是可以更了解莲花圣母和莲花会,对自己自然是有无限的好处。但是,神魂中多出另一个人的记忆,而且还是个年青女子的记忆,这实在是让张横感觉怪怪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朵莲花形成的旋涡里,莲花圣母的法相也逐渐现形,最终凝结成功。

    然而,再次筑魂成功的莲花圣母,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,却是发出了一阵惊心动魄的凄呼。

    她的情况与张横有些不同,现在的莲花圣母的法相,并不象张横的法相那样,暗金色与神圣以及妖冶的气息相互交溶。

    她的法相,仍是那种神圣略带妖冶的本质。只是在外围多了一圈暗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双方神魂交溶之后,因为暗金巫字以及那朵莲花的存在,让两人的神魂重筑。但是,暗金巫字显然在品级上,比莲花圣母的莲花高。

    所以,在吸取神魂力的时候,暗金巫字毫不客气地吸取了大部分,莲花只是吸取到了原本属于莲花圣母本身的神魂力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来说,莲花圣母现在的神魂,比先前虚弱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,关键在于:莲花圣母突然发现,自己神魂中的许多记忆,竟然被对方无情地窥探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现在,她莲花圣母的所有秘密,已完全被张横所得知。就仿佛是**裸地站在人家面前,被对方看了个精光,从里到外被看了个透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莲花圣母骇然?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愤怒地一声凄呼,却也不敢再在子母神镜的空间里停留。她陡地身形一闪,向着空中飞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听到莲花圣母的怒骂,张横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抬头,四周的空间已然轰隆一声,化为了圈圈的光点,迅速飘散。

    子母神镜所形成的空间,已被莲花圣母给直接化为乌有。张横的神魂,已再次出现在了显圣池的上空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此刻的显圣池,也与先前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最初的莲花圣母圣像,早已消失。但显圣池的池中央,那一柱彩色的浪柱,仍在鼎沸,汹汹地冲起有数丈高,形成了一道奇观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子母神镜力量的消失,这柱浪柱轰然炸散,所有的光芒刹那消弥无形。四周猛地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“圣母走了,圣母走了!”

    四周的信男信女们,发出了一阵长长的叹息,无数人朝着显圣池膜拜叩头,虔诚之极。

    “无耻,卑鄙!”

    小阁里,颜彦的娇躯轰然剧震,猛然睁开了眼来,一张俏脸已是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神魂从子母神镜中出来,颜彦也恢复了清醒。

    但是,回想到刚才的一幕,颜彦却仍是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在那种奇异的状态下,她的神魂与张横相互交溶,不分彼此。最可怕的是:因为张横神魂中蕴藏了一股奇异的力量,竟然强行窥探了她神魂中的所有记忆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是说,张横在那一刻,强暴了她的精神,是对她**裸的玷污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神魂交溶的状态下,两人虽然没有**的接触。但是,这种神魂与神魂的交溶,却比**的交合更亲近。

    事实上,颜彦和张横都并不知道,在上古的一些典藉中,对于两人这种神魂交溶的方式,有一个特别的称呼,那就是神交!

    只是,在上古的修练法门中,神交是只有夫妻间才会修练的双修秘法。当夫妻两人,修为达到三品顶峰,即将突破四品之时,以神交的方式,溶合双方的神魂,可以帮助彼此突破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与颜彦的这次神交,却是一次孽缘。他们本是处于对立的双方,更是在根本不知后果的情况下,阴差阳错地来了一回神交。

    因为并不是克意修练,所以,两人的力量并没有突破,只是神魂却在那种感觉和亢奋。

    反尔是颜彦,因为是承受方,心神感觉的是一种屈辱和恐惧,却没有那种快感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先前的遭遇,颜彦又气又急又是愤怒。不过,她还是强自压抑住心头的怒火,细细地检查起了自己的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神魂的力量非常的虚弱,比先前虚弱了不止一层,这是被张横强行吸取了神魂力所导至的后果,却是颜彦这些年来,利用会中庞大的资源,辛苦修练才达到的镜界。现在却是白白便宜了张横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顿时又让颜彦不禁有些咬牙切齿。现在,她是真的把张横恨得牙痒痒了。

    然而,让颜彦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当目光下意识地扫过手臂,颜彦的娇躯轰然狂颤,俏脸也骇然变色:“啊,这怎么可能,我的守宫砂怎么没有了?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不错,颜彦确实是被震呆了,她左手手臂上,原本有一枚赤艳的守宫砂。这是她师父当年为她所点,是她圣洁的处子之身的见证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此刻,那点守宫砂,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她惊骇莫名?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细细回想这次的遭遇,颜彦的脸色大变:“是他,是那个无耻之徒,是他玷污了本座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颜彦终于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自己与张横在子母神镜的奇异空间里,神魂相互交溶,这虽然不是**的交合,却比双方**的那种亲近更亲密。

    可以说,当时的张横,是**裸地强暴了她的神魂。

    因此,她身上的那枚守宫砂,这才会消失。

   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现在的她,已是真正的被张横玷污了清白。

    怪不得她神魂的法相,会有一圈淡淡的暗金色,那完全就是张横的神魂施加于她的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无耻之徒,本座与你誓不两立,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颜彦那俏丽的秀脸上,现出了一抹怨恨,眼眸里也闪烁起了炽烈的仇恨光芒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