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6章 莲花古国
    “张横,你没事吧?你刚才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到张横突然睁开眼来,邱纯玉喜极而泣,不由扑入张横怀里,紧紧地抱住了他,再也不愿松手。仿佛她的手一松开,张横就会离自己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玉儿!”

    张横爱怜地爱抚着邱纯玉的长发柔肩,轻轻地安慰道:“刚才是发生了点事,不过,现在一切都过去了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邱纯玉抬起头来,美眸灼灼地凝望着张横,细细地打量着。感觉上,现在的张横,确实是已完全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而且,张横的气质,似乎与来此之前,又有了些不同,多了几分飘逸,好象身上突然有了一种神圣的气息。

    邱纯玉惊讶不以。只是,她现在也无遐顾及张横的这种变化。只要张横好好的,这是她最大的心愿。

    邱纯玉自然不知道,张横身上的这种气质的变化,正是因为他的神魂,溶合了莲花圣母的某些神魂力量所至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神窍中的神魂,已是凝如实质,比先前更凝重厚实。仅凭神魂力量来说,他已是隐隐的有突破到四品的迹象,就只差最后一步神魂凝成实体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次张横收获最大的并不是神魂的变化,而是获得了莲花圣母的全部记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莲花会的莲花圣母,是以传承的形势延续。每一代莲花圣母在临死前,这才会把自己的传承传于下一代。

    因此,颜彦的记忆里,有着无数代莲花圣母所传承的知识,其中包括了每一代莲花圣母的修练心得,以及莲花会的一些隐秘。其信息量之大,也不是张横一时半会能全部领会。

    然而,感受着脑海中那滚滚的信息流,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无比的古怪,心中暗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这个莲花会,竟然已是传承了上千年。而且,是一个来自域外的奇异教派。”

    从颜彦处获得的记忆,张横终于明白了莲花会这个组织的来历。

    早在元古时期,在西域之外,有一个名叫莲花圣母国的奇异国度,是以教立国的特殊古国。

    在莲花圣母国中,最高的统治者就是莲花圣母,国度中的所有臣民,也都是莲花圣母的信徒。

    这个国度存在了很悠久的历史。不过,在一次大劫难中,整个莲花圣母国面临毁灭的危险。最后,是莲花圣母,带领着国度中的臣民,离开了他们世代生活的地方,迁移到了华夏中原。

    当时正是秦始王统一六国,建立强大的秦王朝的时代。那一代的莲花圣母,自知无法与强大的秦国抗衡,因此带着族人,在一处偏僻的地方偏安了下来,成为了当时的一支偏居于一隅的少数民族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部族,一直怀着能重建当年莲花圣母国的理想。所以,历代接任的莲花圣母,都是以此为己任。

    然而,当年的莲花圣母国在迁移之时,原本的许多传承之物,已遗失在了路上。因此,后面接任的一代代莲花圣母,在力量上越来越弱,根本无力重建起一个国度。

    只是,每一代的莲花圣母,始终没有忘记祖训,一直都在为建立莲花圣母国而努力。因此,在许多历史时期,这支外域的族人,就会不时地冒出来,以各种名义出现。

    最为世人所熟知的,自然就是清末的白莲教。当时的白莲教,就是莲花圣母古国的后裔在背后操纵,想趁清末这个乱世,建立起他们的莲花圣母国。只是,他们的目的最终还是失败了,不得不又蜇伏了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如今的莲花会,也正是莲花圣母古国的又一次抬头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一次机遇,莲花圣母国的这支族人,虽然迁移到了中原腹地。但他们却也始终不忘当初的莲花古国故居。

    只可惜,经历了当年那场大劫难,原本的莲花圣母古国,早已成为了一片废墟,环境更是完全变了,不再适宜人类居住。

    然而,每一代的莲花圣母,仍会锲而不舍地回古国,一方面是想看看古国的遗址,另一方面更是想在遗迹中,寻找到当年遗失的传承之物。

    这一代的莲花圣母颜彦,机缘巧合之下,在回古国遗迹时,就得到了一件古国的传承遗物,让原本缺失的传承力量,得到了一次大爆发。

    这让整个莲花圣母的遗民们,无比的兴奋,感觉这是莲花圣母古国要重新出世的先兆。于是,一直哲伏的莲花会,在各地的活动日益频繁起来。

    这正是如今莲花会会发展如此迅速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感应着脑海中的信息,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。现在,他已了解了莲花会的底细。

    如果说先前,他只是怀疑莲花会是个邪教组织。那么,现在他却完全可以肯定,这个莲花会,就算不是邪教,但其发展的居心,却是不良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回想起刚才在子母神镜那奇异空间里的遭遇,张横也是颇有感慨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天巫传承中那神秘的天巫图腾兽,也许自己这次是真的会遭殃,甚至被莲花圣母弄得魂飞魄散,成为一个植物人。

    幸好,在面临生死危机的那一刻,神秘的天巫图腾兽再次现形,让自己重筑了神魂,这才能反败为胜,让莲花圣母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天巫图腾兽,在最危险时刻出现,这已不是第一次了。当日在龙翔酒业,遭宋长风暗算,它现形一次,让伏以神尺得到了一次进化。

    之后,在台岛凤瓴山的水潭中,如果不是天巫图腾兽的再次现形,只怕当时自己就得爆体而亡。最后却是成就了自己与小青之间的那一段好事。

    现在,细细地感应着自己意识,却那里还有天巫图腾兽的影子。这神秘的存在,总是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候出现,之后又会莫名其妙的消失。真可谓是神龙见首不见尾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对天巫图腾兽,是越来越感觉神奇了。它究竟是什么?到底具有什么样的力量?

    张横可没忘了,在子母神镜中,得到了天巫图腾兽灌注的力量后,自己的神魂所凝成的法相,竟然具有了上古真神的威压。直到现在,自己的神魂里,多了一个隐约的巫字符号,这应该就是天巫图腾兽,如今留在自己身上唯一的一个印记了。

    那么,具有上古真神威压的天巫图腾兽,它的本质是什么呢?张横的心中有无数的疑问,但他一时却根本无法得到任何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啊涕,啊涕!”

    正沉吟着,突然张横一连打了两个喷涕,心灵的深处,也陡地传来了一阵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擦,是什么人在咒小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挑,心中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自从得到天巫传承,张横基本上就没感冒过。所以,此刻突然直打喷涕,确实是有些反常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连打两个喷涕,这更是有着不同的喻意。所谓一赞,二骂三记挂,这就是平时人们对于打喷涕的一句谚语。意思是说,无缘无故打一个喷涕,意味着有人在背后赞扬你。要是两个,自然就是有人在暗地里咒你,三个是有人在远方想你,牵挂你。

    这虽然只是民间方言,但对于张横这个具有占卜能力的风水大师来说,却无疑就是一个预兆。所以,他感受到这是有人在背后对自己的诅咒。尤其是心底生起的那一阵寒意,更让他确定是如此。

    只是,他一时还有些想不通,自己怎么又招惹了谁?

    张横直到现在,还没有意识到,他在子母神镜中,与莲花圣母法相的神魂交合,相当于是强暴了她的神魂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根本没有想到,莲花圣母已是把他恨之入骨了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晚上八点,因为莲花圣母这次显圣的时间特别的早,完全与以往在亥子相交时显圣完全不同。所以,往山上来朝圣的信徒,仍是源源不断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和邱纯玉却要离开了。已探明了莲花圣母的细底,再留在此地,也没有了什么多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当下,邱纯玉打了个电话给夏云,让他带两人从管理员的专门通道离开。

    “邱师妹,张先生,你们这次也看到莲花圣母的神迹了吧?”

    夏云此刻也显得很是兴奋。他虽然已不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神迹。但是,每次见到,仍是让他心中无比的震动。

    “嗯!确实是好看。”

    邱纯玉点点头,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今天张横在莲花圣母殿,发生了一些异常,仍是让邱纯玉感觉心有余悸。所以,她现在对莲花圣母殿可没什么好感,更没兴趣关心什么神迹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夏师兄,这东西只不过是骗人的把戏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凝重起来,目光凛然地望向了夏云。

    说话间,张横陡地手指一点,似是有意无意地点向了夏云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骗人的把戏?”

    夏云一怔。但是,还没等他回过神来,张横的手指已碰触到了他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夏云浑身剧震,脸色陡然出现了一片僵滞,整个人更是猛地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阿,张横,你对夏师兄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一边的邱纯玉愕然,她怎么也没想到,张横竟然会对夏云出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