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8章 蛊惑
    “怎么?小张同志!”

    见张横神情古怪,许老的眼眸不禁一凝,脸色也变得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许老,对于莲花会,我最近还真碰到了一些与它有关的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着,打开了话题。许老突然问起莲花会的情况,张横一时还弄不清他的目的。但是,既然话题扯到莲花会,张横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,这可是自己此次上京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小张同志,你说来听听!”许老挺了挺腰,笔直地坐在了他的那张老旧太师椅上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习惯,一旦对某件事特别重视的时候,他就又象是回到了当年,成了那个叱咤风云的将军。

    “莲花会本是一个流传于民间的教派。”

    张横娓娓而谈,说起了他对莲花会的了解,并把自己在李家村和京郊莲花圣母殿所见所闻的事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许老,从我所经历的事来看,莲花会这个组织,愚弄百姓,迷惑信徒,拿人命当儿戏,这个组织,已是有邪教的性质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许老的目光陡地变得炽烈起来,手指却是用力地敲打着那张老旧太师椅的扶手,显得很是心情激荡:“看来,小燕并不是个个例,确实是这个莲花会有问题!”

    许老喃喃着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燕?”

    张横心底一颤,陡然似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在车上听樊元江说起小燕去世,张横原本还以为,这是小燕白血病不治而亡。

    那知,从许老现在的话里来看,似乎小燕的死因并不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咯噔一下,目光变得炽烈起来。不过,他不敢在此时打扰许老,只能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小张同志!”

    好半天,许老这才从那种状态中回过了神来,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我想你应该知道了,小燕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许老节哀,您一定要自己多保重身体,这也是燕小姐生前最大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劝解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!”

    许老摆了摆手,不让张横再继续说下去,苍老的脸上,却已现出了痛苦而悲创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本来,人生在世,谁没有一个生老病死,小燕是个苦命的孩子,小时候正好遇到了那个时代。后来跟着我,生活条件算是有所改善了。可是,她却患了那种病。”

    许老说起了小燕的生平,老眼中不禁又湿润了。他是真的把小燕当成是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,本以为有小燕相伴,自己的晚年也有所依托。但是,人生不如意十之**,他做梦都想不到,小燕却先一步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,确实对他是一种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许老身为共和国的开国元勋,虽然如今宜养天年,但他的份量仍是举足轻重。以他如今的地位和身份,当面临自己亲如女儿的亲人即将死亡的时候,他却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这让他感觉深深地自责,认为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小燕。以至于小燕早逝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许老也根本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,只有把所有的痛苦和悲切,深深地埋在心底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与张横说起这些,就如同是积郁的情绪,突然打开了一道发泄口,不禁把内心所有的苦闷和悲痛都倾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静静地听着,他能理解许老此时的心情。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老将军,现在需要的并不是别人的安慰,而是需要有一个人可以倾听他的心声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很好地当了一个忠实的听众,倾听着许老内心的发泄。

    好久好久,许老的情绪这才有所平静下来,有些颓然地坐到了太师椅上,整个人显得更加的苍老。

    “许老节哀!燕小姐在天之灵,也不希望看到您老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张横站起了身来,拿起了许老办公桌上的杯子,倒掉了里面的冷水,为他重新加上了热水,这才端到许老面前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张横走到了许老身后,双手轻轻地为许老按摩起了太阳穴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早已天巫之眼开启,洞察过了许老的状况。

    刚进来的时候,许老的情况确实是让人担忧,气血郁积,精神萎糜,甚至连生命力都非常的灰暗。显然,当时的许老,受小燕逝世的影响,整个人都几乎没有了生气。

    但是,经过刚才的那一通倾诉,许老心中的积郁终于发泄了出来。虽然现在看起来仍是疲惫不堪,但状况已是大有好转,至少他的生命力又有了活力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中长长地舒了口气,他也不迟疑,趁着为许老按摩之际,缓缓地为他输入了真元,输导起了他的经脉。

    果然,许老的精神振作了许多,眼眸里也有了光芒。

    稍倾,他又摆了摆手,阻止了张横为他再按摩,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:“小张同志,你可知道,小燕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不待张横接话,他顾自说了下去:“小燕患了白血病,最初的时候,大家怕我担心,一直瞒着我。直到后来,她在国外找到了骨髓移植的配体,病情控制了下来,他们才把事情都告诉了我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对他们的隐瞒,很是不满。但小燕能找到配对的骨髓移植,这让我很心慰。”

    许老继续道:“本以为,小燕得到了骨髓移植,她的病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。而事实也是如此,她经受骨髓移植后,情况大有改善,按专家的说法,只要小燕好好休养,平时注意身体,应该就象正常人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就在小燕回家后,却是发生了一些谁也想不到的事。”

    许老脸上闪过了一抹悲愤之色:“小燕的家在苏省乡下,她不愿我为她担心,所以,接受骨髓移植后,就执意回到了乡下养病。可是,谁都没想到,她在乡下,受当地一个名叫红莲圣使的神棍蛊惑,竟然加入了莲花会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一直默默地听着,此刻却是不由陡地眉毛一挑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小燕的死竟然会牵涉到莲花会。这让张横惊诧之余,更加用心地细听起来。他想知道,小燕到底是受了那个红莲圣使什么蛊惑,最终导至了死亡。

    从常理来说,白血病病人,得到配对的骨髓移植,生存率是很高的,一般也能活上个七八十来年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小燕的身份特殊,做为许老的外甥女,又是被许老当成亲生女儿看待,她能接受的医疗条件,以及之后的休养等待遇,会比普通人更好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小燕应该会比普通病人,生存率更高,活得更久。

    然而,她偏偏在骨髓移植后半年就去世了。从许老所说的话来看,这似乎与她加入了莲花会有关。

    那么,小燕在加入莲花会后,到底做了什么?或者是说,莲花会对她做了些什么,以至于她竟然维持不了半年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小燕加入莲花会,这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许老语气变得愤慨之极:“但是,可恶的是那个红莲圣使,满嘴的胡说八道,宣扬什么莲花圣母拯救世人,说是只要小燕虔诚地信奉莲花圣母,她所有的疾病,就能不药而愈。”

    “小燕本来因为小时候生活在那个特殊的时代,没读多少书。她在那个红莲圣使的蛊惑下,竟然听信了这些妖言。”

    许老愤愤地道:“在之后的日子里,她果然虔诚地信奉起了莲花圣母。每天参加各种布道大会,诚心诚意地祈祷。并为了表示她的诚心,竟然暗地里停用了所有的药物,以期待着莲花圣母能完全治愈她的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他确实是没有想到,小燕竟然受莲花会毒害如此之深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却也只有苦笑的份。象小燕这样的例子,其实在许多关于邪教的报导中,早已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那些邪教的人,为了能控制信徒的人心,就象现代的传销那样,天天给人洗脑。别说是象小燕这样文化水平不高,在曾经的报导中,即使是大学生以及研究生这样的高学历人材,也会被蛊惑,最终成为他们精神的奴隶。

    这就是邪教本质上的邪恶之处。

    “终于,当小燕的病情再次发作时,一切已是无可挽回。”

    许老猛地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,脸现怒容:“可以说,小燕的死,全是莲花会蛊惑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许老怒声喝道,眼眸里燃起了熊熊的烈焰。对于蛊惑小燕,最终导至小燕死亡的莲花会,许老是深恶痛疾。

    本来,以他的身份和地位,真要对付红莲圣使,对付莲花会,也就是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许老是个严以律己的人,小燕的死,虽然对于他是一种沉重的打击。但是,毕竟还是他家里的私事。所以,他在没有弄清状况,尤其是查明莲花会这个组织的性质之前,却也不会滥用权力,来对付莲花会。

    为此,他这段时间也曾让人对莲花会进行了详细的调查。只是,调查的结果让他意外,因为对莲花会的评价,各方的意见根本不统一,可以说是好坏参半。

    这让他一时有些犹豫,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他似乎已是做出了决定,全身也陡然爆发出了一股凛凛的威严,就象当年那样,许老又成为了统帅百万雄师的将军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