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0章 枯灵绝地
    苏省的宿迁市,是全国闻名的酒乡,华夏十大名酒之一的白洋酒就产自这里。

    何大牛这次收购的皇家玉液酒坊,就在宿迁市,离白洋酒厂也相距不远。不过,皇家玉液酒坊,座落在一片山谷中,已是属于宿迁的郊区。

    地理虽然偏僻了点,但交通还是非常的方便,一条直通皇家玉液酒坊的公路,直穿山谷,从高速下来,就可以直接到达。

    张横,何大牛以及华老三人,同乘在一辆车里,由张继驾着车,向皇家玉液酒坊进发。

    进入皇家玉液酒坊的范围,远远的,就看到一座俊秀的山脉出现在远处。张横自然知道,这就是皇家玉液酒坊所在的玉皇山。

    据说,宿迁的白洋河就发源于此,可以说,白洋河酒能成为全国十大名酒之一,玉皇山功不可末,正是它的地脉灵气,蕴育了白洋河,才能酿造出举世闻名的白洋河酒。

    “阿横,我就是看中了这一点,才会不惜巨资,收购了皇家玉液酒坊。”

    望着远处的山脉,何大牛的眼眸变得炽烈起来:“我想,以这里的好山好水,加上有华老的药酒秘方,经过我们改良的药酒,必然能占居一定的市场,前景肯定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何大牛又叹了口气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想象总是美好的,困难却也总比理想更艰巨。所以,何大牛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目光凝注到了远方的玉皇山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还远,但山脉的轮廓却依稀可见,甚至因为视野比较开阔,更能看清山势的走向。

    望着玉皇山脉,张横也不禁暗暗点头。玉皇山虽然山势并不险俊,但连绵起伏,峻秀奇特,就如同是江南的一位美女,显得特别的清灵奇秀。

    这里确实是一片好山水,就算不探察它的山脉地气,光从外形来看,也能看出这里是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这让张横的心头陡地又升起了一团疑云。既然皇家玉液酒坊,座落在这片好山好水中,本应该占据此地的地气地脉。再加上,按何大牛的说法,皇家玉液酒坊,原本就是当年清宫时的御用特供酒,也算是药酒中的一枝独秀。

    那么,既然有这么多有利条件,这家皇家玉液酒坊,怎么会落到破产的地部,从而最终被何大牛出资收购呢?

    “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藏的玄机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着,已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车子顺着公路行进,大约二十多分钟后,已是来到了玉皇山左侧的一片山谷,皇家玉液酒坊,就座落在这山谷中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整座皇家玉液酒坊,占地有数万平米,层叠的厂房,看起来规模不小。

    然而,望着那边的酒坊,张横的眉头却是紧紧地蹙了起来,脸色也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,张横敏锐地洞察到,这一处酒坊,竟然阴云笼罩,与背后青山绿水那清秀灵动的气息,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如果把背后的玉皇山比做是一棵生机勃勃的大树,那么,酒坊所在的这一区域,就是那棵大树中的枯枝。一种死气沉沉的气息,笼罩在那里,让张横很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了,怎么会成为了一片没有任何地脉之气的枯灵绝地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心中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风水中有三大禁忌,称为绝地,凶地以及煞地,无论阴宅阳宅,都绝对的大刑冲。

    所谓的绝地,就是指没有地脉灵气滋养的枯灵之地。至于说凶地,自然就是鬼魅阴魂盘踞之所,如果阴宅在凶地上,葬下之尸体,必然会发生尸变,从而让后代子孙受祸害。

    煞地就是阴煞蕴育之地,这种地方长年受阴煞影响,自然是极凶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何大牛所收购的这处酒坊,竟然就是一处枯灵绝地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这家皇家玉液酒坊,会落得要破产,最终被拍卖的结局。

    一处位于绝地的酒坊,那里还能酿出好酒?也怪不得何大牛在收购了这家酒坊后,纵然是有华老的帮助,也无法酿造出满意的好酒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个地方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,不然,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起来,心中打了老大的一个结。

    “阿横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何大牛就坐在张横身边,突然感觉到张横神情的异样,不由满心的狐疑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,等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摇头,他现在也没看出酒坊的问题出在何处。所以,也不想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何大牛,以免他担心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车子已开入了山谷,酒坊的大门口已有一大队人列队迎候在那里,见到何大牛他们的车子过来,顿时人群一阵骚动,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这里。

    隐隐的,还听到了人群发出的声音:“来了,大老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横,这些是原先皇家酒坊的员工,我这次收购后,同时也收容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向张横介绍道:“不过,据说皇家玉液在最鼎盛时,有上千名员工。但是,现在只剩下不到一百人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目光望向了那迎候在门口的数十人,神情却是突然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:“怎么是他,周亮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确实是有些诧异,因为,在厂门口的这些人中,站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男子,正是前几天去上京的飞机上,遇到的那位请颜彦预测的周亮周先生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周亮竟然会在这里。那么,难道他也是皇家玉液的人员?

    车子停下,一众员工热烈地鼓起掌来,站在最前面的周亮已是急走几步,上前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当车门打开,张横和何大牛以及华老三人从车里下来的时候,周亮神情不由一呆,他也立刻认出了张横。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周亮猛地反应了过来,立刻高声喊道:“欢迎何总,欢迎华老。”

    顿时,场中的气氛变得更加的热烈,所有人拼命地鼓掌,以示对何大牛这位大老板到来的热情欢迎。

    “哈哈,周厂长辛苦了,各位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大咧咧地挺着个啤酒肚,向众人挥手至意,一边招呼众人向里走,一边给张横介绍起了几位重要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阿横,这位是周亮周厂长,皇家玉液酒坊的老厂长了,现在是我们酒坊的第二大股东,酒坊的日后经营,仍得全靠周厂长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指指周亮道。

    “周厂长好,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与周亮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是啊,张少,想不到我们竟然还会见面,而且还是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周亮也是满怀的感慨。

    “呃,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何大牛奇怪了,他可没听张横或周亮说过,彼此相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是缘份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隐瞒,简单地把自己在飞机上遇到周亮的经过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世界真是小,想不到我和周厂长这么快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如此。看来老周你与我兄弟张横还真是缘份不浅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很是意外,但却也特别的开心:“周厂长,张横是我铁哥们,这次过来,就是我特别请来帮忙解决酒坊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欢迎张少,我们现在百废待新,就象是久旱的土地,就盼及时雨啊!”

    周亮更加的热情,神情中更是现出了迫切。

    自从去上京,在飞机上让颜彦预测了一下事业,周亮回来后,心态已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皇家玉液酒坊,本来就是周家的产业,是周家祖祖辈辈经营了近百多年,从最初的一个家庭作坊,逐渐扩展到如今的规模。

    只是,自数十年前起,皇家玉液的经营每况愈下,到了周亮手中,已是入不敷出,甚至最后,几乎已是资不抵债的地步。

    周亮很是无奈,知道照这样的形势下去,只怕周家留下的这副祖业,就得败在自己手中。因此,最后他咬咬牙,决定把皇家玉液拍卖,也算是为自己留下一些资本,以便能他日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何大牛收购了皇家玉液后,因为他本身并不擅长经营酒业。所以,把原先酒坊的人员全部接收了下来。周亮这位原本的酒坊厂长,也被何大牛重新聘任为新厂长,希望他留下来管理和经营这家酒坊。

    然而,对于周亮来说,皇家酒坊是他心中的痛。当时虽然答应了下来,但心中一直在犹豫。

    刚好,那时上京有一家酒业集团,想聘请他做管理人员,并开出了百万年薪的高代价。周亮很是心动,这正是他正月里去上京的原因。一方面是去看看那家酒业集团的情况,另一方面也是想与对方落实工作的事。

    可以说,那个时候的周亮,正处于人生的转折点,对于是去还是留,心中其实处于难以决断的十字路口。

    不过,偶遇张横和颜彦,而颜彦给他的预测,却是让他终于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尤其是颜彦预测中,建议他需要留守还得留守,更是坚定了他的信心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离开皇家玉液,就算他的收入稳定,有百万的年薪。但是,就算是做出了成绩,他却也没有成就感,因为在新的酒业集团,他只不过是个打工者。

    然而,要是仍留在皇家玉液,他现在依然占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是如今除何大牛外的第二大股东。要是能让皇家玉液起死回生。那么,他纵然已不是皇家玉液的真正老板,却还是股东之一,就算不能赚得百万年薪,却也算是保全了周家祖祖辈辈留下的这一块牌子。

    有了决断,周亮现在对皇家玉液重新充满了希望,热情自然也是很高。

    介绍了周亮,何大牛转向了站在周亮身边的另一个人,为张横介绍起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然而,目光一望到那人,张横的眼眸不禁一凝,神情也刹那变得异样无比:“这是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