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1章 周家的传奇
    “这位是张文龙张师父,他是我们皇家玉液的品酒师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伸出大手,指了指一个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,向张横介绍道:“张师父可是品酒的高人,任何酒一经他品尝,就能说出年份以及品质之优劣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涛涛不绝地介绍着张文龙,显然对于这位他所说的品酒师,非常的欣赏。

    “张师父好!”

    张横伸出了手来,热情地与他握手,心中却是暗自惊叹。

    不错,在张横的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,眼前的这位张文龙,确实不是普通人,他头顶三花聚顶的光氲中,有一团奇异的彩芒在吞吐,就如同是一条怪蛇的蛇信,伸缩不以,看起来很是诡绝。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立刻判断了出来,张文龙是位通灵之体,他头顶三花聚顶产生的异相,正是通灵之体的特征。

    只是,象张文龙这样奇异的通灵之体,张横也是第一次遇到,一时猜不透他通灵的到底是何种事物。

    此刻,经何大牛介绍,张横顿时恍然。原来张文龙是位通灵嗅体,他对各种东西的味道和气味,有着不同寻常的敏感度,这才能让他在品酒上,有超乎寻常的本领。

    一众人簇拥着何大牛张横他们,向酒坊的工厂里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目光四望,眉头皱得更紧。

    皇家玉液酒坊都是老厂房,即使是最前面的那幢六层楼的办公大楼,也应该是建于上世纪**十年代。这些年因为经营不善,对于厂房和办公楼的装修自然无遐顾及。所以,一眼看去,灰蒙蒙的一片,给人一种破败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与后面青山绿水的玉皇山,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就象是一幅空灵的山水画中,突然多出了一块污班,显得无比的刺眼。而这块污班,就是如今的皇家玉液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进入酒坊的范围,张横更是感受到了那死气沉沉的枯灵绝地的气息,脚步踏在地面,以他地师的境界,丝毫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的地脉之气。这更加证实了自己对此处为枯灵绝地的判断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中的疑团更甚,因为,这一路走来,他也看出来了,皇家玉液酒坊,并不是没有任何的风水布置。

    就以眼前所见,整个皇家玉液建在圆形的山谷中,最前面是一幢六层楼的办公楼,其他建筑以山谷的圆形为轮廓,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建筑群。最中央的地方,显然是蒸酿酒的所在,那里矗立着一根高耸的烟囱,就象是一座高塔。

    整座皇家玉液酒坊的形状,就象是一顶圆形的帽子,而且,这顶帽子可不简单,因为它是一顶清朝时代,皇帝上朝时所戴的朝冠。

    清朝时期皇帝所戴的朝冠,最前端有一块玉牌,中央处会有一个塔状的突起。皇家玉液的整体布局,就是按朝冠的形状而来,最前面的六层办公楼,就是朝冠中前面的那块玉牌,中央的烟囱,自然就是朝冠中的塔状突起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皇家玉液酒坊,当年建设之时,也是请过高明的风水大师,布置了一个朝冠局。

    朝冠局在风水中,具有镇压气运,凝聚地气的作用。再加上,皇家玉液以前的酒,本就是为当年青朝皇宫做的御用酒。因此,也是沾了一个皇字,在此以皇帝朝冠布局,更是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,既然皇家玉液,原本有如此强大的朝冠局座镇,应该是一处聚气凝财的好地方。但是,为什么如今却成了枯灵绝地呢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疑虑更重,也感觉到皇家玉液的问题可能会非常的棘手。

    “何总,不好意思,因为过春节,您先前安排的整修方案,一直拖延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进入了办公楼,来到六楼的一间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里显然是以前周亮的办公室,现在虽然经过了一翻布置,在四周摆满了鲜花,但其他的布局却没什么改变,显得有些陈旧。

    周亮满脸的歉意,向何大牛解释道:“不过,昨天开工,我已开始招集人手,对厂部整体进行装修。估计在一个月内,应该可以全部完成。”

    周亮先前因为去留不定,所以,在年前何大牛交待的装修厂房的事上,并没用什么心,从而就这么拖了下来。以至于皇家酒坊,到如今仍是一片破败的景象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他的心已稳了下来,决定要在此好好干,自然就不会表面上应付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我们酒坊药酒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大度地摆摆手。他虽然是个大老粗,没读多少年的书,但在用人方面,却信奉一句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

    所以,他给予了周亮最大的权力以及信任度。

    说话间,何大牛招呼众人坐了下来,把周亮的这办公室,当成了新春招开的第一个临时会议室。

    参加的人其实并不多,除了张横以及华老和周亮外,就只有张文龙这个品酒师。

    今天的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解决酒坊中药酒品质的问题。

    大家在待客沙发边围坐了下来,面前的茶几上,早就摆了十数瓶酒,全是瓷瓶的精装,有几瓶甚至看起来年代已很久远了,上面的标签都已发黄。

    “这些酒就是我们皇家玉液的产品。”

    周亮站了起来,开始介绍起了面前的这十几瓶酒:“我们皇家玉液酒坊,之所以会成为当年乾隆皇帝的御用药酒,就是因为这种玉液养生酒。”

    周亮的手指指向了最左边那个式样古朴的瓷瓶,眼眸一片炽烈,神情中更是现出了骄傲的神色:“说起玉液养生酒,我们周家还流传着一段传奇故事。”

    屋里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周亮身上,静静地听他述说起了关于玉液养生酒的传说。

    张横也是颇感兴趣,他心中有许多的疑惑,只是现在对皇家玉液的情况还了解的很少,所以,他如今也是迫切想知道关于这个酒坊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们周家世代都是做酒出生,大概是一百多年前,那一代的周家先人,自己开了家小酒肆,一边自酿美酒,一边自产自销。”

    周亮脸上露出了回忆之色:“酒肆虽然不大,但因为所酿的酒品质优异,很受顾客的亲睐。因此,生意一直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大冬天的晚上,已是很晚的时候,我们周家那位先人,见酒肆里已没了什么客人,就准备打烊。”

    周亮继续道:“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江湖郎中模样的人,冲入了店里。还没等我那位先祖打招呼,那人竟然就直接晕倒在了地上。”

    周亮说起了那一段传奇:“我那位先祖当时大惊,连忙上前查看,这才发现,那人身上受了伤,再加上大冬天在风雪中赶路,不但伤势发作,而且浑身发了高烧。”

    周家那位先祖是个善良的人,就这么救治了那位江湖郎中。在他精心的照料下,江湖郎中在三天后终于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江湖郎中显然是个很落魄之人,他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可以回报周家。这让他很惭愧。但周家先人丝毫不在意,反尔劝他安心养伤,不必在意。

    就这样,那位江湖郎中在周家一直休养了好几个月,身上的伤势以及病情,总算全部治愈。在此期间,周家人细心的照料,让他感动无比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之际,为了报答周家,就留下了一张药酒的配方。据说,这秘方是他师门所传之物,从来未曾流传世上。如果按这配方配制出药酒,就算不能生白骨,活死人的奇效,但却绝对会有起死回生的作用。

    周家人最初还不信,后来,暗地里请名医鉴定了其中的一些药物,这才明白,此秘方中记载的配方,极有可能是真的一剂奇方。

    就这样,周家开始暗中小批量地酿造这种药酒,自家人试着品尝,果然发现了他的妙用。当年周家老太爷已是八十多岁,在喝了这种药酒后,不但头发渐渐地由白转黑。而且,原本已脱得一颗不剩的牙齿,竟然也重新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让周家人惊喜若狂,这才真正意识到这种药酒的价值。

    于是,周家从此之后,就精心酿造这种药酒,玉液养生酒的名气,也渐渐在十里八方传了开来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周家也不再开酒店,专门建起了酒坊,开始以酿酒为业。酒坊因为生意非常红火,短短的几年内,就规模扩大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周家也从此买了地,建了新酒坊,成为了宿迁一带富甲一方的大富豪。

    当然,那时周家的玉液养生酒,名气还仅限于民间。它之所以会成为清代乾隆皇帝专供的御用药酒,这却还关系到另一个传说,那就是乾隆皇帝下江南时的一段奇缘。

    因为宿迁有白洋河酒,此地又是山青水秀,乃是苏省的一处风景胜地。乾隆皇帝下江南时,曾多次微服私访此地。并在此建了一处行宫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一段佳话,乾隆皇帝当年在游宿迁的时候,与一家酒肆中的掌柜女儿邂逅。乾隆皇帝竟然被女子那清秀纯朴的乡间女子的气质所吸引,竟然就在这里逗留了近一个月。

    后来,那女子终于被乾隆皇帝的痴情所打动,与他私定了终身。然而,就在故事朝着最完美的方向发展的时候,却是出了意外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