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2章 兴也玉液败也玉液
    女子从小生有一种隐疾,一旦心情激动或情绪亢奋时,就会喘不过气来,这其实是一种罕见的偶发性哮喘,爆发时确实是很可怕,甚至治疗不及时,会危及生命。

    当乾隆皇帝与她偷尝禁果的时候,两人情难自己,一时就**地燃烧了。

    那知,处于极度亢奋中的女子,竟然就在这个时候,爆发了她的隐疾。

    当时的情况非常的危急,女子脸色紫黑一片,双眼突出,已是完全喘不过气来。眼看她就要因这怪疾而香消玉殒,乾隆皇帝更是束手无措,惊恐之极。

    突然,也不知是那里来的力气,女子竟然用手指了指摆放在柜上的一瓶酒。

    乾隆皇帝也是灵光乍现,见女子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在指那瓶酒,猛地意识到,也许那瓶酒会有什么特殊作用。

    当时,他也来不及细想,就把那瓶酒拿了过来。当他嗅到酒瓶里的酒液,竟然透着一股中药的香味,心中更是一喜,以为自己这回是猜对了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把酒往女子嘴里灌去。

    乾隆皇帝本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。那知,他这回是错打错着,这药酒,正是治疗偶发性哮喘的药物。

    于是,奇迹发生了,女子在被灌下药酒后,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终于渡过了这一次生死危机。

    这药酒,正是周家酿制的玉液养生酒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这女子的幸运。以前,她每年总要因为各种原因,爆发几次疾病,她父亲为了给她治这怪病,求医问药无数,也看遍了所有的名医,但一直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直到喝了周家的玉液养生酒后,她好几年内,就没有再发过病。这让女子一家惊喜无比,知道周家的玉液养生酒,对女儿的隐疾有效。

    从此,女子就一直喝药酒,以养代治,还真没有再发过病。

    那知,这次因为与乾隆皇帝激情爆发,亢奋过度,却是再次引发了隐疾。如果女子不是趁着还有意识之机,指了指药酒。如果不是乾隆皇帝见机得快,把药酒给她灌下,只怕这次她是真的大劫难逃了。

    当乾隆皇帝在知道了事情的原由后,也不禁是大为感慨,对周家的玉液养生酒,也是颇感兴趣。

    当下,他在回京的时候,带回了周家的玉液养生酒。经过宫中太医等人的品鉴,认定此酒确实是具有一些奇特的效果。

    从此,乾隆皇帝一道旨意,周家的玉液养生酒,就成为了御用供品,当时的乾隆皇帝还亲自给酒赐名:皇家宫庭玉液。

    至此之后,周家的酒坊,也就改名为皇家玉液,沾了一个皇字。

    成为皇家御用供品的皇家玉液,自然是名声大作,消量暴增,甚至曾成为了当时贵族圈中最时尚的酒品。皇家玉液的发展也更加的迅速,到了清末,周家已是苏省内首屈一指的富豪。

    周亮述说着周家皇家玉液酒坊的历史,神情悲喜交加。屋里众人也一个个静静地听着,心中很是感慨。

    当年盛极一时的皇家玉液,如今落到如此地步,这确实是世事无常,由不得人感叹。

    “我们皇家玉液的酒,当年能风糜国内,除了因为被乾隆皇帝恩赐为御用供品外,它本身的品质和效果,也是它立足的根本。”

    稍稍平静了一下心绪,周亮的目光落在了那个古朴的酒瓶上:“这一瓶皇家宫庭玉液,就是当年所生产的酒,已有百多年的历史。是如今存世不多的珍品之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指了指之后的几瓶:“这是每十年留存的皇家宫庭玉液,我们酒坊都做了一定的留存,以做比较。”

    周亮继续道:“之后的数十年,品质一直未有什么变化。但是,自四十年前,不知怎么的,我们生产的皇家宫庭玉液,突然就不一样了。不但味道与先前有了很大的区别,而且,效果更是差强人意。”

    周亮的手指指到了其中的一个瓷瓶上,那只瓷瓶做了特别的标记,式样也与先前的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保证,这酒与我们周家先人遗流的配方完全一样,所用的酿酒方式,也完全是按前人古法所制,根本没有丝毫的改变。”

    周亮的语气变得很是凝重:“但是,酿出来的酒,却品质完全不同,就象是换了一种酒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还是我爷爷主持酒坊,他想尽了办法,也请遍了当时酒业的各位名师。”

    周亮微微叹息:“只可惜,始终找不出什么原因。”

    周亮的心情很沉重。皇家玉液酒坊的败落,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药酒品质的变异,却无法找到原因。以至于原先名满天下的宫庭御酒,名声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局面一直苦苦支撑了四十多年,酒坊也从当年他爷爷的手中,传到了他这里。但是,最终他还是回天无力,只好把酒坊拍卖。

    屋里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默,周亮的述说,让在座的人都有些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皇家玉液酒坊的兴衰,其实也是周家家族的兴衰史。众人虽然是旁听者,却也能感受到,周家从鼎盛到如今衰落的苍桑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尽皆无语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何大牛这才回过了神来,他用力地甩了甩手,似乎要把空气中那股压抑的气息全部挥去。

    “周厂,这天下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,我何大牛虽然是大老粗,但我却也明白,兴极必衰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用力地拍了拍周亮的肩头:“不过,任何时候,都是风险与机遇共存。如今,就让我们一切从新开始,相信大家共同努力,一定能再创辉煌。”

    “何总,我明白!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周亮用力地点点头,眼眸中隐隐的有一丝温润的东西在闪烁。

    他很感激何大牛对他的信任,自从决定留下来后,他的心中也早已下定了决心,这一生将与皇家玉液共荣辱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下面请张师父说说你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哈哈一笑,目光转向了张文龙。

    “我在皇家玉液,也已做了十多年的品酒师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站了起来,神情肃然:“对于周厂刚才所说的药酒品质的变化,我也曾全部亲自品尝过,四十年前开始的酒,确实是与先前的酒质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的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异色:“前后两种酒,无论是配方还是原料,基本上相同,甚至酿制的方法也差不多。但是,四十年前的酒,蕴含了一股灵动的韵味,而四十年后的酒,完全缺少了这种灵动。这就是酒的品质完全两样的原因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我这十几年来,也一直在寻找其中原因,却没有发现造成这种差别的根源所在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通灵嗅体的异能者,他天生对气味和味道有一种常人难以觉察的敏感。

    但是,明明觉察到了两种酒中的差别,却一直找不到原因,这让他很是无奈。这已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。

    张横一直静静地听着,没有说话。此刻,听到张文龙的话,心中却是不禁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他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动作,但暗地里早就天巫之眼开启,在洞察茶几上的那些酒。

    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,敏锐地洞察到了这些酒的差别。果然如同是张文龙所说的那样,四十年前所酿的酒,每一瓶酒的酒液里,蕴含了一股氲氲的灵气。而且,年份越久,这股灵气并没有消减,反尔更加的浓郁。最前面的那一瓶珍藏百年之久的皇家宫庭玉液,那氲氲的灵气,几乎已凝成了雾气。足见它灵气的充足。

    至于四十年后酿造的酒,却丝毫洞察不到灵气的气息,完全就是与普通的酒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已洞察到了这些。但是,张横毕竟对酒是个外行,他一时也弄不清楚,为什么同样的酒,品质会有如此的差别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心中似乎已是隐隐的有了一个概念,因为,周亮所说的四十年前,这个年陷,已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下面我来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华老开口道:“我们现在遇到的情况,与皇家玉液先前的情形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指了指面前的另一种酒瓶所装的酒,这里也一共有十几瓶,只是式样完全与宫庭玉液不同,上面标的是老君醉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知道,这就是华老提供的古方酿制的新产品。据说华老的那个古方,乃是道家的不传之秘,所酿的药酒,效果也是非常的奇特,能养颜抗衰老的作用。华老能如此高龄,仍然精神矍烁,按他的说法,就是因为这自酿老君醉的原故。

    “老君醉是我自酿的酒,一直口味不错。”

    华老微微摇头:“但是,自从投入生产以来,酿出来的酒却是不尽人意,不仅口味与我自酿的差别很大,经化验,其中的各种有效成份竟然也有了很大的变化。可是,明明是按同样的秘方,以及同样的酿造手段,却酿出了完全不同的酒,这是老头儿我始终都难以弄明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华老的目光望向了张横,眼神里也现出了迫切的神色:“小张,这就是我们要把你请来的原因,这已超出了老头儿我的所知范畴,是不是你能给我们解惑呢?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屋里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凝聚到了张横的身上,一个个神情变得迫切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