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3章 玉屏镇白蛇
    “嘿嘿,华老,您抬举小子了,我可不是神仙,现在也没看出问题的结症所在。”

    见屋里所有人都迫切地望着自己,张横不由苦笑:“不过,小子倒是想到了一些可能,我就提出来与大家探讨探讨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小张,你有什么疑问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华老点头,目光变得炽烈起来。他知道张横的为人,张横既然能提出意见,那绝对是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周厂,你说在四十年前之后,皇家玉液的酒质,有了根本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,望向了周亮:“那么,在酒质发生变化的那一年,此地是不是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周亮一怔,显然一时还没有领会张横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说,在那一年,酒坊里,或者是这玉皇山四周,有没有发生变化。”

    张横解释道:“比如,玉皇山是不是发生了地震,泥石流,或者是酒坊四周的水源,以及地理发生了变异。”

    “地震?泥石流,水源?”

    周亮喃喃着,不禁陷入了沉思。张横的提问,让他感觉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一个个脸现迷惑。

    “我记起来了!”

    好半晌,周亮陡地一拍大腿,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:“张先生,四十年前,我们玉皇山这一带,确实是发生了一次地动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酒质是从四十年前开始变化的,所以,我父亲以及爷爷他们,也曾对于那一年前后,发生在这里的所有事情,进行过详细的调查,并做了记录。”

    周亮继续道:“我曾在他们的记录里,看到过那一年,玉皇山发生地动,因为当时的地震预报还不发达,所以,这次地动到底有多大,并不知晓。只不过,地动并没有造成什么灾难,房屋以及各种设施都没有任何的损坏,四周的居民也没太大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一挑。

    “是的,那次地动确实没多少破坏,如果不是因为我父亲和爷爷对当年酒质发生变化,对这一年发生的任何事都不愿放过,估计也绝不会记下这次地动。”

    周亮点点头:“我甚至后来查过市县各地的地方志和各种气象资料,也没看到政府或民间有那一次地动的纪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地动虽然没造成灾难,但是,在我们这里,却出了一点意外。”

    周亮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因为,就在地动产生的当天,供应我们酒坊的玉皇龙溪,竟然莫名其妙地断流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皇龙溪断流了?”

    这下,屋里的几人,不禁神情尽皆微变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知道,皇家玉液酒坊,所用的水就是玉皇龙溪。那么,水源突然断流,这绝对是重大事件。问题在于:周亮怎么会对这样的大事,记忆并不深刻,反尔是要张横提醒后,才想起来?

    “那次玉皇龙溪断流,只有仅仅三天,三天后,溪水又莫名其妙地恢复。基本上并没对我们酒坊造成多大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周亮看出了众人的狐疑,连忙解释道:“因此,这事当时也并没有引起我爷爷和父亲他们的特别重视。以为只是个偶然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后来,发现酿出的酒酒质有了很大的变化,这才又想到了这事。”

    周亮继续道:“大家也知道,水质对于酿酒行业来说,是一道无比重要的关卡。每一种名酒,除了它特殊的秘方外,还有就是那一方水土中的水质,这才能成就一种真正可传世的名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皇家宫庭玉液,也是如此,除了秘方独特外,与玉皇龙溪这一条山灵水秀的溪水水质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周亮道:“因此,在最初酒质发生变化的时候,我爷爷和父亲他们,也是怀疑玉皇龙溪是不是在那次地动后,出现了什么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嗯,结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何大牛忍不住插了口。

    “按当时的记载,我父亲和爷爷他们,并没有发现水源有什么变化。”

    周亮摇头:“这个可以问张师父,我们酒坊现在用的玉皇龙溪水,就是与以前的品质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酒坊所用的玉皇龙溪水,水质确实不错,与白洋河酒厂所用的白洋河水,在品质上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在一边附和道:“不过,要说水质是不是与四十年前,有什么变化,我这就不知道了。毕竟,四十年前的水质怎么样,我并没有见到过。”

    话题到了这里,屋里再次陷入了沉默,似乎又是走入了死胡弄,并没有找到问题的结症所在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!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站了起来:“我们坐在这里谈论,有些纸上谈兵的意思,不如就到现场看看。尤其是那条玉皇龙溪水,说不定能找出点原因。”

    张横其实心中早有了底。在刚进皇家玉液酒坊的时候,就发现此地处于枯灵绝地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造成酒坊酒质变化的根本所在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却也不便向众人说出他暗中洞察到的问题。毕竟,这已是牵涉到阴阳风水的专业范畴。说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只有找到此地为何会成为枯灵绝地的真正原因,到时把话题挑明,才能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当下,大家也不反对,便离开了办公楼,向后面的酒坊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的重点在那条玉皇龙溪上。他之所以要听周亮介绍皇家玉液酒坊的故事,就是想从他的述说中,寻找到线索。

    而从刚才的那翻话里,张横有种预感,四十年前,玉皇山发生的地动,导至玉皇龙溪断流三天,这里面绝对有着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许,就是从那时起,此地便成为了一处枯灵绝地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我们皇家玉液的水源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边走边看,穿过了整个酒坊,来到了最后面。

    这里已是山谷的底部,面前就是玉皇山的侧峰。

    周亮指着面前一道山崖道:“玉皇龙溪就是从这山洞里流出来,我们周家先祖在此建立酒坊之初,就引这道山溪为水源,专门用来酿造玉液酒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周亮所指的地方,张横的眼眸却是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眼前的山崖属于玉皇山的一处断壁,高有数十米,就仿佛是一面巨大的天然屏风。

    山崖的石质很特别,经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,表面光滑如镜,看起来隐隐地似是有玉质的光泽在闪烁。

    在这片山崖的底部,有一个方圆十几米的水潭,潭水清澈,可以一眼望到底,下面铺着鹅卵石,一些水生植物,随波荡漾,看起来特别的静谧。

    在离潭水上方四五米的山岩上,一个一米左右的山洞,潺潺的溪水就从山洞里流出来,形成了一道水帘瀑布,让这座静态的山崖,一下子似乎活了过来,有了灵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玉屏镇白蛇!这是个奇妙的风水局!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这一片风景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他已敏锐地觉察到,这座山崖,连同崖底的山洞和潭水,天然形成了一个非常强大的风水格。

    要知道,山崖下的山洞,流出的山溪,在空中凝成了一道如同白练般的小瀑布。也许在普通人眼里,无非是看起来美丽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张横这位风水大师眼里,自然完全不同。因为,山洞中流出的溪水,曲扭摆舞,就如同是一条凌空倒挂的白蛇,正探头伸入下面的潭水。

    这正是风水局中非常有名的白蛇探水局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这条白蛇的上方,还有一座如同屏风般的山崖。所以,这个白蛇探水局就成了玉屏镇白蛇的特殊格局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只是白蛇探水局,虽然也可聚集地脉地气,但蛇为灵性之物,稍有地势地貌的改变,就会让它遁去。因此,有了上面看起来象玉屏一样的山崖镇压,这条白蛇,却再也无法离开此地,从而成为了守护此处的一个强大风水局。

    张横虽然现在已无法看出,这个山洞以及流出的山溪,和下面的潭水,是不是有过先人改造过的痕迹。然而,能利用此处的地势环境,布成如此高明的玉屏镇白蛇局,想来曾经的皇家玉液,绝对是请高人布置过。

    只是,细细地探察着眼前的玉屏镇白蛇的格局,张横的眉头却又陡地蹙了起来。因为,他仍然没有感受到此地有任何地脉灵气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又违背了一般的常理。

    照说,有玉屏镇白蛇这样高明的风水局,镇压此地气运,凝聚地脉灵气,此处无论如何,也不会变成枯灵绝地。更何况,外围还有一个朝冠局,沾着几分皇气,更是不可能会地脉灵气枯竭。

    那么,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四十年前的那次地动,到底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周亮:“周厂,有一个问题想问你。我看皇家酒坊,也布置了一些风水局。只是,这里的风水却是出了问题。那么,我想知道,当年是谁为你们周家布置的风水?之后,难道你们就没有考虑过风水问题,也没有请过风水师来这里看看吗?”

    张横问出了问题的关键。枯灵绝地如此明显的风水破败。如果此事发生在四十年前,那么,这四十年来,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发现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周家明明是相信风水,不然也不会有朝冠局以及玉屏镇白蛇这样的两个奇异布置。可是,为什么出现了枯灵绝地的情况,却并没有听周亮提起,他爷爷和父亲对此有所记载呢?

    无数疑问让张横又惊又疑,实在是想不透其中的玄虚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