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4章 气数已尽
    “呃,张先生,您这是?”

    见张横突然问起这里风水的问题,周亮不禁一怔,神情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张文龙以及何大牛和华老三人,也是脸色异样。何大牛摸了摸脑袋,满脸狐疑地道:“阿横,你是说皇家酒坊的问题,出在风水上?”

    何大牛曾经经历过家中老槐树对母亲的大冲,因此,对于风水冲刑一事,也是大为禁忌,自然更是相信。

    “嗯,问题确实是出在风水上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肃然,手指指了指四周,目光凝注到了周亮脸上:“我以为,周厂你做为周家的传人,应该对这里的风水布局比较熟悉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也不再卖关子:“皇家玉液酒坊,曾经是经过高人精心布置,整个厂区,就是一个朝冠格。至于这里的水源,更是玉屏镇白蛇的局。正是因为有这样精妙的风水布置,这才能让皇家玉液酒坊,当年鼎盛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既然有这样高明的风水布置,这说明你们周家,当年也非常重视酒坊的风水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变得炽烈无比:“我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如今出现了严重的风水问题,却从没听周厂你提到关于风水的事。甚至连大牛和华老,也蒙在鼓里,只以为酒坊的问题,是配方或其他什么工艺出了问题,而没有考虑到风水。”

    “呃,张先生,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亮浑身剧震,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,一时却是吱唔着不知该如何说才好。

    “老周,怎么,你有什么瞒着我们?”

    何大牛的脸色沉了下来,一对牛眼狠狠地瞪在了周亮身上。

    自从收购了皇家酒坊,何大牛对周亮确实是以诚相待,甚至让他们周家的那个祖传秘方,折合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入股。还让周亮继续担任酒坊厂长,给予了最大的信任和权力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何大牛希望周亮能全心全意留在这里,管理好皇家玉液。

    然而,从现在周亮的表现来看,他似乎并不是对自己真心相待,好象对自己隐瞒着什么,这顿时让何大牛心中一团怒火就冲了上来。语气也就变得无比的严厉。

    “何总,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亮翕合了一下嘴唇,似是想解释什么。不过,看到张横凛然的目光,再望望何大牛愤然的神情,他终于长叹了一声,脸色也变得黯然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周亮的身上,大家都感觉到周亮确实是隐瞒了什么。何大牛想发火,却被张横阻拦住了,只是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周亮。

    “何总,张先生,华老,对不起,我周亮确实是有些事没有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好久好久,周亮似是终于做出了决定,脸上也现出了痛苦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嗯,周厂,如果你方便,那就请告诉我们吧!”

    张横缓缓地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们皇家酒坊,确实是出了风水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亮目光望向了酒坊的厂区,脸上的悲色更浓。

    “正如张先生您所说的那样,我们周家先人,在建设这个酒坊之初,对风水就非常的重视。”

    周亮不再隐瞒,把心中的秘密说了出来:“尤其是我们的皇家玉液,被当年乾隆皇帝恩赐为御用供品,酒坊得到迅速发展,在扩建之时,那一代的先祖,曾有幸请到了当时还在清宫当供奉的江南冯家那一代家主,请他为我们总体规划了布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亮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异彩,手指指向厂区:“张先生您所说的朝冠格,以及这里的玉屏镇白蛇,就是当年冯家那一代家主为我们所设置,而且,那位冯家高人,还为我们周家今后发展,做了百年的规划。按他的说法,只要以朝冠格的布局来发展,可保我们周家百年不衰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冯家那一代家主的手笔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,心中也是有些震动。

    南冯北宋,风水界的两大世家。张横在当初出道之时,就曾与冯家的人接触过,在龙翔酒业的事上,曾见识了被称为冯家这一代最杰出少女,冯慧草的手段。

    虽然,因为与冯家另一名弟子冯慧敏结怨,甚至在钱塘禹王崖的海底,还被冯慧敏的爷爷暗算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张横已是与冯家结下了仇隙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江南风水世家冯家,如果仅从阴阳风水的水平来说,张横还是打心眼里佩服。

    无论当日五洲大酒店的布局,还是如今皇家玉液的朝冠格,都显示着这个风水世家,在阴阳风水这一领域的功底。

    传承了数百上千年的世家,确实是底蕴深厚,绝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“周厂,既然当年是冯家老祖宗为你们皇家酒坊布置的风水局。那么,为什么现在风水出了问题,你们不再找冯家的后人呢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再次问道:“据我所知,冯家好象在苏省这边,也是有支脉,以你们皇家酒坊在这里多年,难道还请不来冯家之人?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周亮长长地叹了口气,脸上的悲痛之色却是更浓:“不瞒张先生,其实我们周家与冯家的关系一直不错。自从当年冯家那位老祖宗,给我们皇家玉液规划了布局,我们两家的后人,一直保持着来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问题却也是出在冯家。”

    周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出在冯家?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大家惊奇了,一时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。何大牛更是大咧咧地问道:“老周,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四十年前,玉皇山发生地动,玉皇龙溪断流三天。”

    周亮沉吟了一下,这才接着道:“之后,我们的酒质就出现了很大的变化,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品质。当时,我爷爷和父亲立刻意识到,酒坊出大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们马上备了重礼,前去冯家,拜访那时的冯家家主,希望能让冯家来看看,查证我们酒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亮继续道:“当时,冯家家主因为有急事,不能亲自而来。所以,他派出了家中一位兄弟,名叫冯天仁,让他前来解决我周家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冯天仁!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他自然没忘了,冯天仁就是那个外号神马超,在钱塘禹王崖海底,暗算自己的那位冯家长老。

    最后,这老家伙死于上古异虫尸虻的噬咬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皇家玉液的事,竟然还牵涉到了这老家伙。

    “当年,冯天仁来到这里后,查看了此处的布置,却是说出了一翻让我们无比震惊的话来。”

    周亮脸现悲色:“他说,此地已成为枯灵绝地,再也得不到地脉地气的滋润。因此,这里再也无法酿造出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爷爷和父亲大惊,更是感觉难以置信。”

    周亮神情变得有些激动:“明明当年冯家老祖,为我们这里布置了朝冠格和玉屏镇白蛇。按那时冯家老祖的说法,可保我们周家百年不衰。怎么现在还仅仅只过去了六十年,此处的风水宝地,就成了一处什么枯灵绝地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何大牛也是有些迷惑,他如今自然也知道南冯北宋中的南冯:“难道当年冯家老祖,这是在忽悠你们?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周亮摇头苦笑:“我爷爷和父亲当时也是这样问冯天仁。但是,他的回答,却让我爷爷和父亲如坠冰窖。因为,他说我们周家,本是出身平凡,本身并无什么大气运。当年机缘巧合,因为救了一位奇人,积了阴德,这才有之后的一翻福泽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个福泽,仅仅只是一方土豪或是做一方的富翁,我们周家还有福泽消受。”

    周亮脸上的苦涩更浓:“可是,我们周家却又得皇家恩宠,竟然酿制的酒成为了皇家御用供品,并让周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可以说是平步青云,一步登天,沾了皇气。”

    “周家虽然荣极一时,但这也是在消耗子孙的福泽。”

    周亮声音变得很低沉:“因此,原本有百年家族之兴旺,却因为沾了这皇气,无福消受,让这百年之福,削减到了六十年。这还是因为当年冯家老祖,为我们布置的朝冠格和玉屏镇白蛇,才能维持。否则,以周家的气运,能维持三十年不败,已算是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就是说,是我们的先人消耗了后人之福,也是我们周家气运已尽。”

    周亮神情黯然下来。

    因此,这里的风水宝地,成了一片绝地,已是无可挽回。

    周亮娓娓地说出了他心中的秘密,脸色已是非常的悲痛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,原本他是绝不会说,因为这关系到他们周家这个家族这么多年的秘密。而且,一旦透露出去,也会影响他在皇家酒坊的地位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周家气运已尽,他周亮再留在这里,岂不是会影响新酒坊的发展吗?新老板何大牛,又会怎么样看他?

    不过,经历了上京飞机上的事,周亮已决心要与皇家酒坊共荣辱。此刻,在张横以及何大牛面前,终于把这个隐藏在心中的最大秘密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切就看天意,如果他周亮真的无法再在这里呆下去,他也认命了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何大牛浑身一震,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他还真没想到,皇家酒坊竟然还有这样的隐秘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何大牛的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:“阿横,你怎么看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