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5章 龙爪握珠
    “大牛,稍安勿燥!听周厂如何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脸色凝重,朝何大牛摆了摆手,阻止他再问问题,目光却凝注到了周亮脸上。

    “冯天仁那样说,当时我爷爷和父亲虽然大惊失色,但仍是半信半疑。”

    周亮抽出了一根烟来,深深地吸了几口,这才继续了刚才的话题:“冯天仁走后,他们到处请各地的风水大师,想让其他人来化解这里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那些风水师来到此地,在看了朝冠格以及玉屏镇白蛇的风水局,在知道了这些风水布置乃是冯家之人所为,根本不愿插手。甚至连一个愿意说出此处问题的人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周亮满脸的无奈:“我们不知道,这是冯天仁对外宣布了什么,或是那些风水师摄于冯家的威名,反正一个个全部退缩了。这里的问题,始终无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还是爷爷和父亲商量出了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周亮摇头叹气:“既然此处的风水宝地,因为我们周家气运消耗怠尽。那么,我们就另找一个风水好的地方,重建酒坊,这样岂不是仍然可以酿造出好酒吗?至少,我们周家仍掌握着那剂秘方,有此秘方,难道天下就没有另一处可以与此地相比的风水宝地吗?”

    于是,周亮的爷爷和父亲,在之后的数十年里,确实是费尽了心思,寻找好山好水之地,想重建另一座皇家玉液酒坊。

    只可惜,天下风水宝地,可不是菜市场,想那儿建一个就可以建一个。天下名山奇川,真正的风水宝地,不是早就有主,更是需要机缘才能获得。

    所以,之后的数十年,周家虽然耗费大量的精力财力,却也没有找到另一片与此地相同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虽然也曾寻找了几个风水不错的地方,投资建了皇家玉液的分厂。但是,生产出的酒,就是不尽人意,最多也只不过是比一般的酒好一些,完全不能与曾经的皇家宫庭玉液酒相比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直坚持了四十年,直到最近几年,周家的财力也几乎为这事消耗怠尽,皇家玉液的名声,更是在这些年的消磨中,已完全失去了口碑和市场,皇家玉液已是一落千丈,到了真正日暮西山的时候。

    最后,周亮无奈,知道再这样耗下去,那完全就是在把周家最后的一点根底败掉。所以,最终咬咬牙,把此地给拍卖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既然此地因为周家的气运而衰败,那么,是不是换了新主人后,凭着新主人的气运,又可以让此处重现辉煌呢?

    “何总,这就是我所隐瞒的,现在都已告诉了您。您要怎么处理我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亮摔掉了手中的烟,目光望向了何大牛,脸上却是露出了轻松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个隐秘,压在他心中已很久了。此刻倾吐出来,就如同是一座大山突然移去,让他感觉从所未有的放松。

    一切,就看命运的安排吧!

    “老周!”

    何大牛此刻脸色已放松了下来,不由上前拍了拍周亮的肩:“你放心,我何大牛可不是过河拆桥之人,有我兄弟阿横在,这里的问题肯定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最恨的是自己信任的人隐瞒自己。现在,既然周亮已说出了隐情,而且这个隐情,对于任何人来说,要启齿确实是需要勇气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事先知道这里是枯灵绝地,别说化一个亿,就算是一千万,何大牛也不会收购。周亮隐瞒这一秘密,确实就是人之常情。更何况,还关系到他们周家百年的声誉。

    所以,何大牛还是原谅了周亮,并没有要把他一脚踢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谢谢何总,我周亮一定会尽心尽力,把皇家酒坊的事做好。”

    周亮眼眶一热,心中更是激动莫名。何大牛的这个举动,是真正的感动了他。他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何大牛又望向了张横。事情已是挑明,皇家酒坊的真正问题,原来在风水破败上。那么,这自然就得看张横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上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张横并没有发表意见,而是指了指面前的那道山崖:“也许可以看到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听了周亮的述说,张横的心中其实也是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从周亮转述冯天仁对此地枯灵绝地造成原因的分析,看似头头是道,似乎就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在风水命理中,风水和命理之间,确实是相互作用。民间常有这样的俗语:人兴地,地兴人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人的气运,可以让一片衰败之地兴旺起来。当然,一片兴旺之地,也可以让一个走霉运之人摆脱困镜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相互作用,非常的奇妙,并不是一时半会几句话就能说个明白。必须从具体的事情来分析。

    而从周家的情况来看,张横却觉察到了冯天仁那翻话里的蹊跷。尤其是,他早就观察过周亮头顶的三花聚顶,并没有因受宅地气运影响而导至的本命气运衰败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当年冯天仁对周家后人,已被前人消耗掉了福泽这一说,大有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现在还没探察到此地为何会成为枯灵绝地的真正原因,所以,他也不说破,待得查明了真相,相信到时一切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众人自然不会反对张横的意见。当下,几人绕过了面前的水潭,走到了山崖的左侧。

    在那里有一条人工开凿的石阶,可以拾阶而上,通向前面的玉皇山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几人登上了山崖,看到了前方玉皇山的情形。

    整座玉皇山脉连绵有数十里,一眼望去,就如同是一条蜿蜒的巨龙,在大地上奔腾,虽然不险俊,但很有气象。

    皇家玉液酒坊所在的这片山谷,其实已是玉皇山的旁侧,如果按张横的判断,应该属于玉皇山龙脉的边侧。

    不过,这正是龙脉的龙爪位置,也怪不得以前此地能凝聚地脉地气。所谓龙探爪,破云霄,就是指龙脉的龙爪部位,也是地脉汇集的宝地,能得龙爪之气滋养,自有一飞冲天之势。

    明白了皇家玉液在玉皇山脉的位置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前方,眉头却是陡地一凝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是说那边吗?”

    见到张横神情有异,站在他旁边的周亮立刻觉察到了什么,不由手指指向了一个方向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,周厂,那片地方是什么所在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眯得更紧,眉头也紧紧地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视野所及的地方,离此隔着一个山头,那里也有一片开阔的山谷之地。而且,楼宇层叠,看起来有数平方公里的范围,比皇家玉液所在的这片山谷更大。

    看那边的情形,似乎也是一家什么企业。只是,张横对这里的环境不熟悉,自然也就不知道那里办的是什么工厂。

    “那是玉皇酒业,也是一家生产药酒的酒坊。”

    周亮道:“也是家老酒坊了,好象在此建厂已有近六十多年的历史。只不过,最初的时候,并不怎么样,但这数十年来,扩展很快,经营的玉皇酒这些年的销量一直不错。”

    周亮明显是话里有话,但并没有把全部情况说出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玉皇酒业这些年来,是皇家玉液的痛。因为,双方都是生产药酒为主,彼此可以说是最大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如果以前的皇家玉液,还是清朝御用宫庭酒,有这块金字招牌,根本不会把玉皇酒业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但是,自皇家玉液的酒质出现问题,酒品的消费对象也就发生了变化,从最初的高端转向中低端,这就与玉皇酒业的竞争越来越厉害。

    到了最近的数十年,皇家玉液一落千丈,反尔是玉皇酒业蒸蒸日上,甚至最近听说他们也研制出了某种古方酒,正在进军从前皇家玉液占据的高端市场。

    所以,看到玉皇酒业,说起这个竞争对手,周亮心中确实满是酸楚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也是家酒业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,神情变得凝重无比,心中暗道:“难道是与这家玉皇酒业有关?”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,张横敏锐地洞察到,那片山谷的上方,蒸腾着一团氲氲的华彩,这正是地脉地气凝聚的现象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氲氲华彩,浓的也太离谱了点,竟然似是云霞罩顶,仿佛整座玉皇山脉的地脉地气,已被吸引到了那里,否则,还真无法凝成如此厚重的瑞气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咯噔一下,看看身后皇家玉液那死气沉沉的灰败色,再看看那边玉皇酒业霞彩缭绕的详瑞,张横心中一种不祥的感觉陡地弥漫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莫非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打上了老大的一个问号,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的山势地脉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:“好一个神龙断爪,看来,皇家玉液的风水问题,暗中有高人在搞破坏。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从整座玉皇山脉的地形来看,如果皇家玉液所在之处,是龙探爪的地理,那么,前方玉皇酒业所在,正是龙头部位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玉皇山脉的这条龙脉地气,有些特别,它真正汇集龙脉地气的位置,并不是在龙头,而是在皇家玉液的龙爪上。

    因为,玉皇酒业那边的龙头,是一个藏龙之地。意思是说,龙头隐于地底,乃是一个吸纳地气的通道,并不汇集地脉地气。

    反尔是皇家玉液的这个龙探爪之地,却是聚气的穴眼。

    这其实很好理解,玉皇山脉就象是龙爪中握着一粒龙珠的巨龙,而皇家玉液所在的龙爪,就是握着那粒龙珠的爪子。龙珠所在,自然就是汇聚地脉地气的终点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藏龙的龙首吸纳地气的通道,反尔成了汇聚地脉之地,而握有龙珠的龙爪宝穴,却成了枯灵绝地,这只有一种解释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