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7章 老巢
    冯慧敏对张横的仇恨,确实是不共戴天。从最初两人在白马山的那次较量,让他堂堂冯大少丢尽面子起,就已是结下了怨隙。

    之后他联同艾尔莎白,在钱塘禹王崖,暗算张横,双方之间的仇恨,可以说再无化解之可能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冯慧敏现在也已知道,他爷爷冯天仁死在了禹王崖的海底。虽然他当时提前逃离,并不知道冯天仁如何会死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把这一笔帐,也算在了张横头上。

    不过,经历了那些事,现在的冯慧敏也成熟了,不再象以前那样狂妄。纵然是心中对张横充满仇恨,却也不会冒然行事。

    因此,这段时间来,他派出了无数人手,调查张横的行踪,密切关注着张横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探察到的消息,确实是让冯慧敏非常的震惊。尤其是张横在港岛,澳岛以及台岛等地的表现,更是让他难以置信。仿佛张横所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在绝无可能的情况下扭转乾坤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从张横的这些行踪,冯慧敏也敏锐地分析出了一个现象。张横经历的这些事,每一个阶段,都隐隐地显示,他的力量在增强。甚至到了最近,张横的修为,似乎也已达到了三品的顶峰,与他冯慧敏处于了伯仲间。

    冯慧敏不禁暗中恨得牙痒痒,他以为这是张横在禹王崖的海底,肯定也是得到了上古圣器。甚至那件遗留的镇海印,就是在张横手中。所以,姓张的小子,这才会象他冯慧敏一样,修为进步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当然,冯慧敏对张横的老家,也曾暗中探察过。只是,探察的结果更是让他震惊。

    如今的白马山村,不但有一支军方的小队驻扎,而且本身的保安力量,也是无比的强大,所有的保安人员,竟然全是从各大特种部队的退伍军人中找来。

    世俗的力量如此,玄界的力量也是不可小觑。小小的白马山村四周,竟然隐藏着许多不知来历的玄学界人士,似乎在暗暗地守护。

    这让冯慧敏很是惊讶,他这才意识到,张横并不象表面那么简单,在他的背后,还有着他所不知的背景和来历。

    于是,他对付张横就变得更加的小心谨慎,甚至一时就如同是狗咬刺猬,还真有种无从下嘴的感觉。

    幸好,机会来了,就在他不知如何才能报复张横的时候,何大牛竟然收购了宿迁的皇家玉液酒坊,并准备在此酿制药酒。

    冯慧敏顿时意识到了,这是一个天大的机会。

    冯慧敏当然知道,皇家玉液的情况,也清楚玉皇山脉风水格局的秘密。更了解何大牛与张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。

    那么,何大牛收购了皇家玉液,在这里吃了憋,事情最后必然会牵涉到张横。到时,张横就会来此。

    冯慧敏的心立刻热腾腾起来。如果说白马山村是张横的老巢,这苏省的宿迁一带,却正是他冯慧敏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冯家在江南这一带传承千年,冯家的血脉自然遍布南方各省。虽然冯家对外是一个整体,但家族内部,也是有着各自的利益分配。

    所以,冯家各系子弟,也有着各家的势力范围。冯慧敏所在的是冯家嫡系一脉,自他太爷爷时代起,就一直盘踞于苏省这一带。到了他爷爷冯天仁手中,更是势力爆涨,与江南世家隆家联手,牢牢地掌控了苏省一带的阴阳风水一道。

    可以说,苏省就是冯慧敏的地盘,无论是世俗的力量还是玄界的力量,他在这里已是可以横着走。

    一旦张横来到了苏省,那么无疑就是虎入平阳,自投罗网。冯慧敏倒要看看,张横就算是条过江龙,又能在他这条地头蛇的手中,翻出什么浪来?

    想到这些,冯慧敏兴奋之极,便严密地畴备起来,只等待张横到来。到时,他就可以好好地收拾张横,把曾经所有的血债一次性清算。

    事情的发展也正如冯慧敏所猜测,过了这个春节,何大牛果然请来了张横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当张横和何大牛他们,刚刚进入苏省的范围,冯慧敏就接到了眼线的报告,说是目标出现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这回看你怎么死,就算你是老君八卦炉中炼过的孙猴子,也休想逃出我如来佛祖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冯慧敏疯狂地大笑起来,怨毒的神情中,已满满的都是狰狞。

    稍倾,他陡地停止了笑声,转向了身后。在那里,有一名神情恭敬的中年人,正弯腰躬身等候。

    “嗯,福伯,马上吩咐下去,密切注意姓张的小子在这里的行动,无论他做了什么,必须详细地报于本少知道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向中年人发布了命令。

    中年人正是冯家这一系的管家,名叫冯福,本是贵洲人,是冯慧敏的爷爷冯天仁,当年周游各地时,机缘巧合,救下了当时被仇家追杀的冯福。

    从此,冯福就寄居在了冯家,成为了冯家最忠心耿耿的家奴。后来,更是受冯天仁信任,提拔为了冯家的管家,平时管理着冯家的一切杂物。

    冯福是从小看着冯慧敏长大的,在冯家也算是老人了,对冯慧敏这一位大少,更是疼爱有加。如今更是成了冯慧敏的心腹,冯慧敏对他的办事能力非常的满意。

    有关打听和调查张横的事宜,冯慧敏就一直交由冯福在做。此刻,更是要他加强对张横一举一动的监视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

    冯福恭敬地行了一礼,转身迅速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嗯,姓张的,本少已为你准备好了大餐,到时就看你吃不吃得消。”

    望着冯福离开的背影,冯慧敏阴沉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冷笑:“嘿嘿,当然,这还不够,本少还会给你一个惊喜。这一回,本少要你走着进苏省,横着回去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园林中回荡着冯慧敏肆意的笑声,震得空中风云翻滚,夕阳的一抹余光,也似乎被这阵笑声所震动,悄悄地缩回了云隙。天空一下子变得更加的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也算是皇家玉液酒坊春节后开工的第一天,因此,何大牛在酒坊里摆下了盛宴,招待全厂员工,一起聚餐。

    愿意留下来的这些员工,都是皇家玉液以前的老人了,也大多是上了年纪之人。他们有的在这酒坊里已做了一辈子,对皇家玉液都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    现在,虽然这里换了新老板,但周亮还是此处的厂长,这让那些老人们都非常的欣慰。这一餐开业的聚餐,气氛很是热烈。

    只不过,喝着自家酒坊酿造的酒,回想起以前皇家玉液的辉煌传说,席上众人却是颇多感慨,甚至许多人到了最后,都喝得大醉。

    张横表面上若无其事,与何大牛周亮他们喝得不亦乐乎。但是,他的心根本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晚宴散了场,把华老安排到了早就预订的宾馆安置好,张横却一个人开车回到了皇家玉液。

    已是晚上八点多钟,整座皇家玉液黑沉沉的一片,除了酒坊厂门口亮着路灯,有两个年过六十的守门老头在值班外,整个皇家玉液酒坊,就如同是黑夜中蜇伏的一头巨兽,显得特别的阴森。

    张横的车子远远地就停了下来,他这次回来,并不想惊动任何人,甚至连张继都没有让他知道。

    白天对玉皇山山势的探察,只是一个大概。至于其中的细节以及脉络,却仍是没有弄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何大牛以及周亮和张文龙等人在旁边,张横不便显露太多。所以就准备晚上一个人单独行动。

    要化解这里的问题,必须弄清楚玉皇山脉,当年被人大改造后,其中的脉络走向。所谓知己知彼,只有了解了全局,才能做出相应的对策。

    绕开门卫,张横借着黑暗的掩护,翻入了皇家玉液酒坊的围墙,凭着记忆中的位置,向着玉屏镇白蛇所在的那道玉皇龙溪而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张横便来到了那道山崖下。

    夜晚的山崖,显得别样的静谧,崖壁那如同玉质的表面,在上弦月的折射下,泛起一种惨白的光芒,让四周更显得阴森森的诡异。

    潭水的潭面上,蒸腾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缭绕旋舞,让一切看起来都变得朦胧模糊,似梦似幻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崖壁上山洞中流下的哗啦啦的水声,在此刻却是显得如此的刺耳,隐隐的似有怒马奔腾之势。

    张横静静地站到了潭水边,目光凝望着崖壁上倾泄而下的那道水帘。

    从周亮白天的述说中,四十年前,因为那次地动,让此地的玉皇龙溪断流三天。

    之后,皇家玉液的酒质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由此,张横可以判断,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道玉皇龙溪上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玉皇龙溪由玉屏镇白蛇的格局镇压,更见其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这次探察,就是要从这条玉皇龙溪探察起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手指微微一弹,一缕金光闪过,灵犀已被他招唤出来,刹那射入了崖壁的那个洞口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水花四溅,灵犀以一个优雅的资式,刹那窜入洞里,转眼间消失不见。渐渐的,一幕无比奇异的影像,也缓缓地映入了张横的意识里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