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8章 地狱无门自来投
    山洞内是一条幽深的通道,最初的时候非常的窄,只容一个人爬行才可以进入。

    不过,渐渐向里,空间变得开阔起来,已是可以让人站着直立行走。通道曲曲折折,那条溪水,就是从这条通道中流出来。

    灵犀的速度很快,不一会儿就向前行进了近百多米,眼前豁然开朗,出现了一片方圆有百多米的洞窟,张横的意识里,哗哗哗的水声也猛然增大。

    透过灵犀的感知,张横的眼眸不禁微微一凝。此时此刻,眼前出现了一片奇异的情形,只见,一道宽大的瀑布,从上方的石崖下倾泄而下,轰隆隆地汇成了水潭。

    只是,这里的水潭并不是一个,而是两个,一左一右,一大一小,看起来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怔,他立刻感觉到这翻景象,似乎有什么特别的用意。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让灵犀对四周细细地探察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探察了四周的地形,张横终于看出了点端倪。

    倾泄而下的瀑布,形成的两个水潭,大的那个水潭的水,竟然并不是流向皇家玉液的,而是有一个地底隐洞,从那里流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有小的那个水潭的水,才是为皇家玉液提供了水源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在灵犀的探察中,这两潭水有着很大的差别。其中大水潭的水,隐隐的有丝丝的地脉灵气散逸,而小潭的水,却丝毫没有地脉灵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:“难道这就是皇家玉液的水源不含地脉灵气的原因所在吗?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身形一闪,已是跳入面前的水潭,往崖壁上的山洞游去。

    灵犀在山洞里发现了异常,但仅凭它的感知,要探察到具体的细微之处,却还是力有不及。所以,张横决定亲自进去看看。

    反正灵犀已基本探明了情况,山洞中暂时并没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很快,张横就攀上了山崖,进入了那片山洞。

    有灵犀先前引路,张横一路无阻,很顺利地就来到了灵犀所在的那片洞窟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这一片瀑布,比先前借用灵犀的感知,所感受到的更加让人震憾。

    眼前的瀑布,竟然宽达数十米,与皇家玉液玉屏镇白蛇那里的瀑布相比,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。隆隆的水声奔腾而下,让人心神震动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细细地洞察着眼前的情形,张横的眼眸一凝,神情也变得怪异起来:“这应该是个截灵风水局,看来,前面应该还会有类似的布置。”

    张横已发现了这道瀑布的异常,尤其是下面一大一小两个水潭,竟然自我旋转,产生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旋涡,一正一反,就如同是一个八卦的阴阳眼。

    思感一触,大的潭水正是顺方向旋转的阳眼,而小的潭水,正是反方向旋转的阴眼。这让张横心头一震,立刻意识到,这绝不是单一的布置,显然应该是个连环的阵势,此处只不过是连环局中的一环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立刻驱使灵犀,逆流而上,向着瀑布的源头而去。

    大约十多分钟,灵犀穿过了瀑布,已游上了山崖上方。那里,又是一条通道,确切地说,是一条地下河流,水量已明显比最初大了数倍,汹涌的地下水,就从那里奔腾而来,直到出现了山崖断层,这才形成了这里的瀑布。

    灵犀窜入地下河里,迅速向前。不一会儿,又是传来了隆隆的水声,又一道地下瀑布出现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。第二道出现的瀑布,如同先前一样,下面也形成了两个潭水,而且其中的布置完全相同,一大一小,一正一反两个旋涡,大的水潭里的水,地底仍有通道,小的那个潭水,才是灌注到了下一道瀑布。

    追寻到了脉络,张横自然不会放弃,驱使灵犀继续向前。自己也攀过了眼前的这一道瀑布,跟着灵犀的行进路线,向前追去。

    灵犀在前,张横在后,一连穿过了这样的瀑布断层有九道,在这山腹中也几乎行进了数里路。以张横的估计,自己现在和灵犀,应该已穿过了隔在中间的那座山,来到了玉皇酒业附近。

    回头望望黑暗中那九道奇异的瀑布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心中暗道:“九曲十八旋,原来这里竟然布置的是九曲十八旋。怪不得皇家玉液那边地脉地气会被完全绝断,成为一片枯灵绝地。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明白了这一风水布局的玄妙。

    九曲十八旋,乃是一个截灵风水大阵,每一曲折,就能截留一部分地脉地气,而每一曲折的两个旋涡,更是把截断的那部分地脉地气,直接汇集。

    刚才张横一路而来,看到的每一处瀑布下的两个水潭,其中大的那个,就是汇聚截留地脉地气的阵势。

    原本汇向皇家玉液的地气,经这九曲十八旋的步步截留,到了出口,几乎已是地脉地气的灵性耗竭,那里如果不成为一片枯灵绝地,那才叫见鬼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大手笔,在山复中改造如此浩大的工程,足见当年玉皇酒业为了改变玉皇山脉的风水,也是化了血本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前方,此刻,眼前出现了一条地下河,这正是先前瀑布的水源。只不过,此刻这条地下河,在前面十几米的地方,突然钻入了一道山壁,只剩下黑黝黝的一个洞口。

    隐隐的,可以从山壁里听到哗哗的水声,显然地下河就是穿过这道山壁流到此处。

    “嗯,应该差不多到目的地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神情肃然无比,心中更是陡地有了一种期待。

    那么,在前方,又会布置什么样的风水局,以至于原本藏龙之格,成为了龙抬头后,让玉皇山所有的地脉地气汇聚?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那个山洞上,眼眸也炽烈无比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已登堂入室的风水大师,能窥探到别的风水师布置的精妙格局,这无疑就象是发现了新大陆,恨不得一窥究竟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可也不敢大意,苏省乃是冯家的势力范围,玉皇酒业与冯家关系更是非同小可。从种种迹象来分析,玉皇山的风水大改造,背后有着冯家的影子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加备小心起来,时刻留意着四周的情形,心中更是提高了一百分的警惕。

    既然已与冯家为敌,张横也从来没有畏惧过冯家。但是,不畏惧不代表不重视,以冯家千年的底蕴,张横从来没有自大到可以无视冯家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心念一动,灵犀再次向前潜游,刹那窜入了山洞中。

    顿时,一幕奇异的影像,映入了张横的意识里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溶洞,方圆足足有上千平米,高也有十数米,无数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倒悬其上,千姿百态。

    因为钟乳石溶合了各种矿石,因此,原本黑暗的山腹,在这里却闪烁着炫丽的光彩,让整个溶洞看起来迷幻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举目四望,溶洞内是一片湖泊,鳞鳞的水波,湖面上雾气缭绕,一种神秘而静谧的气息,充塞了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里就是中枢所在?”

    细细观察着灵犀传来的影像,张横的眼眸一凝。

    正想让灵犀细细探察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灵犀一阵吱呀怪叫,全身也陡地腾起了金光。

    “不好,灵犀触动机关了!”

    张横大惊,也顾不得什么了,身形一窜,也已迅速潜入了地下河的那个山洞。

    山洞并不深,仅十数米距离,张横很快就从山洞里窜了出来,一下子进入了先前探察到的那片湖泊。

    立刻,张横也看到了在湖泊中浮沉的灵犀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里布置了警戒的风水阵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凛,目光已凝注到了灵犀那边。

    此刻,灵犀正潜游在湖泊中,平静的湖水从表面看,毫无异样。但是,在张横的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,他却敏锐地洞察到了蹊跷。

    整个湖泊的湖水中,竟然不时有一个个细小的旋涡翻腾而上。仔细看去,这些旋涡并不是河水冲激形成,而是有一粒粒如同是珠子样的奇异物品,在浪水中翻腾所至。

    那些珠子非常的奇特,看起来就象是一只盲人翻白的眼瞳,惨白惨白的,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“鬼瞳!这是鬼瞳!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:“看来,对方早就在这里布置了警戒。估计小爷的行动,已落在了他们的眼里。”

    鬼瞳是一种风水道具,据说是出自阴阳一系的鬼谷子。

    因为鬼谷子是位天生的盲人,他的弟子也只传盲人一派,因此行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。鬼谷子在修为大成之后,念及门人视力上的不便,就潜心研制了鬼瞳,帮助门下弟子,以利于平时的生活和修练。

    鬼瞳相当于是现代的一种感应装置,但它属于玄学界中的风水道具范畴,每一只鬼瞳,都可以与炼制者有心灵感应。鬼瞳所看到的一切事物,都能传递到操纵者的心神,让其感应到四周的一切。

    据说,鬼谷子这一派,正是因为有了这鬼瞳,弟子门人游荡天下,才可以行动自如,不受天生残疾的太大影响。

    此刻,洞察到河水中的那些鬼瞳,张横的心顿时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你果然来了,哈哈哈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。”

    在玉皇酒业附近的一片山崖中,这里是整个玉皇山脉最凶险的地方,整年雾气缭绕,不见天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山崖上到处是岩洞,大大小小不下数百。这里是当地人被称为鬼见愁的地方,据说这些岩洞内部相互贯通,就如同是迷阵。

    曾经有人想探察里面的情况,但进去的人根本就再也出不来。所以,久而久之,这里就成了一片禁区,人人谈起鬼见愁,无不闻之色变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片岩洞的内部,却是另有乾坤,小桥流水,各种奇花异草,亭台楼阁,仿然就是一片世外桃园。

    此处,正是冯家当年暗暗建设的一处秘地。此时此刻,这片奇异空间的一座小楼里,冯慧敏突然疯狂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小楼的布置非常的诡异,四周的墙壁上,镶满了一粒粒如同是眼珠子的圆形物体。不过,这些眼珠子,就象是盲人的眼球一样,全是眼白,几乎没有黑色的眼瞳。

    一粒粒珠子闪烁着妖异的光芒,却不断地折射出一暮暮影像。

    陡地,其中的一枚珠子,一阵光芒暴逸,轰地照射出一道光柱,投影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立刻,一条全身是金色的透明怪蛇的影像,曲扭摆舞着,出现在了地面。与此同时,另一个朦胧的身影,也映在了不远处,从轮廓上来看,依稀正是张横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你既然来了,那就让本少好好地招待你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的眼眸刹那变得怨毒无比,转身向身后的冯福道:“福伯,准备好了吗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