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9章 杀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观察到湖泊中有鬼瞳,张横低喝一声,一个意念已传递给了灵犀。就准备脚底抹油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傻瓜,明知被人发现,还等在这里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的身形刚动,湖泊轰隆巨响,一连串巨浪轰轰地汹涌而起,整个湖泊,仿佛是一下子鼎沸了一样,滚滚的怒浪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暗叫不妙,猛然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迟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姓张的,既然来了,还想走吗?”

    空旷的溶洞里,响起了一个男子阴恻恻的声音,震得上方的钟乳石都似乎在微微的摇晃。

    “是你,冯慧敏!”

    张横的身形一滞,目光陡地凝注到了溶洞边的一块巨岩上。

    此刻,巨岩上已多了十数人,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神情阴厉的年青人,他不是冯慧敏又会是谁?

    在冯慧敏的身后,冯福带着四五名劲装男子,一个个杀气腾腾地怒目而视。之后,还有八名彪形大汉,手中握着现代化的武器,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错,正是本少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怨毒的眼神死死地瞪住了张横,一张还算是英俊的脸,却在微微的抽搐:“姓张的,总算等到你了。哈哈,那么,我们之间的帐,也该算一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凛:“小爷就在这里,你尽管划出道来。只是不知道你这贪生怕死的家伙,是不是有这个能力?”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一地步,张横反尔冷静了下来,冷冷地望着冯慧敏,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嘲弄之色:“千万不要象上回在禹王崖那样,屁滚尿流地一个人就溜走,连自己亲爷爷的生死也不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正满脸得色的冯慧敏,陡然神情一僵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禹王崖的事,是他平生最屈辱的经历。虽然逃了出来,但终究在心中还是存着很大的愧疚,毕竟,他抛弃了对他一向宠爱有加的爷爷,一个人顾自逃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张横却在此刻揭他老底,这无疑就是在狠狠地抽他的脸,揭他的伤疤。

    顿时,冯慧敏满腔的怒火,恨火和仇火已然燃炽,神情变得更加的狰狞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姓张的,你这无耻之徒,想不到你这张嘴也这么恶毒。”

    突然,身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,又有一群人出现在了张横身后的一块巨岩上。

    “是你,莲花圣母颜彦!”

    张横猛然回头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不错,再次出现的这伙人,领头的正是一身古装的颜彦。在她的身后,还有五名身穿莲花法袍的老者,一个个年纪都在六十岁上下,神情凛然,气势不凡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莲花圣母颜彦,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姓张的,那天让你侥幸逃了,今天看你还怎么离开此地?”

    颜彦俏脸上露出了一抹仇恨之色,目光冰冷地瞪着张横。

    对于颜彦来说,她如今对张横已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那天在莲花圣母神殿,被张横强暴了神魂,这本就是她平生最大的奇耻大辱,只是有苦无法说。

    然而,更让她痛恨的是:之后,莲花会突然被列入了邪教的范畴,成为了国家机器的打击对象。

    一时间,莲花会经营多年的大厦,刹那轰然倒塌,各地的莲花会骨干,被抓的被抓,被教育的被教育。许多以前的信徒,更是现身说法,在各种媒体上痛心疾首地悔过,控诉被莲花会蒙蔽和欺骗。

    刹那,莲花会的信仰,已是轰然崩溃,原本一个个被人奉为神灵的圣使,现在都成了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在如此形势下,做为莲花圣母的颜彦也是无回天之力。只好悄然隐遁。

    但是,她已从一些渠道,隐隐地查到了莲花会会遭到如此的打击,此事极有可能与张横有很大关系。所以,她如今是真的把张横给恨上了,恨不得把张横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张横,颜彦确实是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莲花会的那个圣主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张横却是猛地反应了过来,目光再次转向了面前的冯慧敏:“想不到你们堂堂冯家,竟然勾结邪教余孽,还与邪教联手,甘愿成为邪教的爪牙。”

    看到颜彦在此出现,张横猛然想到了问题的结症,也终于敢确定,冯慧敏就是那个神秘的莲花圣主。

    当日听到操家家主的消息,说是江南某个玄学世家,出了一位杰出年青人,并成为了莲花会的圣主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就有所怀疑,这个所谓的杰出年青人,有可能是冯慧敏。

    后来,在莲花圣母神殿,张横看到第一进上的莲花圣主神像,更是加重了这份怀疑。

    因为,当时神殿上的莲花圣主雕像,有七分貌似冯慧敏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事实在是牵涉太大,张横纵然心中怀疑,却也不敢胡乱猜测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看到冯慧敏和莲花圣母颜彦同气连枝,他已根本不用置疑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!”

    说到圣主的身份,冯慧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手指恶狠狠地指着张横,咬牙切齿,恨不得扑上来从张横身上咬下一片肉来。

    莲花会神秘的莲花圣主,确实就是他冯慧敏,这也是他自获得禹王神鞭,修为暴涨后,再次出世所做的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虽然力量暴增,但他冯慧敏这一支以前在整个冯家体系中并不受待见。冯家那些隐世的老家伙,一直认为他资质平平,难堪重造。

    这次得到奇遇,获得上古圣器禹王赶山鞭,冯慧敏心中憋了一口气,想让他们冯家的那些老家伙看看,他冯慧敏绝不是他们眼中不堪重造之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费尽心思,与莲花会取得了联系,并获得了莲花圣主这样一个重要地位。

    在他的想法中,他就是想借助莲花会如日中天之势,打出一片属于他的天下来。到时,他要让冯家的那些老家伙后悔,有眼无珠不识他冯慧敏这块金镶玉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这一美梦,又被张横破坏了。就在莲花会迅速发展之际,却因为张横而突遭打击。所有的心血在一夜间化为乌有。他这个刚刚还没风光几天的莲花圣主,现在更是又成了缩头乌龟。如果不是背后有隆家这座在世俗的靠山,估计他现在也得夹着尾巴四处逃亡了。

    因此,此刻张横指出他的莲花圣主身份,这顿时让冯慧敏心中的怒火,如同是火上加油,恨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你给我的一切,今天本少要百倍千倍地还你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凄厉地嘶吼起来:“死,本少今天要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另一边,莲花圣母颜彦也是愤然娇叱,手指轰然指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杀!杀了这妖孽!”

    颜彦身后的五名老者,一个个神情狰狞,愤怒地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区区妖人,何奈我何?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那里还会犹豫,大手一挥:“阿大,阿二,出来透透气吧!”

    嗡!光芒一闪,两团金色的身影猛地出现在了张横的身边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!

    两声惊天动地的吼叫,两头身高达丈许,全身覆盖着暗金色鳞片,样貌丑陋,神情凶悍的怪兽,一左一右,护住了张横。正是两头海狒王阿大和阿二。

    张横这次敢孤身犯险,自然不是全无准备,他在出发之时,把阿大阿二也带在了江山社稷图中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此刻,冯慧敏和莲花圣母两人现身,张横那里还会客气,就准备让阿大阿二给他们上上课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两头海狒王在江山社稷图中,已是闷得够呛,再加上这段时间来,在白马山村,更是窝囊得很憋气,被村民们当宠物欣赏。

    现在,得到张横的指示,可以大打出手,顿时兴奋得呜呜怪叫。

    它们已经憋得够久了,就想找几个家伙松松筋骨。

    两头凶兽顿时凶性大作,昂首咆哮,阿大冲向了冯慧敏这边,阿二却是掉转屁股,就扑向了颜彦等人。

    “海狒王,竟然是两头元古凶兽海狒王!”

    四周惊呼一片,冯慧敏以及颜彦等人,一个个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们是做梦都没想到,张横身边竟然会有这样凶悍的两头元古怪兽守护。

    海狒王,这可是力量能达到三品顶峰的存在。而且,身体坚若金钢,这完全就是两头杀人凶器啊!

    “圣母小心!”

    稍一愣怔,阿二已嚎叫着扑到了颜彦面前,跟她在一起的那五名老者大惊。

    这五位老人,正是莲花会中的长老,他们是莲花圣母古国的五个部落酋长。

    原本,这次莲花会有希望大展拳脚,甚至会实现数千年来的遗愿,重建莲花古国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眼前这个年青人的出现,却让他们无数代人的梦想,一夜破灭。所以,这次为了截击张横,莲花会确实是倾注了全力,不但莲花圣母本人带队,连族中五大长老也连袂前来。他们这是要置张横于死地。

    此刻,眼见一头凶兽扑来,五老也顾不得张横了,立刻护住了莲花圣母颜彦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五名长老手捏莲花印,五朵奇异的莲花虚影,刹那从他们脚底蒸腾而起。

    “五方神莲,天地乾坤!”

    五位长老怒喝,手指轰然指向了冲过来的阿二。

    空间剧震,光芒极耀,东方出现了一朵青色的巨莲,南方蒸腾起了一朵赤焰缭绕的火莲,西方却是轰然有一朵冰寒的雪莲现形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北方却是现出了一朵漆黑的墨莲,中央的方向,更是有一朵金色的巨莲当头朝着阿二罩落。

    刹那间,空间振荡,异啸骤起,五朵巨莲,以泰山压顶之势,要把阿二碾成粉碎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