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0章 绝不留手
    五位莲花会的长老,修为都已达到了三品中期,他们联手的五方神莲,更是莲花圣母古国上古遗传的古阵,具有强大的禁固力量。

    此刻五朵巨大的五色莲花,从四面和上方笼罩住了阿二,一股极度可怕,极度强悍的威压,轰然压来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阿二的身形陡地一滞,纵然是它无比的强悍,但面对五大高手,却也是立刻被五方神莲的阵势给困在了其中,一时昂首怒嘶,却已是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但是,五位莲花会的长老却也好不到那里去,他们五人联手形成的阵势,虽然可以困住阿二,但根本无法奈何它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双方僵在了当场,谁也无法伤及对方。

    “嚎呜!”

    另一边,阿大疯狂地咆哮,身形猛然化为一道金光,直扑冯慧敏。

    “拦住这畜生!”

    冯慧敏凄厉地怒吼,他可不想与这头畜生肉搏。

    “孽畜尔敢!”

    冯慧敏身边的冯福,顿时会意,与其他四人一起,立刻踏前一步,挡在了冯慧敏面前。

    冯福与这四人,正是当年冯天仁亲自培养的心腹,乃是如今冯慧敏这一系家族中修为最强的五大高手,被称为冯家五大家浆,修为也尽皆达到了三品。

    而且,五人体质各异,乃是难得的五行之体,是当年冯天仁化尽心思,从各地精心挑选的修练天材。这些年,更是全力培养,并不惜把冯家得自一篇古藉残篇的联合阵势,教于他们。

    此时,五人联手,那里还会留手,一个个手中急舞,嘴里更是念起了一段怪异的音节:“五行移山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巨响骤起,大地震动,五团各色光芒暴耀如沸,刹那在空中化出五座小山的模样。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声,朝着阿大当头砸落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阿大庞大的身形轰然一震,一对凶眸陡地望向了天空,它已敏锐地感受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,阿大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野兽,海狒王的凶性在这一刻骤然爆发。它猛然昂首怒啸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顿时从它巨嘴中振荡而出,如同是一道惊天的波浪,轰击向了空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空间猛然一滞,狂砸而下的五色小山,被那圈圈的波纹所击,竟然一下子凝滞在了上方。整片空间,也仿佛出现了凝固,阿大和冯福等冯家五位家将,身形陡然一僵,竟然双方就僵持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出现了一片诡异的情形,莲花会五位长老和阿二,冯家五位家将与阿大,就这么对峙场中,已限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想不到你竟然藏着拽着的玩意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气得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明明己方占据绝对的优势,张横已是笼中鸟,囊中物,任由他和颜彦信手擒拿。

    那知,人家随便挥挥手,招出两头元古凶兽,却是刹那局面逆转,把他们的优势在眨眼间抹平,现在已是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这如何不让冯慧敏气急败坏?

    “姓张的,去死!”

    冯慧敏的脸色更见狰狞,陡地手指轰然一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急啸骤起,空间撕裂,一道黑色的闪电,赫然现形,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声,就直劈张横。

    “禹王赶山鞭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暴缩,心头一凛。他立刻洞察到了,劈头盖脸抽来的那道黑色闪电,正是当日禹王崖海底,被冯慧敏捡了便宜,得到的那根禹王赶山鞭。

    因为,在那道黑色闪电现形的刹那,张横意识中的镇海印,猛地自行震动了起来,似乎产生了某种感应。

    镇海印与赶山鞭乃是当年禹王的两大圣器,此刻终于要一较高下了。

    “镇海印!”

    张横一声低喝,也不再迟疑,刹那祭起了镇海印。

    顿时,金光狂舞,镇海印陡然悬浮到了张横头顶,瞬息间化为了数丈方圆。

    嗤啦,嗤啦!

    电光暴逸,极芒狂闪,赶山鞭无情地抽在了镇海印上。顿时爆起漫天的电弧火花。

    两大上古圣器的碰撞,石破天惊,几乎让整个溶洞里的气场,都一下子暴乱一片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正是时,突然一阵枪响响彻,在这片空旷的溶洞里,显得别样的刺耳。

    “操,几个小罗罗也想翻天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不由爆了一句粗口。他已然发现,枪声正是跟在冯慧敏身后的那八名彪形大汉所发。

    这些人本是冯慧敏的保镖。本来,他们也就是冯慧敏这位大少,在世俗行走时,装装面子,摆摆排场所用。在现在这种场合,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。

    不过,阿大阿二与对方处于僵持中,这些保镖顿时看到了机会。他们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掏出了手枪,朝着阿大阿二疯狂地狂射。他们也想捡个便宜,想用枪弹把这两头凶兽击毙。

    铮铮铮!

    子弹射在阿大阿二的身上,顿时被它们身上的金色鳞片所撞落,在鳞片上激起一连串火花。

    阿大阿二暴怒不以,但它们现在还真没有余力对付那些保镖,不禁哇哇怪叫,咆哮不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两头怪物的身体还真够强的,不过,看你们这两个畜生,到底能挨多少子弹:?”

    八名保镖又惊又疑,他们还真没见到过这样凶悍的兽类。但这也引起了这些人的兴趣,不由一边开枪,一边议论起来,手中的动作更是丝毫不慢,完全把两头海狒王当了靶子。

    然而,几人的笑声还没荡漾开来,突然一声惨号骤起,最先开枪的那名大汉,凄厉地一声悲呼,身形一歪,已是卟通一声,摔入了湖泊中。

    立刻,汩汩的血泡冒起,迅速在湖底漫延开来,而摔下去的那名大汉,再也没有了声息,仿佛是被湖里的水鬼,一下子给吞没了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剩余的七名大汉大骇,刹那枪口全部转向,指向了湖泊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湖面幽深一片,除了荡起的层层水花和涟猗,却那里能看到别的东西?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七名保镖互望一眼,脸色个个难看无比,甚至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,一个个都缩起了脑袋。

    他们跟随冯慧敏多年,也见识过一些玄异事件,此时还以为是湖泊中突然闹鬼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骇然间,陡地,水面荡起一朵小浪花,一道金光如同是箭矢一样,急射而出。

    顿时,一名正向后退去的保镖,立刻象是见鬼了一样,发出凄厉的惨号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猛地摔掉了手中的枪,双手死死地扼住了喉咙,整张脸更是刹那扭曲变形,嘴里发出荷荷荷的怪叫,身形一个踉跄,步先前那位同半的前尘,摔入了湖里,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湖底。

    “是那条小蛇,是那条小蛇!”

    这回,其他人总算发现是什么东西,偷袭了他们的两名同伴,人人凄呼,个个惊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剩下的人,更是乒乒乓乓地朝着湖中疯狂地开起枪来。

    不错,截杀两名保镖的正是灵犀,它一直潜伏在湖水中,此刻受到张横心念的感应,这才向那些保镖发出了攻击。

    张横虽然不惧这些小罗罗,但却也不愿自己全力对付之时,被这些人打冷枪。所以先让灵犀干掉了这些碍眼的家伙,以免等会阴沟里翻船。

    惨号迭起,凄呼连天,只是眨眼的功夫,冯慧敏的八名保镖,已是做了枉死鬼,全部被灵犀杀死,沉入了湖底。

    他们这也是自寻死路,如果不是他们先前开枪搔扰阿大阿二,张横是绝不会拿他们开刀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!无耻,你连普通人也杀!”

    冯慧敏气得暴跳如雷,他这八名保镖,也是使用了多年,平时给他撑撑面子,摆摆场面,还是挺有用的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冯慧敏大怒,手中赶山鞭轰然怒舞,就朝着灵犀狂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嗤溜!

    灵犀却那里会与他硬抗,一曲一扭,顿时化为一道流光,再次窜入了湖泊中,转眼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小东西自知在这一众高手的相搏中,帮不了张横,却是准备躲在水里搞点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!”

    冯慧敏气得怪叫,但还真拿灵犀没有办法,一时几乎要七窍冒烟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,圣主稍安勿燥,本座前来助你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阵咯咯的娇笑传来:“无耻之徒,还想走吗?留下命来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极光暴逸,空间振荡,两道光柱赫然从背后升起,朝着张横轰隆隆地怒射而来。

    出手的正是莲花圣母颜彦。

    她刚才一直袖手旁观,并没有动手。这可不是她心慈手软,而是一直在密切注意张横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颜彦对张横早就恨之入骨,她能不顾身份,与冯慧敏一起联手,甚至还派出族中五位长老,那就是下定了决心,要张横这条小命,以雪她当日受辱之耻。

    因此,她那会给张横任何一丝机会。眼见冯慧敏与张横相持不下,她立刻出手加入了战场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颜彦娇喝,一双素手中已多了两面古铜镜,正是子母阴阳镜。

    她双手一舞,古铜镜光芒大作,太阴太阳两道极光,刹那在空中汇聚成一个阴阳八卦,怒旋狂转,向张横急射而至。

    莲花圣母与莲花圣主,终于联手要置张横于死地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