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1章 九鼎镇龙
    “妖女!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颜彦突然出手,顿时让张横有些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早就预防着颜彦,所以,厉喝一声,陡地身形狂闪,就朝着湖泊怒窜而去。在湖面上,那里矗立着一块露出水面的岩石,刚好容一个人立足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被两人前后夹攻,当了夹心饼干。因此,早就预留了退路。

    身形站到了湖中的岩石上,张横顿时脱离了包围圈。而且,现在冯慧敏和颜彦若要联手,得在四周找到立足之处。否则,在湖上两人无法立身,要想再夹攻张横,难度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你这是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然而,冯慧敏却是疯狂地大笑,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的狰狞:“姓张的,本少就怕你不跳湖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冯慧敏手指轰然一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原本就鼎沸的湖水,突然象是炸窝了一样,滚滚的浪柱刹那冲天而起。一个个巨大的旋涡,在湖泊的湖心部位,轰隆隆地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颤,心头不禁大凛,陡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这才猛然记起,这片湖泊正是玉皇酒业汇聚玉皇山脉地脉地气的所在。先前就怀疑这里肯定布置了阵势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冯慧敏和颜彦的突然出现,当时根本来不及探察这里的奥秘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湖泊的湖水猛然起了异常变化,张横马上意识到是冯慧敏启动了这里的阵势。而且,看湖泊湖水的声势,似乎这底下的阵势,威力无比的强大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身形一跃,就准备再次跃回岸边。

    但是,他身形刚动,陡然湖中万千道极光骤然亮起,那些原本浮沉在湖中的鬼瞳,猛地暴射起了极度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湖水鼎沸,万千只鬼瞳发射的光芒,刹那照得山腹一片雪亮,如同是白昼。

    而在张横的眼里,四周的一切骤然而变。

    眼前,是一片极光形成的空芜世界,所有的一切景物,全部被这极度耀眼的光芒所照射,几同目盲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些鬼瞳原来除了监视警戒作用之外,还是一个奇异的迷幻强光阵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惊。

    一般普通人,眼睛乍然遭到强光照射,肯定会有刹那的失明。张横纵然是有天巫之眼这样变态的异能,但在万千鬼瞳如此强烈光芒的照耀下,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完全失去了方向感。

    张横那敢盲目硬冲,要是在视力受限的情况下,不顾一切冲上岸去,只怕会立刻遭到冯慧敏和颜彦的当头痛击。到时,自己视野不明,岂不是只有挨打的份?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张横当机立断,凭着记忆,连忙空中一个转折,又跃回到了原先立足的那块岩石上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正是时,一阵山动地摇的巨响,湖泊的湖面上,九个巨大的青铜鼎赫然从水底升了起来,眨眼间已冒出了湖面。

    “一鼎镇渊,二鼎镇山,三鼎镇海……”

    冯慧敏喃喃地念道起了一连串扭涩的音节,死死地瞪着湖中现形的九个青铜鼎,目光炽烈之极:“九鼎镇龙!”

    之所以选择在此地截击张横,冯慧敏自然是有目的。因为,在这片溶洞中,早年他们这一支脉的冯家一位老祖,曾在此布下了一个极其厉害的风水阵。

    张横先前的猜测确实是不错,皇家玉液的地脉地气枯竭,完全就是被玉皇酒业搞了鬼。是玉皇酒业让人暗中对整座玉皇山的风水,进行了大改造。

    而且,进行那一次风水大改造的高人,正是冯家冯慧敏这一系当年的一位冯家老祖。

    九曲十八旋只是截断皇家玉液的地脉地气,真正发挥作用,让整座玉皇山的地脉地气,汇集于此的,却是此刻从湖底现形的九个青铜鼎,正是当年那位老祖所布置的法器。

    这些青铜鼎每一个都高达三丈三尺三寸三,三足两耳,表面上镂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,无数的符篆缭绕其上,看起来复杂无比。

    它们正是九个传说中的镇龙鼎。

    镇龙鼎是上古秘法炼制的上品风水法器,具有极其强大的镇压气运之效。

    传说中上古之时,九洲地脉不稳动,时常发生各种地震海啸等灾害。当时黄帝为了镇镇住九洲,最后铸造了九鼎,镇压在九洲地界上。

    从此,九洲的地脉地气这才平息下来,人们才能在九洲广大的区域内生活劳作。

    后来,玄学界的一些大能,仿造黄帝,仿制九鼎,用以镇压一地一域的气运。所以,鼎这种法器,在玄学界是非常神奇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炼制的方法无比的复杂,材料也是极其的稀罕。再加上经过当年的大浩劫,炼制之古法早已失传。

    因此,在玄学界中,镇龙鼎也算是罕见之物,常被一些门派用来镇压本门气运的镇门之宝。

    当年,冯慧敏这一脉的那位老祖,也是野心颇大。他看中了玉皇山脉这一片地方,想在此建一个长久的修练秘地。

    所以,与当时的隆家联合,先是收购了在此的玉皇酒业。之后,更是不惜耗费多年的积累,在此进行风水大改造。

    甚至还把他机缘巧合下,所得到的九个镇龙鼎,在此布下了一个镇龙大局,以汇集玉皇山脉的地气地脉。

    从表面上来说,冯家这样做,是为了让隆家的玉皇酒业能得灵气滋润,从而酿造出名酒。

    实则上,这是冯家那位老祖,意欲在玉皇山脉中建立起他们这一脉永久的修练秘地,造福他们这一系子孙。

    这正是当年周家先人,请来冯天仁,想化解此地风水破败时,冯天仁才会说出那翻似是而非的气运已尽的说法。

    开玩笑,冯家要在此建设修练秘地,岂容此地的地脉地气让旁人分享。周家当时的要求,无疑就是与虎谋皮,能有效那才叫见鬼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因为冯家暗中插手。所以,之后周家先人,请遍各地的风水师,也没有人敢管此处的事。以冯家在此的影响和势力,哪一家风水门派或是那个风水师,敢来触霉头,这完全就是自寻不快。

    因尔,这四十年,皇家玉液的风水,根本就没有一个风水界的同行,敢放个屁。周家在此的衰败,也已是注定的结局。

    当然,当年的冯家老祖,在此化费一生的心血,布下九鼎镇龙大阵,不仅是为了汇聚玉皇山脉的地脉地气,更重要的就是守护这一片山水。

    因此,九个镇龙鼎布置成的九鼎镇龙大阵,乃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大阵。

    冯慧敏是决意要张横的命,他可不会再给张横生路。所以,就选在了这里,要让张横葬身于此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九个镇龙鼎现形,整个地下湖泊刹那如煮如沸,浪水汹涌着直冲溶洞的洞顶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剧震,大地狂颤,九条青龙的虚影,从九个镇龙鼎上蒸腾而起,缭绕旋舞。

    刹那,一股极度恐怖,极度可怕的威压,轰然弥漫,骤然间笼罩住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九鼎镇龙大阵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脸色陡地变得难看无比。他一眼就认了出来,湖泊中现形的九个青铜鼎,布成的正是上古守护大阵。

    果然,嗖的一声,先前潜伏于湖水中的灵犀,此刻已是慌不迭地窜了出来,一下子窜到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湖泊中那强大的阵势,已是把灵犀给直接迫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四周的空间轰然一紧,仿佛是无数座大山,朝着张横这边扑天盖地地压来。张横顿时有些心胸窒堵,几难呼吸。

    “镇海印!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,手指轰然指向了头顶的镇海印,想以镇海印的奇异力量,暂时压制这九鼎镇龙大阵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金光暴耀,镇海印嗡鸣乍起,被封印在里面的王一鸣老祖,也陡地睁开了眼来,做出了一个古怪的资式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正缓缓旋转的九个镇龙鼎,猛地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嘎吱声,似乎是什么力量的牵制。

    但是,仅仅只是刹那,九个镇龙鼎骤然光芒大耀,浮突在空中的九条青龙的虚影,轰然暴舞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一声惊天动地的闷响传来,镇海印突然剧烈狂颤,空间里王一鸣老祖的身形,也不禁一阵摇晃,全身的光芒都变得黯淡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张横胸口一甜,一口鲜血已是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九鼎镇龙阵势突然力量加剧,硬生生地突破张横镇海印的封锁之力,却是让张横措不及防之下,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你的镇海印虽然是上古之物,但是,我们冯家先祖的这九个镇龙鼎,可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疯狂的大笑传来:“嘿嘿,告诉你也不要紧,九鼎镇龙,这可是汇聚了整座玉皇山山脉的地脉地气,你想以一人之力,扞动这座大阵,那就是蜻蜓撼树,嘿嘿,自不量力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得色之极,他根本不信张横可以悍动九鼎镇龙大阵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张横吐血,更是亢奋之极:“哈哈哈,姓张的,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所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闷响震天,频率越来越急。那九个镇龙鼎的旋转速度,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缭绕上方的九条虚幻青龙,身形变得更加的凝实,仿佛要化为实体。

    空间已完全凝滞,好象变成了一块铁板,四周更似有万钧巨岳轰然压来,张横的身形,已完全僵滞在了那里,根本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切并不是终点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九个镇龙鼎的中心,猛然湖水冲天而起,一个黑黝黝的巨大空洞,陡然出现,就仿佛是一个黑洞,又象是一头洪荒怪兽,猛地张开了巨嘴,要把一切吞噬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骇,脸色难看之极。他感受到了一股无可匹敌的吸力,从那空洞中传来,要把自己撕裂,扯碎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