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2章 自掘坟墓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暗叫不妙,奋起全力,想挣脱九鼎镇龙大阵的束缚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是徒劳地。任是他使出了浑身的懈数,他的身形仍是被那股恐怖的拉扯力所吸引,一寸寸地向着九鼎中心形成的空洞移去。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张横的下半身已完全被拖入了空洞里,眼看就要被吞没。

    “嚎呜!”

    突然,两头正与冯福他们僵持的海狒王,陡然怒吼,全身刹那闪起了耀眼的金光。

    “控制住这两头畜生,不要让它们跑了!”

    冯慧敏正竭力加持九鼎镇龙大阵,听到海狒王的吼声,心头不由一惊,当转眼望去,更是骇然惊魂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两头海狒王象是发了疯一样,正咆哮怒嘶。它们全身的暗金鳞片,仿佛是燃烧了一样,竟然蒸腾起了金色的火焰。一股极度恐怖,极度暴虐的气息,轰然高涨,比先前似乎一下子增强了数倍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阿大阿二昂首咆哮,身形在那金色的火焰中,竟然迅速膨胀,瞬息间,两头海狒王已从原先的丈许高低,一下子暴涨了近五尺,整个身形已达二丈,如同是两座小山。

    “狂暴,这是海狒王的种族异能狂暴。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颜彦,秀眉不由陡地蹙紧,俏脸上也露出了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颜彦曾在古藉中看到过,海狒王这种元古异兽,有一种种族异能狂暴异化。一旦使用,力量将能增幅一倍。

    只是,狂暴异化有一个严重的后果,那就是消耗本身的生命力。如果使用了这种种族异能,海狒王的寿命将会只剩下十年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现在的这两头海狒王,是真的发疯了,它们竟然燃烧生命,也要挣脱围困。看它们的目的,显然就是为了被困入九鼎镇龙大阵的张横。

    足见这两头海狒王,虽然是畜生,但对张横的忠心,却是无可比拟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颜彦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她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金光暴逸,空间狂震,冯福等冯家五名家将,以及莲花会的五位长老,陡地闷哼一声,身形齐齐暴退。围困住阿大阿二的五方神莲和五行移山阵势,也刹那崩溃。

    在两头海狒王狂暴异化的力量下,十人终于再也无法困住它们。

    “嚎呜!”

    阿大阿二拍胸怒吼,那里还顾得上别的,身形一窜,已化为两团熊熊的金色火焰,向湖泊中扑去。

    它们突然狂暴异化,就是感受到了主人张横处于极度的危险中,这才不惜一切,要来护主。

    怦!怦!

    怒浪溅起,两头海狒王跳入了湖中。它们本就是水陆两栖,甚至水中的能力比在陆上更强。因此,一跳入湖泊,两头海狒王身形似乎又膨胀了些,如同是两头水中的怪兽,就朝着湖中九鼎冲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金光闪过,两头海狒王已撞在了其中的两只青铜鼎上。湖水刹那冲起惊天的怒浪,整个溶洞的空间都剧烈地摇晃起来,仿佛要垮塌。

    “阿大,阿二!”

    张横凄声大呼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傻瓜,自然是已明白了阿大阿二的意图,它们这是不惜生死,要救自己出去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的心很是震动。一直以来,张横还真没把阿大阿二当成是自己的伙伴,只当它们是被自己收服的两头凶兽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看到它们忠心救主的行为,张横的心确实是被感动了,他朝着两兽大喊:“不要,不要硬撞镇龙鼎!”

    但是,阿大阿二却哪里肯听,它们疯狂地冲向旋转的九鼎,一次又一次地撞击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震天的巨响响彻,河水沸腾,洞壁摇晃,每一次的撞击,就仿佛是发生了大地震,外面整座玉皇山脉都有强烈的震感。

    可是,九鼎镇龙大阵,乃是汇集了整座玉皇山脉的地脉地气,再加上它们本身材质和所布阵势的力量,阿大和阿二纵然已是狂暴异化状态,力大无穷,却仍是无法悍动九鼎大阵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两头海狒王十几下撞击,它们已是头破血流,皮开肉绽,全身伤痕累累,样子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不过,它们却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,根本不顾身上的伤势,嚎叫着,咆哮着,仍是继续冲击九鼎大阵。

    “阿大,阿二!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有些嘶哑了,眼眸里也现出了血丝。他确实是不愿看到阿大阿二为自己如此的拼命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现在困在九鼎镇龙大阵中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,这让张横心如火焚,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这两头异兽!”

    岸上看到这一情形的众人,也不禁个个感叹,甚至连冯慧敏脸上,也露出了惋惜之色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看到两头海狒王的时候,冯慧敏还有收服之心,想强行把它们从张横手中夺过来,也好让他以后可以在家族中有炫耀的本钱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看到两头海狒王不惜生死,忠心护主的情形,他却只有羡慕妒忌恨的份了。

    以这两头海狒王的举动,就算他冯慧敏能把它们夺过来,也绝对无法收服它们为己用。

    轰轰,轰隆隆!

    阿大阿二仍在疯狂地撞击,场中的冯慧敏和颜彦等人却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两头海狒王的撞击,根本无法破坏九鼎镇龙大阵。但是,这一次次的疯狂冲撞,却也影响到了九鼎镇龙大阵的发挥。

    陡地,九鼎中那两只被它们撞击的镇龙鼎,明显出现了滞缓,旋转的速度比其他的鼎慢了一拍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九鼎镇龙大阵,立刻出现了一丝破绽。原本九鼎中心所形成的那个空洞,竟然现出了一阵奇异的扭曲。

    “阿大,阿二!停手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大喜,他猛然感受到,束缚自己的这个空洞,竟然有了松动的现象。他也来不及多想,体内真元运转如沸,头顶镇海印暴逸似狂,身形猛地就从空洞中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拔出空洞的刹那,张横并没有急着逃离,而是做出了一个让冯慧敏和颜彦他们难以置信的举动:张横陡地伸出了手来,朝着阿大和阿二的额头就点了过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光氲闪过,阿大和阿二的咆哮声还在空中回荡,但它们的身形,却是在众人眼前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想再让阿大阿二拼命,以它们的状况,如果再连续撞击十几下,只怕就得筋断骨折,一命呜乎的下场。

    把两头海狒王收入江山社稷图,张横一声长啸,就准备纵身跃离湖面。

    但是,急啸骤起,空间剧震,九鼎镇龙阵先前出现的那丝破绽,已然恢复。一股极度可怕的吸力,再次形成,嗡嗡嗡地把张横的身形,硬生生地从空中拉了下来,一下子又陷在了中心形成的那片空洞中。

    “终究是棋差一招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望着双腿又被牢牢地吸入空洞那股恐怖的吸力里,脸上露出了无奈。

    不过,意识感应到江山社稷图中,阿大阿二瘫软在地,浑身是血的惨样,张横的神情变得绝决起来。如果再来一次,他还会这样选择,先阻止阿大和阿二,再来考虑自己。

    看到了这两头海狒王对自己的忠心,张横已是把它们当成了自己的伙伴,他是绝不会抛弃伙伴而独自逃生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姓张的,想不到你竟然为了两头畜生,放弃了唯一一次逃跑的机会,哈哈哈,真是愚蠢之极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疯狂的大笑传来,神情更见狰狞。

    他刚才还以为要前功尽弃,因为两头海狒王的拼死救主,让张横抓住那一线生机逃离。

    那知,张横最后做出的决定,却是宁可救两头海狒王,也不愿独自贪生。

    这让他在意外的同时,心中更是狂喜不以:没有了两头海狒王的帮助,再次陷入九鼎镇龙大阵的张横,还有脱困之望吗?他这种愚蠢的行为,无疑就是在自掘坟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本少还是小看了你,想不到你不但得到了镇海印,而且还有两头上古的异兽守护。更是想不到,你身上竟然藏有空间风水道具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神情怨毒地望着张横,语气中却还真有几分酸溜溜的味道。

    以他冯家这一支脉的大少,虽然也是得到了本系一脉的资源。但比起张横来,似乎还真不是差的一点半点。别的不说,张横能收容两头海狒王的空间风水道具,就是他冯慧敏所没有,甚至连他们这一系的支脉,也拿不出如此高阶的空间风水法器。

    这让他羡慕妒忌不以。

    “不过,姓张的,你身上的东西是越多越好,等收拾了你,你所有的东西,都是本少的了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得意地大笑起来,想到即将把仇人消灭,又能得到无数的宝贝,他确实是兴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这无耻之徒竟然为了两头畜生,放弃了唯一一次逃生的机会?”

    另一边,颜彦的俏脸上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她自然也是看出来了,张横为了两头海狒王,这才最终又被困在了九鼎镇龙大阵中。

    这却是让她心头很是震动。在颜彦的印象里,她可对张横丝毫没有好感,甚至是充满了极度的恶感。尤其是当日张横在子母神镜空间里,强暴了她的神魂,更是把张横划为了卑鄙无耻之徒。

    然而,一个卑鄙的无耻之徒,能为了两头宠物而不惜生死吗?这让颜彦原本的看法,突然有种被颠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颜彦的心头陡地一突,一个莫名的念头浮上了心来。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在九鼎镇龙大阵中,已是越陷越深,身形已缓缓地没入了中心的那片黑洞,眼看就要被吞噬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