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3章 爱恨情仇
    怒浪咆哮,大地震动,九鼎镇龙大阵轰然旋转,整个湖泊如煮如沸,陷入中心处空洞的张横,如同是一截木桩,就这么被缓缓地吞入其中。

    终于,他的身形消失在了那黑黝黝的空洞里,就仿佛被元古巨兽的大嘴,完全给吞没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这回是总算出了本少一口恶气,从今后,本少再也不用为你化费什么心思了。哈哈哈!”

    冯慧敏肆意地大笑,兴奋之极。张横这个眼中钉,肉中刺,终于在今天被他拔去,这也算是报了他的仇恨。

    至于张横背后的势力,他也根本不怕对方报复。张横死在玉皇山腹这处秘密之地,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,就算有人怀疑,也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丝线索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死了,他真的死了!”

    望着消失在九鼎镇龙大阵中的张横,颜彦的娇躯一震,俏脸上的神色也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,她以为自己对这个卑鄙无耻,玷污了她清白的男子,心里充满了刻骨的仇恨。恨不得啖其肉,寝其皮,方能解心头之怨气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眼看着他被镇龙鼎镇压,卷入了阵势中枢。颜彦的心底,却丝毫没有复仇的快感,反尔有一种难以喻意的酸楚和搅痛,仿佛是什么让她难舍的东西,突然失去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刚才,看到那两头海狒王与张横之间,为了对方不顾自己生死的情形,更是触动了她。

    一时间,脑海中竟然全是乱七八糟的思绪,偶尔张横的影子,更是如同是魔鬼一样,陡地浮现出来。张横那放弃唯一逃生机会,反尔阻止两头海狒王的行为,更象是烙印一样,浮突在意识里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,我不是应该高兴的吗?为什么我却象是着了魔一样?”

    颜彦喃喃地暗问自己。但是,她却那里能有什么答案,整个人就如同是失了魂一样,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彦儿,此心腹大患已除,也算是为我们莲花会报了大仇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冯慧敏转向了颜彦,目光变得炽烈无比:“这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,那就让我们今天晚上好好喝上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请叫本座圣母。”

    颜彦陡地惊醒了过来。只是,听到冯慧敏那亲昵的称呼,感受着他那灼热的目光,颜彦的心底无来由地就是一阵厌恶,不禁冷冰冰地道。

    “呃,彦……”

    冯慧敏神情一僵,脸色刹那尴尬无比,他本还想顺口再叫一声彦儿,但在颜彦那冰冷而犀利的目光注视下,后面的儿字却是怎么也叫不出口,硬生生地咽回了肚里。

    说实话,冯慧敏之所以会成为莲花会的圣主,与颜彦联合,除了想借助莲花会的力量之外,心中还有一份私心。那就是他在遇到了颜彦后,被颜彦那清丽脱尘,如同仙子般的气质给深深的吸引了。

    所以,当时颜彦邀请他加入莲花会,他丝毫都没有犹豫,就这么答应了。

    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,在冯慧敏想来,与莲花会合作,今后与颜彦接触交往的机会更多,这样他就有了可以亲近的机会。

    凭着他冯慧敏的品貌,以及如今被江湖上共认是最杰出的青年俊彦,只要自己再化点心思,他就不信颜彦不会被自己打动。

    只可惜,一段时间接触下来,颜彦似乎对男女之事非常的冷淡,纵然是冯慧敏使出了浑身的懈数,把以前泡妞的百般手段都用了出来。但是,在这位莲花圣母面前,却丝毫起不了作用。似乎颜彦就是个天生的冷淡性格。两人之间一直保持着这种教会间职务的联系,至于私交却是毫无进展。

    今天,趁着除去张横这个大祸害,也算是为莲花会消灭了此次横遭打击的罪魁祸首,冯慧敏就壮着胆子,给颜彦取了个彦儿的昵称,想借机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那知,他怎么也没想到,颜彦竟然丝毫不给他面子,就这么当众回绝了他。

    冯慧敏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,一时间感觉羞怒交加,几欲爆走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堂堂冯家大少,猎美无数,曾经逍遥百花丛中。所遇到的女子,哪一个不是克意奉承他,讨好他?可以说是风流之极,更是潇洒之极。

    然而,到了颜彦面前,他却是硬生生地一再吃憋,这让他那颗傲骄的心,顿时受到了打击。

    “圣主,此间事了,本座还有其他事,就不在此多逗留了。”

    正胸中一口恶气憋得难受,颜彦却已是微一颌首,准备离开:“那本座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颜彦也不顾冯慧敏的反应,长袖飘飘,转身就向那边的洞口而去。

    五位莲花会的长老,也不迟疑,向冯慧敏拱了拱手,紧跟上了颜彦。

    “臭婆娘,别真当自己是什么仙子圣母,有朝一日,本少一定要让你躺在我的床上!”

    望着颜彦离开的背影,冯慧敏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怨毒的光芒。

    颜彦的冷漠,已是彻底惹恼了他,现在的冯慧敏已是把颜彦恨得牙痒痒了。

    稍稍压抑了心头的怒火,冯慧敏的目光再次转向了湖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九只镇龙鼎已缓缓地沉入了水中,但湖面上仍有一个巨大的旋涡在流转,发出隆隆隆的巨响,一股庞大的威压,正满逸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九鼎镇龙,就算你是真的一条龙,这回也要把你碾成粉碎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嘴角浮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,他对九鼎镇龙大阵,充满了信心,这可是他们这一系的冯家老祖,当年化费毕生的心血和积累所布置。

    困入阵中,四品之下,绝无幸理。这么多年来,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从九鼎镇龙阵中活着出来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冯慧敏心情这才好了些,他也不急着离开,盘膝在岩石上坐了下来,准备收拾张横的尸骨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了,张横身上藏着许多宝贝,等会这家伙魂飞魄散,那些宝贝自然就是他的囊中之物,冯慧敏现在已是有些迫不急待了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九鼎镇龙大阵中,张横此刻确实是遇到了他平生最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黑暗,隆隆的闷响在耳边响彻,仿佛是万倾怒浪在咆哮鼎沸。

    身形却被一股极度可怕的力量所束缚,连动一根手指都不可能,他就如同是一块石头一样,在迅速地往下沉,仿佛底下就是一个无底的深渊。

    张横竭力地让自己冷静,天巫之眼早已开启,细细地洞察着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是,这里的空间无比的怪异,天巫之眼在此处也只能洞察到一些朦胧的影子,根本无法看清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点模糊的影像,却仍是让张横心惊。

    黑暗中似乎弥漫着丝丝的雾气,妖异地跳跃旋舞,幻化为了无数的黑色火焰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火焰并没有任何的温度,反尔让张横感觉有一种彻骨的冰寒。他只觉,身体如同是被封印在了万古不化的玄冰中,冷彻骨髓。

    然而,要命的是:随着身周这些诡异的黑色火焰,张横全身的经脉,正丝丝地在熔化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内视到自己的体内,每一根经络脉理,在黑色火焰的焚烧下,正在缓缓地枯萎。但是,他全身的皮膜骨骼,却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绝对的可怕,一旦自己的全身经脉被炼焚,那么,全身就会成为一个行尸走肉般的骨头架子,根本再也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地阴绝冥幽火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凛,脸色已是变得无比的难看。他已认了出来,身周那丝丝的黑色火焰是什么。

    地阴绝冥幽火,乃是传说中的十大异火,与三昧真火一样,是极其可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,三昧真火可炼化一切世上无坚不摧之物,地阴绝冥幽火,却只会吞噬真元。张横体内经脉的炼焚,正是因为地阴绝冥幽火在焚烧他体内真元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地阴绝冥幽火,最恐怖的还是可以焚炼神魂。一旦张横体内真元消耗怠尽,接下来炼焚的就是他的神魂。

    到时,张横绝对就是魂消魄散的下场。

    九鼎镇龙大阵,汇集整座玉皇山脉的地气地脉,汇聚的地脉灵气,被九鼎奇异的力量所精炼,最终转化为了这传说中的地阴绝冥幽火,从而成为了这里守护阵势的大杀器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张横的身形仍是不受控制地在下沉,身周的黑色火焰,也越来越炽,就如同是亿万黑色的鬼魅,跳跃起舞,叫嚣不以。

    张横的身体,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异样,但是,他体内的经脉,却已出现了枯焦萎缩的现象。原本涛涛的真元,也如同是焚炼的燃料,在急剧地被焚化。身体的每一寸每一个部位,如针扎刀搅,一种无力的虚弱和瘫软,正渐渐在身体漫延,张横的意识也变得有些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意识里传来了一阵嚎呜的怪叫,张横的精神猛地一振,下意识地探向了江山社稷图。因为,那阵嚎叫,正是江山社稷图里的两头海狒王在怪吼。

    听它们的声音,并不是惊恐或悲呜,反尔带着一种兴奋和喜悦。这让张横迷惑不解,不知这两个家伙此刻发了什么疯?

    可是,当意识探到江山社稷图里的阿大和阿二,张横的神情陡然一僵,脸色也猛然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:“呃,这是怎么了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