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4章 那一点灵犀
    “呃,阿大阿二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感应着江山社稷图中的两头海狒王,张横真的惊呆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两头海狒王已从地上爬了起来。这两头上古的异兽,恢复力确实是强悍无比,原先全身的伤痕,现在已都结了疤,模样比先前好看了许多。

    但是,让张横震惊的却是,如今这两个家伙的举动。因为,它们正顿足锤胸,哇哇怪叫,仿佛是处于了某种极度的兴奋中。

    这就让张横迷惑了,自己都已处于了死亡的挣扎线上,它们何来兴奋的理由?

    正迷惑间,陡地,张横身形一震,他猛然感应到了什么,不由下意识地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刹那变得震惊无比,因为,他突然发现,在自己的身上,正有一种奇异的现象在发生。

    只见,一团黝黝的黑光,从自己的体内散发而出,把自己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。原本身周正如同鬼魅般跳跃的地阴绝冥幽火,完全被隔绝在了身外。

    再往自己身上探去,张横的神情变得更加的震惊,嘴里也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:“诺亚冥舟,竟然是诺亚冥舟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一直隐匿在张横身体内的诺亚冥舟,突然有了反应,张横手心中的那个月牙形的胎记,正散发出淡淡的黝光,笼罩张横全身的那层光罩,正是诺亚冥舟所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随着诺亚冥舟的异动,月牙形胎记上那无数奇异的符篆也急剧地闪烁起来,一种怪异的感觉,更是传入了张横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它被触动了,诺亚冥舟竟然被触动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感应着心中的那种怪异的感觉,张横身形一震,脸色古怪无比。那种感觉,正是诺亚冥舟发出的一种心灵感应,自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,它正在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诺亚冥舟明明是需要修为突破四品后,才能使用它。现在它怎么就自行启动了呢?无数的疑问浮上了张横的心头,他一时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,脸上也露出了惊喜的神色:“是地阴绝冥幽火,是这传说中的十大异火触动了诺亚冥舟。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明白了诺亚冥舟被触动的原因。地阴绝冥幽火,乃是十大异火中属于绝阴之火,一般来说,已是属于幽冥之火。

    诺亚冥舟正是幽冥之物,虽然张横到现在为止,仍不知道如何驱动它。但是,想来做为幽冥之物的上古神器,它应该对源于幽冥的地阴绝冥幽火,有着某种需求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豁然开郎,心中狂喜不以。现在,他也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两头海狒王会兴奋如斯,想来它们也感应到了诺亚冥舟的苏醒。

    果然,掌心轰然一震,一团朦胧的虚影缓缓地从月牙形胎记中浮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黑光暴逸,诺亚冥舟的身形,猛地出现在了张横的手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黑光更盛,诺亚冥舟竟然已化为了丈许方圆,稳稳地浮到了张横的脚底,把它载在了其上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下意识地举目四望,脸上的惊喜更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四周的情形,在诺亚冥舟所散发的奇异光芒下,清晰可见。而且,原本束缚自己身体的那股无形之力,在这一刻也完全消失了,自己已恢复了自由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心念一动,意识洞察起体内的情况,更是让张横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原先被地阴绝冥幽火焚烧的经脉,得到诺亚冥舟奇异能量的滋养,已恢复如初,一种力可拔山的充沛感觉,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果然神奇,不愧是上古神物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大是感慨,目光细细地观察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眼前仍是一片黑暗的奇异空间,丝丝缕缕的地阴绝冥幽火,妖异地在跳跃闪烁,就象是处身于地狱的炼炉里,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处身在诺亚冥舟上,原先无比恐怖的地阴绝冥幽火,现在已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威胁。蒸腾的黑色火焰,完全被隔绝在了诺亚冥舟之外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就是九鼎镇龙大阵形成的空间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挑了起来:“那么,该如何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滴溜溜地转了起来。有诺亚冥舟的保护,他现在就象是乘着小舟,在横渡幽冥。

    可是,放眼是一片虚芜,上方更是黑沉沉的,好象压着万钧巨岳,即使是诺亚冥舟,也无法浮突上去。

    往下却如同是无底的深渊,根本看不到下面有什么,只有那跳跃蒸腾的地阴绝冥幽火,如同鬼魅般跳跃起舞。情形实在是诡绝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张横根本不了解九鼎镇龙大阵,更无法在这个没有参照物,也没有任何坐标的空间里,确定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现在虽然摆脱了九鼎镇龙阵的焚炼,却被困在了这个诡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,望望四周,一时陷入了迷茫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,他的心神一阵颤动,神窍那团朦胧的神魂中,陡然似是感应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张横一怔,对于神魂的力量,以他现在的境界,还无法理解。所以,对自己神魂突然产生的这阵异动,让他很是惊疑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是时,眉心一点暗金光芒亮起,一个奇异的巫字符号,慢慢地映在了额头。

    只是,与当日在莲花圣母神殿不同的是,这次的暗金巫字中,竟然有一朵朦胧的莲花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眉心巫字符号现形的时候,他突然感应到了一种强烈的共鸣,仿佛在某个黑暗处,有与自己同一气息的神魂,双方产生了共振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这世上怎么会有气息类似的两个神魂?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。续尔,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古怪:“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醒悟了过来。也许这世上确实是不可能存在两个相同的神魂。但是,自己当日与莲花圣母颜彦,在子母神镜中,意外地神魂交溶。

    虽然,最后因为神秘的天巫图腾兽,让自己神魂重筑。但是,自己神魂中却吸收了颜彦的部分神魂力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现在自己的神魂中,其实蕴含着部分颜彦的神魂。要是这世上真有与自己神魂有类似气息的人,那么,除了莲花圣母颜彦之外,绝不会再有第二个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心头大震,猛地意识到,此刻自己神魂所感应到的,应该就是颜彦。

    “那么,哥们岂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吗?”

    一个大胆的想法猛然在张横的心里形成:“颜彦,她不就是一盏指路的明灯吗?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心神完全沉入神窍,果然,那丝感应变得更加的强烈,就象是黑暗中遥远处的灯塔,虽然朦胧,却无比的真实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一个意念就传递给了脚下的诺亚冥舟。顿时,小舟一阵光芒闪烁,缓缓地向着张横所指引的方向行驶起来。

    空间仍是一片黑暗,四周根本没有方向的感觉,仿佛这里就是一片混沌的世界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九鼎镇龙大阵,已是自行形成了一个空间,在这片空间里,根本是没有时间和方向的概念。被困入其中,就算不被地阴绝冥幽火所焚化,也只会在这里无止无休地绕圈子,绝不可能找到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却是凭着与颜彦神魂的那种奇异联系,让他确定了一个行进的方向,就如同是黑夜里的指路明灯。

    时间在缓缓的流逝,四周的黑暗依旧,完全没有变化的迹象。但是,张横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欣然的笑意。因为,他清晰地感应到了,自己在离那盏指路的明灯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距离,并不是实际的距离,但神魂的感应,却是变得更加的清晰。这只能说明,自己并不是在这片混沌的空间里绕圈子,而是在接近目标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惊喜莫名?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,远处的黑暗里,闪起了一点点的亮光,仿佛是黑暗的天穹,露出了无数的星点。这让张横心神一震,还以为是寻找到了出口。

    不过,当诺亚冥舟迅速向那点点星光的所在靠近,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凝:“不对,这不是什么星光,是某种结晶!”

    随着距离的接近,张横看清了那些点点星光的物质。

    那是一粒粒不规则的晶体,就如同是满天繁星一样,散落在空间的各处,悬浮其中,数量不下上千枚,看起来炫丽之极。

    “地阴灵精,竟然是地阴灵精!”

    诺亚冥舟驶过一枚晶体的时候,张横伸手握住了悬浮在空中的那枚晶体,细细地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立刻,他就认出了这些晶体是什么,正是极其难得的天材地宝地阴灵精。

    地阴灵精在百品灵媒中,位列第六,比地脉精晶还要更胜一畴。它是由地脉地气极度浓缩而凝结所至。想来,此处的九鼎镇龙大阵,汇集了整座玉皇山的地脉地气,这些年来,汇集的地脉灵气已足够浓郁,这才凝结了这么多的地阴灵精。

    “这下,小爷可是捡到宝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大喜。地阴灵精,这是比地脉精晶更珍贵的稀罕之物,以此地的数量,估计绝对是一笔恐怖的天文数字的财富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这本是冯家多年的积累,现在,却是白白便宜了自己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驾御着诺亚冥舟,迅速地收集起了悬浮在四周的这些地阴灵精,一时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湖泊边,冯慧敏陡然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之极,他突然感应到了九鼎镇龙大阵,似乎出现了异常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