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5章 败家子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姓张的怎么可能还活着?”

    冯慧敏象是屁股着了火一样,猛地跳了起来,神情更见狰狞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身后的冯福等冯家五名家将,也是一个个脸色骤变,目光死死地瞪住了湖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溶洞中的湖泊,确实是发生了一些变化。只见,原本沸腾的湖水,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急剧下降。

    一尺,二尺,三尺!

    湖岸边的岩石,在冯慧敏他们的注视下,水面快速下降,裸露出了原先沉在湖下的石块,湿漉漉的苔藓以及水生的贝壳和螺丝等物,在此刻是如此的扎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这怎么可能,九鼎镇龙大阵之内,绝对没有人可以存活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几乎要发疯了,跳着脚在湖泊边打起圈来。

    这个地下湖称为镇龙湖,当年冯家老祖在此布置九鼎镇龙大阵,汇集整座玉皇山脉的地脉地气。因此,镇龙湖中的湖水,蕴含了极其浓厚的地脉灵气。

    现在,湖泊中的水,正在莫名其妙地下降,这只有一个解释,那就是蕴含在此的地脉灵气,因为某种原因,正在急剧地被抽离。

    这是自九鼎镇龙大阵建成以来,从所未曾发生过的事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冯慧敏震惊之极?

    他立刻想到了被困入阵里的张横。

    九鼎镇龙大阵,这次启动,只把张横吸入了其中。如果阵势出了什么问题,那肯定就是被困入其中的张横在搞鬼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冯慧敏心里清楚的很,九鼎镇龙大阵的防护是地阴绝冥幽火,那是可以让四品的强者,都焚炼得魂消魄散的恐怖之火,是这世上的十大异火之一。

    以张横一个还没有突破四品的人,他如何能在地阴绝冥幽火中生存?更何况,困在那里的张横,似乎还在下面搞破坏。

    心中惊骇莫名,但冯慧敏却只有在湖边跳脚的份。

    九鼎镇龙大阵,虽然他可以操纵。但是,他却无法进入阵势中枢。毕竟,这阵并不是他所布置,以他现在的力量,还根本无法完全掌控九鼎镇龙大阵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爷这回是真的发达了。”

    幽暗的虚芜空间里,张横脚踏诺亚冥舟,一路收取着悬浮在空中的地阴灵精,心中畅快之极。

    就这会儿功夫,他已把这里的大半地阴灵精收为己有,这可是在挖冯家的墙脚,掠夺他们这么多年来积累的财富和资源。

    想到冯慧敏如果感应到了,这家伙必然会气得吐血,这更是让张横心情大爽。

    他那里会客气,那是决意不会留下一枚地阴灵精,这回就是要放冯家的血,割冯家的肉,也算是拿回这家伙暗算自己的一点利息。

    一边快速地收取,一边把收来的地阴灵精全部丢入了江山社稷图中。好半天,四周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,所有的地阴灵精,已成了张横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“嗯,任务完成!”

    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,心念再次沉入了神窍,细细感应起了神魂中的指引:“好象不远了,那妞儿应该就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再次驾御着诺亚冥舟,向着感应中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不过,刚行出不久,张横的神情陡然一滞,脸色也猛地变得古怪起来:“呃,这两个家伙,它们竟然在服食地阴灵精!”

    原本张横想趁着行路的间隙,好好清点一下,自己这次的收获。那知,他的意识探入江山社稷图里,却被看到的情形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只见,在江山社稷图里的阿大阿二,此刻正抓起满地的地阴灵精,拼命地往嘴里塞。一阵嘎崩崩的脆响传来,被它们抛入嘴里的地阴灵精,就被它们象嚼豆子一样,就这么吞入了肚里。

    张横一时傻眼了。地阴灵精是什么?那是每一枚都价值上千万的天材地宝,这两个家伙,却如同嚼豆子一样,在当零食吃。

    这也太败家了吧?

    张横脸皮都抽了一下。就这会儿功夫,阿大阿二已是把数十枚地阴灵精给消灭了。整整数亿的财富,就即将化为它们的排泄物。

    不过,细细观望阿大和阿二,张横抽搐的脸这才好看了些。

    食用了地阴灵精的两头海狒王,身上原本的伤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先前身上因疯狂撞击掉落的无数金鳞,现在也已开始在缓缓地长出来。

    再看它们的神情,欢愉之极,精神也不象最初受伤时那样萎糜,身上的气势,正缓缓地在高涨。

    显然,地阴灵精对它们来说,是大补之物。

    “嗯,怪不得它们会成为东岳大帝的守护灵兽,原来它们所吸取的也是属于纯阴性质的能量。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恍然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从海底把阿大阿二带回来后,张横也一直为它们的食物头痛。

    平时在白马山村的时候,这两个家伙吃的都是普通的食物。但食量实在是太恐怖。

    每天都要吃四五十斤的新鲜海鲜,正餐是一头生猪。至于早晚的点心,更是要吃一只鸡一只鸭和一只鹅。

    在村里,人们都被它们的食量给惊呆了,都叫这两个家伙大胃王。每次它们进食,总能引来许多人的围观,成为白马山村的一道风景线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知道,这些普通食品,对它们其实并没多大效果,根本就是只能填饱肚子,无法对它们的力量有所增益。

    只是,对于海狒王的伺养,张横也不知道该给它们吃什么,可以帮助它们实力提高,所以也就只能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看到阿大阿二疯狂地吞嚼地阴灵精,更是看到吞食地阴灵精后对它们的好处。张横的心中恍然了,终于明白了什么东西才是它们最有利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便宜你们这两个大家伙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也不阻止阿大阿二,反尔已是有了决定,把这次收取的地阴灵精,全部给它们当今后的食物。

    反正是慷他人之慨,张横可一点也不肉痛。只不过,这两个家伙是真的太败家,要是以后吃完了这么多枚地阴灵精,要再想为它们找到这种天材地宝,却是有难度了。

    收回了意识,集中精神,张横继续驾着诺亚冥舟,向着感应中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里似乎失去了意义,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成不变的黑暗和虚芜中,陡地出现了一阵涟漪,诺亚冥舟也是轰然一震,停止了向前。

    “到边缘了,终于到边缘了!”

    张横精神大振,眼眸中也暴起了炽烈的光芒。

    虽然在这片诡异的空间里,根本看不到边际,仿佛这里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世界。

    但是,诺亚冥舟传来的感应,却显然前面有一层无形的屏障,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终于来到了这片空间的边缘。

    心念细细一察,果然神窍中那如同指路明灯的感应,此刻已是近在咫尺。想来,自己已是靠近到了莲花圣母颜彦最近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这次是多亏那妖女的指引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因为诺亚冥舟的苏醒,摆脱了九鼎镇龙大阵内地阴绝冥幽火的焚炼之灾。

    但是,纵然是有诺亚冥舟护身,如果没有与莲花圣母颜彦有那种奇异的感应,只怕也是永远出不了这个诡异的空间。

    因为,没有了方向,诺亚冥舟也只能带着自己在这里打转,甚至根本到不了边缘地带,更不要说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陡然一声厉喝,头顶镇海印赫然现形,就朝着面前轰隆隆地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既然已找到了出路,张横那会客气,准备强行破开面前的屏障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金光大耀,空间振荡,眼前层层涟漪轰然荡起,迅速向四面八方漫延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眼前方圆百多米的地方,都出现了层叠起伏的涟漪,就象是在湖面上砸下了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“呃,这怎么可能?怎么一点没裂痕?”

    然而,当层层涟漪渐渐平息,张横却是傻了眼。因为,眼前的这道无形屏障,在镇海印的轰击下,根本没有任何变化。别说是破洞,甚至连点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不信这个邪,陡然真元鼓荡,再一次祭起了镇海印,朝着面前的空间,疯狂地砸了起来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震响连天,镇海印连续飞出,如同是一个惊天巨锤,没命地砸个不休。

    可是,让张横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。无论他使出了吃奶的劲,甚至动用了王一鸣老祖的力量,也休想把这道无形的屏障砸破。

    眼前的空间,仍是丝毫无痕,仿佛所有的攻击,全部如同泥牛入海,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呃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横额头上的汗下来了,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境界,对于空间的理解,那完全就是门外汉,别说是一知半解,甚至是连门都没摸到。

    要知道,空间的力量,是属于四品后期到五品初期才能掌握的终极力量,张横离那个境界,还非常的遥远。

    因此,对于眼前空间无形的屏障,他根本毫无办法,只有硬来的份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硬来已失效,那么,张横还有什么手段可以破开此处的屏障,离开这里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