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6章 失魂落魄
    空间屏障无法打破,张横一时震惊当场,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脚下的诺亚冥舟一阵微微的震颤,整条小舟陡地闪起了黝黝的光芒,舟身上的无数符篆,也猛然奇异地曲扭摆舞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?诺亚冥舟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顿时被惊醒了过来,目光一凝,死死地瞪住了脚下的诺亚冥舟。他的心中有一种预感,似乎诺亚冥舟又有了什么异动。

    果然,光芒越炽,空间微漾,诺亚冥舟陡然剧震,整条小舟竟然缓缓地向前行进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面前的无形屏障,刹那荡起了层层的涟漪,而一幕让张横目瞪口呆的情形,却是紧接着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诺亚冥舟毫无阻碍地穿入了那道无形的空间屏障中,缓缓地,缓缓地,就向前穿行而去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舟头已穿入其中,一小半的舟身也没入了虚芜里。

    此刻,眼前的情形实在是有些诡异,只剩下了半只的诺亚冥舟,逐渐向前移动,而穿入无形屏障的另一半,张横却根本看不到。这就好象诺亚冥舟突然被一张无形的大嘴,咬掉了一半,看起来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“呃,诺亚冥舟竟然可以无视空间屏障,可以穿越它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嘴顿时成了蛤蟆,眼珠子差点就掉出眼眶。眼前发生的情形,实在是让他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连镇海印都难以破开的空间屏障,诺亚冥舟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穿了过去,这也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,心中狂喜不以:“果然是上古神器,哈哈哈,小爷这回算是见识了诺亚冥舟的厉害!”

    说实话,因为修为的缘故,张横虽然让诺亚冥舟认主,但根本无法使用它。甚至连它的功能和作用也是西里糊涂。在张横的心中,诺亚冥舟就是一团谜。

    此刻,见识了诺亚冥舟穿越空间的本领,心中确实是惊喜若狂。有了这条冥舟,自己可是又多了一张底牌,是自己的一份保命符。

    现在,他也总算明白了一点,怪不得传说中诺亚冥舟可以来往阴阳两界,可以直通幽冥,原来这艘冥舟,竟然可以穿越空间,这确实是够变态地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眼前的景物瞬息变得模糊起来。诺亚冥舟整个船体,带着张横,已完全没入了那道无形的屏障中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前一黑,仿佛是陷入了一片浑沌,视野里的所有一切,都陷入了无边的漆黑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张横以前也经历过,前段时间被莲花圣母的子母神镜,硬生生拉入那奇异的空间,就是类似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心中不惊反喜,知道自己终于要脱险了。

    果然,过了瞬息,张横的身形一震,眼前也陡地透出了一缕亮光,耳际也传来了哗啦啦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在水底?难道还是在山腹的那个湖泊中?妖女并没有离开那儿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惊,猛然意识到了什么。他还以为,诺亚冥舟破开空间出来的地方,仍是在九鼎镇龙大阵的那个地下湖泊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心头一紧,立刻天巫之眼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此刻,诺亚冥舟已有一半从空间中穿越了出来,张横也可以看到四周的景色。眼前果然是一潭湖水,自己和诺亚冥舟就是在水底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举目四望,张横的神情顿时变得无比的怪异:“这里不是那个山腹的湖泊,好象是玉皇龙溪的那个潭底?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敏锐地觉察到四周环境的异样,因为这水底只有百多平米的方圆,根本不是那片巨大湖泊。而且,水也并不深,向上望去,大概只有十几米,这完全不能与山腹中的那个湖泊相比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里的水让张横有熟悉的感觉,当时他从皇家玉液酒坊入山洞,曾泅渡玉皇龙溪的水,所以记忆比较深刻。

    “那妖女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明白了自己出来的所在,又一团疑云浮上心头,张横那敢大意,顿时全神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诺亚冥舟总算全部穿越了空间,整艘舟体,进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不过,刚穿过空间,脚下一阵剧震,诺亚冥舟光芒闪烁,渐渐变得黯淡起来。与此同时,它原本已化为丈许的舟体,也急剧地缩小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下一刻,诺亚冥舟陡地化为了一道黑光,消失不见。而在张横的掌心处,又出现了那个月牙形的胎记。

    “呃,它竟然又变成了胎记!”

    张横一阵愕然,脸上却是露出了无奈的表情。他已然明白了诺亚冥舟变回胎记的原因。

    想来,这次诺亚冥舟的苏醒,虽然是受到了地阴绝冥幽火的触动。但是,它本身积蓄的能量,却不足以让它维持多久时间,甚至只能穿越一次空间。

    现在,它总算完成了使命,却也消耗尽了所有的能量,这才又蜇伏到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唉,看来要真正驱动诺亚冥舟,还是要自己修为突破到四品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暗暗叹了口气,也不再纠结,身形一闪,向着湖面缓缓潜去。

    十米,五米,三米!

    张横的身形渐渐地浮向水面,目光却是不断地洞察着上面的情形。他可没忘了,按自己的感应,莲花圣母这个妖女,极有可能就在上面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她身边不但有五位莲花会的长老,极有可能还会有冯慧敏。张横可不想再被他们包了夹心饼干。

    终于,浮到水面下一米,张横已隐约地可以透过水面,看到上面的情形。一个朦胧的身影,就坐在玉屏镇白蛇风水局的那片山崖上,倒影遇入湖中,显得有些飘缈。

    “只有妖女一人?”

    张横一阵诧异:“她这么晚了,一个人留在此处干什么?”

    透过水面,张横可以看到,天际的一轮月亮映入水中,显然,此刻应该还是夜晚。

    只是,莲花圣母竟然会一个人出现在玉皇龙溪的潭水边,这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上面的潭水边,确实就只有颜彦一人,正呆呆地坐在那片山崖的顶上,如同是一座石雕一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清冷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,把她的身影拉得长长的,勾勒出了一幅绝美的少女沉思图,却显得如此的孤独寂寞。

    与冯慧敏联手,把张横困入了九鼎镇龙大阵,颜彦当即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离开了那片湖泊,颜彦的心情却是显得从所未有的烦燥,好象自己失落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心头一直堵堵的。这让她很是迷惑,更是无比的惊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在莲花圣母的那个族群中,从小就被选为了圣母的下一任传承者。所以,自她五岁时,就接受了上一代莲花圣母特殊的训练。

    后来接受了圣母传承,修为大成,她也早就养成了一种清心寡欲,清淡冷漠的性情。并把一生的理想和追求,全部放在了重建莲花古国这件伟大的事业上,心无旁怠。

    这些年,闯荡江湖,虽然因为为了莲花会的发展,也接触了无数形形色色之人,遇到过不少的年青俊彦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那颗芳心,却如古井之水,无波无澜,从来不为任何人所动,即使是象冯慧敏那样,堪称如今玄学界难得一见的天材,她也根本不入眼里,丝毫没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然而,自那次在莲花圣母神殿,与张横意外地神魂交溶,她那平静的心湖却完全被打破了。她的心中,充满了对张横的仇恨,时刻想着要报复那个卑鄙无耻之徒。

    这就是这次接到冯慧敏的消息,立刻率五位长老赶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本以为报复了张横,自己心中的仇恨之火会熄灭,繁乱的心绪也将再次恢复先前的平静。

    可是,她怎么也没想到,当亲眼看到张横困入九鼎镇龙大阵,望着他在自己眼前消失。她心中不仅没有那种复仇的快感,反尔心情变得难以喻意的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神窍中的神魂,更是传来一阵阵的燥动,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悲哀在丝丝地漫延,以至于她的心情也突然变得无比的忧伤。

    颜彦一时却是惊呆了,这样的情况,是她这二十多年来,从所未曾遇到的,她顿时有种心乱如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于是,离开了山腹后,颜彦并不急着离开玉皇山,而是带着五老,在山顶上漫无目标地行进。这让五位长老又惊又疑,他们也感觉到了莲花圣母今天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当觉察到自己的异样,颜彦终于做出了决定,那就是让五老先行回去,她一个人要静一静。

    于是,她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留在了玉皇山附近,仍是无所是事地在山间漫游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也不知道,她要做什么,去哪里。

    事实上,颜彦的情绪,当时已受到了神魂的影响。因为,在那一刻,张横的神魂,与她产生了某种奇异的感应,只是她心乱如麻,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就这样,颜彦在玉皇山上漫无目的地呆了一整天。甚至她连时间的概念,都几乎没有了,如同是失魂落魄的游魂一样,就这么在山中闲逛。

    当天色再次渐渐暗下来的时候,她更是做出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