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7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
    颜彦因为神魂受张横影响,变得失魂落魄,鬼使神差地,就在天色再次暗下来的时候,她就来到了玉皇龙溪上面的那块山崖上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,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,似乎心底有一种强烈的期待,好象在此等待什么人的出现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如同雕像般,一动不动地坐在上面,脑海里也是一片空白,根本忘了自己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下面的水潭中陡地响起了一片水声,一条人影如同鬼魅般,从水底猛地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颜彦猛地惊醒,下意识地就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然而,当她定睛一看,整个人却是轰然剧震,俏脸也刹那变色:“啊,是你,你竟然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不错,从水底窜出来的正是张横,他觉察到上面只有颜彦一人,自然也就没什么顾忌,就直接现身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爷的命够大,你们想要小爷的命,还没那个本领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笑,他可对颜彦没什么好感。虽然这次确实是靠了与她神魂的那种奇异感应,得到指引这才能脱困。但说到底,自己被困九鼎镇龙大阵,也是这妖女在旁协助。

    否则,光凭冯慧敏的力量,还不能把自己逼入湖中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颜彦俏脸上的神色急剧地变化起来。再次看到张横,知道他竟然脱困而出。原本以为自己会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的心情却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怒气,反尔有一种似是松了口气的感觉。这让她顿时惊惑不以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,怎么面对这个羞辱了自己,破坏了莲花会多年根基的仇人,竟然生不出恨意。

    可是,心中的那种感觉,却让她很是惊慌。所以,她一时间已不知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“哼!算你命大,下次再遇,就绝不会有这样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幸好,颜彦还没忘了自己的身份,陡地回过了神,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也是有自知之明,当时联手冯慧敏和十大高手,都无法奈何张横。现在自己一人面对他,颜彦可没有把握与张横一战。

    所以,她明智地选择了离开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爷随时奉陪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阻拦,他也没有把握能把颜彦留下。更何况现在情况不明,张横可也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不过,望着颜彦离去的身影,张横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收敛,心头突然有了一种难以喻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对于颜彦这个女子,张横其实真说不清自己是对她是恨还是厌恶。尤其是获得了她的全部记忆,知道了她曾经的经历,心中甚至还有一种婉惜。

    颜彦表面上看似风风光光,从小被选为莲花圣母的传承者,可以说是族中最受人尊敬之人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生活其实过得很枯燥,从她懂事起,除了训练还是训练,她背负了重建莲花古国这样巨大的责任,在她的生活和生命里,其实并没有她自己的自由空间,她活着,就是为了莲花圣母古国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来说,她其实是个可怜的女子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不禁微微的叹息。也许,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轨迹,也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。颜彦既然成了莲花圣母,她的人生就是她要走的路。

    稍一沉吟,心中默默地计算了一下,张横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。直到离开了那片诡异的空间,张横这时才意识到,现在时间已是过了一天,如今已是第二天的晚上了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竟然困在九鼎镇龙大阵中一日一夜。”

    张横摇了摇头,满脸的苦笑:“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失联,何大牛和华老他们,不知该急成什么模样了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正想离开,但是,身形刚动,张横的脚步却是陡地僵在了当场:“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玉皇龙溪的潭水,竟然发生了变化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死死地瞪在了面前的潭水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一潭溪水,确实是出现了异常。只见,潭水中突突突地冒起了无数的汽泡,仿佛是亿万粒细小的珍珠,正在水中翻腾,在月光的折射下,确实是炫丽之极,美伦美焕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先前根本没出现过,貌似张横刚就是从潭底窜上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,怎么放个屁的功夫,这潭水就出现了这样怪异的现象?张横的心确实是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这潭水竟然有地脉灵气在冒泡!”

    心中惊疑不定,张横的天巫之眼已然细细地洞察起了潭水。而一察之下,他的神情中刹那现出了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玉皇龙溪,早就因为玉皇山脉的风水大改造,成为了枯灵绝地。怎么现在却有地脉灵气从水底冒出来,这完全违背了常识。

    那么,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怎么一下子就改变了此处的风水格局?

    张横心中迷惑不解,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思感就延伸了开去,在潭底细细地探察起来。

    好半天,张横的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:“原来是这样,哈哈,天意,真是天意啊!”

    “啊,姓张的,你这畜生,你竟然敢破坏九鼎镇龙大阵,竟然窃取阵中的地脉灵气。”

    山腹那片湖泊边,冯慧敏气急败坏,象是一个骂街的泼妇,跳着脚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此刻,他已感应到了,九鼎镇龙大阵中,已没有了张横的身形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姓张的小子,竟然逃脱了九鼎镇龙大阵的囚禁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惊怒交加?

    然而,让冯慧敏更加惊骇的是:当他细细探察的时候,猛然发现,固若金汤的九鼎镇龙大阵,竟然出现了一丝破绽。不但原本多年积累而凝化的地阴灵精,全部消失了。而且,整个阵势,在某个点上,出现了裂痕,丝丝的地脉灵气,正在不断地往外倾泄。

    冯慧敏可以清晰地看到,原本满满的湖水,现在只剩下了大半,比先前足足下降了数米。这正是湖中积蓄的地脉灵气减少的原故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可以感应到,湖水中的地脉灵气,仍在往外泄漏。虽然九鼎镇龙大阵仍在运转,把玉皇山脉的地脉地气源源不绝地汇聚到此。但是,汇集而来的地脉地气,却有十分之一的灵气,从某个泄漏点倾泄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九鼎镇龙大阵,出现了裂隙,有百分之十的灵气,倾泄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自然应该是张横脱困时造成的破坏。

    这一惊非同小可,冯慧敏一口恶气憋住,猛地狂喷一口鲜血,身形也遥晃着,几欲摔倒。

    九鼎镇龙大阵,乃是当年他们这一系的冯家老祖,耗费一生的心血,这才布置成的守护大阵。是他们这一支脉在此立世的根本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竟然出现了裂隙,如果被家族的那些老家伙知道,岂不是要把自己捏成粉碎?

    “姓张的,我们冯家与你誓不两立,我冯慧敏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,方能消我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凄厉地叫喊起来,神情狰狞之极,也是怨毒之极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次设下了圈套,精心安排了陷井,甚至为了保险期间,还邀请莲花圣母参与了此事。

    在想象中,张横纵然是有三头六臂,这回也是插翅难飞,必然死于此处,自己也可除掉了这心头大患。

    那知,事情到了最后,不但张横顺利脱困,反尔冯家倚为倚仗的九鼎镇龙大阵,也遭到了损坏。更是让张横把多年积累的地阴灵精全部掠走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次对付张横的阴谋,完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陪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冯慧敏要发狂?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是这样,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,这回倒是省了小爷的心。”

    细细探察着玉皇龙溪的潭底,张横惊喜不以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在刚才诺亚冥舟从九鼎镇龙大阵穿越出来的地方,虽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,但那丝丝的地脉灵气,却就是从此处泄漏而出。

    张横细细一想,顿时明白了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诺亚冥舟穿破了空间,在九鼎镇龙大阵与龙溪潭水之间,形成了一条空间通道。

    这条空间通道,虽然肉眼无法觉察,但它却真实的存在。那丝丝的地脉灵气,就是九鼎镇龙大阵中泄漏过来地。

    这就是潭水为什么突然会蕴含地脉灵气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空间通道无比的奇异,根本无法用常规的方法堵塞,以张横的估计,就算冯家发现,也是无可奈何。毕竟,关于空间力量的理解,只有达到四品后期,乃至五品初期的超级强者,才可以掌控。

    以冯家的底蕴,有没有这样的超级强者存在,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因为自己无意中从潭底做为出口,却让这里的枯灵绝地,今后有源源不断的地脉灵气灌注而来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是说,自己是无心插柳柳成林,已化解了这里枯灵绝地的破败之局。有了这源源不断泄漏而来的地脉灵气,要再酿造出象以前皇家玉液宫庭酒一样的好酒,已绝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心情大悦,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在四周布置起阵势来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好不容易泄漏过来的地脉灵气,白白地散逸到空气里,这可是无耻的浪费。

    正忙得不亦乐乎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背后传来了一阵惊呼:“啊,你,你,你怎么在这里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