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8章 用生命维护
    “啊,张先生,你怎么在这里,我们找得你好苦啊!”

    背后传来一阵惊呼,正是周亮和张文龙两人:“张先生,你没事吧?怎么一天一夜都找不到你,何总和华老都要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张横在潭边,周亮和张文龙确实是很惊讶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从昨天晚上聚餐离开后,张横和何大牛以及华老,原本住在附近的宾馆。

    那知,何大牛心中有事,难以入眠,半夜三更就去敲张横的门,想与他说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房里那里有人,这下把何大牛吓了一跳,立刻叫醒了睡在旁边房间的张继,想问他知不知道张横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然而,张继也是摸不着头脑,根本不清楚张横的行踪。这下,两人都有些着急了,连忙打张横电话。

    只可惜,张横的电话关机,之后更是直接就不在服务区了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知道张横的本事,但他突然夜晚失踪,还是让他们很是不安。尤其是想到张横白天在皇家玉液的表现,似乎是欲言又止,好象有什么隐瞒着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心头一震,立刻意识到,白天张横可能在皇家玉液酒坊发现了什么,只是不愿告诉众人。现在突然失踪,极有可能是一个人回皇家玉液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那里还会迟疑,立刻驾车去了皇家玉液。果然,他们在离酒坊不远的偏僻之处,找到了张横留在那里的车子。这下更是断定了他们的猜测。

    本以为张横私下行动,第二天应该会出现。但是,当他们在酒坊里等了整整一夜,第二天天光大亮,却仍是没有张横的丝毫消息。甚至到了中午,也不见张横有任何的回音。

    一时间,何大牛和张继是真的急了,连忙招集人手,在四周寻找起了张横。

    张文龙和周亮就是寻找张横的一个小队,两人从中午到现在,一直在酒坊四周寻觅,玉皇龙溪所在的山崖,也是来过好几趟,却根本没发现张横的行踪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凌晨四点多钟,两人又累又饿,这才准备回去。那料,在经过这边的时候,竟然见到了张横。这如何不让他们惊喜若狂?

    “周厂,张师父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望望周亮和张文龙一脸疲惫,全身被夜露打得湿漉漉的狼狈模样,张横心中一阵感动:“不好意思,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出来办事,让你们为我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当然知道,自己失联一天一夜,何大牛他们肯定会发动人员找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,自己当时困在九鼎镇龙大阵中,完全隔绝了与外界的消息。出来后,身上的手机也早在大阵中被毁,无法及时与何大牛他们联系。

    后来,更是因为发现了玉皇龙溪的潭水,有地脉灵气泄露过来,也就忘了要回去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没事就好,何总和华老他们都要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周亮连忙拿出了手机,向何大牛汇报,告诉他在玉皇龙溪的潭水边,找到了张横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周亮把电话递给了张横,说是何大牛要听听张横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呀呀,我说哥们,你这是想急死我啊!”

    刚接过电话,话筒里便传来了何大牛的大嗓门,一通连珠炮的轰炸就轰了过来:“我的妈呀,要是你真的出了事,我何大牛只有跳崖了,我说兄弟啊,你以后可不能这样玩失踪!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哭笑不得,不过心中明白,这是何大牛真的急了。所以,他也不反驳什么,笑着满口答应,以后绝不会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您刚才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文龙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张横的脸上,满脸的惊异:“这玉皇龙溪的潭水,好象,好象有了什么变化,我嗅到了一股特别的气息。你是不是在这里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先前周亮和张文龙过来的时候,张横正在这里布置风水阵势,因此行为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此刻,张文龙的通灵嗅体,敏锐地觉察到了蒸腾在潭水上方的雾气里,似乎多了一股奇异的气息,他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张师父,这次幸不辱命,皇家玉液的问题,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他也不隐瞒:“今后用这里的水酿酒,我想应该可以酿造出与四十年前品质相同的酒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?”

    周亮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震憾莫名。

    四十多年来都无法解决的难题,眼前的年青人,竟然一夜之间就解决了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惊喜交加?

    “是的,我想应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坚定地点点头,满脸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是真的!玉皇龙溪的水,果然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在听了张横的话后,立刻趴到了潭水边,双手捧起了水,细细地品尝起来。

    一尝之下,张文龙神情剧变,脸上露出了惊喜若狂的神色:“这水里多了一种灵动的气息,那是四十年前的酒,特有的气息。周厂,张先生说的没错,如果用这里的水酿酒,绝对能酿造出与以前皇家宫庭玉液相同品质的酒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周亮却是喃喃地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惊喜来得太快,他还完全没有做好接受这种转变的准备,一时间竟然感觉象是在做梦,有种不真实的错觉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周亮猛地醒悟了过来,全身颤抖着,陡地一把握住了张横的手,激动之极:“张先生,谢谢你,谢谢你,你解决了我们皇家玉液的问题,这回我周亮就算是死了,也有脸下去见我们周家的列祖列宗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要向张横下跪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的皇家玉液已不是周家的产业,但他手中毕竟还握着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也算是个大股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周家自四十年前再也酿不出以前的好酒,这是他爷爷和父亲一生的痛。他爷爷临死前,仍是念念不忘此事,带着无限的愧疚和遗憾离世。

    他父亲这些年更是不顾年老,一个人遍访大山名川,寻访各地的高人异士。立下誓言:如不能找到周家酒品的问题,他就永不回来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父亲仍是毫无消息,也已有二十多年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如今,张横解决了问题,这相当于是说,弥补了爷爷的遗憾,也可以让父亲重新回来团聚。更重要的是:这也是保留了周家百多年的传承,保住了周家先人留下的这块牌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把皇家玉液酒坊盘给何大牛时,周亮特意在合同中注明了一条,那就是新酒厂不能改酒坊的名字,也一定要保留周家皇家玉液的标志和品牌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为保留周家先人最后一点传承,所作的最大努力。

    当时,何大牛满口答应。毕竟,皇家玉液以及皇家宫庭玉液酒,虽然如今大不如前,但也算是百年老字号。何大牛之所以要收购这个酒坊,就是看中了这块百年老字号的金字招牌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新酒厂成立后,名称以及品牌等仍是沿用先前,并没有改变的原因。何大牛只不过是要在皇家玉液酒的品牌之外,另外打造华老提供的老君醉,算是给酒厂注入新鲜血液。

    “周厂,不要这样,我这次过来,本来就是来解决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一把拉住了周亮,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而且,我虽然解决了问题,但也带来了不少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与冯家的大少冯慧敏发生了冲突,因此,接下来冯家不会就这么让皇家玉液好过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所以,今后还要请周厂全力配合,同心齐力,渡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“阿,冯家?”

    周亮浑身一震,神情顿时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风水世家冯家在苏省的势力,更明白冯家的可怕。只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张横竟然会与冯家产生冲突。这让他立刻意识到,这回麻烦确实是大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望望张横,感受到他坚定的目光,周亮的心神一震,在张横的目光里,他感受到了一种力量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放心,只要我周亮在这里一天,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我们皇家玉液搞破坏。”

    周亮的神情变得炽烈起来,眼眸中也闪烁起了异样的光彩:“我会用我的生命来维护皇家玉液。”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周亮的话声刚落,还没等张横回答,一阵掌声从背后响起。紧接着,便传来了何大牛的大嗓门:“好,周厂,有你这句话,以后皇家玉液就永远有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此刻,在张横和周亮他们身后,赶来了一大伙人,领头的正是何大牛和华老以及张继等人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夜也根本没睡,何大牛接到周亮的电话后,立刻就朝这边赶了过来,正好听到了张横和周亮的对话。所以,他立刻表了态。

    “何总!”

    周亮身形又是一震,脸上刹那露出了激动之色,一时却不知该如何说才好。

    “周厂,以后你就是我何大牛最铁的合作伙伴,相信我们一定能再创奇迹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上前,用力地拍拍周亮的肩,目光一片炽烈。

    说着,他转向了张横,脸色却变得凝重无比:“阿横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怎么与冯家发生冲突了?”

    虽然,何大牛与张横是铁哥们,但张横有许多事情,却并没有向何大牛说过。毕竟,何大牛是世俗中人,张横可不想把玄学界的纠纷让他知道。因此,张横与冯慧敏之间的恩怨,何大牛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他敢投入巨资,在苏省宿迁这边,收购皇家玉液的原因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张横与苏省这边的风水世家冯家起了冲突,他的心中确实是很震惊。

    然而,让何大牛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