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9章 金陵十八娇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张横自然不会再隐瞒何大牛。当下,他把自己原本就与冯家大少冯慧敏有怨隙,这次更是为此处风水的问题,直接发生了正面冲突的事,简略地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大牛,冯家是玄学界之人但在俗世却也有着深厚的根底。这次他们失利,虽然他们不会随便对你们世俗中人动手。但是,以冯家在此的势力,尤其是他们与隆家的关系。想来他必然会用世俗的力量来对付我们。他绝不会让我们玉皇酒业好过。”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不怕冯慧敏会带着一众玄门之人来对付皇家玉液。毕竟生活在世俗,就得遵守世俗的规则。要是冯慧敏敢这样做,不仅会引起整个玄学界的震动,更是会让神龙组直接找上门来,冯家今后也休想在此立足,结局估计与莲花会一样,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不过,冯慧敏就算不敢公然出手,但他在暗地里搞些小动作,利用世俗的力量,来对付皇家玉液,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事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必须让何大牛以及周亮他们,在这段时间提高警惕。当然,张横可也没闲着,他也会在此驻扎一段时间,把这一危机化解。

    为此,张横暗暗地把阿大和阿二留在了玉皇龙溪的那潭池水中,暂时让两头海狒王守护。

    加上他先前在潭边布置的锁灵阵和迷障雾气阵,龙溪潭水应该不会遭到冯家的破坏。

    明白了问题的严峻,何大牛以及周亮他们也紧张了起来,自然不敢稍有怠慢。

    周亮在这边经营多年,人脉也是非常不错,立刻重金聘请了一些退伍军人当保安,加强了皇家玉液的保安工作。

    张横也让张继从白马山村调来了一小队的保安人员,帮助这里培养自己的保安力量,以尽快建立起一支可以守护此处安全的队伍。

    当然,酒坊的重新装修,以及用蕴含了地脉灵气的泉水,酿造新酒的工作,也在同时展开。华老以及张文龙更是不惜辛劳,加班加点,带着酒坊的一伙老工人,连轴不停地酿造新酒,以便证实龙溪泉水的效果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。整个皇家玉液酒坊,外松内紧,所有的人如同是开足了马力的一台机器,个个干劲十足。

    终于,十天之后,第一批皇家玉液酒和老君醉酿造出来,而酒的品质是出乎意料的好。经张文龙的品鉴,堪比当年老酒坊在四十年前酿造的皇家玉液酒。

    老君醉也是如此,有地脉灵气的滋养,比华老先前自酿的酒品质还高。

    这让何大牛和周亮以及华老等人惊喜若狂。有了与先前一样品质的好酒,皇家玉液的金字招牌即将再次大放光芒,老君醉这种从未在市场上出现的酒,也将会成为一枚重磅炸弹,震动整个药酒行业。

    俗话说,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苏洲园林,在华夏建筑史上,堪称一绝。苏洲园林的亭台楼阁,精致细腻,就如同是江南的美女,无一不显示着一种清灵绢秀的韵味,让无数游人流连忘返,更是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苏洲虎丘附近,有一座隆达庄园,占地有数十亩,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段,占有如此广阔之地,足见此地主人的背景。

    隆达庄园完全是按苏洲园林的风格建造,整座庄园小桥流水,假山奇石,环境清静优雅,进入其中,曲径幽深,恍然仙境。

    隆达庄园是一处私人会所,也是苏省最高端的私人聚会之地。能来此的客人,非富即贵,是属于苏省这一带最顶级的圈子。

    这里的主人,正是隆家如今第三代中的大少隆奎。

    隆达庄园的最后一进,那里有一座三层楼的仿古楼阁。整座楼阁飞檐雕花,古色古香,在这里的服务人员,全部是清一色的古装,而且,全是年纪在二十岁上下的绝色美女,个个姿态雍荣,气质不凡。

    处身其中,就如同是进入了大观园,一片莺莺燕燕,是隆达园林真正的消魂窟,温柔乡。

    当然,这座楼阁名字就叫小观园,它也是隆奎在苏省的老窝,平时隆大少就喜欢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在苏省的顶级圈子里,谁都知道,隆大少有一个爱好,那就是金屋藏娇。而且,他可不是只藏一娇二娇的,而是喜欢把千娇百媚聚集在一起,美其名曰:百花丛中居,神仙也羡慕。

    据说,如今小观园里,已聚集了十八位绝色女子,被一众顶级大少称为金陵十八娇。

    此刻,小观园的三楼上,一片热闹,十八名绝色美女,正陪伴着隆奎在娱乐。

    十八个女子人人身穿古装,但却又各有特色,或一副古时皇妃的模样,或大家闺秀的打扮,也有小家碧玉的装束,一时屋里如同是梅兰竹菊,让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隆奎就斜倚在一张宽大的软榻上,身边莺莺燕燕围绕着一众绝色少女,好不逍遥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隆奎却也无心与这些女子调笑,他正目光灼灼地凝视着软榻上一张茶几,那里摆放着几个精至的酒瓶,其中的一个酒瓶已打开,空气中散逸着一股奇异的清香,让人闻之欲醉。

    “隆少,这就是按您提供的古方,最新酿造出来的瑶池仙。”

    软榻前,静静地站着一个中年人,正是玉皇酒业的老总张志伟。

    此时,张志伟神情无比的激动,正向隆奎介绍着茶几上的酒:“经过我们酒厂技术人员的不懈努力,终于把隆少您交给我们的古方配制成了药酒。而且,经过一些专家的品鉴,药酒的效果非常的不错,不仅具有壮阳滋阴的作用,而且还能养颜保健。从我们对市场的调查情况来看,瑶池仙可以比得上当年皇家玉液生产的宫庭御酒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现在皇家玉液已成为过去,今后将是我们的瑶池仙一枝独秀,扬名天下。”

    张志伟越说越兴奋,一张脸都泛起了异样的红光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这就好,也不惜本少费了不少的心血,弄来这瑶池仙的古方!”

    隆奎连叫了三声好,拿起了茶几上一只用玉盏盛着的酒液,仰脖一口喝干。

    只是,他并没有把酒咽下去,而是抿着嘴,细细体味其中的滋味。

    好半晌,他的喉咙底里里才发出咕咚的一声,把酒吞入了肚里。脸上露出了无比畅快的舒坦感:“好酒,确实是古方酿制的绝世佳品,甘甜爽口,唇齿留香,而且一入腹中,完全没有烈酒的灼烧感,反尔有一种温润的余韵,让人久久回味,真是好酒啊!”

    隆奎感叹起来,神情中也是现出了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纵意花丛,逍遥世间,隆奎平生最好是美女,但对于酒品,却也是个中好手。他今年三十岁,品过的酒无数,无论是洋酒还是国内的名酒,品的都是珍藏的极品。

    但是,与现在自己所品尝的酒相比,他仍是可以感受到这酒的与众不同,可以说是他这么多年来,品尝过最让他有感觉的好酒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瑶池仙一入腹中,他整个人顿时感觉一种暖洋洋的温润,仿佛全身的四肢百骸,都被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抚遍,说不出的舒服。甚至下面都猛然有了某种蠢蠢欲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眼前还有张志伟在,他一定会拥住身边的美女,在大白天来一遭翻云覆雨。

    “哈哈,志伟,这次你干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隆奎很兴奋,毫不吝啬对张志伟的夸奖。

    “隆少,这是我应该的,是隆少您器重我,才能让我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张志伟可不敢表功,仍保持着谦逊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可知道隆大少的脾气,只要顺了这位大少的心,什么事都好说。不然,那可就得小心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次能酿造出瑶池仙,酒厂的技术人员和管理层功不可没,你有空把名单提交上来,本少要好好奖赏。”

    隆奎心情大好,意气风发:“当然,你也着手准备一下,我们酒厂酿造出了如此的佳品,一定要大力宣传。现在时代不同了,酒好也怕巷子深,务必要一炮打响,占据药酒市场的最高端,让瑶池仙成为药酒业的一杆标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隆少,我明白,一定会马上着手宣传的事,到时会把有关策划先让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张志伟点头,心中也是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瑶池仙一旦打响名气,那么,玉皇酒业从此将名扬海内外,甚至会成为国内外药酒业的旗帜。到时,他这位老总,自然也是水涨船高,好处自然是大大地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得兴奋,这个时候,突然小观园三楼的门被人推开了,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隆少,恭喜你们玉皇酒业酿出了佳品。只不过,本少今天过来,可不是来为隆少你贺喜的,却是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然传来的声音,让屋里的所有人尽皆一惊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女子,更是有好几人发出了惊呼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小观园乃是隆达庄园的禁地,三楼之上更是禁地中的禁区,平时不经隆奎同意,是绝不会有人敢踏步此处。

    然而,门外之人,竟然没有得到隆奎同意,就顾自进来了,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那么。是什么人这么大胆,敢私闯小观园禁区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