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0章 隆少出手了
    “哈哈,冯少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,本少可是有好一段时间没见你来我这蜗居了。”

    隆奎抬起头来,原本脸色已是有些难看。但当看清来人,他的神情顿时由阴转晴,哈哈大笑起来,一边已是从软榻上站起身,迎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来的正是冯慧敏,隆奎的小观园,也只有这位冯家大少,可以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隆奎本身与冯慧敏也是关系相当不错,两人平日里更是称兄道弟,不分彼此。此刻,看到冯慧敏突然到来,而且听他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,隆奎心中也是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他可是清楚冯家的实力,那么,什么样的事,能让冯慧敏这位冯家大少,都感觉棘手呢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隆奎却也不会首先表示出来,哈哈笑着,迎向了冯慧敏。

    “隆少,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!”

    冯慧敏现在确实是没有与隆奎客套的心思,进入屋里,便开门见山地道。

    说着,他目光望向了四周的一众少女和张志伟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隆奎立刻明白了冯慧敏的意思,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,朝着一众少女和张志伟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很快,所有人都走了出去,屋里就只剩下了冯慧敏和隆奎。

    “冯少,怎么了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隆奎神情一凝。

    这是这么多年来,自他与冯慧敏相交,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冯慧敏如此的慎重其事。

    “隆少,我确实是遇到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在隆奎的软榻另一边坐了下来,他也不客气,自己动手倒了一杯瑶池仙的酒,一边慢慢地品尝着,一边打开了话匣:“你知道皇家玉液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?那家现在象虫一样耸了的皇家玉液招惹了你?”

    隆奎很是诧异,他怎么也没想到,冯慧敏竟然会提到皇家玉液。

    “嘿嘿,隆少,皇家玉液现在换主人了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一阵怪笑:“而且,这几天我一直在观注那边,好象他们也酿造出了新酒,听一些他们内部的人员说,新酿的酒,品质与以前的皇家宫庭御用酒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隆奎一怔。自从知道皇家玉液一败涂地后,他基本上就再没有观注这个对手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知道皇家玉液败落的原因。因此,此刻听到冯慧敏说,皇家玉液又酿出了新品好酒,他不由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冯少,不会吧?”

    隆奎皱了皱眉头:“不是说皇家玉液那片地方,已是成了什么枯灵绝地了吗?以那里的情况,根本就不可能酿出好酒,怎么现在就能改变呢?”

    隆奎满脸狐疑地望向了冯慧敏。

    “嘿嘿,隆少,事情就出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说着,脸上现出了恨恨之色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晚上,张横破开九鼎镇龙大阵,让阵势所凝聚的地脉灵气泄漏。这段时间来,冯慧敏一直在竭力挽救,想寻找到泄漏点。

    终于,经过一段时间的探察,他发现泄漏点就在皇家玉液的龙溪潭中。他立刻派人前去,想对那里进行破坏。

    那知,冯福带人来到龙溪潭,却遭遇到了阿大和阿二两头海狒王,最终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冯慧敏这才意识到,这一切果然是张横所为。而且,为了防范自己这边搞鬼,张横还让两头元古凶兽在那里守护。这根本就是准备与自己这边死抗到底。

    冯慧敏那个气,那个火,那个恼。

    但是,见识过当日两头海狒王的恐怖,他却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然而,要是就这么让他忍下这口恶气,冯慧敏还真不甘心。所以,他就想到了隆奎。

    正如张横所猜想的那样,冯慧敏准备用世俗的力量,借助隆家的势力,来狠狠地打压皇家玉液。他可不想让皇家玉液好过,甚至要把皇家玉液弄得破产。

    只要跟张横有关的,那都是冯慧敏的敌人,是他打击的对象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冯慧敏把前几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隆少,现在皇家玉液酿出了新酒,极有可能会再次成为玉皇酒业最强劲的对手。所以,这事必须趁早预防,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,不要等它再次有了气候,到时要再来对付,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本少跟你说实话也不要紧,皇家玉液的新老板何大牛,虽然没什么背景和来历,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个暴发户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继续道:“但是,何大牛的铁哥们张横,可是个妖孽,他在各地的人脉绝不简单。隆少可要重视起来,千万不要马虎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隆奎的眼眸一凝,神情也变得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他知道,冯慧敏虽然品性不怎么样,但却从来不会说谎。以他的性格,只有无视别人,不把其他人当一回事的那种傲骄。

    现在,冯慧敏如此慎重其事地介绍那个张横,看来对方确实有些不同寻常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本少岂会信口雌黄,长他人威风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多谢冯少了,此事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隆奎目光一凝,手指在茶几上敲了几下,已然清楚了冯慧敏此次过来的意图,心中也立刻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好!那就静候隆少的佳音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也不迟疑,一仰脖,饮尽了杯中的瑶池仙,赞了个好字:“隆少,这瑶池仙确实是不错,是我喝过的酒品中,味道最好的酒。相信要是没有皇家玉液这个对手,瑶池仙必然会大放异彩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冯慧敏站了起来,向门口走去:“嗯,等会让张总给本少送几箱过来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当然,就算冯少不说,有这样的好酒,本少也得让冯少先尝尝鲜。”

    隆奎大笑,把冯慧敏送到了门口,这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直到冯慧敏的身影消失在了视野里,隆奎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下来,他冷哼一声:“志伟,你马上给我着手调查皇家玉液,还有,着重要注意一个叫张横的人,把他的来历身份背景,全部给我弄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,隆少!”

    张志伟就一直候在门边,此刻感受到隆奎神情的凛然,那敢稍有怠慢。

    隆奎终于要出手了,平静的皇家玉液,已是暗潮汹涌,将面临又一次危机。

    “何总,张先生,隆大少果然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皇家玉液的办公楼里,气氛非常的凝重,何大牛,张横以及周亮和张文龙等人,围坐在一起,这一次参加碰头会的人还有酒坊的一些管理人员,近百多平米的办公室,坐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神情都非常的凝重,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,工商,税务,环保以及其他各个部门,组成了联合调查组,对我们皇家玉液进行了检查。”

    周亮脸色很阴沉,语气沉重之极:“现在,联合调查组对我们发布了停业整顿的通知,至于到底要怎么样处理,会对我们采取什么措施,会罚多少款,现在还是个未知数。”

    周亮说着,脸现愧色。

    做为宿迁本地人,多年在此经营,对地头上各个部门的人,也打了这么多年交道。本来,那些部门的头头脑脑,与他的关系也一直保持得非常良好。平时也会一起喝个酒,吃个饭,娱乐一下。

    那知,这次这些人完全就是翻脸不认人,不但事先没有任何的风声,处理的当场,更是毫无情面,简直让周亮的肺都要气炸了。暗地里直骂这些家伙是白眼狼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这样的情形,他也立刻意识到,这事绝不简单。果然,后来他终于弄明白了,这次对皇家玉液的联合调查,是隆大少在背后指示。也就怪不得那些人丝毫不敢徇私了。

    这让周亮的心情很沉重,张横先前预料的事果真发生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却影响到了刚刚焕发新生命的皇家玉液,如果不能尽快恢复生产,尽快解决此事,只怕酒坊里的员工,心就得散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以隆家在苏省的势力,谁敢出面帮皇家玉液?又有那个人敢得罪隆大少,而来插手此事。周亮这回是真的要愁白头了。

    皇家玉液的问题还不仅只有这些,就在各部门对酒坊进行联合调查的时候,酒坊里的工人,也是频频出事。甚至许多工人,在上下班的半路上,被人打伤或出了车祸。到现在为止,莫名其妙受伤的人,竟然已有十多个。

    而经周亮的调查,此事也不是偶然,好象是有一股黑势力,正在针对皇家玉液酒坊的员工,展开行动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的就是在恐吓这里的工人,让整个酒坊陷入混乱。

    事实也确实是这样,一连十几名工人受伤,已是让厂里的员工人心惶惶。如今工人间已暗暗流传开来,说是现在的新老板得罪了某个大佬,这是人家在报复,要让酒坊关门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皇家玉液一片阴云笼罩,谣言四起,所有员工都没有了什么心思工作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刚才接到了一份传真过来的合同。”

    周亮叹了口气,把一份合同递到了何大牛面前:“何总,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何大牛一直憋着一口恶气,强忍着在听周亮的汇报。此刻,看到他递过来的合同,不由一把抓了过来,细细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当看到一半,何大牛已是勃然大怒,一下子把合同揉成了一团,狠狠地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真是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猛地一巴掌拍在了会义桌上,整个人也陡地站了起来,脸红脖子粗地吼道:“老子跟那些家伙拼了,竟然敢威胁老子,还真当老子是被吓大的啊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