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1章 欺人太甚
    何大牛暴跳如雷,这顿时把屋里的所有人惊得面面相觑。在场只有周亮看过那份合同的内容,其他人都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大牛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皱了皱眉头,捡起了那份合同,把揉成一团的纸张展了开来,仔细地看起了上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然而,当看清其中的条款,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脸色刹那凛然一片,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:“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合同是一份转让协议,转让的标底正是皇家玉液酒坊,其中第一条写道:双方在公平互利的情况下,签定此合同。皇家玉液愿以一千万人民币的价格,把皇家玉液包括厂房以及所有设备和品牌,皇家玉液生产秘方等,所有有形无形资产,转让给玉皇酒业集团。

    在下面收购方乙方的签名中,赫然是玉皇酒业,甚至已是盖上了公章。

    “这是**裸的抢劫!”

    张横冷哼了一声,他现在总算是明白,为什么何大牛会如此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这份合同,自然是玉皇酒业那边单方面拟定的草案,甚至根本就没有与皇家玉液这边有过任何的接触。但是,对方就是这么明目张胆地拟定了这样一份收购合同,传真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要以为,这是玉皇酒业在头脑发昏,在异想梦开,他们这样做,自然是有目的,那就是在**裸地告诉皇家玉液,这次皇家玉液出现的所有异常,就是玉皇酒业在背后搞鬼。而且,他们的目的很明确,是要让皇家玉液破产,乖乖地把酒坊转让给玉皇酒业。甚至还只愿意出一千万的价格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够嚣张,够张狂。可以说,对方是完全不把皇家玉液放在眼里,也根本当皇家玉液是一个软柿子在捏。

    “隆大少,小爷倒要看看,你是不是真的可以只手遮天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更冷,喃喃地自语道。

    就算是傻瓜,也能看得出来,玉皇酒业那边,能发出这样的合同,当然倚仗的就是他们的后台老板隆奎。

    只是,隆奎也实在是太目中无人,把何大牛一个亿收购的皇家玉液,竟然自己折价一千万,要来捡便宜。还真当他们隆家是这里的土皇帝了。

    “阿横,妈的,那姓隆的太可恶了,这是想把哥们往死里踩啊!”

    何大牛这个时候总算有所平静下来,眼珠子血红血红的,神情凶狠之极:“真要是逼急了,老子豁出去这一百多斤,就算是咬也要从那家伙身上咬几两肉来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是真的发狠了,他可不是什么谦谦君子,从小在白马山村这样的穷山沟里长大,又是一直过着最下层的贫困生活,骨子里有着一股野蛮的彪悍。

    “大牛,稍安勿燥。”

    张横拍了拍他的肩,目光凝聚在了他的脸上:“看你,都做这么大的老板了,怎么一冲动还是这副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何大牛埂了埂脖子:“姓隆的在苏省势力很大,他放个屁,那些部门的人,就象苍蝇一样叮了上来。要是无法解决这些问题,我们皇家玉液根本就开不了业。再加上背后还有人威胁,厂里员工人心惶惶,照这样下去,都没有人敢来上班了。我们皇家玉液这还不得不关门啊!”

    何大牛越说越来气,一张脸都涨得血红一片,粗粗地喘起气来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周亮,张文龙以及屋里的一众管理人员,也是个个脸现愤然,神情中却满是忧色。

    如今的状况,确实是让大家感觉束手无措。对方从黑白两道逼迫,在场的人还真没有能解决此事的办法。

    如果再照这样的情形下去,皇家玉液确实只有关门的下场,甚至最后不得不屈服玉皇酒业的条件,把酒坊贱价卖出去。

    不是吗?只要任何人知道皇家玉液的内幕,谁都不会再来接手这里的酒坊,估计此处就是一块垃圾地,一钱都不值。

    “水来土淹,兵来将挡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大牛,这事包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向了场中众人,目光从大家脸上一一扫过:“诸位,这几天大家就暂时放假休息。不过,我可以保证,在一个星期内,此事一定能圆满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场中顿时一片惊愕,谁也没有想到,张横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保证。一时间,大家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都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阿横,那哥们这次就全靠你了!”

    何大牛却是浑身一震,脸上也刹那露出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与张横从小一起穿开档裤长大,何大牛自然是最清楚张横的为人。那绝对是一个吐沫一个钉的主,他说可以,那就绝对可以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何大牛一扫先前的负面情绪,朝着屋里众人道:“大家散了吧,我兄弟说了,一个星期,那就绝对只要一个星期。你们就等着一星期后回来,看到时我们皇家玉液会是怎么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一场商讨会议,就这么结束了,人们怀着无数的疑问,一个个离开了会场。

    “阿横,你到底有什么办法,可以让姓隆的屈服?”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走了,屋里只剩下了华老以及张横和何大牛自己,何大牛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大牛,这事你也别参与,就等着看结果吧!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不愿向何大牛透底,一切等事情有了眉目,到时就清楚了。

    三人接下来商量了安顿厂里员工的一些方案,等回到宾馆的时候,已是下午五点多钟。

    张继把他们送到宾馆,跟着张横进入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要我调查的事情,都已有了眉目。”

    张继神情肃然地道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已是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,放到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“嗯,张大哥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拿起了文件袋,从里面抽出了一大叠资料。

    自从与冯慧敏正面冲突,张横预料到这家伙会在背后搞鬼,也猜想到他会让隆家动用世俗的力量,来对付皇家玉液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早就暗中有了准备,让张继开始收集隆家有关的资料。此刻,看着手中的这些文件,张横的眉毛微微地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隆家经过几代的发展,确实是底蕴深厚。在仕途的力量且不说,就以隆家背后支持的商业,已可以说是一个大财阀。

    隆家的产业,涉及各行各业,虽然根基在江南这一带,但在其他地方,也是遍地开花,甚至在港,澳以及台等地区和韩岛等国,也有着不少的投资。

    “隆大少,你想让小爷吃不进饭,那就别怪小爷让你拉不出屎。”

    细细地察看着资料,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,他已是心中有了底。

    文件袋中的资料包括两部分,前面是隆家的商业帝国的分布,以及在各地投资的一些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后一部分,却是张继对近段时间,威胁皇家玉液员工的那伙黑势力,进行了暗中的追踪和调查。

    当翻到后面的时候,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:“前卫?看来应该是此地的地头蛇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老大!”

    张继一直就站在张横身边,此刻听张横说到前卫,连忙接了口:“据我们调查,威胁那些员工的人,全是一个叫前卫的人所指使。”

    “前卫今年二十九岁,前家曾经是武林世家,不过,二十多年前,从其他地方迁居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继细细地介绍起了前卫的情况:“前家是五虎断门刀的传人,前卫从小学得一身好功夫。而且,他为人爽直,很讲义气,因此在这一带也算是小有名气。手下聚集了不少的人手,许多社会上的混混都依附于他,渐渐的就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。在宿迁一带,已隐隐的有成为一方老大的趋势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“而且,前卫虽然与黑道关系密切,但他本身却开了一家暖通公司,生意做的不错。是这一带暖通以及管道业的领头羊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冯慧敏就是找到了他,让他派人威胁我们皇家玉液的员工。”

    张继继续道:“我现在已派人盯上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!张大哥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前卫开着一家暖通公司,张横还是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如今的黑社会,可不是以前,靠打打杀杀混日子。大多都早已洗白,表面上都会经营一家正经的公司。

    否则,要是什么运动来了,就会被列入打击的范围。有了光明正大的正经身份,暗地里作的那些事,自然就被遮掩了,也不容易被人盯上。

    说到底,时代变了,社会各个阶层的生活方式也都在发生悄然的变化,那怕是黑道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细细看着文件,张横的眉头又是一凝:“原来让黑势力威胁我们的员工,是冯慧敏那家伙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在文件中,张继调查到了,前卫正是冯慧敏所指使。

    大家一直以为,各部门以及黑道人物的威胁,都出自隆奎。现在看来,冯慧敏虽然让隆奎出手,但他自己却也没有袖手旁观,仍是在暗中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张继一看他这神情,便悄悄地退出了房间。每次张横沉思的时候,就是他做出决定之际。张继自然不会打扰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隆大少,您吩咐的事,我都已安排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观园后面小楼的三楼上,隆奎在一众美女的簇拥下,正在品味瑶池仙,脸上已略有醉意。

    张志伟眼观鼻,鼻观心,一脸淡然地站在软榻前,向他汇报着这几天的情况。

    对于隆奎与他身边一众美女间的嬉笑**,他根本就全当是空气。

    做为隆奎的左膀右臂,张志伟来这小观园也是隔三差五的事,因此,隆大少的那些习性,他早就习以为常,更不会少见多怪。现在更是养成了完全无视的养气功夫。

    “如今,皇家玉液已停业整顿,估计挨不了多久,他们肯定会来与我们谈条件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志伟,办得好。”

    隆奎很兴奋,咕咚饮下了一盏酒,挥了挥手,就准备让张志伟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略带焦急的声音在外面响起:“隆少,阴誉有急事求见!”

    “阴誉?”

    隆奎的身形不禁微微一震,他自然清楚,阴誉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在隆家的商业帝国中,海外的份额占了很大的份量。尤其是这几年,因为国内不景气,软妹币在国际市场上大幅度增值。所以,海外投资成了隆家的一个重要发展目标。

    阴誉就是隆家在海外的代言人,是隆奎最信任的一位手下,一向得他信任。

    只是,隆奎怎么也没想到,如今新年刚过,阴誉怎么就过来找自己,听他语气中的焦急,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那么,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?以至于让一向稳重的阴誉如此急冲冲地来向自己汇报?

    陡地,一种非常强烈的不安感,猛然笼罩住了隆奎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