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3章 意想不到的事
    文件的最后两份资料,是关于韩岛和菲岛这两个地方,隆家在那里的投资。

    在韩岛隆家有一家贸易公司,已是在韩岛经营了七八年,生意做的很大,与韩岛化妆品巨头合作,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,每年能提供给隆家的利润也在数亿。

    隆家在菲岛,却是与一家渔业公司合作,投资了一个渔场,也已是有五六年的时间,双方相处非常不错,甚至隆家还准备加大投资,对菲岛那边进行进一步的开拓。

    哪知,就在三天前,韩岛和菲岛两地,几乎同时出了事。

    在韩岛的贸易公司,遭到了当地各个部门的联合检查,税务,工商,海关,外经贸局,甚至一些莫名其妙的部门,象环卫也都凑了上来,检查的最后结果是:问题无比的严重,隆达贸易不仅偷税漏税,而且有许多违法行为。甚至环卫都发出了卫生不合格整顿书,让隆达贸易立刻关门。

    说实话,隆达贸易在韩岛,确实是有许多见不得光的行径。但是,他们这么多年的经营,早已与当地的各个部门打好了关系,自隆达贸易开业之初到现在,还从来没有遭到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于是,隆达贸易现在被查封了,那里的贸易公司总经理,也被暂时拘留,接受调查。隆家在韩岛的商业基础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菲岛那边也是如此,他们投资的那个渔场,在两天前,突然遭到了海事警卫司令部派出的军舰包围,说是他们所在渔场的位置,防碍了海事警卫军的军事行动,要他们立刻停业搬迁。

    为此,隆家在渔场的管理人员,全部被海事警卫队的军人所抓捕。虽然经阴誉多方营救,但是丝毫没有结果。甚至都找不到被抓捕的人被关押在何处。

    “妈的,反了,反了,这是土匪的军队吗?”

    隆奎气得暴跳如雷,猛地把资料狠狠地摔在了地上,一张原本还算是英俊的脸,已变得有些扭曲,狰狞之极:“抗议,我要让上面向韩岛方面和菲岛方面提出外交照会,这是对我们华夏投资者**裸的打压,这是不利于两国关系的外交事件。”

    隆奎气得七窍生烟,眼珠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韩岛方面竟然对隆达贸易突然进行联合调查,这完全是有意针对。

    至于菲岛海事警卫司令部的行为,更是强盗行为。

    不是吗?隆家的渔场,可不是新建的,当年设立之初,也是经过了菲岛各方面的审核。他们隆家在海事警卫部司令员切尔克那里,更是暗中给了不少的好处,这些年来,更是年年象祖宗一样给供着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却突然一个防碍军事的理由,直接查封,甚至还抓人。这根本就是翻脸不认人,切尔克司令那个老家伙,完全是只白眼狼啊!

    “隆少息怒,隆少息怒!”

    一边的阴誉连忙劝解,心中却是暗暗叹气。

    隆奎所说的抗议,以及通过外交手段,向韩岛以及菲岛提出交涉,他早就在事情发生的时候,都已做了。只是,丝毫没有什么效果,一通踢皮球,最后得到的回应,那完全是官方的套话空话屁话,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港岛,澳岛以及台岛那三地的事情,他这几天也是竭尽全力在处理。可是,那几方人家,仿佛是吃了秤砣铁了心,根本油盐不进,甚至连那些人家的主事人,也根本不愿与他见面,他是连与他们正面交谈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三四天来,阴誉已是弄得焦头烂额,为这些事情,头发都白了几十根,寝食难安,简直是走投无路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这才连夜乘机赶了回来,向隆家如今的主持商业的主事人隆奎隆大少汇报。

    他已意识到,这些事情如果再拖下去,绝对会对隆家在海外的投资,造成极大的影响。必须马上解决,否则,以后隆家就休想在海外开拓市场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真是欺人太甚,真当我们隆家是好吃的果子,想怎么捏就怎么捏。”

    隆奎仍是在气头上,轰隆一声,一脚踢翻了软榻上的茶几,上面的酒瓶酒杯,咣当摔了一地,酒汁更是把软榻上的裘皮沾染得一片污秽。

    外面被赶出去的张志伟和一众美女,听到屋里咣当的响声,不禁一个个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象今天这样大发雷霆之怒,这么多年来,他们还真没有看到过。

    那么,隆大少今天是出了什么事?一众少女与张志伟的心都抽紧了。

    貌似隆大少发怒,肯定会有人倒霉。上回下面一家公司的经理贪污,惹隆大少生气,小观园里的两名女服务员,就被他直接从楼上给丢了下去,现在还躺在床上没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一众少女们,个个心神发颤,生怕等会没伺候好隆大少,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好半天,屋里乒乒乓乓的摔打声才平息了下来,隆奎毕竟不是普通人,在一通打砸发泄后,也终于把胸中的那股邪火倾泄了出去,情绪稍稍平稳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从旁边酒柜上重新开了一瓶瑶池酒,为自己和阴誉都倒了一杯,这才用一种平淡的语气道:“阴总,这事明显是一个阴谋,就算是这些合作者,有人对我们不满,也绝不会一起联合起来,在几乎是同一时间,对我们发难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此事绝不简单,背后一定有人在搞鬼。”

    隆奎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只是,本少还真想不通,这世上到底有那一个人,可以让港岛,澳岛以及台岛这些巨头,听从他或她的话?更能让韩岛和菲岛的政府部门,甚至是军方,都听从他的指挥?”

    隆奎自然不是傻瓜,主持隆家商业帝国这么多年,被外人称为商业天材,自然也是有过人之处。因此,冷静下来,立刻觉察到了此事的蹊跷,嗅到了背后浓浓的阴谋味道。

    能同时影响到五个地方的巨头,这样的人物,隆奎翻遍脑袋瓜子里的存货,也找不到相应的对象。

    不是吗?能有这么大影响力,别说他们隆家,就算是其他国内的顶级世家,也根本办不到。除非是当今的太子,借助当今如日中天的威势,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,隆奎自认没有与当今那一系发生过冲突,隆家也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招惹当今。

    那么。除此之外,还会有什么人物,能有如此的能量?

    问题在于,隆奎直到现在,仍是头上顶个罗卜,他到底什么时候,得罪了如此可怕的大人物,以至于遭到了对方的打压和报复?

    心中想着,隆奎的目光变得凌厉无比,死死地凝注到了阴誉脸上,语气变得严厉起来:“阴总,你在海外负责这些项目,那么,现在出现这样的异常状况,我想你也应该进行了调查。你现在告诉本少,这后面到底是什么人在搞鬼?或者是何方势力,要与我们隆家为敌?”

    隆奎终于问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唉,隆少,这事自发生后,我也立刻想到了有人在玩阴谋。”

    阴誉满脸的无奈,摇了摇头:“只是,据我现在调查的结果,却是让我实在是有些想不通。因为,从各方面反应的消息,好象要对付我们的人,是国内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,甚至以前我从来没有听到过,更不是与隆少您一样,是圈内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是国内的,而且还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?”

    这回,轮到隆奎更加的震惊了。

    在他想象中,能让五地的巨头,听从对方意见,那人或那股势力,绝对的强大,至少会是国内某个顶级大少。否则,何来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听阴誉的意思,似乎对付自己的那个人,并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,那就让隆奎有些难以置信了,不是顶级圈子中的人物,这世上还有什么样的人,能有如此的影响力?

    “那人到底叫什么?”

    隆奎有些迫不急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,那人名叫张横,是位风水师。”

    阴誉道,其实他也有些不敢相信,所以,说话很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在他的想象中,能指使五地大佬的人物,绝对是与隆奎在同一个档次,甚至家族也必然是与隆家一样,有着深厚的底蕴和背景。

    然而,他所打听到的张横只不过是一个风水师,甚至在国内并没什么根基。因此,虽然已得到了这方面的消息,阴誉却仍是有些不敢相信,生怕自己消息有误,从而误导了隆少的判断。

    虽然,之后经过了多方的调查,已然可以确证,但此刻在隆奎面前,他说话仍是没多少底气。

    “张横?”

    隆奎一怔,他一时还没有想起这个名字是谁。不过,刹那的愣怔,他陡地醒悟了过来,脸色一下子变得震惊无比:“这怎么可能,怎么会是他,这小子怎么可能有如此的影响力?”

    隆奎这回是真的被惊呆了。自从当日得到冯慧敏的要求,准备对付皇家玉液以及张横,他曾经让张志伟对张横调查过,而得到的资料,并没什么出奇之处。

    张横只不过是穷山沟里出来的一个草根,虽然因为不知从那里学了点风水,在钱塘以及明珠等地,弄出了一点名堂。甚至现在在白马山村,建起了远山集团。

    但是,在隆奎这位顶级大少眼里,张横那一点点事业,根本不够看。所以,他就完全没把张横放在眼里,这次对付皇家玉液,也丝毫不把张横当成是对手,甚至没怎么把他考虑在内。

    可是,他做梦都没想到,搞出如此大风波的背后之人,竟然会是张横,这完全癫覆了他对张横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张志伟,你给本少死进来!”

    陡地,隆奎似是想到了什么,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三十个分贝,愤怒地朝着门口咆哮道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