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4章 到底谁屈服谁
    “啊,隆少!”

    张志伟就等在门外,听到隆奎的咆哮,不禁浑身一哆嗦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可不敢怠慢,连忙跑了进去:“隆少,您有什么事吩咐?”

    “妈的,张志伟,你给我的是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隆奎怒不可歇,差点就一脚踹到张志伟脸上:“你上次不是说,姓张的那个小子,原本是个穷光蛋,是个打工的吗?你不是说他不就是靠着装神弄鬼的神棍手段,招摇撞骗,这才结识了钱唐和明珠的一些人吗?现在你给本少解释一下,为什么这小子在海外有如此恐怖的能量?”

    隆奎连珠炮似的一连串怒骂,就全部喷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呃,隆少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志伟浑身剧颤,心里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他对张横的调查,确实只有国内的这些,甚至还并不完整。这也怪不得他,他可并不擅长这些,他的人脉全在酒业这方面,所以,能打听到的消息确实是有限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这回却是把隆少交给自己的事给搞砸了。这让张志伟不禁又惊又恐又是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边有消息传来了。”

    宾馆里,张横正坐在沙发上翻阅着一些资料,这个时候,张继走了进来,满脸的喜色。他说着,把几份传真件递到了张横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嗯,张大哥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接过传真,仔细地看了看其中的内容,脸上也不禁露出了欣然之色。

    传真来自港岛以及奥岛和台岛,最后一份更是韩岛的李佳楠亲自发过来的。内容正是关于那些地方几家与隆家的合作事宜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隆奎出手,让这里各个部门对皇家玉液进行了联合调查,最后让皇家玉液停业整顿,张横就立刻想到了要怎么样对付隆家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知道,隆家在台岛港岛等地,有着大额的投资,张横更是心里有了底。

    利用他在那些地方与各位巨头的关系,张横与他们取得了联系,把自己目前遇到的困境说了出来,并提出了要求。

    无论是港岛的何锋林,田文胜,还是澳岛的赵家和胡家,都曾接受过张横的好处,还无以回报他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在了解了情况后,毫不犹豫地答应帮助张横,配合他提出的要求,给隆家施压。

    至于台岛的杨文竹和韩岛的李佳楠,更是不用多说,张横的任何要求,她们绝对无条件支持。所以,隆家在台岛的隆达商业楼,便遭到了金泰集团的撤资报复。而以唐手流在韩岛的势力,要动用各个部门的力量,自然不在话下,这正是隆家的隆达贸易遭封杀的原因。

    菲岛的情形也是如此,田文胜等人,因为当初为营救张横,曾与海事警卫队司令切尔克有过接触。之后双方更是一直保持着合作。所以,通过田文胜他们,隆家在菲岛的渔业公司,也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打击。

    现在,这几个方面都有了回应,向隆家施加了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回看那个隆大少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,他就不信了,隆家在海外的生意,遭到如此的打击,隆奎还能坐得住?

    现在,自己就稳坐钓鱼台,等着对方屈服吧!

    当然,事情不会想象中那样简单地结束,张横仍需要做妥善的安排。以防冯慧敏和隆奎这两个家伙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第二天,皇家玉液的办公楼,何大牛,周亮以及张文龙等人,一起聚集在了那里,华老因为有事,已先一步离开了这边,回到了钱塘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屋里来了两位客人,正是明珠的王红伟和刘春禹这两位顶级大少。

    他们是受张横邀请,前来品尝皇家玉液新酿的老君醉和宫庭御用酒。

    只是,到了宿迁,这才知道,如今张横正与隆家的隆奎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“擦,隆奎这家伙本少就一直与他不对眼,竟然自比贾宝玉,还真当自己是风流子了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明珠与苏省相距不远,同为顶级圈子里的大少,他还真看隆奎很不顺眼。虽然平时也没闹什么大矛盾,但彼此是很少打交道。谁也不服谁。

    “嗯,隆奎这人确实太嚣张,虽然在商业上有些天赋,但为人行事太我行我素,本少也不喜欢他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在一边点点头。

    现在的刘春禹,大多数的时间是在上京。不过,因为在明珠还有他的阳春白雪这个顶级会所。所以,他在明珠仍留有不少的班底。

    对于隆奎,刘春禹的印象也不怎么样,加上同是搞商业的,在南方三省一市的范围内竞争,自然免不了产生矛盾。虽然彼此都尽量避免,但也总免不了磕磕碰碰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春禹和王红伟都转向了张横:“要不要我们出面,与隆奎好好谈判一下。他既然跟张兄弟为敌,这就是要与我们为敌。”

    两人自以为是猜到了张横这次邀请他们来此的目的,立刻主动提出了要帮张横解决此事。

    “春哥,红哥,这事现在不急,至于与隆大少谈判,更是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那知,张横微微一笑,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,竟然就这么回绝了刘春禹和王红伟两人的参与。

    “呃,阿横,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的何大牛,周亮以及张文龙三人,在知道了王红伟和刘春禹的身份,心中顿时兴奋起来,以为这两位顶级大少,就是张横请来解决问题的救兵。

    当听到刘春禹和王红伟两人,主动提出与隆奎那边谈判,更是喜出望外,以为这回是真的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可是,三人做梦都没想到,张横就这么拒绝了,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?难道放着这两尊真神不用,还得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吗?

    一时间,三人望向张横的神情都变得怪异无比,何大牛更是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牛,稍安勿燥。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微笑着摆手:“隆奎那里,用不着我们找他,估计不久他就会来找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何大牛和周亮以及张文龙面面相觑,如果这话不是张横亲口所说,他们还以为说话之人肯定是高烧烧昏了头,这是在说胡话。

    不是吗?现在的情形,隆奎动用家族势力,已让各部门对皇家玉液进行了封杀,皇家玉液何时能恢复生产,都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主动权全部掌握在人家手中,隆奎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张横拿什么跟人家斗?以现在的形势,就算自己这边贴上脸去,那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打。

    可张横那来这么大的自信,竟然敢说隆奎会反过来找他们谈判。

    一时间,何大牛他们都有些发傻了。甚至王红伟和刘春禹也来了兴趣,他们当然知道张横的为人,他既然这么说了,肯定有了一定的把握。

    那么,以张横的身份,他凭什么能让隆奎这个顶级大少屈服?

    “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,走在无垠的荒野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张横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带着一种苍桑味道的歌声,顿时响彻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嗯,说到曹操,曹操就到。”

    张横瞄了一眼手机屏幕,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:“是隆大少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屋里人尽皆一怔,神情却是顿时变得迫切起来,谁都想知道,隆奎此刻打电话给张横,这是什么意图。

    “是张少吗?我是隆奎!”

    按响通话键,张横故意把声音换成了免提,也好让屋里所有人听到。顿时,话筒里就传来了隆奎那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隆大少好,我就是张横。”

    张横淡淡地回了一句:“隆大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本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,隆奎被噎了一下,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他这次打张横的电话,自以为是已经放下了身份,放低了资态。那知,当头就被张横那一句有什么事给憋得差点就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这不是明知故问,在气他隆大少吗?

    知道了海外投资出问题的原因,乃是张横在背后使的手段,隆奎不得不重新正视张横。

    而从阴誉所获得的消息,张横虽然在国内,并不怎么出名,但在港岛以及澳岛和台岛等地,却是与一些大佬关系密切,好象他们都曾受过张横的恩惠,所以那些大佬才会在这件事上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至于菲岛和韩岛那边,直到现在,阴誉也没有查到张横在这两个地方到底有什么背景和人脉。

    但这已足够了,现在的隆奎,不得不把张横当成了同一级别的对手。

    在经过了一翻努力,不惜动用家族力量,通过各种途径,与那几家进行沟通,却毫无结果后。隆奎终于明白,解铃还需系铃人,解决问题的根本依然在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,考虑再三,隆奎终于决定打个电话给张横,直接与张横摊牌,谈谈彼此和解的条件。

    隆家在海外的投资,全面被打压,这样的后果,绝不是隆家可以承受,甚至每拖一天,对于隆家来说,也是巨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只是,隆奎还真没想到,自己放下架子,与张横联系,开头就是碰了个不冷不热的钉子。这让他心中郁闷无比。

    幸好,他在商场滚爬多年,也是拿得起放得下。所以,打了个哈哈,强自压抑住心头的火气,开门见山地就与张横说起了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让他更加愤怒,更加尴尬的情形,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