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5章 强势拒绝
    “张少,对不起,先前是我隆某人不知张少你这尊真神,多有得罪。”

    隆奎放低了姿态:“不过,事情既然发生了,我隆某人也不逃避责任。这样吧!张少,今天晚上,就容我隆某人在宿迁国际大酒店,摆一桌宴席,到时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隆奎终于说出了他的要求,这已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,摆酒请张横,这就是想与张横谈判的意思。

    电话是免提,屋里的何大牛,周亮以及张文龙等人听得清清楚楚。顿时,几人尽皆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震憾无比。

    堂堂的隆家大少,在江南这一带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的隆公子,竟然主动向张横求和,要求谈判,甚至还愿意摆酒陪罪。

    这是真的吗?你敢信吗?你可以信吗?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一边的王红伟和刘春禹也是互望一眼,满脸的惊诧。

    这样的转变,确实也是出乎了两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使是以两人的身份,就算让他们出面,也无法让隆奎屈服。毕竟,同是顶级大少,彼此之间还真没有谁怕谁。

    但是,隆奎遇到了张横,却不得不低头。那么,张横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,这才能让不可一世的隆奎如此委曲求全。

    一时间,屋里所有人的目光,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张横身上,每个人的眼神都变得无比的怪异,就象是在看一头洪荒猛兽。

    然而,让大家更加震憾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隆大少客气了,要让隆大少摆宴请客,本少还真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张横仍是一副淡淡的口气,不亢不卑,仿佛电话对面的并不是名震江南的隆家大少,而是随便那一个阿狗阿猫一样:“而且,本少今天很忙,有两位从明珠过来的朋友需要招待。所以,隆大少你的好意本少领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停顿了一下:“其实事情很简单,隆大少只要把我这边的事解决了,那么,什么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那边隆奎有所反应,张横已是道了一声:“那就这样吧!本少现在有事在忙!”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张横已是毫不犹豫地掐断了电话,话筒的免提里,顿时传出了嗡鸣声,在这寂静的屋里,却是显得如此的刺耳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屋里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愕声,在场的人谁也没有想到,张横竟然是如此的强势,丝毫不给隆奎面子。不仅拒绝了他的宴请,更是拒绝了他的谈判,甚至不愿跟对方多说话,就这么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俄滴神!张横这也太牛了吧?他到底凭着什么倚仗,敢如此冷落隆奎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异样,所有人望着张横,个个惊诧莫名,人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小观园的三楼上,隆奎正强堆着笑意,与张横通话。那知,电话突然被挂断,他的笑容顿时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真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隆奎顿时象是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,完全爆发了。他猛地一把摔了手中的手机,又是狂踹几脚,把面前的茶几等物,全部踢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顿时,轰隆隆,乒乒乓乓,三楼上响成一片,可以被砸的东西,全部遭了殃,一下子都化为了粉碎。

    隆奎是真的气坏了,他堂堂隆家大少,平时能接到他电话的,无一不是倍感荣幸。

    那知,他今天放低身段,亲自给张横打电话,对方不但丝毫不领情,反尔是根本就没把他当一回事,最后更是直接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样的待遇,隆奎何时曾受到过?他感觉这是被张横狠狠地打了脸,是**裸地无视。

    “隆少,消消气,这样大动肝火,可对身体不利啊!”

    在软榻的对面,冯慧敏正一脸阴沉地坐在那儿。

    等隆奎把屋里的东西都砸得差不多了,胸中的那口恶气也应该发泄出来了,冯慧敏这才不咸不淡地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海外的投资一夜间同时出事,调查到是张横在背后搞鬼,隆奎在惊怒交加的同时,立刻就想到了冯慧敏。

    当时,冯慧敏虽然没有告诉他张横的来历和背景,但却慎重地警告过他,要注意张横这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张志伟调查的消息脱节,所以,隆奎才忽视了张横,以至事情闹成如今的局面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把冯慧敏请了过来,想从冯慧敏那里,了解张横更详细的资料,以便做出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看到隆奎吃憋,冯慧敏也是大吃一惊。他纵然对张横有所了解,却也是想不到,张横在海外各地的影响力是如此的巨大,竟然可以让港岛,澳岛以及台岛,韩岛菲岛等地的各位大佬,听命于他。

    这让冯慧敏立刻意识到,自己仍是低估了张横,心中却是更加的愤愤不平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隆奎转向了冯慧敏,声音中满是怨气。

    现在,他有些怨恨冯慧敏了,怪他为隆家招来了张横这样一个强硬的对手。

    不过,隆家和冯家毕竟联盟多年,隆家倚仗冯家的地方也很多。所以,纵然是心中满含怨气,隆奎却也不能发作。否则,他早就与冯慧敏翻脸了。

    “隆少,姓张的小子既然如此的狠,那也就别怪我们往死里整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脸上闪过了一抹狠毒之色:“给本少半天时间,你从中配合一下,我保证姓张的进局子里去,到时,我们想怎么收拾他,就怎么收拾他。看他那个时候,是不是还这样硬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隆奎的眼眸一凝,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,隆少,你就听本少的。”

    冯慧敏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凶光:“就等着看一场好戏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也不迟疑,拿出了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皇家玉液的办公楼里,气氛已变得无比的热闹。

    听到了刚才隆奎打来的电话,见识了张横强势地拒绝隆大少请客谈判的要求。何大牛,周亮以及张文龙等人,已然一扫先前的愁容,人人变得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直到现在为止,仍没有弄清楚,张横使用了什么手段,能让隆奎屈服,反过来主动要与张横谈判。

    但是,从这一现象来看,这件事的解决,已是时间问题。张横当日承诺的一星期里,把事情摆平,看来是绝对能实现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的心情都变得轻松起来,对今后再次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解释,叫周亮和张文龙把最新酿造的老君醉以及宫庭玉液酒拿了出来,让王红伟和刘春禹两人品尝。

    王红伟和刘春禹满腹的狐疑。本来,他们在知道了皇家玉液的事后,还以为张横邀请他们过来,是为了让他们出手化解与隆奎的矛盾。

    但是,看现在的情形,好象张横就是为了请他们来品酒的,皇家玉液的事,张横根本不需要他们帮忙。

    怀着满腹的狐疑,两人对张横所说的两种药酒,却也来了兴趣。貌似张横如此的慎重其事,那么,这次皇家玉液新酿的酒,肯定会有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果然,当新酒上来,两人各尝了一杯,顿时精神大振。无论是老君醉还是宫庭玉液,这两种药酒,不但口味纯厚,香气盈人。而且,一口入腹,顿时让身体暖洋洋地舒坦,仿佛四肢百骸都在痛快地呻吟了。

    两人做为顶级大少,国内外的名酒不知尝过多少,但象如今所品的这两种酒,确实是平生所未见。一时间,两人叹为观止,赞赏不以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们竟然酿出了如此的好酒,这可不能少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的眼眸骤亮:“我家老爷子他身体不怎么好,我看喝这药酒,应该会对他有所帮助。所以,这酒以后你可得长期供应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我家老爷子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连忙在一边帮腔道:“还有,老爷子的那几位至交好友,肯定也需要这样的好酒保健养生,我这一份,你可不能少了。”

    尝过两种药酒,知道了它们具有养生保健等奇效,刘春禹和王红伟立刻想到了这些酒的作用。

    不是吗?上面的那些老头子,年纪都大了,而且身体也不怎么好。要是有这样的好酒养生保健,估计绝对能讨得他们的喜欢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已不是一瓶酒的问题,而是结交人脉,培养感情的一贴奇方。对于两人来说,自然是无比的重要。

    “哈哈,红哥,春哥,这当然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笑,正想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,门外远远地传来了一阵喧哗声,无数人叫喊着,似乎在吵闹着什么。

    紧接着,似乎有乒乒乓乓的打砸声,还有人叫嚣着,怒吼着,一时噪杂之极。

    只是,声音离得比较远,屋里的人根本听不清那些人在叫喊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屋里的何大牛和周亮以及张文龙也是面面相觑,对于外面发生了什么,他们也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周亮马上站了起来,向办公室外跑去,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急冲冲地跑了回来,脸色却是无比的难看,一进门就急切地道:“不好了,何总,张先生,有大群人正在冲击我们的酒坊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