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6章 左眉跳财右眉跳灾
    竟然有人冲击皇家酒液,这让屋里的人尽皆都是一惊。何大牛已是猛地站了起来:“周厂,是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前段时间威胁我们酒坊员工的那些流氓小混混。”

    周亮满脸的苦涩:“现在,他们纠集了一百多人,围在酒坊门口,叫嚣着说是要我们赔偿。如果不是张继队长他们带着保安拦在那里,估计这些人早就冲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赔偿?”

    这回张横也有些奇怪了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要什么赔偿,我也还没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周亮无奈地摇头,他刚才跑出去看情况,一看到黑压压百多号人围在厂门口,确实是吓了一跳。所以,连忙先跑回来向众人汇报,具体的细节,还真不怎么了解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站起身来,向办公室门口走去,其他人也全部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走出办公室,来到办公楼的走阆上,外面的叫嚣声就如同浪头一样,刹那汹涌而来,夹杂着乒乒乓乓的铁器碰撞声,声势确实是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透过走廊的玻璃窗,更是可以看到,下面大门口,一大群人叫嚣着,手里拿着钢管或是棒球棍等物品,正在叫嚷,有的还拿钢管和棒球棒在砸酒坊的那道移动不锈钢门。那乒乒乓乓的声音,就是砸门的声响。

    移动门内,张继带着一众十几名保安,一个个神情凛然,一字排开,站在那儿。严密监视着外面的这伙人,只要这些人敢强行冲进来,张继他们自然是绝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蹙起,他确实是听到了外面的人群在喊,要皇家玉液赔偿。而且,他也看到了那伙人中,有好几个被抬在担架上,身上或头上缠着纱布,看起来似乎真的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了一下,已是拿起手机,拨通了张继的电话。

    立刻话筒里传来了张继的声音:“老大,这些人是前卫那家伙的小弟,今天看来是有备而来,存心来闹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当然记得前卫,这正是前几天张继暗中调查出来,威胁酒坊员工的头。是宿迁这一带地下势力的老大。

    “那些伤员是怎么回事?他们要我们赔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些伤员,都是前几天威胁酒坊员工时,被我和兄弟们截住给奏的。”

    张继冷笑:“现在,他们把这些伤员抬过来了。说是要我们这边赔偿。而且,还提出了堂而煌之的理由,说是他们都是为我们酒坊进行管道装修的工人,是在工作中受的工伤。”

    前段时间,前卫的手下暗中威胁皇家玉液的员工,张继暗中调查,顺手也收拾了几名流氓小混混,把正好碰到的几个家伙,给拆了身上的骨头。这才让那股暗中威胁的邪风,稍稍有所扼制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今天这些家伙,却抬着伤员前来要求赔偿,而且,还找了个给酒坊装修管道时受工伤的理由。

    因为老酒坊多年亏损,厂里的管道等设施,确实已是老化。因此,何大牛在收购了皇家玉液后,曾让周亮对管道等基础设施,进行了大更换。

    前卫是这一带暖通管道业的巨头,几乎垄断了管道安装这个项目。所以,当时皇家玉液的管道,也是请前卫公司的人所换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前卫却是抓住这个油头,硬是把那些流氓小混混的伤势,说成是在装修时受的工伤。此刻,竟然派出如此数量的人员,堵住大门,要求赔偿。这确实是亏他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张横挂断了电话,眉头皱得更紧。

    望着门口那些叫嚣的人群,听着他们齐声高喊要求不良老板赔偿的口号,张横已是嗅到了一种阴谋的气息。

    从当时张继调查的结果,前卫是冯慧敏所指使。那么,自己这边刚刚逼得隆奎那边没了脾气,主动打电话要求谈判。

    但是,事情还没个结果,冯慧敏指使的人又跳了出来。这其中又隐藏着什么阴谋呢?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转向了身边的周亮:“周长,报警了吗?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早就报警了,可是警察说这事不归他们管。”

    周亮摇头苦笑:“他们说,这是劳资纠纷,应该找劳动部门。所以,警察根本不出警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这些警察肯定是早就得到通知了,否则,他们连现场都没有来,怎么知道这些小混混是以要求工伤赔偿的理由来闹事的。”

    张文龙在一边愤愤地道,却也是很无奈。

    就算是傻瓜,现在都能明白,这样聚众闹事,警察却袖手旁观,这里如果没有内幕,那才叫真正的见鬼。

    事实上,警察并不是不管,而是早就来了,就在进入皇家玉液那条公路的路口,此时此刻,十几辆警车静悄悄地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而且,这次来的警察,可不是普通的民警,而是全副武装的防暴特警。一个个警员身穿防弹衣,身上都有枪支等现代化武器。一个个神情凛然,等待着上级发出的命令。

    这次带队的是宿迁市特警大队的大队长梁勇,今年才三十二岁,在宿迁的警界,一向有拼命三郎的外号。在他十几年的警察生涯中,已是破了无数的大案,不少罪恶累累,全国通缉的重大犯罪份子,都折在了他的手中。可以说,在苏省的特警中,他也算是一杆标杆。

    刚才,他接到上面的命令,让他执行一个特殊任务,那就是到皇家玉液酒坊外候命,随时准备抓捕一个叫张横之人。

    梁勇心中很疑惑,因为,这个命令有些莫名其妙。貌似要被抓捕的对象张横,如今并无任何犯法的迹象,上方却是要营造机会,让张横犯罪。并在实施犯罪的现场,把他抓个现形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这支特警大队的人员,就授命在此等候。

    不过,梁勇是个合格的特警,虽然上方的命令有些怪异,甚至不合情理。但服从命令是警察的天职,他还是坚决地执行了这个任务,静静地等候在这里,随时听从调遣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姓张的,这回看你能忍到什么样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在皇家玉液酒坊的不远处,冯慧敏和隆奎坐在一辆普通的桑塔纳里,正透过车窗窗帘的缝隙,观看着酒坊门口的情形。

    今天这次对皇家玉液的冲击,正是冯慧敏暗中指使,并且精心策划,目的自然就是要对付张横。

    在他的计划中,让那些流氓小混混,找个理由冲击皇家玉液,到时,皇家玉液的人,肯定会反抗。那么,现场自然就会变成流血斗殴事件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早已等候的特警出面,把双方斗殴的人全部抓起来。至于主事者,也得去局子里喝咖啡,张横就是主要抓捕对象。

    一旦进入了警局,张横就算有三头六臂,那也得乖乖地当孙子。冯慧敏早已为他准备了一系列的大餐,会让张横一一品尝。

    这就是冯慧敏对付张横的阴谋,到了那个时候,不怕张横不屈服,不仅隆家在海外的危机可解,张横最后会怎么样,那也得看他冯慧敏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当然,事情的关键就在一个闹字,只要前卫手下的那些人闹得够凶够狠,绝对不怕皇家玉液那边不出手。

    所以,此时此刻,望着那边酒坊门口叫嚣的人群,冯慧敏的神情变得阴毒起来,他期待着事情快点发生。

    隆奎神情凝重,这事他自然也参与了。先前冯慧敏向他说出这个计划的时候,他还有些犹豫。但是,经不住冯慧敏的再三劝说,再加上咽不下那口气,他最终也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现在计划已开始实施,他也已是骑虎难下。只是,隆奎的心中,仍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。尤其是,他的右边眉毛,就这么一直地跳个不停,这让他更加的忐忑。

    俗话说,左眉跳财,右眉跳灾,虽然没什么依据,但此时此刻,右眉毛跳得这么剧烈,确实是让隆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周厂,你下去跟那些人谈谈,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办公楼上,张横微一沉吟,向周亮和张文龙道:“还有张师父,你去厂四周看看,有没有什么其他特殊的情况?”

    感受到阴谋的气息,张横却也不急着处理这事了,他倒是要看看,冯慧敏最终的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的,张先生!”

    周亮答应一声,与张文龙两人,就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里谁是主事的,请出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周亮拿了个扩音喇叭,隔着那道移动铁门,朝门外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们这些黑心老板,让我们做工,我们兄弟受了工伤,却不给我们治疗,你们还有人性没?”

    人群顿时更加的喧哗,一阵阵的叫嚣喝骂声传来,根本没人理会周亮。

    直到周亮扯着嗓子,一连喊了好几遍,人群后面,这才走上来一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前总,您这算是什么意思,好象我们请你们公司更换和改造管道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人受伤,出现什么事故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人,周亮不由神情一肃:“怎么现在却弄出个工伤事故来了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这一带地下势力的老大前卫,这次得到冯慧敏的指使,他是亲自前来。

    前卫身形魁梧,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,自有一副不怒自威的气势。他能听从冯慧敏的安排,这自然是有原因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