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7章 钓鱼
    当年,前家被仇人追杀,这才迁移到宿迁这一带,因此,那时的前家无比的落魄。

    正是冯慧敏的父亲,看出了这户人家乃是五虎断门刀的传人,便施了点恩慧,救济了前家,并资助他们在宿迁这一带开店做生意。终于,前家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渐渐的发展起来,才有了如今的声势。

    所以,前家人对冯家是无比的感激,到了前卫这一代,他为人特别讲义气,因此从来就没忘要报答冯家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冯家在世俗中,那些涉及到黑道的事,全是由前卫出面解决。可以说,前卫是冯家在世俗的另一条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这次冯慧敏要对付皇家玉液,前卫自然是不遗余力。上段时间的暗中威胁,便是由他亲自安排。今天,又接到冯慧敏的电话,让他带人找个理由冲击皇家玉液,前卫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,并亲自前来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周亮出面,当面责问自己,前卫不禁冷笑:“周厂,你说没有工伤就没有工伤吗?难道老子的兄弟到底怎么受的伤,老子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他是决意要把这些人的受伤,栽在前段时间给皇家玉液更换管道的工程上,自然是绝不会松口。

    “呃,前老大,这……”

    周亮神情一僵,一时却是语塞。貌似前卫硬要把这盆屎泼在皇家玉液身上,似乎还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不是吗?前段时间,前卫的公司,确实是给皇家玉液装修管道。谁能说他们的人没有在工程中受伤?毕竟,周亮当时可没想到,会出如今的状况,根本不可能在当时给每个做管道的工人,在工作时拍下视频。

    现在,前卫说这些伤员,就是前段时间工程中受的伤,周亮还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也知道前卫的背景,这位宿迁的黑道老大,存心要泼脏水,那就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没有这事也得有这事了。

    “前老大,那你说这事你想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周亮忍住了心中的那口恶气,目光望向了前卫。

    “哼,事情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前卫冷笑:“我兄弟在工程中一贡有七个人受伤,而且,都留下了残疾,所以,医疗费,营养费,残疾赔偿费以及精神损失费等,就每个人陪一百万,你们皇家玉液,拿出七百万的赔偿,这事就算了。否则,就别怪我前卫翻脸不认人!”

    “呃,一人一百万,七百万?”

    周亮的脸都抽搐了起来。心中那个愤怒: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?这完全就是敲竹杠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算以工伤赔偿的要求来支付,也是绝不会有这么多费用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前卫带着百多号人围困皇家玉液,周亮却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。生怕让事态立刻激化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些小混混的老大前卫吧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直默不作声的张继,陡地踏前一步,走到了周亮身边:“要是我们不答应,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前卫的眼眸猛地一缩,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张横身边的那个保镖张继?”

    前几天,威胁皇家玉液员工的那些小混混,一个个在威胁完后,回去的路上,便遭到了不明人物的袭击。

    而且,袭击之人,手段非常的老辣,遭到暗算的七名小混混,全部筋断骨折,被敲碎了一条胳膊和一条腿的骨头,后半生算是残废了。

    最让前卫感觉震惊的是:七名小混混在受到袭击时,根本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看到。足见出手之人,也是这方面的高手。

    前卫立刻意识到,这是皇家玉液在报复,他立刻着手进行了调查。于是,张继就成为了重点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张继本人,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的凛冽气势,前卫的心里咯噔一下。他已立刻觉察到,眼前的这个叫张继的人,绝不简单,甚至他都没有把握能敌得过对方。

    “不错,老子就是张继。”

    张继神情凛然,目光死死地瞪住了前卫,就如同是一头豹子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

    前卫的目光也变得炽烈起来:“那就让我们手下见真章。”

    皇家玉液竟然隐藏着这样的武技高手,看他们的架势,显然今天是绝不会屈服。前卫立刻准备动手了。而这也正是冯慧敏今天交待他的事。一定要把事情闹大,要与皇家玉液的人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所以,前卫也不再废话,轰然踏步,带着一众小混混,就向张继等一众保安逼去。

    “哇,妈的,砸了这家黑心酒坊,兄弟们辛辛苦苦为他们做工程,受了工伤,竟然得不到赔偿,真是没天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砸了这家黑心酒坊,把这家黑心酒坊的黑心老板揪出来,为我们兄弟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小混混们顿时大造声势,叫嚣着,怒骂着,蜂拥着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门口再次混乱一片,眼看事态已是不可控制。

    “何总,张先生,不好,这回问题大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文龙急匆匆地又跑回了办公楼,人在楼梯上,就朝着何大牛他们大喊。

    张文龙刚才跟周亮一起出去,但并没有去门口,而是从酒坊的侧门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是得到张横的指示,让他去看看皇家玉液的四周,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特殊情况。

    那知,张文龙走出酒坊,骑上电动车在四周巡查了一遍,立刻觉察到了不对劲。在离皇家玉液三四里路的公路口,正有十几辆警车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些警车并不是普通的警察,这顿时把张文龙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敢迟疑,连忙急冲冲地跑了回来,把这一发现报告给何大牛和张横。

    “什么?路口有十几辆防暴特警的车停在那里!”

    何大牛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张横以及王红伟和刘春禹三人,也是互望一眼,神情变得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张兄弟,看来有人挖好了陷井,就等着你跳啊!”

    王红伟目光怪异地望向了张横:“我看那家伙肯定就是隆奎,他是不死心啊!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钓鱼!”

    刘春禹点点头:“这边这么多小混混在冲击酒坊,那边一大伙防暴特警早就等在那里。估计一旦这边真的动起手来,那些防暴特警就会马上赶过来。到时,这边所有的人,都得去局子里好好喝杯咖啡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和王红伟已是看穿了今天事情的实质。以他们的身份,某些部门弯弯绕绕的事,对于他们可不是什么秘密。尤其是王红伟,他老爹现在还是明珠公安局的局长,对于暴力机关的一些手段,更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!”

    王红伟的目光望向了张横:“这事我来解决。我的一位叔伯,就在苏省军分区任军分区司令一职。既然这边的警方有猫腻,那么,就让军方出面。嘿嘿,你可千万不要冲动,参与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张兄弟,确实不要参与此事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在一边点头道。

    两人也是知道张横的脾气,要是下面真的打起来了,张横绝对不会袖手旁观。要是张横真的冲下去,参与了打斗,那今天的事情是真的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一挑,经王红伟和刘春禹两人的提醒,张横也立刻清楚了隆奎和冯慧敏的意图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日在台岛的时候,他曾遭遇过类似的经历,貌似那时凌云天就是借助了警方的力量对付自己。所以,他已是心中跟明镜似的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红哥,这事还是由我自己来吧!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道:“你的那位叔伯如果直接动用军队,来插手地方上的事务,有些不妥。就算王家不怕隆家,但这也会给你那位叔伯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所以,你把他的电话给我,我自己跟他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呃,张兄弟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王红伟和刘春禹惊奇了,两人望向张横的目光顿时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张横的这翻话,说的确实是有些离谱了。

    王红伟可以利用家族的背景,让那位在军分区任司令员的叔伯,调动军队来插手此事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一个平头百姓,他又凭什么,可以说动对方,让对方派出军队呢?

    “红哥,你还不信我?”

    张横的笑里透出了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张兄弟既然这么说,那本少就看张兄弟你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和刘春禹互望一眼,暗自点了点头,他们心中充满了好奇,想看看张横到底凭什么,可以说动军方。

    所以,王红伟也不迟疑,立刻把对方的电话号码报给了张横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事,却是让王红伟和刘春禹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石敬是宿迁军分区的司令员,他今年还只有四十多岁。年纪青青,能成为一方军分区的司令员,自然也是大有来历。不仅石家本身也是世家,而且,石家与江南的顶级世家王家,世代交好,双方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刚过春节,石敬也刚从老家回到军分区,这几天事情并不多,他此刻正在办公室里翻阅资料,准备着军分区上半年的军事大比武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手机响了起来。石敬皱了皱眉,手机是他的私人电话,平时在工作时间很少有人会打进来。

    但是,让他更加诧异的是:来电显示,打进来的电话是个陌生号码。这下更让石敬狐疑了。他的这个私人号码,知道的人可不怎么多。那么,这个陌生号码会是谁呢?

    然而,当他接起电话,让他无比震惊的情形却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