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9章 一锅端
    嘎吱吱!

    几辆军车风风火火地冲到了皇家玉液的厂门口,猛地一阵紧急刹车,呈一个包围圈,已把整个厂门口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车后的帆布掀起,无数的军人从车箱里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大兵全副武装,一个个手拿枪支,如同凶神恶煞一般,就朝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“啊,军队?”

    正在往厂门口冲的小混混们,一阵骚乱,个个震惊。

    不过,其中有人却猛地反应了过来,脸现狂喜:“兄弟们,这是我们自己人,是来帮我们的,冲啊!把这个黑心酒坊的黑心老板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些小混混还以为,突然到来的军队,是他们的援兵。貌似在这次行动前,前卫老大曾透露过,会有官方的人在背后支持。到时事情闹大了,官方会出面,虽然会把他们也全部抓起来。但那仅仅只是走个过场。因此,大家是闹得越凶越好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军队到来,一众小混混还以为是老大所说的官方势力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军队?”

    正与张继斗得难分难解的前卫,浑身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象小混混们那样,只知道个大概。冯慧敏在请他动手之时,曾明确地告诉他,之后会有防暴警察来收拾场面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出现的不是防暴警察,而是军队,这确实是让前卫有些摸不着头脑,一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放下武器,否则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一连特别行动小组,乃是石敬手下最精锐的队伍,平时就常配合地方处理一些突发事件。

    此刻,一众大兵从军车上跳下来,立刻分成了几个小组,一个班的军士,已守住了路口,拉起了警戒。另几个小组的大兵,如狼似虎,直冲门口的那些小混混。

    大兵们可不客气,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抓捕冲击皇家玉液的暴力份子,所以,一上来就把黑洞洞的枪口,直指面前的小混混们。

    “啊!别开枪,别开枪,我投降,我投降!”

    刚还有些兴奋的小混混们,顿时一个个被吓得屁滚尿流。浑身哆嗦着,那里还敢再异动。

    “妈的,叫你们暴力冲击酒坊!”

    大兵们的军靴毫不留情地踹了过来,把这些小混混全部踹得狗啃屎。然后,毫不客气地就用大脚丫踩住了他们的背。

    另外的军士已是七手八脚地拿出了绳索,就象是捆猪猡一样,把一个个举手投降的小混混,捆了个结实,全部丢入了军车的车箱里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痛喊声,求饶声,哭爹喊娘声响成一片。这些小混混是真的吓坏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是装装样子的吗?怎么这些大兵玩真的,不但见人就踹,而且还没头没脑专往脸上踹。

    现在,更是把他们象赶猪猡一样,直往车箱里丢,这完全是不把他们当人看啊!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前卫也傻眼了,见到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急冲冲赶过来,不由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赶过来的正是陈小伟,他那里会理会前卫,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立刻,四名军士的枪指住了前卫,其中两人直扑而上,扑向了前卫。

    前卫的一张脸都抽搐起来,本想反抗,但面对两支黑洞洞的枪口,他终于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开玩笑,军队可绝不是好玩的。要是真敢当面反抗,挨了枪子都没地方诉冤去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皇家玉液门口,所有冲击的小混混,全部被捆绑了起来,无论是否受伤,都被丢入了军车的车箱里。而一众军士,也完全控制了整个厂区,把这里警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首长在哪儿?”

    亲自在现场指挥了抓捕行动,眼看所有流氓小混混都被抓了起来,无一漏网。陈小伟总算松了口气,目光望向了张继等保安。

    对于厂里的保安,军方的人并没有一个人动手抓他们。所以,张继等人倒是看了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“他在楼上!”

    张继朝后面的办公楼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那请你带我去见张横首长。”

    陈小伟望望办公楼,似乎在六楼的走廊上看到了几个人。只是,他一时也没看清谁是张横,立刻向张继要求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继点头,也不迟疑,转身带着陈小伟向办公楼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到底是怎么了,军方的人怎么会突然插手?”

    桑塔纳里,冯慧敏浑身剧震,脸色变得震惊莫名,他亲眼见到了军队抓捕所有小混混的情形,却是把他给震傻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望向了隆奎,希望能从隆大少这里得到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根本没有联系军方。”

    隆奎满脸的苦涩,神情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付皇家玉液,出动防暴警察,这已是牛刀宰鸡。

    至于军队,隆奎自认就算是以自己的关系,也不敢随便动用。军队是无比敏感的事情,一旦动用军方,那可绝对不是小事,会闹得整个苏省都被震动。

    隆奎可绝不想这样做。

    那知,这支突然冒出来的军队,赶在防暴警察之前,插手此事。而且,看他们的情形,完全就是针对门口的小混混,对皇家玉液酒坊的保安,丝毫没有任何的行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支军队,应该是皇家玉液请来的救兵。

    可是,皇家玉液能有什么人,或者是什么能力,可以指挥得动地方上的军队?隆奎这回是真的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张横?”

    陡地,隆奎想到了一个名字,身形不禁又是一颤。想来想去,也只有张横有这样的本领。否则,以皇家玉液的那几位管理人员,根本就连军方的边都摸不着。

    但是,隆奎还是有些难以置信,张横就算有些背景,可他又凭的是什么,才可以调动地方的军队听从他的命令?难道这个张横,还有自己如今都还没有掌握的神秘来历吗?

    “怎么军队抢先动手了?”

    后面赶来的警察车队,此刻被一个班的大兵拦住了去路,又被前面几辆军用卡车完全堵了路,只好停在了外围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们看到军方的这些大兵,如狼似虎地抓捕了那些小混混,一时也个个傻了眼。梁勇的嘴已张成了蛤蟆,满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做为防暴大队的大队长,他自然清楚,地方上要动用军方参与行动,那是需要有复杂的审批手续。因此,每次军队出动,参与地方上的事,事先都会有通知。

    然而,这次行动,自己这个实行者连一点消息也没有,军方却是抢先一步,对这里实行了抓捕行动。

    这完全违背了常理,更是大大地出格。那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梁勇,却也不敢带人硬闯军方的警戒线,只好眼巴巴地看着那些大兵在那里耀武扬威。他也不敢把这里的情况隐瞒,立刻向上级做了汇报。

    只是,得到的结果让他无比的震惊,因为上级也完全不知道此次军方的行动,直到现在,上面也是满头雾水,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首长,宿迁军分区机要参谋陈小伟,受石敬司令员之命,前来报到。”

    办公楼的走廊上,陈小伟终于见到了张横,他立刻一个立正,朝张横敬了个标准的军礼:“任务顺利完成,请首长指示。”

    神龙组出来的人,相当于是上面派来的钦差,见官大一级,陈小伟自然要以首长称呼张横。

    “嗯,陈参谋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欣然地点点头。他刚才在楼上,亲眼看到了军方抓捕的全过程,对于军方人员的行动,还是非常满意:“请代我向石敬司令员问好,感谢石司令的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是,首长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陈小伟立刻道:“石敬司令员因为有军务在身,不便亲自前来,所以离开时,特别要求在下,务必请首长到军分区一聚。”

    陈小伟代石敬向张横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“多谢石司令的好意,到时我必然会前去拜访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目光却是转向了楼下:“还有,把这些流氓暴力份子,先押回军区,不管是什么人前来讲情,都不必理会。等我把这里的事处理好,自会通知石司令该如何做。”

    张横把自己的意思传达给了陈小伟。

    这些小混混,背后是由冯慧敏在撑腰。出了这样的事,冯慧敏这家伙,自然是要想方设法营救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岂会如此轻易地放了这些人,他可是要把他们当筹码来用。不管怎么说,要放了这些人,不狠狠地宰上冯慧敏一刀,让这家伙大出血,张横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“是,我一定会把首长的意思传达给石司令。”

    陈小伟立刻应承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是神龙组的人员调动了军分区的军队?”

    桑塔纳车子里,隆奎终于回过了神来,他也不迟疑,马上打通了电话,想了解军方为什么出现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是,听到的结果却让他无比的震憾,因为上面刚也与军分区联系过,从石敬司令员那儿,得到了确切的消息,这次军分区之所以突然行动,甚至没通知地方,是因为接到了神龙组成员的要求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神秘的神龙组的成员,怎么会插手此事?

    隆奎浑身剧震,脸色已是难看到了极点。他就算长三个脑袋,也不会想到,这个国家最神秘的神龙组成员,竟然为了这样的一件小事,直接插手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隆奎的心轰然一震,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