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0章 抓住了小尾巴
    “难道张横那小子就是神龙组的人?”

    一个念头陡地浮上心头,隆奎的身形不由再次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对于神龙组,他自然也是非常了解。即使是身为顶级大少,心中也是有些恐惧。貌似这个组织,直接受当今的领导,如果张横真是神龙组的成员,这事确实是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神龙组?”

    一边的冯慧敏也是浑身一震,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难道姓张的小子,已被吸收入神龙组了吗?”

    冯慧敏也立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神情剧变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,自然对神秘的神龙组也是知之甚详。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张横会是神龙组的成员。那么,事实要真是这样,问题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他与张横之间的仇恨,这已不仅仅只是私人的恩怨,事情只要牵涉到国家机关,尤其是象神龙组这样的组织,那绝对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一时间,冯慧敏的心头大凛,脸色已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隆奎和冯慧敏当然没想到,这次张横之所以直接显示身份,动用权力,调动地方军区的军队,就是为了要向他们示威。

    不是吗?隆奎以家族的力量压制皇家玉液,张横即使是借用了港岛澳岛等地的外力,来打压他,暂时让他屈服。隆奎也是绝不会服气。

    只有显示出可以震摄对方的身份,这才会让他们有所顾忌。而神龙组的身份,正好有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自当日被柳犁月强行拉入神龙组,一直还没使用过这块招牌。这一次,他也想通了,不用白不用,过期可要作废。

    所以,就拿自己这个神龙组成员的身份,耍了一回威风,效果确实是出人意外地好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对付隆奎和冯慧敏,可不仅仅只有这一手,他在此之前,早就留了后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江南省的钱塘,冯家老宅的门口,有四个人驾着车辆,正来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冯家的老宅就在钱塘天目山的一座山峰上,一条自建的盘山公路,直通那里。

    老宅已是有数百年的历史,仍保持着古色古香的古韵,庭院深深,画梁雕栋,在青山绿水的掩映下,一副古意盎然。

    公路只通到这座住宅的百多米外,面前就是青石的台阶,足足有数百阶,一直延伸向上,从下面望去,可以看到老宅那桐油的紫黑色大门,上面钉满了铜钉,一股无形的威严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冯家确实是底蕴深厚,怪不得能与北方宋家平分秋色,执南方风水界之牛尔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辆车子已开到了台阶下,从车里走出四个人,一女三男。

    四人望望四周的景色,再望望上方的冯家老宅,不禁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柳姐,我们就这么直接进去吗?”

    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次我们可是来办案的,可不是来拜访冯家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女子俏脸一肃道。

    这四人,正是张横所在小组的另四名伙伴,柳犁月,辛献锋以及金亮和杨胜利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之所以出现在冯家老宅,就是因为受张横所托,前来冯家办事,处理冯慧敏在外所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作为。四人联袂而来,足以表示对此事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好,柳姐!”

    杨胜利眉毛一挑,挺了挺胸。

    当下,四人也不迟疑,踏步向台阶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,此为私人住宅,无关人等,请速速下山。”

    立刻,上方出现了两个年青人,神情肃然地向下面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冯家的弟子吧?”

    杨胜利踏前一步:“请禀告你们的家主冯之源冯老先生,就说神龙组第五小组柳队长,前来调查一件案子,请冯老先生出面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神龙组?”

    上面的两个年青人脸色微变,立刻有一人拱手道:“请稍等,我等立刻向家主汇报。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其中一人已是急冲冲地跑入了冯家老宅。

    开玩笑,神龙组的人办案,竟然找上门来了,此事自然绝不简单,冯家弟子可没有人敢怠慢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冯之源带着一众冯家弟子,急冲冲地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,不知来我冯家何干?”

    冯之源目光一凝,脸色微微有些难看。他一眼就看出来了,来的四人果然是玄门中人,而且个个修为不弱。这让他心中不由咯噔一下。脑海中也立刻回想了一遍,最近冯家人是不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,以至于让神龙组的人找上门来?

    “冯老先生!”

    柳犁月等人此刻已走上了台阶,柳犁月也不客气,拿出了证件,让冯之源明确了他们确实是来自神龙组。这才又道:“我们这次过来,有一个重要的案件,需要冯老先生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好,柳小姐,诸位,那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冯之源微一沉吟,把四人让进了老宅里。

    老宅一共有四进,第一进就有一个会客的客厅,青砖铺地,屋里摆设古色古香,很有一种古朴的韵味。

    冯之源把四人让到了座上,有人奉上了香茗,冯之源的目光凝注到了柳犁月的脸上:“不知柳小姐今天前来,是不是我们冯家有弟子在外面惹了事?”

    “冯老先生,不知你是否知道莲花会?”

    柳犁月也不拐弯抹角,开门见山地道。

    “莲花会?”

    冯之源眉头一皱,脸现诧异之色:“柳小姐说的是那个邪教组织莲花会?”

    关于莲花会的事,最近闹得沸沸扬扬,不仅世俗中已是人人皆知,玄学界的人士,也是高度的观注。

    毕竟,邪教组织,这已是近几年来很少出现的现象,尤其是被国家如此慎重其事的重点打击,更是少之又少。只要是听到这一消息的人,都在暗中了解相关事宜。这也是能从中探察到国家某些方向的意志。

    只是,冯之源还真没想到,柳犁月开口就说到了莲花会,这让他的心中不由一惊,暗自寻思起来:自己家族中人,难道与莲花会有什么牵连?

    “不错,我说的莲花会就是莲花圣母组织的邪教。”

    柳犁月神情一凛,目光陡地变得犀利起来:“我们这次前来,就与莲花会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据我们的调查,你们冯家的冯慧敏,与莲花会关系密切,甚至还是莲花会的重要成员莲花圣主。”

    柳犁月的语气变得无比的凝重:“所以,我们想请冯老先生给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“是冯慧敏?”

    冯之源浑身一震,神情刹那变得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冯慧敏正是冯之源的独生子。他自然是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,虽然傲气凌人,娇纵无比。但因为资质的陷制,修为并不高,在冯家各系的子弟中,也只能免强能挤入上流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这个不肖子,竟然会与莲花会扯上关系,而且,还成了什么莲花圣主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这不肖子怎么能成为莲花会的莲花圣主?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冯之源猛地反应过来:“以他的修为,绝不可能成为莲花会圣主的。”

    冯之源还是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冯老先生,您可能有很长时间没见到过冯慧敏了吧?”

    柳犁月冷笑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冯之源又是一怔,他确实是有半年的时间没与冯慧敏碰过面:“难道这半年不见,那不肖子已有了很大的变化?”

    “冯老先生,冯慧敏与莲花会勾结,此事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柳犁月一挥手,旁边的辛献锋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份资料,递到了冯之源面前。

    冯之源有些迫不急待地打开,仔细地翻阅起来。但是,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这些资料,确实就是冯慧敏成为莲花圣主的证据。

    顿时,冯之源的脸色变得震惊之极,一时不知该如何才好。

    “冯老先生,我知道您虽然是冯家家主。但是,此事您应该还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柳犁月的目光一凝:“所以,此事重大,我希望您能请出你们冯家可以真正做主之人,我们也好与他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柳犁月语气稍稍变得缓和了些。她这次过来,可不是来与冯家翻脸的,而是要拿冯慧敏与莲花会的关系,来逼迫冯家。

    冯家的家主这一职,并不是谁的修为高,谁就担任这个家主之位。而是每十年由冯家各系轮流来坐。

    而且,冯家的家主,主要负责的是冯家日常的事务,以及对外和俗世的关系。本身并不要求资质有多好,力量有多强。

    冯家真正核心的力量,乃是那些在秘境中的长老以及太上长老级的人物。

    所以,冯之源这个家主,虽然在俗世中很有名气,但在整个冯家的体系中,权力却并不大。

    遇到这样与邪教勾结的重大事情,冯之源确实是无法做主。

    “好,那请柳小姐稍等。”

    冯之源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好一会儿,这才咬了咬牙,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事情牵涉到如今正被严厉打击的莲花会,又是关系到他儿子,冯之源确实是有些心乱了。

    而从柳犁月的口气上,似乎此事还有回旋的余地,他自然不愿放弃。所以,立刻决定向家族中的长老汇报,让他们定夺。

    望着冯之源进入内院,柳犁月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。

    原本,冯慧敏是莲花会的莲花圣主这事,他们也是刚刚从张横那儿知道,并开始搜集资料。只是,他们最初并不清楚张横的目的。直到张横把他在宿迁的事说与他们,这才明白张横的企图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已抓住了冯慧敏的小尾巴,以此为威胁,逼迫冯家,看来已是有了一定的成效。

    那么,接下来就是该如何与冯家谈条件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