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1章 保护伞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柳犁月和杨胜利等四人,从冯家的老宅走了出来,一个个满面的春风。

    与冯家长老级人物的谈判很顺利,最终双方达成了一至意见,那就是神龙组不追纠冯慧敏与莲花会勾结的事,由冯家自己好好惩罚这个不肖子孙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感谢柳犁月他们网开一面,冯家也表示了谢意,拿出了一百枚地脉精晶做为谢礼。

    此事就这么和平解决,双方都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对于冯家来说,虽然他们的家族有千年的传承。但是,要与国家机器硬抗,却也不是他们所愿。能平息事态,这是最理想的处理方式。

    而对于柳犁月他们来说,这次本来就是私自行动,追查冯慧敏与莲花会勾结的事,就是张横透露了消息,并暗中示意。

    这回,四人小组假公济私,从冯家敲了一次大竹杠,得到一百枚的地脉精晶,那无疑就是一笔意外的丰厚收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此行更是达到了张横所托的目的,可以说是圆满完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当下,柳犁月也不犹豫,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张横,只说了两个字:“搞定!”

    张横正与王红伟以及刘春禹和何大牛等人在一家大酒店吃饭,算是为刘王两人接风。接了电话,脸上顿时露出了欣然之色。

    与冯家虽然早就结怨,但双方的仇隙主要来自冯慧敏这一系,并且还完全没有公开化。当日冯天仁死在禹王崖的海底秘地,此事也只有冯慧敏知道。

    而冯慧敏根本不敢把此事透露出去,否则,他抛弃自己的爷爷,一人逃生的事,若被家族知道了,只怕他这一生也算是完了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虽然暗中防犯着冯家,但却也不准备在如今这个时候,与冯家翻脸。毕竟,张横现在的力量还不够强大。若是正面与冯家开战,以冯家千年的底蕴,张横确实没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就算他有九黎巫族以及血家操家和唐手流等之助,但如果只是因为自己个人的恩怨,就把这些家族或门派卷入一场战争,却也不是张横所愿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的目的,就是要平息这一事件的事态,让冯慧敏再也无法对付何大牛投资的皇家玉液。

    张横如今其实缺少的是时间,他的底蕴太浅。纵然修为已达到三品顶峰,在一般玄学界的人看来,已算是高手。但与那些真正传承了数百上千年的家族来说,还是完全不够看。更何况,他还有父母亲人,他可不敢肆意妄为,每做一件事,必须为家人和朋友以及那些红颜知己考虑。

    接完电话,见席上的众人都停下了筷子,望着自己。张横微微一笑,挥了挥手:“没事,一个朋友的电话,大家继续。”

    今天,解决了那些流氓小混混对皇家玉液的冲击,更是见识到了张横的手段和背景,席中的所有人都是感觉无比的兴奋,对张横也更是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敬畏,尤其是周亮和张文龙两人,如今望向张横的眼神已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能让隆奎隆大少低头,又能动用地方军区军队,这样的牛人,岂是普通人?

    现在,在周亮和张文龙他们心中,张横变得无比的神秘,他们完全猜不透张横背后的背景和来历,心中满满的都是敬服之意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张兄弟,你们皇家玉液新酿的老君醉和宫庭玉液,确实是难得的佳品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和刘春禹互望一眼,王红伟开了口:“不过,说实话,我和春哥这次受你邀请,来到这里,难道张兄弟真的只是为了让我们品酒吗?”

    对于张横这次邀请,刘王两人,心中确实是充满了狐疑。

    原本还以为,张横是想让他们来对付隆奎,让他们做个中间人,与隆奎谈判。

    那知,事情完全不是这样,张横早就暗中有了安排,让隆奎主动低头,首先提出谈判的要求。

    等冯慧敏暗中指使此地的涉黑势力,想玩一次钓鱼的游戏,狠狠地阴张横一把。

    本还以为,这次应该是他们出手的时候了。那知,张横牛皮哄哄地以神龙组成员的身份,直接调遣军区的军队,抓捕那些小混混,破坏了冯慧敏和隆奎的阴谋。

    照这样看来,似乎他们两人还真没有可以帮上忙的地方。这就让两人更加的疑惑了,张横可不会无缘无故把他们请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那么,张横的目的到底何在?

    所以,此刻王红伟不禁借着酒意,当面向张横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红哥,春哥,说实话,请两位过来,确实是有事要与你们商量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也不再隐瞒:“你们先前也品尝了我们皇家玉液的老君醉和宫庭玉液,不知两位对这酒的前景如何看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你们酒坊的这两种酒,是我与春哥这些年来,喝过的最佳的美酒。今天只是品尝了一回,已是难以割舍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眼睛一亮:“我刚才还与春哥在商量,这次回去,一定要你送我们十大箱。嘿嘿,这酒不仅我和春哥喜欢,相信上京的那些老头子,也肯定会爱不释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!”

    张横大度地摆摆手,转向了一边的周亮:“周厂,等红哥和春哥走的时候,你别忘了给他们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张少!”

    周亮现在也改称张横为张少了,他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王红伟和刘春禹的身份,周亮如今也完全清楚。这样两位堪与隆奎平起平坐的顶级大少,他是巴结还来不及。所以,他们要老君醉和宫庭玉液,他那里会吝啬?

    “春哥,红哥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:“小弟有一个想法,不知你们对老君醉和宫庭玉液,是不是有兴趣?”

    “兴趣?”

    王红伟和刘春禹一怔,两人立刻感觉到张横所谓的兴趣,似乎内有含意。两人不禁又是互望一眼,王红伟迟疑着道:“张兄弟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明人面前也不说假话,我的意思是说,春哥和红哥是不是有意向,在我们皇家玉液参个股,投资我们的酒坊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凝注到了两人脸上。

    “参股投资?”

    刘春禹和王红伟身形一震,下一刻,两人刹那惊喜若狂,猛地站了起来:“张兄弟,你这话当真?”

    张横让他们参股投资的话,确实是让王红伟和刘春禹无比的震动。

    从老君醉和宫庭玉液的品质来看,这两种酒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。它们的前景是完全可以预料,一旦推向市场,肯定可以占据药酒行业的尖端客户。

    这从当年皇家玉液的清庭御用酒的辉煌,就可以想象到。因此,这两种酒的前景,任是谁都能看得出来,那完全就是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皇家玉液酒坊,现在虽然仍是处于低谷期,但它即将崛起,兴旺发达的日子已不远了。只要两种新酿的药酒推向市场,被人们所知道,必然会成为一家炙手可热的酒业大鳄。

    到时,皇家玉液的资产,也会象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,它的发展前途,可以说是无限的光明。

    只是,王红伟和刘春禹两人,怎么也没想到,张横竟然会提出让他们入股和投资的意向。这岂不是要送他们一只会下金蛋的金鸡吗?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两人感觉难以置信?

    “哈哈,这当然是真的,小弟什么时候忽悠过两位大哥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:“如果两位大哥有这意向,我与大牛已是商量好了,就让你们各占百分之十的股份,这样,以后皇家玉液也有两位大哥的一份了。两位大哥可要多多关心这里的事啊!”

    张横在多多关心这里的事上,特别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你这话就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王红伟和刘春禹互望一眼,顿时也会心地大笑起来:“这里有了我们的股份,那就是我们自己的产业了。要是有什么不长眼的家伙,想动这里的心思,妈的,我春哥和红哥,绝对饶不了他,一定让他祖宗十八代都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和王红伟信誓旦旦地道。他们现在已经恍然了,为什么张横要把皇家玉液百分之十的股份让出来,让他们参股投资,这完全就是要让他们给皇家玉液撑起两把保护伞啊!

    不是吗?以王红伟明珠市公安局局长公子的身份,以刘春禹上面部委大领导少爷的背景,皇家玉液有两人的股份,这无疑就是象以前还是清朝御用供品的皇家玉液一样,沾了贵气。

    以两人在江南和上京的人脉和势力,在这苏省范围内,还真没有人再敢对皇家玉液动任何的歪心思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也正是张横此次邀请他们的目的。张横心中明白,以皇家玉液新酿老君醉和宫庭玉液的品质,暗中羡慕妒忌之人,肯定不少。再加上与隆奎闹翻,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背景,来支撑皇家玉液,只怕何大牛总有一天,会被人给吞噬了这家酒坊,甚至平日里也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想给皇家玉液找座靠山,撑把保护伞。想来想去,最后就想到了王红伟和刘春禹两人,以他们的身份,要是参与进来,皇家玉液可以说是高枕无忧,加了双保险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想为何大牛留下任何的隐患,既然插手了,就得给何大牛扫清今后的一切障碍。

    让柳犁月他们,以神龙组抓住冯慧敏小尾巴,与冯家长辈谈判,也是出于这个目的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很不够朋友,太不当我们是兄弟了!”

    兴奋劲过去,王红伟和刘春禹也总算有所平静下来,两人互望一眼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突然沉了下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