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2章 满脸的诧异
    刘春禹和王红伟突然脸色一沉,神情不悦地望向了张横,这让张横一怔,不禁愕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何大牛,周亮以及张文龙三人,刚举杯喝酒的动作,也陡然一僵,惊愕地望向了两人,满脸的诧异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没想到,刚才还兴奋无比的两位大少,突然间就会翻脸,这是哪跟哪啊?

    一时间,席间的气氛猛地有些凝滞,变得非常的压抑。

    “呃,红哥,春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搔搔脑袋,满头的雾水:“我好象没做错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还没做错什么?”

    王红伟神情一肃:“你说你当不当我们兄弟?你要我们出手保护皇家玉液,你吭一声就行,以后这里的事我们就全包了,就算隆奎那家伙想在后面搞鬼,也有我们兄弟给你顶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刘春禹也是脸色阴沉:“可是,你却拿股份给我们,这那里是兄弟应该做的,好象我和红哥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,你说你有没有拿我们当兄弟,是不是够朋友?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王红伟和刘春禹,确实是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以他们堂堂的顶级大少,在圈子里也是以讲义气,有个性而受一众兄弟朋友的敬重。而且,两人也确实是把张横当自己人看,有什么事,一向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为了让他们能参与皇家玉液的事,却以股份为交换。这在两人心中,已是感觉被张横看低了。

    皇家玉液今后的前途虽然无量,能得到百分之十的股份,无疑就是栽了一棵摇钱树,以后就等着收钱就行。但是,两位顶级大少,可也不是缺钱的主。更何况,比起与张横之间的那份交情,钱确实也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哈哈,红哥和春哥原来是为了这事生气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愣,但立刻反应过来,不由哈哈大笑:“红哥和春哥你们是多想了,我之所以让你们参股,确实也是想让两位大哥能多赚点钱。有钱一起赚,这才是真正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如果你们不参股,要是皇家玉液出了什么事,你们直接插手,这也是言不正名不顺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:“所以,只有你们参了股,一旦皇家玉液有事,你们到时想怎么搞,都是名正言顺,别人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伸手拍了拍刘王两人的肩:“要是两位大哥,感觉这次占了便宜,以后你们有什么好项目,那也通知兄弟我一声,也好让兄弟沾沾光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王红伟和刘春禹相互望了望对方,微微沉吟起来,感觉张横的话也是挺有道理。

    半晌,两人终于点点头:“张兄弟,既然你这么说了,那我们也不怪你,这次就承你的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大哥跟我也这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横哈哈一笑:“以后要两位大哥帮忙的地方还多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好!”

    刘春禹和王红伟的神情,这才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大家喝酒,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,不醉不休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适时地站了起来,举起杯子,向三人道。

    看他们总算解释清楚了彼此的隔膜,何大牛和周亮以及张文龙心中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,不醉不休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和王红伟举起了杯子,席上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一起碰杯,场面热烈无比。

    “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,从此就最也无法把你忘怀!”

    突然,一阵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,刘春禹不由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他扫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,神情却是立刻变得无比的异样:“是隆奎那家伙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屋里顿时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张横脸上。

    隆奎这个时候突然给刘春禹打电话,显然绝对与今天的事有关。

    “春哥,你听他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向刘春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刘春禹也不迟疑,立刻按下了通话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春哥,真不好意思,听说你和红哥一起来我们宿迁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话筒里传来了隆奎的声音:“怎么来我这里,也不通知小弟一声,这是不是太不给在下面子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隆少你是大忙人,那象我和红哥那样,闲着没事到处乱跑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打了个哈哈,根本不接隆奎的话题,心里却已是恍然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隆奎,可不是这样客气,曾经刘春禹和王红伟都来过苏省的地界游玩,可根本没见这家伙这么热情,还亲自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而且,听他现在的语气,一口一个小弟,一个在下,姿态放的很低,显然这家伙是有事要求恳自己。

    “啊呀,春哥,你这话就见外了,谁不知道春哥您和红哥都是年青俊杰,平日里日理万机。”

    隆奎客套着,与刘春禹闲扯了起来。

    包厢里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听着隆奎和刘春禹两人的通话,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大家都能猜到,隆奎这个电话,绝不会是与刘春禹叙旧聊天那么简单。问题在于: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目的?

    好半天,废话说了一箩筐,隆奎总算是扯到了正题:“春哥,我知道,您与张少的关系非常不错。这次小弟无意中冒犯了张少,所以,想请春哥给小弟做个中间人,向张少道个歉。我想,要是明天春哥和红哥你们方便,就让小弟作东,在国际大酒店三十三楼摆宴,也算是为春哥和红哥你们接风,也好向张少当面解释我们之间的误会。”

    隆奎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小观园的三楼上,隆奎满脸的期待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在皇家玉液门口的事,对他的震动很大。然而,等他和冯慧敏回到小观园,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,另一件让他更加震憾的事情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一众人闯入了小观园,正是冯家老宅派出的一位长老和执法队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隆奎和冯慧敏两人大惊失色。他们自然清楚,冯家长老这一级别的人物,是很少会在世俗公开露面。

    更何况,冯家执法队,更是冯家的大杀器。没有严重的事情,绝不会出动执法队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一位长老带着执法队到此,这岂不是说,这回问题大了?

    果然,那位长老和执法队的人员,一见到冯慧敏,立刻把他围了起来。冯家长老更是当面宣读了冯家长老会的决议,要立刻押解冯慧敏回家族,接受问询。

    冯慧敏当场就吓得脸色惨白,几乎直接瘫软。他可明白,长老会所谓的问询,那绝对不是好事,凡是进入长老会问询环节的冯家弟子,没有一个好下场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想不通,冯家长老会怎么就突然注意到了他,并直接派一名长老和执法队前来捉拿?

    冯慧敏又惊又恐又是狐疑。只是,他纵然心中不甘,却也丝毫不敢反抗,只好乖乖地跟着那名长老和执法队去了家族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就算如今力量暴增,修为达到三品顶峰,又掌握了禹王赶山鞭这件上古圣器。但是,面对强大的家族,他却也不敢起反抗之心。否则,他就是冯家的判逆,到时会受到整个冯家无情的追杀,世界之大,绝无他立足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就这样,冯慧敏灰溜溜地被冯家的执法队押走,只剩下了隆奎一个人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当他回过神来,隆奎的心中震动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就算他是傻瓜,此刻也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性。冯家派出执法队,前来押解冯慧敏,这肯定是与这次皇家玉液有关,甚至极有可能就是张横使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然,事情那会如此的凑巧,这边发生事情,冯家家族就来捉拿冯慧敏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张横背后的能量,绝不是他隆奎现在表面所看到的。这个姓张的家伙,不仅在世俗,而且在玄学界也有着可怕的能量,甚至能影响到冯家长老会的决定。

    这让隆奎心底机灵灵直打冷战,直到此时,隆奎算是了解到了,张横是他或他们隆家所招惹不起的人物。他这次大意地与张横为敌,这无疑是为自己,也是为隆家,树了一个强敌。

    心中惊惶,隆奎一时失了方寸,连忙招来张志伟和阴誉这两位得力干将,把如今的状况说了一遍,想听听两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最后,阴誉和张志伟两人,还是向隆奎提出了建议,那就是必须与张横谈判,尽早结束这场纷争。

    不是吗?海外的投资搁浅,每过一分钟都是巨大的损失。现在,隆奎的手段用尽,不但丝毫得不到好处,而且连同盟冯慧敏都被他们家族给抓了回去。

    以如今隆奎独木难支的情况,如果再与张横硬抗,事态将越来越严重,到最后极有可能会无法收拾。到时,一切就都晚了。

    听了两人的意见,隆奎犹豫了半天,最后终于咬了咬牙,决定再次低下头来,拉下这张脸,与张横谈判。

    幸好,张志伟向他提供了一个消息,那就是明珠的王红伟和刘春禹这两位顶级大少,来到了宿迁,现在正在张横那儿。

    这让隆奎总算找到了一个台阶,可以通过刘春禹和王红伟两人,间接地与张横周旋,避免了当面面对张横的尴尬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了,当时直接被张横冷冷地回绝的那份憋屈。

    “哈哈,隆大少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打了个哈哈:“不过,这事我可做不了主。要不,我问问红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春禹目光望向了张横,他要听张横的意见,如何对付隆奎的再次摆宴谈判的要求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