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3章 太欺负人了
    “嗯,这样吧!”

    见屋里众人都望着自己,张横微微沉吟起来,最后压低了声音道:“春哥,你就告诉那家伙,只要他答应我们一个条件,那就什么事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张兄弟,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刘春禹捂住了手机,脸上露出好奇之色。其他人也是如此,一个个满脸期待地目光落在了张横身上,谁都想知道,他会向隆大少提什么要求?

    “他上回不是要收购我们的皇家玉液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弧度:“那我们也没什么别的要求,只要他的玉皇酒业,一部分股份转让给我们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屋里顿时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谁也没有想到,张横竟然会提这样的条件,这岂不是要以牙还牙,准备狠狠地抽隆大少的脸吗?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刘春禹的眼眸一亮,不禁向张横竖了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敢向隆家大少,提出这样条件的,貌似到现在为止,还真只有张横。刘春禹也不得不佩服张横的牛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,隆少!”

    刘春禹转向了话筒:“刚与红哥说了几句话,刚好张少也在。我把你的意思传达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春哥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隆奎已是等得有些心焦,此刻见终于有了回音,似乎还不是象上回那样,被直接拒绝,这顿时让他心头一喜,还以为这次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那知,他的兴奋劲还没有荡漾开来,话筒里却是传来了刘春禹的一声叹息:“不过,隆少,事情有些不好办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春哥?张少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隆奎心里咯噔一下,神情刹那变得紧张无比:“请告诉张少,在下确实是诚心诚意,虽然以前有些误会,但这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己人不识自己人。以在下与春哥和红哥的关系,如果早就知道张少是你们的兄弟,在下也绝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隆奎急急地解释着,想扯上刘春禹与王红伟,希望他们能为他在张横面前好好说几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,隆少,我和红哥与你之间自然没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又打了个哈哈,语气却是变得沉重起来:“只是,说句实话,隆少你先前做的确实是不地道。动用一些关系,为难一下皇家玉液也就罢了。但是,你的胃口太大,竟然想以一千万收购人家的酒坊,这可是过了底线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以前就是因为不知道张少的身份啊!”

    隆奎苦笑,连连道歉:“以后自然绝不会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隆少,以后的事不敢说,但是,张少对此梗梗于怀啊!”

    刘春禹一副无可奈何的语气:“所以,他说了,大家要和解也不是不可能,但你曾经对他做过什么,他要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呃,春哥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隆奎身形一滞,一种非常不祥的感觉,陡地充塞了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隆少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道:“听张少的意思是说,你不是曾想收购皇家玉液吗?他好象对你的玉皇酒业,也有些意向。因此,他也想弄点你们玉皇酒业的股份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话筒里传出了隆奎的惊愕声。不过,没等他再说话,刘春禹已接着道:“隆少,话我已传到了,你自己考虑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隆奎有所反应,就直接掐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妈的,欺人太甚,这是想讹诈本少吗?”

    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嗡嗡挂断声,隆奎一时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续尔,他猛地反应了过来,轰地一下,就把手机砸在了地板上,一张脸已是涨得紫黑一片:“妈的,姓张的,你还真当我们隆家是软柿子,可以随便捏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传达的条件,确实是让隆奎几欲爆走。

    玉皇酒业,在隆家的整个产业链中,所占的份额并不算大。问题在于:这是他们隆家与冯家合作的开始。当年冯家为了改造玉皇山的风水格局,隆家也是投资不少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最近玉皇酒业,更是因为得到一张古方,酿造出了瑶池仙。从瑶池仙的品质以及他在小规模圈子里,让人品鉴所得到的结果,所有人对此酒的前景无比的看好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因为瑶池仙的出品,玉皇酒业将会有一次飞越性的突破。甚至极有可能,会成今后隆家的一项支柱产业。隆奎对此也是抱着无限的希望和期待。

    然而,他做梦都没想到,张横这个家伙,竟然惦记上了他的玉皇酒业,这岂不是要挖隆奎的心头肉吗?

    这太过份了,也太欺负人了,就算姥姥能忍,舅舅也不能忍啊!

    “隆少,您消消气,您消消气!”

    见隆奎大发雷霆,一边的张志伟和阴誉互望一眼,不禁满脸的苦笑。

    他们在旁边,自然也已听到了电话的内容。只是,两人也是怎么都没想到,对方谈判前提出的条件,就如此的苛克,这根本就是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对方掐着隆家海外投资这方面的脖子,要想尽快解决此事,还真没有其他途径。人家那是稳坐钓鱼台,根本不急。

    可是,隆家却等不得,事情无法解决,每一分每一个小时,隆家都在损失大笔的钱财。

    终于,等隆奎的怒气发泄得差不多了,小观园三楼上能砸的东西,也基本上都被砸了个精光。两人这才小心翼翼地上前解劝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气死本少了,气死本少了。”

    隆奎一屁股坐到了他的那张软榻上,拿起茶几上的一瓶瑶池仙,咕咚咕咚地狂灌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的气才算是顺了些,眼睛里却隐隐地浮突出了一抹血丝,他恨恨地道:“姓张的,要是真的把本少给逼急了,本少就跟你拼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隆少,其实问题还是有回旋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眼看隆奎有发彪的迹象,阴誉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回旋余地?”

    隆奎没好气地道:“妈的,人家都要我们的玉皇酒业了,这还有什么商量的余地?”

    “隆少,也许刚才您太生气了,没有听清春哥传达的话里,有一句话说的很明确。”

    阴誉连忙道:“好象对方只要求我们玉皇酒业的部分股份,而不是全部转让。”

    “部分股份?”

    隆奎浑身一震,不由细细地回想起了刚才与刘春禹的通话。好半晌,他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,他似乎想起来了,刘春禹先前确实是只说要部分股份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隆奎仿然又看到了曙光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仅仅只是部分股份,事情确实还是有商量的余地。只要玉皇酒业还姓隆,瑶池仙的秘方还在手中,那么,整个玉皇酒业仍在他隆奎的掌控中。分出部分的股份,也无非是利润受点损,对整体来讲,还无法损害到根本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:保住了玉皇酒业,也是保住了隆奎乃至隆家的脸面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玉皇酒业直接被皇家玉液收购,就算不知道这事的人,也会猜到什么。这是**裸地在向外界昭示隆家的屈服。

    反过来,隆家虽然现在被张横打压,海外投资陷入困境。但是,这除了隆家财团内极少数的人知道内幕外,其他人根本不清楚。外界到现在,对此事也毫无风声传出来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是说,现在隆家的出丑,还是可以遮掩得住。

    对于顶级世家来说,许多时候,脸面比钱财更重要。这正是隆奎无法接受玉皇酒业全部股份转让的条件。

    现在,意识到对方只要部分股份,那确实就如阴誉所说,此事还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隆少,我看要不这样吧!”

    见隆奎似是有些意动,阴誉连忙趁热打铁:“我再联系一下春哥,看对方到底想怎么样,到时我们也好做出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隆奎冷哼了一声,却并没有反对。他还真没这个脸再打刘春禹的电话了。

    国际大酒店三十三楼,这里是宿迁市最高档的餐饮场所。全西方风格的装簧,极显异域风景。

    坐在三十三层之上,可以纵揽整个宿迁的景色,尤其是南边正面临宿迁最着名的白洋河,更是景色怡人,别具情调。

    做为市内最豪华的场所,这里不仅装簧富丽堂煌,堪称奢侈,所有的用具,全是世界各地的精品,甚至连餐具,也都是银器。

    而且,这里的服务人员,也全是来自外国的洋妞,尽显异国风情。当然,能在此就餐的,非富即贵,普通人要想在此订餐,还未必能有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整个国际大酒店三十三层,却是被人全部包了,拒绝其他客人入内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,一身西装笔挺的隆奎,在张志伟和阴誉的簇拥下,走入了三十三层餐厅。国际大酒店的总经理虞晓林,早就带着一众洋妞服务员,迎候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虞晓林自然清楚,隆大少今天包场宴请客人,那绝对是某个重量级人物。所以,他丝毫不敢怠慢,一大早就亲自在各处监督,一再吩咐下面的服务员,务必做好今天的接待工作。

    虞晓林可不想在隆大少面前,出任何一丝的差子,那可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只是,虞晓林的心中,也是充满了好奇,隆大少摆出如此大的阵仗,这回到底要接待哪位大人物?

    要知道,上回隆大少包下三十三层,就是为了欢迎上京某位太子党的顶级大少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一回呢?

    然而,当看到隆奎,虞晓林的心却是咯噔一下,他立刻敏锐地觉察到了今天的隆奎有些不对劲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