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5章 光棍只打九九
    “啊,不,不,不,张少您一言九鼎,自然是字字铿锵。”

    隆奎猛地反应过来,不禁喜出望外。直到这一刻,他才有些真正敢相信,张横所说的话是真的。

    张志伟和阴誉也是刹那狂喜不以,刹那的愣怔,两人拼命地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顿时,包厢里一片掌声,所有人都因为这出人意料的谈判结果而高兴不以。

    “隆少,那边的事,相信明天就会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我希望今后我们再也不会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张横在误会这两个字上特别咬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,以后绝不会再有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隆奎此时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,他也是做梦都想不到,事情最后的解决竟然会是这样的顺利,甚至张横没有再提出任何的条件,就这么答应双方和解。

    这让他这段时间来,压在心上的一座大山,顿时被移了开去,有种身心轻松的感觉。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,自主持隆家的商业财伐,所遇到的最棘手的事,现在总算能松口气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谢谢,谢谢你!”

    隆奎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伸出了手来。张横也不迟疑,与他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回,两人是真心地握手,确实是冰释前嫌了。四周的掌声更加的热烈,张志伟和阴誉的手都拍红了,但仍是在拼命地鼓掌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局,也是他们最希望看到地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一时还有些猜不透张横怎么会转变得如此之快,貌似这与他先前强势的风格有些不相符合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那里知道,张横之所以最终做出这样的决定,也是有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为了压制隆奎,张横已是使尽了浑身的懈数,动用了他在海外的所有关系。

    虽然港岛的何锋林,田文胜以及澳岛的赵家胡家,以及台岛的杨文竹,韩岛的李佳楠,丝毫不问理由,毫无折叩地执行了他的要求,对隆家进行了彻底的打压。

    毕竟,对于这些人人来说,张横曾带给他们的好处,那绝不是几个亿可以衡量。别说区区几个亿的投资,就算再多几倍,这些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实行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张横来说,其实心中还是有些愧疚。为了帮何大牛,让自己的那些朋友出手,他们跟隆家中止合作,也将会承受巨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即使是对于那些巨头来说,这些损失也只能算是九牛一毛,但张横却也不愿这样的状况一直继续下去。所以,在他内心的深处,也是希望与隆家的这次冲突能尽早结束。

    之所以在谈判前,先要提出苛克的条件,那就是在试探隆奎的底线,也算是给他一点教训。

    等隆奎真的把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转让出来,张横心中已是有了打算,决定此事就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戏演一半就够了,光棍打九九,不打一,做人留一线,今后好见面,这些道理,张横还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以隆家的背景和势力,要是真的逼得他们无路可走,最后的结局,肯定是两败俱伤。张横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为了海外那些帮自己的朋友,也为了何大牛今后的酒坊可以顺利发展,到了谈判的时候,张横已不愿再提什么条件,去刺激隆奎,甚至也表现出了握手言和的诚意。相信,有过这一次交锋,隆家今后也不会再轻意挑起事端。这一次给他们的教训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事情顺利解决,一场酒宴宾主皆欢。这回,隆奎亲自把张横以及王红伟和刘春禹他们,送到了酒店门口,热情地与他们握手道别。

    这次事情,虽然损失不小,在海外的投资这段时间下来,光是停工造成的费用,已是超过了几千万。加上百分之三十的玉皇酒液转手,隆奎其实吃了一个不小的亏。

    但是,见识了张横的能量,现在的隆奎却已是生不起再想报复的心思。而且,他心中也在衡量,与冯慧敏相比,貌似张横可比那家伙靠谱得多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这次事件,与张横不打不相识,隆家这数千万的损失,其实还是值得的。以张横的背景和表现出来的能力,隆家树立这样一个劲敌,这绝对是不智之举。

    对于世家来说,从来就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    望着隆大少如此热情的送别,一起送出门来的虞晓林,眼眸不禁又是一眯。

    现在,他是越来越感觉张横这个人的背景深不可测。能让王红伟和刘春禹两位大少当跟班,又能让此地的地头蛇隆大少如此的殷情。这个人物岂会简单?

    “张横,张少!”

    虞晓林已是把这个名字,深深地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回到皇家玉液,已是下午三点多钟。何大牛,周亮和张文龙正眼巴巴地等着,他们也在等待着这次与隆奎谈判的最后结果。

    当三人听到双方已和解,甚至今后皇家玉液与玉皇酒业,会在一定程度上联手,不再为高端药酒的尖端客护恶性竞争,三人也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在说,皇家玉液今后是一片坦途,不但没有了绊脚的石头,更是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这样的状况,对于刚刚恢复点元气的皇家玉液来说,就是开劈了一片光明的前景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尽皆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望望一个个喜形于色的众人,再看看皇家玉液酒坊,张横的心情也是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如今的皇家玉液,已完全改变了面貌。因为周亮的全心投入,在最短的时间内,组织人手,对整个厂区进行了装修和翻新。现在的皇家玉液,厂房焕然一新,整洁清爽,与最初来时那种破败的景象,已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因为龙溪潭水得到了地脉灵气的滋养,此地的枯灵绝地也已化解,地脉地气中也蕴含了生机。因此,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,整个皇家玉液,生机盎然,已开始与后面的玉皇山脉,渐渐地溶为一体。

    可以说,事情到了现在,皇家玉液,已重新焕发了新生命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它必然会成为国内药酒业的新秀。

    “嗯,也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心中已是打算着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从正月初八出来到现在,为了解决这里的事情,在此逗留的时间也不算短了,张横也有了归心。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突然手机响了起来。张横低头一看,神情不禁一滞。

    “吴大哥,什么事?怎么你今天这么早打电话过来?”

    张横按响了通话键,有些狐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电话正是保安队中的吴宗仁打来的。

    吴宗仁是张横最初招收的保安队中的老人了,为人稳重,办事细致。因此,张横给了他一个特别的任务,那就是让他带几名老练的退伍军人,暗中保护自己的妹妹张秀丽。

    张秀丽现在正在苏省的苏洲艺术学院,今年才上大二。

    自从当日因为朝家傻儿子朝平安逼婚的事,虽然最后因为张横的出手,已然解决。但是,此事对张秀丽的打击很大。

    所以,她这半年来,性格变得有些沉默,也很少回家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自然不能亏待了自己的妹妹,所以,暗中不但派人保护她。而且,在生活上也给予了最大的资助,只希望妹妹可以过得幸福快乐乐。

    只是,张秀丽是个倔强的女孩子,对于哥哥的资助并不愿意太接受。尤其是张横给她买的豪华凯燕,她根本就不要。以她的说法,现在自己还是个学生,只想过学校平静的生活,可不想象那些官二代或富二代的小姐千金那样,招摇过市,过奢侈的生活。

    张横也只好任由他,只要妹妹能过得开心,张横是不会硬给她选择人生道路。

    吴宗仁自接受保护张秀丽的任务后,尽心尽责,这半年来,张秀丽偶尔遇到的一点麻烦,也全部由他暗中解决了。每隔一段时间,吴宗仁也会把张秀丽的情况,给张横做个汇报。

    一般以前都是时间固定的,往往是每个星期天的晚上,吴宗仁才会向张横汇报。但是,今天可不是星期天,而且,张横暗暗算了一下,似乎现在应该是妹妹刚到学校报到,离新学期开学的日子还不久。

    那么,此刻吴宗仁突然打电话过来,难道是妹妹那边出了什么事吗?张横的心不由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的,老大,秀丽她这边确实是出了点事。”

    话筒里吴宗仁的语气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吴大哥,你快说,我妹妹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下,张横是真的急了,不由急急地道:“要不我马上赶过来?”

    “呃,老大。”

    吴宗仁突然变得有些吱唔,迟疑着似乎不知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吴大哥,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更加的焦急了,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一边就往办公楼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!”

    王红伟,刘春禹,何大牛以及周亮张文龙等人,尽皆一惊。张横如此惊惶失措的模样,在几人眼里,那是根本从来就没有看到过。

    那么,他这是发生了什么?是什么样的事,能让他这样焦急?

    顿时,大家互望一眼,连忙都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张大哥,快,快准备车子,我要去苏洲!”

    张横这个时候已奔下楼去,一边在大叫张继了。

    无论妹子出了什么事,他必须都要赶往那边。在张横的心中,妹子以及父母等亲人,是他心中最珍贵的,他绝不想他们中的任何一人,出现一丝不好的状况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