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7章 丑小鸭与白天鹅
    张秀丽以前因为家境贫困,再加上本身性格也比较淡薄。所以,在学校里一向比较低调。与盛气凌人的上官琴相比,她就是一只躲在角落里的小丑鸭。

    不过,就是这只小丑鸭,却惹得上官琴这只金凤凰很不开心。尤其是徐宜祥教授担任了她们班级的乐器教授,更是让上官琴对张秀丽越来越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上官琴因为家境富裕,从小就接受专业教师的指导,在各种器乐上都很有很高的造诣。尤其是小提琴和钢琴,更是在学院中也能排上前几。

    但是,徐宜祥教授,对她并不怎么看好,反尔对一向默默无闻的张秀丽,另眼相看,认为这个小姑娘独具天赋,是一个在音乐上真正可造的难得好苗子。

    因此,不仅在课堂上特别照顾张秀丽。而且,平时也经常在学生们面前夸奖她。

    这让上官琴非常的不爽,对张秀丽更是暗生恨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其他的任何课上,所有教授对她的评论都是非常高。班上她一直是众人的焦点。而徐宜祥教授对张秀丽的赏识,却是剥夺了她的这种荣耀。在她以为,这是张秀丽抢了她的风头,削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因此,平日里她就总是有意无意地针对张秀丽,有事没事都想找机会打击一下这只丑小鸭。

    只不过,张秀丽根本无视她,即不与她有什么交往,也没有象其他同学那样奉承她,完全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模样。这更是让上官琴心里恨得痒痒地。

    这也就罢了,最近,更是出了一件事,让上官琴对张秀丽的恨意,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艺术学院大三有位提琴王子,名叫曲致兴,也是一个高富帅。不仅人长得好,而且出身于江南世家,底蕴深厚。更重要的是:此人在小提琴的演奏上,极具天赋,曾参加过维也纳世界小提琴大赛,取得了金牌,被世界各地的音乐家所欣赏,认为这必然是又一位天才少年,不久的将来,世界上将又会有一位杰出的小提琴家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所以,曲致兴在艺术学院,被同学们称为小提琴王子,更是无数美女梦中的白马王子,明里暗里追求的少女,可以编成一个加强连。

    上官家与曲家本来就是世交,两人从小就认识,关系也一直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上官琴之所以会来苏洲艺术学院上学,就是为了曲致兴。

    然而,上次在学校举行的交流会上,自从曲致兴,听了张秀丽表演的一曲古筝,就对张秀丽来了兴趣。他从张秀丽的古筝中,感受到了一种与他心灵共鸣的韵律。

    因此,自此以后,曲致兴便时常借故接近张秀丽,时尔会邀请她一起共奏一曲。

    不管是曲致兴出于何种目的,但是,这让上官琴却是妒恨不以。貌似她一直想与曲致兴一起练琴,可人家很少会答应。

    她不敢向曲致兴表示什么不满,反尔把这满腹的怨气,全部倾泄到了张秀丽身上。在她以为,这完全就是张秀丽使了什么手段,在诱惑曲致兴。

    只是,张秀丽与曲致兴的关系,一直保持着以乐为友的交流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这使上官琴妒恨之余,却也抓不住张秀丽的什么小辫子。所有的怨恨,只能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张秀丽受到徐宜祥教授的严厉批评,再看看张秀丽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,上官琴心里自然是偷着乐。

    她那里肯错过这样的好机会,眼看徐宜祥教授走出了教室,消失在了视野里,她不由咯咯娇笑着站了起来:“啊呀,我说张秀丽,你这是怎么了,上课都这样没精打彩?是不是这次过年回家,你们村那个傻子,又缠上你啦!”

    张秀丽去年被村里朝百万家傻儿子逼婚,此事闹得沸沸扬扬,甚至当时曾要辍学。因此,这件事上官琴也是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至于后来张秀丽与那个傻子,到底怎么样了,她却并不关心。在她看来,她与张秀丽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自然不会去注意她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。因此,对于张秀丽如今家里的改变,上官琴也是完全不知。

    她对张秀丽家庭的状况,还停留在大半年前那贫困落后的印象中。

    现在,提起傻子的事,她更是有意在嘲笑和讥讽张秀丽。

    张秀丽那能看不出上官琴的讽刺,她也不理会上官琴,就准备收拾东西,离开教室。下午虽然还有一节课,但并不是什么主课,所以她准备去医院看看王鸿洁。

    “啊呀呀,张秀丽,怎么了?我可是关心你哟!”

    上官琴更加的得意,见张秀丽不回答,还以为是自己猜中了她的心思:“唉,不过说实话,听说你村里那个傻子,人虽然不中用点,但好象他家里挺有钱的,还是个百万元户。”

    上官琴满脸劝慰的模样:“既然都这样了,你就好好地与他一起过吧!反正也就那么回事,至少你也不用再过紧巴巴的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换了我,那就让对方家里拿出钱来,至少先好好享受一翻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上官琴目光仔细地在张秀丽脸上巡视起来,然后发出了夸张的啧啧声:“你看你看,张秀丽,你的脸色多难看,年青这么青,都要变黄脸婆了。这肯定是没用好的化妆品吧?”

    张秀丽这几天为王鸿洁的病情发愁,那有心思打扮,所以,脸色确实是非常的不好,憔悴而疲惫,甚至眼圈都有些发黑。

    这在上官琴看来,却是张秀丽没钱买高档化妆品,这才导至的皮肤不好。心里更是对张秀丽鄙夷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张秀丽啊!”

    上官琴满脸的婉惜:“女孩子呢,青春就是最重要,要是没有了青春,这一生也就完了。所以,一定要好好保养,不然,也就枉作一个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我别的可以省,衣服以及化妆品上的钱,就从来都没有省过。”

    上官琴在原地转了半圈,展示着她身上的那件高档貂皮大衣,又做了一个很妩媚的姿式,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,意思是说,她脸上的皮肤保养得多好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的这件貂皮大衣,确实是价值不低,是他父亲过年前送的礼物,在港岛买的,化了十多万。她此刻是有意在张秀丽面前炫耀。

    只可惜,张秀丽根本没心思理会她,光顾着低头收拾东西,连正眼都没瞄她一下,也完全不答理她的这翻说话。

    教室里却是一片异样的寂静,所有人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望着这里,谁都看出来了,上官公主貌似是有意在羞辱张秀丽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同学对此很是不平,但摄于上官琴家的势力,还真没有谁敢出头。

    至于一些追求上官琴的男生,在刹那的愣怔后,更是打起哄来,为上官琴鼓起了劲。

    “咯咯,张秀丽!”

    有粉丝支持,上官琴更加的来劲了,她拉开了身边的包包,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瓶。

    瓶子是玉石的品质,上面有山水画,一边赫然用银粉镂刻着一行醒目的篆字:横萱萍雪之婀娜妆!

    “哇,是横萱萍雪中的精品妆,上官公主果然厉害,竟然用这样的奢侈品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女生们,不由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。许多女同学的脸上,更是露出了毫不掩饰的羡慕和妒忌。

    横萱萍雪化妆品中的精品,那绝对是真正的奢侈品,在这么多女生中,能用得起这种化妆品的人,确实是少之又少。就以班上的情况来说,还真的只有上官公主才有这样的财力。

    :“你看,我用的就是这极品的横萱萍雪,还是最新出品的婀娜型,嘻嘻,这可是在市场上有钱也买不到,是我托了朋友,才从明珠买来的,就这小小的五十毫升装,就要五万块哦!”

    感受到四周女生们的羡慕,上官琴更加得意,举起手中的玉瓶,炫耀地转了一圈。这才目光再次落在了张秀丽脸上:“你呀,既然人都给人家了,为什么还要亏待自己呢?”

    上官琴的讥讽之色更浓:“要是我呀,肯定也要用这样的好东西,这才对得起自己卖身哦!”

    上官琴的话越来越露骨,连卖身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。这顿时让场中的许多同学摇头,而那些追求她的男同学,却是哇呀哇呀怪叫起来,闹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,你包里装的是什么化妆品,不会是那些地摊上买的垃圾货吧?”

    上官琴今天是存心要在一众同学面前,好好地羞辱张秀丽,不由分说,就从张秀丽身边抢过了包来,要把张秀丽包包里的化妆品展示给大家看。

    在她想来,张秀丽包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一抓过张秀丽的包,她的神情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张秀丽的包是爱玛尼亚的牌子,这是法尔岛生产的世界着名奢侈品品牌。在上官琴看来,那肯定是山寨的冒牌货,以前也根本没仔细注意过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抓过张秀丽的包,却立刻感觉到手感不对,那完全是正宗的爱玛尼亚包包的真鳄鱼皮。这让她的心不禁一突:张秀丽怎么可能用得起正宗的爱玛尼亚奢侈品呢?貌似看这包包的价值,绝对不少于十万块。

    她却那里知道,如今的张秀丽,早已不是半年前的那个穷山村里的姑娘,她现在身上的每一件饰品,绝对都是奢侈品中的精品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些东西,还不是张秀丽自己买来穿的。

    在张家,张秀丽是张横唯一的一个妹子。马萍儿,陆晓萱以及华雪莹和乔伟娜,夏清莲五女,自然对她宠爱有加。

    五女也没什么可以帮上张秀丽,所以,只好在打扮和化妆上,尽可能地照顾她一点。

    因此,自五女来到白马山,张秀丽身上的行头,那完全就是鸟枪换炮,从里到外,甚至每一个细小的饰品,都是由五女给她精心配置。

    别看张秀丽穿的衣服,并不张扬,非常符合她学生朴实的形象。但是,她所穿的服饰,无一不是由国内外的服装大师所精心设计,无论是内衣到外套,完全都是独一无二的大师精品,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。

    上官琴以前根本不会特意去注意张秀丽身上的服饰,所以也就没有发现她的这些改变。

    当然,张秀丽所用的包包也是如此,这还是她自认为最朴实的一款,要是把最贵的那只带出来,只怕上官琴就会惭愧的无地自容。因为,最贵的那只,价值一千万,是世界某着名品牌为英尔岛女皇特制的皮包,这世上只生产出了两件,其中之一就在英尔岛女皇手中。

    就算是上官琴出身世家,也绝对用不起那样已是超出奢侈范围的这种皮包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上官琴还是马上反应了过来,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刷地一下拉开了张秀丽的包包。她还是不信,穷山沟里还真能飞出金凤凰?

    也许她身上的这只爱玛尼亚皮包,说不定就是那个想泡她的男生送她的礼物,她这是故意带出来妆门面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上官琴那里还会犹豫,她就是要让这个乡下来的女人出丑。

    然而,当她拉开包包,脸色却是骤然而变,嘴里也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四周看到包包里东西的人,也不由目瞪口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