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8章 秀丽至尊
    “啊,秀丽至尊,你怎么可能用的是横萱萍雪的秀丽至尊?”

    上官琴象是见了鬼一样,陡地尖叫起来,脸上的神色更是震惊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一边的许多同学,尤其是女生,也是惊呼不以:“俄滴神,秀丽至尊,这就是传说中的横萱萍雪中的秀丽至尊吗?”

    刹那,整个教室里惊叫一片,气氛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在张秀丽的包包里,除了一大堆女孩子常用的零碎小玩意外,最显眼的却是一瓶小孩子拳头大小的化妆品。瓶子是仿古的设计,用料显然是上好的羊脂白玉,晶莹透彻,炫彩迷离,光看这瓶子的价值,就绝不普通。

    而让上官琴震动的,正是这玉瓶上面的字:一幅水墨山水画,一边写着横萱萍雪,另一边却是用金字镶嵌了四字:秀丽至尊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传说中横萱萍雪这种神奇化妆品中,最高端的秀丽至尊型吗?

    横萱萍雪正是当日华雪莹,以及陆晓萱和马萍儿三女,在利用张横那个去疤药膏的秘方,研制出的化妆品。

    之所以用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,当时就是在张横以及三女名字中,各取一字所组成。

    自这种化妆品推出市场以来,立刻风糜天下,受到了所有爱美人士的追捧。尤其是它的神奇效果,更是让无数人为之疯狂。

    因此,远山集团的化妆品车间,才能在短短半年内,实现数亿的净利润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的横萱萍雪,早已分成了许多系列,以满足不同层次的客人需求。

    一般普通型,价格从数十到数百元,适合普通工薪阶层使用。

    豪华型从数百到数千,是为那些白领人士所准备。之上还有精英型,是专供真正有钱的金领人群所设计,价格自然也是不便宜,从数千到数万不等。

    当然,精英型横萱萍雪,也有不同的分类,象上官琴刚才炫耀的婀娜型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日陆晓萱三女在为产品取名时,只考虑到了她们自己与张横。但是,后来她们才知道,张横的红颜知己,可不只有她们三个,尤其是之后加入的乔伟娜以及夏清莲,更是与她们形成了同盟。

    五女在一起,自然不能厚此薄彼。可是,产品的品牌已然在市场上打响,横萱萍雪已是化妆品中的一杆标杆,她们也绝不会再去修改。最后,大家想出了一个办法,那就是在横萱萍雪的名字下,分出一个个系列的类型。

    婀娜型其实就是代表乔伟娜,至于夏清莲,就是夏季最受欢迎的清莲型。这样,五女的名字都在产品中体现,也算是一碗水端平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横萱萍雪最高端的产品,真正属于极品的横萱萍雪,却是秀丽至尊。

    这是五女特别以张秀丽的名字命名的,也算是她们对这个小姑子的爱护和宠爱。

    只是,秀丽至尊,乃是限量版的极品,一般每年只生产百瓶左右,主要是所用的原料,全是如今市场上很难找到的一些珍稀药材,远山集团想多生产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因此,秀丽至尊乃是非卖品,一般是远山集团用做礼品,送给一些需要打通关系的关系户,以及与远山集团有着特别交情的朋友。

    于是,市场上对于横萱萍雪的秀丽至尊,大多只是听说过,很少有人真正见识它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秀丽至尊的稀罕,它在市场上已被人炒到了上百万一瓶,而且还是有价无市,只有偶尔流传出来的一瓶两瓶,才会在各个拍卖会上出现。

    上官琴是个时尚的女子,对于横萱萍雪,情有独钟。以她的身份,却也只能用得起横萱萍雪中的精英类。

    但是,她做梦都想不到,眼前这个她一向当穷光蛋看的张秀丽,竟然包包里放的化妆品,就是横萱萍雪中的极品秀丽至尊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她震憾?

    一时间,上官琴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,震惊,难以置信,续尔是羞愧,一颗心儿也是顿时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她刚才拿出来炫耀,一直引以为傲的婀娜刑横萱萍雪,在人家张秀丽的秀丽至尊面前,那完全就是笑话。她这是自己凑上去,硬生生让人家打脸啊!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上官琴猛地反应了过来,陡地手指指住了张秀丽:“好啊,张秀丽,你这不要脸的女人,用不起横萱萍雪这样的高档化妆品,竟然用假货。而且,还假冒横萱萍雪中的极品秀丽至尊,你真是太不要脸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琴的脸色变得微微的扭曲,声音更是象发情的母鸡一样,尖锐无比,她以一种歇斯底里的语调,指着张秀丽就痛叱起来。

    上官琴是什么人?她可是艺术学院的上官公主,是受无数人追捧的金凤凰。

    因此,她那里肯在张秀丽这只丑小鸭面前出糗。所以,她已是不顾一切,也不管事实如何,先污蔑张秀丽所用的是假冒货再说,要在这么多同学面前,维护她的面子。

    说话间,她已是猛地抢过了包包里的那瓶秀丽至尊,尖叫着道:“我要拿这东西去工商部门,让-工商部门调查,是那一家在假冒横萱萍雪的产品,这是对我们所有使用横萱萍雪忠实客户的一种伤害。”

    上官琴突然变得正义凛然起来,好象还真象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然而,四周一片哗然,在场的许多同学,虽然没见识过横萱萍雪中的极品秀丽至尊。但是,只要是稍有见识的人,见到张秀丽包包里的那个玉瓶的品质,也能看出来,那瓶秀丽至尊,绝不会是假货。

    不是吗?能用羊脂白玉做包装,这如果也是假货,这造假的成本也太高了吧?

    所以,教室里一时骚动起来,大家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望着张秀丽,再看看有些歇斯底里的上官琴,人人神情异样。

    “还给我!”

    张秀丽冷冷的目光望向了上官琴,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一直是上官琴在表演,张秀丽始终没有理她。她此刻急着要去医院看王鸿洁,实在不想招惹上官琴。

    那知,这女人却是没完没了,说几句风凉话,讥讽几句也就罢了。现在竟然抢了自己的包,还硬是指责自己的秀丽至尊是假货。张秀丽就算是脾气最好,也是已然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还你?你还想拿回去?”

    上官琴不屑地喝道:“这是证据,你这不要脸的女人,你不要以为这还是你们村的那个穷山沟,这可是苏洲大城市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猛地把张秀丽的包包摔在了桌上,拿着那瓶秀丽至尊,就准备转身离开,一边嘴里还低咕着:“穷山沟里出来的人,就是没素质,估计就是从小爹娘没教养,用着假货还这么理直气壮。”

    “上官琴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张秀丽的声音陡地提高了八度,俏脸上也现出了极度的愤怒。

    如果上官琴羞辱自己,张秀丽也就忍了。她一向很低调,也是个能容忍的女子,从不愿多事。

    但是,上官琴所说的爹娘没教养,却是触动了她的逆鳞。

    张秀丽虽然性格柔顺,但她毕竟也是张家人,身体里流着张家的血脉。与张横一样,她也是个赤孝之人。否则,她当日也不会因为朝家的逼迫,愿意嫁给傻子安,以还欠朝家的债。

    所以,在张秀丽的心中,父母家人是她最珍贵的情感,绝不允许任何人侮辱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这不要脸的女人,我就骂你从小没爹娘教养!”

    上官琴陡地如同是一只上了斗鸡场的公鸡,猛然回过头来,神情凶厉地瞪住了张秀丽:“你想怎么样?难道你还想咬我呀!”

    上官琴不屑地叫嚣,她可不怕张秀丽,在她眼里,张秀丽一向温顺得象小绵羊。

    然而,她那句你还想咬我的我字刚出口,突然一声清脆的噼叭声传来,她只觉脸腮一震,整个人却是不由自主地滴溜溜旋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上官琴一个站立不稳,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乒乒乓乓!

    附近的几张课桌,被上官琴扑倒,全部倒翻在了地面,桌上的文具等东西,西里哗啦地摔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所有人刹那石化,一个个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望向了那边,个个震憾:“张秀丽竟然打了上官琴一个巴掌,呃……”

    同学们真的惊呆了,在所有人的印象中,张秀丽一向为人温和,别说是与人打架,就算是与人红脸,也是极少遇到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心目中,这是个温柔的如同水一样的女子。可是,今天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打了上官琴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看到的每一个人心中震憾?

    “啊,你这不要脸的女人,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上官琴也猛地反应了过来,挣扎着就想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上官琴,一张左脸已肿得老高,五个清晰的手指印,赫然在目。她的头发,也因为这一摔而散乱一片,再加上那身原本华丽的貂皮,沾染了地上的灰尘,变得脏稀稀的一片,看起来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在刚才那一刻,张秀丽毫不犹豫地甩给了她一个大耳光,直打得她眼前金星乱冒,三尸神出窍,把她直接打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只是,上官琴做梦都没想到,以前一直象绵羊一样温顺的张秀丽,竟然敢出手打她。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,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你竟然敢打我?”

    上官琴凄厉地尖叫着,张牙舞爪地就扑向了张秀丽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