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9章 卵生霸王花
    张秀丽痛恨上官琴辱骂了自己的父母,一气之下刮了上官琴一个大耳光,这顿时让上官琴刹那发彪,教室里的情形顿时混乱一片。

    “哇,美女打架,这不是上官公主吗?怎么平时看起来挺淑女的,发起彪来,咋象是母夜叉呀,我的妈!”

    教室外的走廊上,此刻围满了人,其他班的同学,听到这边的动静,立刻围了过来,一个个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人群中,有一位身穿皮衣猎装,戴着一副墨镜的女子,年纪看起来已有三十一二岁,剪着一头齐耳的短发,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飒爽的英姿。

    她自从上官琴缠上张秀丽起,就已站在外面了,冷眼旁观里面的事态。此刻,看到上官琴象一只发疯的狗,张牙舞爪地扑上前去,要打张秀丽,女子的脸色陡地一凛,身上猛然爆发出了一股凛冽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啊呀,哪里吹来的冷风,好冷?”

    站在她旁边的几名学生,不禁一个哆嗦,不由自主地退开了几步,被她身上散发的那股气息给惊着了。

    女子却根本不在意,就向教室里快步冲去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没冲入教室,后面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:“芳芳,老大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来了?”

    被称为芳芳的女子身形一滞,猛地回头。

    立刻,他看到吴宗仁和张继两人,簇拥着张横正急步而来。向她说话的正是吴宗仁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老大!”

    芳芳冷俊的脸上,露出了难得的笑意。但是,她马上意识到了什么,不由焦急地指了指教室里的张秀丽和上官琴,意思是里面有情况。

    “嗯,芳芳,你暂时不要露面,这事我们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吴宗仁等三人已走到了女子旁边,吴宗仁低声道。

    这个叫芳芳的女子,正是与吴宗仁一起,暗中保护张秀丽的保镖。

    芳芳名叫翁芳芳,今年三十二岁,原本是国内某个霸王花特种部队中的一名侦察连连长。只是,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,受了伤,这才提前退伍。

    去年,被张横通过关系,招收为了保安队里的一名成员。身上的伤势,更是由张横亲自出手,给予治愈,从此就被张横派到了苏省这边,暗中守护张秀丽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今张横的保安队伍中,招收了不少的霸王花特种部队的退伍人员。

    不是吗?张横要保护的人中,象五女等,都是女子,一大伙老爷们跟着,确实是不便。有了这些霸王花的女保镖,行事就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霸王花平时很少暴露身份,完全都是暗中行动。这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当事人。所以,刚才翁芳芳看到上官琴要扑打张秀丽,准备出手时,被吴宗仁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要脸的女人,我撕烂你的脸!”

    教室里,上官琴尖叫着,如同是发疯了似地,已冲到了张秀丽面前,举起十根尖尖的指甲,就没命地往张秀丽脸上抓去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恨透了张秀丽,已是决意要把张秀丽的脸抓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“滚,你才是不要脸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怒喝传来,吴宗仁已然一步窜入了教室,挡在了张秀丽面前。与此同时,他大手一挥,格开了上官琴抓过来的手,另一只手更是毫不客气地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叭!

    又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夹杂着轰隆隆的课桌翻倒声,上官琴整个人如同是麻袋一样,直飞了出去,撞倒一排桌椅,这才轰然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尖叫,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,全部惊呆了。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时候,竟然会有人出手帮张秀丽,并把上官琴一掌拍飞。

    不过,当大家定睛一看,又不禁个个面面相觑。打上官琴的是个魁梧的大汉,似乎来的还是三个人,全部神情凛然,让人感觉有种发自骨子里的彪悍。

    “哥哥,是你来了!”

    张秀丽也猛然回过了神,立刻看到从教室外进来的张横,不由惊喜交加。

    说话间,她猛地转身扑向了张横,眼眶里委屈的泪水,终于再也忍不住,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秀,没事了,没事了!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爱怜地揽住了妹妹,轻轻地爱抚着她的长发,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张横也是没有想到,在学校里,自己的妹子竟然会遭到别人的欺负。

    父母和妹子,是他身上的逆鳞,看到妹子受人欺负,张横心中的一团邪火已熊熊地燃炽,眼神也刹那变得冰冷一片。

    “啊!你们,你们!”

    上官琴终于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。不过,此刻的上官琴,一张原本还算是精致的脸,现在早已成了猪头,吴宗仁刚才的那一巴掌,可丝毫没有留情,直接就把她半张脸给奏得黑乎乎的一片。

    开玩笑,吴宗仁虽然平生不打女人,但是,眼前这个上官琴实在是太可恶,竟然一而再地挑衅张秀丽,孰可忍,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刚才,张横和张继以及吴宗仁三人,在外面停好车,进入学校的时候。因为张秀丽他们的教室正好在一楼,所以,三人已是看到了上官琴肆意羞辱张秀丽的情形,心中都窝着一团火。吴宗仁这才会出手这么重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敢打我?你们这些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琴终于凄厉地喊出了话来,惊恐地望着张横和吴宗仁等人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气势汹汹的三个大男人,他确实是被吓着了,还以为是张秀丽在校外的什么朋友。

    不过,她毕竟也不是普通人家出身的女子,刹那的震惊,已是醒悟过来:“你们等着,我要报警。”

    上官琴尖叫着,就四处寻找她的包包。刚才吴宗仁那一巴掌,把她的包包都打得不知飞到了哪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,教室外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娇喝声:“你们当大学是菜市场吗?在这里闹哄哄的围观?”

    “呃,翁助教!”

    外面越聚越多的同学,转头一看,不禁一个个都是缩了缩脑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一个年纪在三十一二岁的女子,正快步走来。女子一身得体的翻领大衣,留着一头披肩的长发,虽然此刻脸现怒容,但仍是难掩她一脸的书卷气。

    这女子正是器乐班的助教翁圆圆,听到同学的报告,说是有人打架,这才急冲冲地赶了过来。那知,刚到教室,便看到了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学生,这让她非常的生气。

    “啊,翁助教,您来的正好,这几个校外的流氓,竟然帮张秀丽这贱人打我。”

    上官琴此刻正有些手足无措,突然看到进来的翁圆圆,顿时如同是看到了救星,不禁凄厉地叫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翁圆圆秀眉一蹙,目光扫视了教室里一眼,立刻就看到了委屈地扑在张横怀里的张秀丽,更是看到了吴宗仁和张继等人。

    翁圆圆的眉头蹙得更紧了,脸色也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一幕让所有人都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哼,上官琴,你这是恶人先告状,刚才的事,我都知道了,是你故意羞辱张秀丽,甚至还抢夺她的东西,你的行径,还是一个有素质,有教养的大学生吗?”

    翁圆圆俏脸一寒,语气无比的严厉:“象你这样的学生,是害群之马,会污染我们艺术学院的学风校气。你与外面那些骂大街的泼妇有什么两样?我警告你,如果你以后再这样,我一定会向校监会汇报,把你开除出我们艺术学院。”

    “呃,翁助教,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翁圆圆一连串的喝叱,刹那把上官琴给轰得脑筋全部短了路。她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她明明挨了奏,但被喝叱的却不是张秀丽,偏偏是她这个挨打的人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旁边一众围观的学生,也是个个愕然,人人诧异,谁也没看懂这一出唱的是那场戏?怎么翁助教,好象在偏护几个校外人员呢?

    同学们自然不知道,眼前的这个翁圆圆,确实是与张横他们关系密切。因为,翁圆圆与翁芳芳,是一胞双生的双胞胎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两人虽然是卵生姐妹,长相也差不多。但是,两人性格却完全不同。翁芳芳活泼开郎,翁圆圆恬静优雅。因此长大后也走了各自不同的道路。翁芳芳参加了军队,成为了一名霸王花特种部队的军人。

    翁圆圆却不同,因为从小喜爱音乐,报考了苏洲艺术学院。毕业后,因为成绩优秀,留校做了一名助教。

    这对卵生姐妹,可以说是一文一武,也算是双胞胎中的奇葩。

    两姐妹本来就是苏省本地人,去年翁芳芳被张横的保安队招收后,当了解到她还有个姐妹,就在张秀丽读书的大学任教,张横当时就动了心思,让翁芳芳与翁圆圆联系,让翁圆圆平时在学校好好照顾妹子。

    双方形成了默契,翁圆圆还特意从其他班级,调到了张秀丽所在的器乐班,以便更方便平时可以照看张秀丽。

    刚才,就是翁芳芳打电话给她,翁圆圆这才急冲冲地赶过来。因此,她哪里会对上官琴客气,更何况张横此刻也在场中,她自然要表现表现。

    不过,做为艺术学院的老师,她自然也不能做的太出格,喝叱了上官琴一顿,翁圆圆转过身来,对张横和吴宗仁他们道:“你们这几个校外人员,在我们学校闹事,跟我去校保卫科,把事情说清楚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当下,她也不迟疑,带着张横他们,就离开了现场。张横也不反驳,与吴宗仁几人,跟着翁圆圆,就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着,敢打我,老娘绝不会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吴宗仁和张秀丽等人离开的背影,上官琴终于回过了神来,眼眸里露出了一抹怨毒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在这么多同学面前展览,蹬蹬蹬地捂着脸,就跑了出去。一边跑,已是一边拿出了手机,对着话筒呜呜地哭了起来:“呜呜,吕叔叔,我被人打啦,你一定要为我出气啊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