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0章 吕野
    翁圆圆自然不会带张横他们去保卫科,而是把他们请入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翁老师,感谢你在学校关照阿秀。”

    张横伸出手来,满怀感激地与翁圆圆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张少您太客气了,如果不是您,我们全家都没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翁圆圆连忙握住了张横的手,脸上现出了激动的神色。

    去年张横请翁家姐妹,确实是为她们做了许多事。

    不仅翁芳芳身上的旧疾被张横治愈,翁圆圆原本也有多年的椎肩盘突出,被张横施展神奇的手段,完全断了根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翁圆圆的丈夫陈建华,原本只是地产公司的一名小职员,但自从与张横相交后,张横通过关系,把他调到了精磊集团,成为了一名经理。

    陈建华本来工作能力就非常不错,但苦于没有人抬举,更是没有后台。因此,在原先的公司中,一直受人排挤,不被老板重视。

    到了精磊集团后,担任了销售经理,却是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,终于表现出了他非同一般的能力,也得到了房产大亨刘高磊的赏识。

    在这短短半年里,已提拔为总监。并因为精磊集团在苏省开展业务,现在更是精磊集团在苏省的总负责人。身份和地位,与以前已是天壤之别。前途更是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全都是因为张横的原故。所以,翁圆圆以及翁芳芳和陈建华他们,如今对张横确实是感恩戴德。所以,在学校中照顾张秀丽,翁家姐妹自然是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客套了几句,翁圆圆向张横汇报了张秀丽在学校的情况,最后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张少,那个上官琴你得小心点,她所在的上官家,也是我们苏省的世家,势力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听说因为阿秀与我们学校的小提琴王子曲致兴,走得比较近,以至于招到了她的妒恨,因此处处找机会为难阿秀。”

    翁圆圆把曲致兴与上官琴的关系简单地说了一遍,这才继续道:“今天,你们打了她,得小心她的报复。据我所知,上官琴为人傲骄,一向又受人追捧,本身更是睚眦必报,象今天这样的事,估计是她平生所受到的奇耻大辱,以她的性格,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翁圆圆有些担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,谢谢翁老师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。

    大家在翁圆圆的办公室坐了一会,这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一众人刚走到校外的地下停车场,几辆汽车突然窜了出来,嘎吱吱在众人面前一个紧急刹车,已是把他们包围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吴宗仁以及张继和翁芳芳神情陡地一凛,已是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阵势,护在了张横和张秀丽的身周。

    “是上官琴!”

    张秀丽眼尖,已看到了其中一辆车子里的上官琴,不由低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没事,阿秀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也立刻看到了上官琴。他的脸色已变得阴沉无比,一只手却是握住了妹妹的手,轻声安慰道:“你就在旁边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,哥哥!”

    张秀丽咬了咬樱唇,用力地点点头。对哥哥,张秀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,只要哥哥在身边,就让她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,一定不要让他们跑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上官琴也从车子里钻了出来,手指顿时指向了吴宗仁和张秀丽他们,神情怨毒之极。

    “小子,那里来的玩意,竟然敢欺负上官小姐,看来,你们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最中间的一辆车子里,下来了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手指上夹着一根粗大的雪茄,斜眼瞄着张横等人,目露凶光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妈的,敢招惹上官小姐,真他妈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。”

    一阵乒乒乓乓的车门开关声,二三十名年青壮汉,已从车子里冲了下来,把张横他们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一众人一个个手拿棒球棍,满脸的杀气,叫嚣着喝道:“妈的,还不跪下给上官小姐求饶,否则,今天就让你们直着过来,横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吕爷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吴宗仁踏前一步喝道。

    在苏洲呆了半年,做为保护张秀丽的保镖,吴宗仁也曾对地方上的一些势力做过调查。因此,看到那位中年人,他立刻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吕爷名叫吕野,原本就是苏洲地头上的一个混混头子。不过,这几年洗白上岸,在城里开了几家会所,如今已成为苏洲一带娱乐业的老大,在这一带,人人称他为吕爷。

    当然,吕爷虽然表面上已经营会所娱乐业,但暗地里却仍掌握着苏洲这一片地方的地下势力,是苏洲地头上不折不叩的黑道大佬之一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这位吕爷亲自前来,吴宗仁心中确实是有些惊讶,他还真没想到,上官琴可以请得动这位苏洲的黑道老大。

    “吕叔,就是这人,是他打了我。”

    一看到吴宗仁,上官琴顿时如同是斗鸡,整个人都乍了,杏目圆瞪,神情恶毒,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。

    她恶狠狠地指住了吴宗仁,凄厉地尖叫道:“你一定要为我出气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上官琴的手指猛地又指向了张秀丽:“还有,这个臭贱人,不要脸的女人,都是她引起的,这几个人也全是她叫来的,今天绝不能放过她。”

    上官琴可没忘了张秀丽,今天所受的羞辱,归根结底,还是因为张秀丽所引起。所以,她把矛头直指张秀丽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吕爷斜眼瞄了眼几人一下,手指弹了弹雪茄:“嗯,看来你们应该也是有些身份的主。不过,既然得罪了上官小姐,在下只好说声对不起,今天得让你们留下点零件,全当是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吕爷轻描淡写地说着,完全就象是在说着什么不相干的事。但是,这个老流氓,却已是给张横他们下了定论,那就是要留下几人身上的一些零件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没把张横他们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说话间,吕爷手一挥,已是向手下一众混混下达了动手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杀,把这几个家伙身上的零件给拆一拆,看他们那来这么大的胆子,敢招惹上官小姐。”

    一众小混混叫嚣,挥舞着手中的棒球棍,就向张横他们冲来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:“你就是吕野?看来,隆奎隆大少真是养了一条好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吕爷阴厉的脸陡地一滞,脸色刹那变得有些难看,原本正要送往嘴里的雪茄,也不由一抖,掉落在了地上。目光更是猛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,再次细细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的那句隆奎隆大少养的狗,确实是让吕爷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吕野能从一个混混头子,摇身一变,成为苏洲地面上娱乐业的老大,那可不是他吕爷有通天的本领,而是他得到了一位顶级大少的抬举,这才有今天。

    而抬举他之人,正是隆家的隆大少隆奎。

    隆奎也正是看中了他涉黑的身份,有些地方,还必须用到这样的人物。所以,就决定要暗中扶植他,以便做事可以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所以说,从这个角度来讲,吕爷确实就是隆奎养的一条会咬人的狗。

    只不过,吕爷与隆奎的关系,非常的隐秘,外界很少有人知道双方的这层联系。毕竟,不管怎么说,以堂堂隆家大少的身份,要是与涉黑份子有关,这确实是好说不好听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眼前的这个男子,却是一语道破了其中的关键,这如何不让吕爷心中震惊?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吕爷猛地反应了过来,陡然一挥手,阻止了正要冲上去的一众小混混,他的目光已变得凛冽无比:“小子,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姓吕的,你还不配知道本少是谁,给你一次机会,马上给我滚蛋,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们,否则,本少要你这条咬人的狗变成丧家犬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吕爷身形一滞,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的口气实在是太横,这让他心中更加没有底了,还以为张横真与隆奎有着什么关系,否则,他不可能知道自己与隆大少之间的秘密。

    可是,当着这么多小弟的面,若是就被张横这一句话给吓退,他吕爷这张脸也没地方放。一时间,他有些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吕叔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突然看到吕爷被张秀丽的哥哥一句话,弄得有些犹豫不决,这让上官琴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她猛地反应了过来,不禁凄厉地叫道:“吕叔,不要听这穷鬼的话,他们张家是穷山沟里出来的苦哈哈,他说的全是屁话。”

    上官琴只知道来人是张秀丽的哥哥,而以她对张秀丽的了解,仍停留在以前,所以,以为张秀丽的哥哥,也就是个穷山沟里出来的穷鬼。

    因此,他所说的话,如果真的能震摄到吕爷,那肯定就是在忽悠。

    不是吗?隆家的隆奎大少是什么人,岂会与一个穷鬼有什么关系?这岂不是笑话吗?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吕爷的神情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凶狠无比:“小子,你敢忽悠老子,老子今天抽你的筋,剥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吕爷这回是真的爆怒了,他竟然被一个穷鬼的几句话给震摄了,要是这话传出去,他吕爷今后还用在道上混吗?

    所以,吕爷是真的发了怒。他那里还会犹豫,怒喝道:“妈的,给我打,今天不让你们缺胳膊少腿,老子的吕字倒过来写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