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1章 翻脸比翻书快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根本不再去理会吕野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现在心中还真有些感慨。刚才在路上的时候,接到隆奎的电话,原本以为,根本不会用得上。

    那知,事情到了现在,却还真不得不要与隆大少扯上点关系。

    吕爷带来的这二三十号小混混,张横完全没看在眼里,以张继和吴宗仁以及翁芳芳的实力,收拾这些小混混根本是当菜吃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收拾了这些小混混,并不能最终解决问题。毕竟,妹妹阿秀还是要在这里念书,如果无法把这个苏洲的黑道老大震住,只怕以后的麻烦会是一卡车一卡车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最终还是决定,让隆奎去处理这件事。他先前说出吕野与隆奎的关系,就是在警告吕野。可是,这家伙不识趣,现在只好把事情直接捅到隆奎那儿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已拿出了手机,拨了隆奎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话筒里传来隆奎略带惊讶的声音,他还真没想到,张横这么快就会打电话给他。这也让隆奎意识到,张横应该是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“隆大少,确实是有事要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拐弯抹角,当下把这里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你的那位手下吕野,现在带着一大伙人,要我们身上几个零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隆奎猛地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陡然跳了起来,声音都变了调:“妈的,这畜生,看来是活得太逍遥自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,对不起,这事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说着,隆奎已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打,妈的,竟然敢耍老子,今天不让你们知道老子的厉害,还真以为老子是吃素的!”

    自以为是被对方忽悠了,吕野此刻是有些气急败坏,不由怒不可歇。

    然而,正叫嚣着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吕野神情一滞,脸色刹那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电话铃声,是他特别为隆奎设制的,以防漏接了隆大少的电话。

    只是,此刻突然响起,这却是让他心头陡地一突,猛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他现在也来不及多想,连忙恭敬地接起了电话:“隆大少,您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姓吕的,你是不是想死!”

    那料,话筒里传出了隆奎如同火山爆发般的咆哮:“妈的,本少抬举你,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,你竟然敢得罪张横张少,你他妈的就算想死,也别拉上本少。我告诉你,你今天不把张少的气给消了,看本少怎么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“啊!张少?那个张少?”

    吕野这回时在是真的被骂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他一时完全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说话,那边的隆奎已是咔嚓一下挂了电话。话筒里只传来了嗡嗡嗡的电子嗡鸣声。

    “隆大少!我……”

    吕野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听到嗡嗡声,整个人却僵在了当场,脸色死灰一片。

    与隆奎交往也很多年了,可是,他从来没有见到隆奎发过这么大的脾气。显然,隆大少这回是真的动了肝火。

    那么,张少到底是什么人,他吕野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一个叫张少的人了?吕野有些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打,打死他们!张秀丽,你这臭女人,不要脸的女人,今天老娘要撕烂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上官琴凄厉地叫嚣着……

    “张秀丽?”

    吕野浑身剧震,脸色骤然而变,目光猛地望向了张横:“难道,难道他就是隆大少所说的张少?”

    吕野刚才接到上官琴的电话,根本连对方是谁都没问。所以,直到现在,他都不知道张横他们的来历。

    此刻,听上官琴叫喊张秀丽的名字,总算让他猛地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抬头看到一众小混混已再次冲上前去,吕野猛然大喝,一边已是望向了张横:“您是张横张少?”

    “怎么,现在才知道本少是谁?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:“现在还要不要本少缺胳膊少腿了?”

    张横刚才已看到吕野接电话,已是意识到极有可能就是隆奎打来的,所以,现在底气更足了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吕野浑身剧震,身形都不由一阵哆嗦,心里直叫糟糕,这回是真的要死了,他吕野竟然这么不长眼,得罪了隆大少的朋友。似乎听刚才隆大少的口气,貌似眼前之人,是连隆大少也惹不起的主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吕野的脸已是刹那死灰一片。双腿也有些发软了。他可清楚,隆大少是什么角色,真要是连隆大少都得罪不起的人物,他吕野这回是真的死定了,而且还是死无葬身之处。

    “张少,对不起,我吕野有眼无珠,有眼不识泰山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我,我,我给您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吕野猛地回过了神,身形一下子矮了一大截,以一种极其恭敬,极其谦卑的态度,向张横深深地鞠了一躬,几乎要去舔张横的脚背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小命就握在人家手中,此刻如果得不到对方的原谅,估计接下来就得承受隆大少的怒火。从刚才隆大少的语气中,吕野已意识到,隆奎绝不是跟他说笑话。

    而以隆奎的身份,要弄死他吕野,那完全就象是宰一条狗,捏死一只臭虫一样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妈!”

    正叫嚣着冲向张横他们的小混混,猛然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个个惊骇,人人憾然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也没想到,一向横行苏洲,在他们心目中如同是高山一样存在的黑道老大吕爷,此刻竟然象软骨虫一样,在眼前这个年青人面前耸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震憾?

    “啊,吕叔叔,您,您,您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琴这回也傻眼了,她就算是长三个脑袋,也是不会想到,苏洲地下势力中的大佬,吕爷竟然会成这副耸样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吕野是吃错了药,那根神经出了问题。否则,他怎么可能对一个穷山沟来的穷小子,做出如此谦卑的举动?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上官琴陡地反应过来:“吕叔叔,您不会搞错了吧?他只是个穷山沟里的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琴还在喋喋地说着,但是,她后面那句穷小子还没有从喉咙底里吐出来,吕野猛然象是一条发狂的疯狗,一下子转过了头来:“闭嘴,你这个臭女人,不要脸的女人!”

    吕野恶狠狠地望向了上官琴,神情狰狞之极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是把所有的恨意,全部倾泄在了上官琴身上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不是这个女人,今天他吕野怎么会踢到铁板,以至于小命都悬于一线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吕野那里还会客气,一声厉喝,一个大巴掌就甩了过去:“妈的,去死,老子都要被你害死了。你这臭女人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巴掌声,夹杂着凄厉的惨号,上官琴整个人如同是烂木桩一样,给吕野一个巴掌甩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吕野这一巴掌是含恨而发,他可也没什么怜香惜玉之心,所以用的是全力。上官琴那里承受得起,顿时直摔出四五米远,卟通一声,就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,你,你,你,你竟然打我?”

    上官琴这回是真的被震呆了,她挣扎着翻过身来,满脸骇然地望着吕野,整个人都傻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现在的上官琴,那个模样已是惨不忍睹,原本就因挨了两巴掌而浮肿的脸,现在完全成了猪头,连眼睛都只剩下了一条缝。汩汩的鲜血,从她嘴角以及鼻孔中流出来,样子狼狈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上官家与吕野的关系也算是不错。因为上官琴的父亲,也算是苏洲这一带有名望的富豪。甚至当年吕野还是小混混头子在街上混的时候,还暗中资助过吕野。

    所以,吕野与上官家的关系非常密切,这些年来,他也为上官家暗中做了不少的事,替上官家对付了不少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从上官家也得了很多好处,双方的合作一直非常的愉快。关系也更加的紧密。

    因此,这次上官琴受人欺负,打电话给吕野,他为了表示重视,这才会亲自带人出面。

    只是,上官琴做梦也没想到,一直亲热地叫他侄女的吕叔叔,此刻竟然翻脸不认人,帮着自己的仇人痛奏她。

    上官琴那里会明白,比起隆奎,他们上官家族其实算不了什么。更何况,这次的事情,已是关系到吕野的小命,他入黑道这么多年,可一向是个心狠手辣的主。为了自己的前途和性命,那里还会对上官琴客气。

    四周再一次爆发出了一阵惊呼声,在场的这些小混混,当然清楚吕爷与上官家族的关系。但他们也是做梦都想不到,吕野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张横和张秀丽也是互望一眼,感觉很是诧异,望向上官琴的眼神中,不免多了一丝怜悯。张横能明白吕野的心思,这家伙这样做,完全是在给自己看,是想获得自己的原谅。

    然而,让所有人更加震憾,更加难以置信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