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2章 花花公子
    “张少,您看,这个臭女人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一巴掌打飞了上官琴,吕野转过了身来。立刻,他脸上的表情如川剧变脸一样,已然变成了一副极度谦卑,极度馋媚,向张横点头哈腰地道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,对于眼前这个象变色龙一样的黑道老大,他从心眼里鄙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横接触过的黑道人物也不少了,无论钱塘的还是台岛等地,所遇到的黑道人物,都算是有点骨气,还真没看到过象吕野这样的软骨头。

    不过,吕野毕竟是隆奎的人,张横也无遐管他。只是心中有些感慨:看来隆大少养的这条狗,是条反复无常的恶犬。说不定什么时候,就会反咬主人一口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横已是决定把自己的看法,有机会告诉隆奎,也好让他防着一手。

    “阿秀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身边的张秀丽。

    上官琴如何处理,还得征求妹妹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唉,算了吧!”

    张秀丽咬了咬樱唇,怜悯地看了看还摔在地上惨不忍睹的上官琴。终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也是愤恨上官琴一再的无礼纠缠,但张秀丽却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,她也不愿太为难上官琴。毕竟,两人也算是有同学之谊。更何况,她现在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,一颗芳心早已飞到了医院王鸿洁的病床边。

    这么一闹,天色已暗了下来,时间也已是傍晚五点多钟。冬天的天黑的快,四周已是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苏洲武警分院的住院部里,王鸿洁的病房中,气氛却是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王鸿洁躺在病床上,身上挂着点滴,在他的病房里,一个年青的男子,正神情阴郁地望着他:“王经理,怎么样,本少的提议你考虑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炎少,对不起,我早就说过,你的要求我绝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王鸿洁脸现愤然之色,冷冷地道:“更何况,我现在都这个样子了,所以,你就别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炎少名叫炎杰,正是王鸿洁所在建筑公司的总监。

    说来事情还真是有些曲折,炎杰一年前从国外留学归来,就进入了建筑公司,当了王鸿洁所在集团的项目总监。

    不过,这位炎大少还真不是个干实事的主,他只是在公司中挂个名头,本人却是整天与一伙狐朋狗友,在外花天酒地,是个不折不叩的花花公子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凑巧,去年年底的时候,张秀丽去找王鸿洁,正好被炎杰给遇上了。当时的炎杰正从外面喝酒回来,已是喝得有些醉薰薰的。

    当他遇到张秀丽,顿时被眼前这个女子清秀绝丽的姿容给吸引了,简直是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这家伙最初还以为张秀丽是他公司的员工,就上前表明自己总监的身份,要让张秀丽去他办公室,向他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张秀丽那里会理他,转头就走。这顿时让炎杰很是恼火。他趁着酒劲,也不顾身份,就上前对张秀丽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幸好,王鸿洁出来,拦住了他,张秀丽趁机离开。

    事后,炎杰这才明白,他刚才闹了个大乌龙,那位漂亮的女孩子,根本不是公司的员工,而是王鸿洁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然而,这位花花公子贼心不死,眼珠子一转,就想到了一个歪主意。那就是跟王鸿洁谈起了条件。

    按炎杰的意思,只要王鸿洁愿意把他的这个女朋友,陪他几天玩玩。那么,他可以马上给王鸿洁加薪升职。

    王鸿洁虽然家庭并不富裕,但他对张秀丽却是一片真情。自然是不会同意炎杰的这个非份要求,当场就严厉拒绝。

    炎杰很生气,暗中打算着好好给王鸿洁穿穿小鞋,让这个不识趣的小经理明白他炎大少的厉害。

    于是,就在去年的最后一个月,王鸿洁被调到了一处条件非常恶劣的工地当项目经理,受到了炎杰的不公正待遇。

    本来,今年一开年,炎杰还准备着再使点手段,给王鸿洁施压,让他答应自己提出的那个条件。

    只是,王鸿洁在过年时突然发病,就这么住进了医院,却让他想好的许多手段,都无法使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下午,炎杰路过武警分院,突然想起,王鸿洁就住在这里,他立刻就走进了医院,想再与王鸿洁谈谈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王鸿洁再次毫不犹豫地拒绝,炎杰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姓王的,不要给脸不要脸,这可是本少给你的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炎杰冷哼一声:“我从医生那里了解过了,你的病要想治好,只有换肝这一途径。不过,我可告诉你,有本少在,你的医药费什么的,我们公司可不会承担,真要是换肝,这上百万元的费用,你就算把你老爹老娘的血都榨干了,估计也拿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炎杰冷笑,满脸的不屑:“只是,本少念你是我们公司的老员工,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。只要你答应了本少的条件,这医药费什么的,公司全包了,而且,你病好后,本少以前的承诺还可以兑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本少还是提议你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炎杰微微压低了声音:“当然,本少也想到了,你可能无法向你那个妞开口说这件事。所以,本少也不要你做什么,只要你营造一个机会就行,把你那个小妞约到某个ktv或是酒店什么的,到时就没有你的事了,本少自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自当日见到过张秀丽,炎杰一直惊为天人,虽然时间过了这么久,每每回想起来,仍是垂涎不以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什么心理做怪,越是得不到的东西,越是好东西,炎杰对张秀丽还真是念念不忘,非把她弄到手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如今,更是威胁加利诱,要让王鸿洁屈服,想从他这里打开一个缺口,把张秀丽弄到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病房外,张横和张秀丽从电梯里走了出来,向这边的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但是,刚走到门口,却被四个流里流气的年青人给拦住了,四人斜着眼,阴阳怪气地喝道。

    这四人正是跟炎杰一起来的几个狐朋狗友,他在里面与王鸿洁谈事,这几人就守在门口,充当守门狗,不让任何人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这里不是王鸿洁的病房吗?”

    张秀丽一怔,抬头确认了一下病房号,不由满是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刚才被拦住,还以为自己走错了病房。直到确认自己没有走错,这才感觉这事很是蹊跷。

    “阿秀,炎大少在里面看哥哥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旁边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,在病房走廊的一把椅子上,一个身形消瘦,满脸愁容的少女急急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梦洁,炎大少是谁?”

    张秀丽又是一怔,她一时还没想起炎大少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梦洁与张秀丽年纪差不多,正是王鸿洁的妹妹。

    这次王鸿洁生病住院,情况如此的严重,他却是瞒着家里的父母,只有妹妹王梦洁知道。

    毕竟,王鸿洁的父母年纪比较大了,又加上两老身体本身也不怎么好。所以,王鸿洁生怕自己得重病的事会让两老承受不了打击,就不愿让父母知情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,王鸿洁就是一直由妹妹在照顾。王梦洁与哥哥感情非常好,早年因为要支持哥哥上大学,自己主动辍学,没有考大学。

    现在是在一家服装厂打工,但为了照顾哥哥,开年到现在,她还没有上过班。

    “唉,炎大少就是哥哥公司里的那位总监。”

    王梦洁微微摇头,脸色不禁一片黯然。

    炎杰垂涎张秀丽的事,王鸿洁曾跟妹妹说过,还交待妹妹,要多照顾张秀丽。所以,此次炎杰突然来看哥哥,并把她从病房里赶出来,王梦洁就感觉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张秀丽的脸色陡地变得难看起来。经王梦洁提醒,她立刻明白了所谓的炎大少是谁。

    王鸿洁可是提醒过张秀丽,要小心炎杰这个花花公子。为此,自那次遇到炎杰后,张秀丽就再也没有去过王鸿杰的公司。

    此刻听那个花花公子在病房,张秀丽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。她也隐约知道,去年年底,王鸿洁就是被炎杰穿了小鞋,调到了一个条件非常恶劣的工地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秀丽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向张横道:“哥哥,我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横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内幕,但已感觉到气氛不对劲。他也不问理由,就一拉妹妹,往病房里闯去。

    “妈的,那里来的玩意,给我站住。”

    四个年青人大怒,立刻一拥而上,就准备阻拦张横和张秀丽。

    滚!

    突然,一声娇喝响起,怦怦怦连响骤急,翁芳芳已如一头母豹一样,急冲过来,一个扫堂腿,已把四人全部扫成了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翁芳芳和吴宗仁以及张继三人,原本是站在电梯门口等张横他们。见突然有人对张横出手,自然不会客气。翁芳芳这朵霸王花顿时发了彪,把四个小混混给撩倒了。

    张横根本连眼角都没瞄四人一眼,他早就知道了会是这样的结局,已然扭开了病房的锁柄,带着张秀丽直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王经理?”

    病房里,炎杰还在喋喋地威胁利诱着王鸿洁:“只要你一句话,你治病的事,本少全包了,而且,你今后就是项目部的总负责人,本少绝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其实啊!”

    炎杰依旧不死心:“女人呢,就象是衣服,换了一件还可以再来一件。你那个妞儿长的确实是不错。不过,本少也就只是玩几天,又不会少什么,你思想这么死板干什么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