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4章 隆大少驾临
    张刚怒喝着,就冲了进来。但是,门口的张继以及吴宗仁和翁芳芳三人,岂会让他随便进去。

    翁芳芳一声娇喝,已伸出一只手挡在了面前:“请留步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刚身形一滞,正想喝叱。但是,感受到翁芳芳那凛冽的眼神,却是不禁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他先前可是见识过这位美女出手,那四个小混混完全被她当球踢。所以,张刚心里还真有些忌惮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过,在自己工作的医院,还是他负责的病区,竟然被人拦住不让去病房,张刚心中的一团怒火也陡地窜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这可是个法制社会,你们这是在犯法。”

    张刚气得脸色铁青,指住翁芳芳等人怒喝道:“快离开这里,否则,我叫保安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,翁芳芳三人只是冷冷地望着他,完全把张刚的话当成了耳边风。

    开玩笑,张横命令不让人进去,就算警察来了,三人也都不会让步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张刚怒极,不由大叫起来:“护士,快叫保安,快叫保安,把这几个社会闲散份子给轰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,张主任!”

    四周站着好几个护士,因为先前的打架以及如今张刚被人阻拦的事,一时把她们给震傻了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张刚的喊叫,这才猛地回过了神来。顿时一个个忙不迭地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刹那,整个病区一片乱哄哄的,几名保安接到通知,也急冲冲地赶了上来,眼看这里就要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再说炎杰,被四名狐朋狗友架着,逃离了病区。四人看他头上一个大血洞,那敢稍有迟疑,连忙把他架到了下面的急诊楼,找医生为他包扎。

    “妈的,气死我了,那几个家伙是哪里来的,本少一定要给他们称称骨头。”

    包扎完伤口,头上缝了十二针,炎杰痛得龇牙咧嘴,心中更是恨得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一边骂骂咧咧着,一边炎杰已是拿出了电话,拨了个号码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电话接通,话筒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正是吕野:“炎少,好久不见,怎么有空打电话过来?”

    “吕爷,本少给人打了,有几个不长眼的外地佬,把本少打得头破血流,缝了十二针。”

    炎杰自然知道吕野是表哥隆奎的打手,所以,他也丝毫不客气,立刻把自己这边的遭遇简单地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吕爷,你得给我报仇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吕野此刻正坐在一辆车里,突然听到炎杰的诉苦,不禁脸色大变:“妈的,那里来的不长眼的家伙,真是反了天。炎少,您现在在哪儿,我马上叫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本少现在在苏洲武警分院,那几个打我的外地佬,如今也还在医院中。”

    炎杰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苏洲武警分院?”

    吕野一怔:“炎少,我和隆大少现在也正赶往那里,您稍等一下,我们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哦,表哥他也来了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炎杰惊讶了。他自然清楚,以表哥的身份,可不会随便来这里。

    不是吗?若是隆大少身上有什么贵恙,自然有专职的医生,要看病也至少是省一级的三甲医院。至于他结交的人,也尽皆是富豪或贵贾,也根本不可能住苏洲武警分院这样的市级医院。

    那么,隆大少这么晚了,突然往这边赶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炎杰满心的狐疑。

    炎杰自然不知道,隆奎之所以此刻去苏洲武警分院,完全是因为张横。

    中午刚与张横和解,下午就发生了手下吕野与张横发生冲突的事,这顿时让隆奎惊怒交加。他生怕因为这事,与张横刚刚弥合的关系,就出现裂隙。

    所以,他那敢有丝毫的迟疑,在当时接到电话后,立刻就赶了过来。他本就在苏洲的虎丘小观园里,因此赶过来也就大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隆奎当然先找到了吕野,从他那里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吕野那敢有丝毫的隐瞒,当下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。隆奎很是愤怒,二话不说,立刻让吕野带自己去见张横,要向张横当面说个清楚。

    幸好,吕野在张横走的时候,也早就留了心眼,暗中派了一名机灵的小混混,跟着张横他们,以便随时掌握张横的行踪。

    他也意识到,隆大少可能会亲自过来,这下却是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那个小混混一直跟张横他们,进入了苏洲武警分院的住院部,亲眼看着张横等人上了八楼,这才离开,因此,对于张横他们的去处,吕野非常明白。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表哥就要过来,炎杰无比的兴奋。他可清楚隆奎的为人,一向非常的护短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这位表弟,与隆奎脾性相投,一直很受表哥亲睐,这也正是他从国外归来后,就能担任隆达建筑总监一职的原因。

    如果表哥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惨样,估计一定会气得三尸神暴跳。到时,那几个外地佬自然是要悲摧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炎杰也顾不得流血过多,身体虚弱,带着四个跟班,就往医院门口赶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医院这边的一大群领导,包括院长和几位副院长在内,全部列队等候在那里。

    吕野对隆奎的性格非常的了解,知道隆大少爱排场,讲面子。光是他这次出来,陪同的车辆就有六辆连号的奔驰,一路浩浩荡荡而来。

    因此,明白他要去苏洲武警分院,吕野立刻打电话给了院方。

    “什么?隆大少要来我们医院?”

    苏洲武警分院的院长刘泽云,接到吕野的电话,不禁大是意外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隆大少的身份,这可是江南世家隆家的大少,在苏省谁人不知,何人不晓?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都没想到,隆大少竟然这么晚了,会驾临他们这个市级医院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怎么说,隆大少屈尊驾临,自然不能怠慢。刘泽云那敢有丝毫的迟疑,连忙紧急通知院里的各级头头脑脑,准备迎接隆奎的到来。这才会出现医院门口,一众院领导列队迎候的场景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队车队远远地开了过来,前面的六辆连号的奔驰,是如此的扎眼,这自然就是隆奎的出行队伍。在整个苏省,能有这样排场的,除隆大少之外,别无第二位。

    立刻,刘泽云以及炎杰等人,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嗯,刘院长辛苦了!”

    隆奎在一众黑衣保镖的簇拥下,走下了车来,望望迎接他的一众院领导,在吕野的介绍下,漫不经心地与对方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对于刘泽云他们的热情,他很满意。

    不过,当目光望到头上缠着纱布,衣服上沾满了血迹,形象如同是刚从老山战场下来的炎杰,隆奎的眉头陡地皱了起来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“怎么搞的,阿杰,你这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隆奎上前仔细打量着炎杰,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要为我报仇啊!”

    炎杰这回是真的遇到亲人了,不禁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把刚才的经历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表哥,那几个外地佬实在是太嚣张了,完全不把我当人看啊!”

    “外地佬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隆奎的脸色更加的阴沉,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炎杰的这副惨相,他确实是无比的愤怒。打了自己的表弟,这岂不是不给他隆大少的面子,是在同样打他的脸吗?

    在苏省的地界上,还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。隆奎心中一团怒火燃炽,已是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,那几个外地佬连话都没说,就把我打成这副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炎杰满腹的委屈。他到现在为止,确实是不知道张横他们的姓名,也不清楚对方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隆奎冷哼一声,对于炎杰的回答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却也不是责备炎杰的时候,他这次来此,主要还是为了张横。所以,炎杰的事,也只能暂时压后,等见过张横再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的事等会再说,我现在带你去见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隆奎也不多废话,举步向医院的住院部走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吕野在前领路,来到了住院部的电梯前:“张少刚才就上了八楼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隆奎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,一众人进入了电梯,向八楼上而去。

    炎杰的神情却是一滞,他刚才就是从这里下来的。此刻看到隆奎竟然也是到上面去,心中不由大喜:“妈的,看那些家伙今天怎么死。原来表哥竟然也是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根本没想别的,还以为这次是凑巧了,等会见到那些打他的人,自己指给表哥看,到时就等着看表哥如何收拾他们了。

    电梯在八楼停下,隆奎在一众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一走出电梯,病区的走廊上顿时传来了一阵阵的喝骂声,举目望去,所有人尽皆一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里确实是无比的混乱,一大群保安叫嚣着,挥舞着橡胶棒,正围在一间病房面前。而两名大汉以及一个穿猎装的女子,守在那里,竟然完全无视这些保安,把他们给拦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表哥,就是他们,就是这些人打了我。”

    炎杰一看,却是陡地叫嚣起来,手指指向了病房前拦住保安的三人,向隆奎大叫道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