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5章 火上加油
    炎杰指着翁芳芳等三人兴奋地叫喊起来。但是,一边的隆奎却是神情猛然大变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表哥,就是他们,病房里还有一个人,就是那人把我丢出病房,撞到了墙上,把我的头给撞破了。”

    炎杰兴奋之极,一时却没留意隆奎语气的变化,继续叫喊道:“还有,那个女人,是她把我的那四个兄弟给打得成了滚地葫芦。表哥,你要给我报仇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又连忙转向后面的吕野:“吕爷,打我的人还在这里,你快叫人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吕野此刻缩着脑袋,神情急剧地在变化,心里直叫乖乖:“我的妈,原来打表少爷的是张少他们,怪不得敢奏得这么狠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吕野望向炎杰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,那意思明显就是在说,自求多福吧!

    从隆大少如今的表现来看,估计表少爷炎杰这次被痛奏,要想讨回来,肯定是没戏了。说不定还会被隆大少臭骂一顿。

    果然,隆奎的脸色已是难看到了极点,心中的怒火已然直欲爆发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手下的吕野刚与张横发生冲突。那知,此事还没摆平,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表弟,竟然在这里又招惹了这个煞星。

    这不是火上加油,嫌事情闹的不够大吗?

    现在的隆奎已是把炎杰给恨透了,他那里还会理会,就一声冷哼,向病房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呃,表哥!”

    见隆奎根本不理自己,炎杰一愣。但他还以为这是隆奎真的生气了,他这是要亲自上前。这让他立刻亢奋得脸都涨成了血红。

    开玩笑,隆大少动了真怒,在这苏省的地界上,还没有人能承受他的怒火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炎杰连忙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,隆少,隆少,您不要生气,这事我来处理,我们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原先陪同而来的刘泽云等一众医院领导,此刻却已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隆奎怒气冲冲的样子,还以为是这里的打架事件,惹隆大少生气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,他们在那个病房前,看到这里的主任医生张刚,正在叫喊着指挥保安,看他怒不可歇的样子,显然这里的冲突应该就是由他而起。

    刘泽云心里咯噔一下,也顾不得什么了,连忙加快了脚步,赶在了隆奎面前。

    做为苏洲武警分院的院长,刘泽云也曾是军人出身,甚至当年在部队的时候,还开过军用大卡车,做过一段时间的驾驶员。如今虽然早就退伍,分配到这里当院长,做行政管理方面的工作,但军人的底子还在,脚步一加快,三步两步就已窜到了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江湖郎中给我赶出去,不要让他破坏了我们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。”

    张刚满脸怒容,手指指着病房里的张横,叫喊不以。

    就在张刚叫人喊来保安的时候,病房里的张横完全无视他的阻止,已拿出一大把木针,在为病床上的王鸿洁治疗了。

    张秀丽和王梦洁两人,紧张地望着他,气氛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门口有吴宗仁和张继以及翁芳芳三人守护,张横根本不信这里的保安能冲进来。而他也不愿浪费时间,所以,先给王鸿洁治疗了再说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这个举动,让张刚几乎要发狂了。这个江湖郎中,胆子实在是太大,态度也实在是太嚣张。竟然完全把他堂堂肝病专家,英尔岛皇家学院的博士当空气。所以,他几乎要气得七窍冒烟了。

    然而,叫来的一众保安,来到病房门口,看到翁芳芳等三人,根本就没有人能冲进去。以翁芳芳三人的实力,那根本就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别说来的这十几名保安,就算是武警分院的全部保安人员一起上,也是送菜。

    一时间,张刚又气又急,简直要跳脚了。

    “张主任,这是怎么回事?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刘泽云带着几名副院长急冲冲地赶了过来,隔着老远,就大声叱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刘院长!”

    张刚身形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发生在他负责的病区里的事,竟然引来了刘院长以及一众领导。

    张刚心头一颤,立刻想到:莫非是什么人打了小报告,准备看自己的笑话?

    不是吗?现在都已是晚上六七点钟了,刘院长等领导早已下了班,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?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,有人向刘院长他们暗中打小报告,这是诚心想要他张刚难看。

    医院虽然是个救死扶伤的神圣场所。但是,只要是有利益的存在,必然就会有矛盾。医院也不能免俗,同事间看似和和气气,暗地里却也为了职称等各种利益,明争暗斗不以。

    就以张刚的情况,年纪青青,已成为肝病专家,担任主任医生,负责整个肝病病区,自然是招不少人的妒忌。要看他出笑话的人,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刚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心里把那个打小报告的人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却不是追究这事的时候,他定了定神,连忙向刘泽云解释道:“刘院长,有个不知从那里来的江湖郎中,竟然不经我们同意,在给八床的病人治病,我让他出去,他根本不听,反尔让同伙阻止我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刘泽云震惊了,神情刹那剧变。

    一个江湖郎中,竟然敢在他们武警分院撒野,这事要是传了出去,他刘泽云的脸算是丢光了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今天是隆大少来此的特殊日子。要是让隆大少看到这样的场面,岂不是会怀疑他刘泽云的领导能力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刘泽云的脸已黑了下来,对病房里的那位所谓的江湖郎中,已是恨到了骨子里。他陡地一声厉喝:“张主任,那你还愣着干什么,马上打电话报警,让警察来把那个不法份子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刘泽云直接就给张横叩了顶不法份子的大帽。

    “呃,刘院长!”

    张刚一愣,但立刻反应了过来,连连点头:“好的,好的,我马上报警,我马上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刘泽云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,身后传来了隆奎愤怒的声音,他此刻也已赶到了病房前,更是听到了刘泽云和张刚的对话。

    这却是让隆奎勃然大怒,他已看清病房里的情形,见张横正在里面忙得不亦乐乎,似乎正在为一个病人治病。显然,刘泽云和张刚所说的江湖郎中,就是指张横。

    隆奎这回是真的要暴走了,今天跟他来的这些家伙,没一个不惹他生气。自己的表弟招惹了张横,现在,医院的院长竟然当张横是江湖郎中,还要报警抓人。

    妈的,全部乱套了,这不是给他隆奎添麻烦吗?

    隆大少那里还忍得住,立刻就朝刘泽云喝叱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隆少,怎么了,这人是个江湖郎中,正在破坏我们医院的医疗秩序……”

    刘泽云还想解释,隆奎却已是怒不可歇:“妈的,你才是江湖郎中,滚!”

    隆奎怒喝,已一把推开刘泽云,向着病房奔去。

    “隆少,隆少!”

    刘泽云被骂了个狗血喷头,但他根本弄不清隆奎发火的原因,一时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不过,隆奎刚到门口,却被吴宗仁以及张继和翁芳芳给拦住了。三人可不管你来的是龙大少还是虫大少,张横交待不让任何人进去,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,那也得先在门口给候着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看到隆奎被人拦住,所有人尽皆一震,刘泽云脸色更是再次大变,还以为隆奎这回是要爆走了。

    “表哥,就是这些家伙!”

    炎杰却是刹那兴奋到了极点,几乎要有**的快感。他也顾不得别的了,立刻从后面窜了上来,来到了隆奎面前,指着翁芳芳等三人,又指指病房里的张横,朝着后面吕野等一众跟班叫嚣道:“你们这些家伙,还不快上来,把这几个外地佬给我收拾了,妈的,平时里难道我表哥就是这样白养着你们吗?”

    看到张横,炎杰眼睛都红了,他已是有些迫不急待,立刻代隆奎向吕野等人发布了命令。

    然而,吕野他们却是一个个神情古怪,根本没一个人上前,只是用怪异的眼神望着炎杰。

    这下,炎杰却是有些蒙了,他还真想不通。平时象狗一样听话的这些打手,怎么今天象是吃错了药一样,根本使唤不动?

    然而,让炎杰更加震憾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混蛋,闭嘴。”

    突然,隆奎象是一只愤怒的豹子,猛地爆发了,他陡地甩起了一巴掌,不顾三七二十一,就朝着还在叫嚣的炎杰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炎杰做梦都想不到,一向对他和颜悦色的表哥,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打他。所以,措不及防之下,他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,整个人都滴溜溜地在原地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圈。

    “你,你,表哥,你怎么打我?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炎杰总算回过了神,他惊骇地望着隆奎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隆奎的举动,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,他的这位表哥,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刮他大耳刮子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炎杰根本没弄清自己挨耳光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是,让炎杰更加骇然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