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6章 一切都变了
    “混蛋,看来你这几年在国外,是什么都没学到,倒是这双招子,被国外的花花世界给晃瞎了。”

    隆奎是气不打一处来,朝着炎杰就喝叱道。

    如果说,刚才炎杰在背后叫嚣,隆奎也就罢了。但是,此刻当着张横的面,竟然还如此的嚣张,更是把他隆大少给抬了出来,这岂不是给他拉仇恨吗?

    隆奎是真的气坏了,恨自己这位表弟不长眼,连眼色都不会看。所以,这才会赏他一个巴掌,让他脑子清醒清醒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是喝了几年洋墨水,喝糊涂了,给老子滚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隆奎没好气地又踹了炎杰一脚,这才转过了身来,朝着病房里的张横道:“张少,不好意思,不知本少是不是可以进来?”

    隆奎很是谦逊地道,丝毫没有因为被拦在门外而生气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这一举动,却已是把刘泽云,张刚以及炎杰等人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俄滴神!病房里的那个江湖郎中,堂堂的隆大少竟然叫他张少,而且态度是如此的谦和。那么,这位张少到底是什么来历,是什么样的人物,才可以让隆大少表现出如此的谦逊?

    刹那间,刘泽云他们心头轰然巨震,完全震憾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哦,是隆大少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已停止了动作,目光望向了门外,朝隆奎点了点头:“不好意思,刚才没看到,隆大少快进来吧!”

    以张横现在的境界,用柳木和桃木为王鸿洁针刺划符,已是轻而易举的事。因此,就这会儿功夫,他已顺利压制了王鸿洁的病情。

    此刻,再看王鸿洁,脸上手上的浮肿已然消退,神色中也透出了一抹红润。如果不是因为刚刚治疗完毕,精神还非常的虚弱,已根本看不出他是位重症患者。

    “张少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隆奎哈哈一笑,立刻跨步走入了病房。

    后面的一名跟班,更是适时地把一只水果篮和一只大花篮摆到了病房里。

    这还是吕野见机的快,趁这混乱的时候,让手下去医院门口买来的,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“张少,对不起,想不到手下这些家伙这么不长眼,得罪了张少。”

    客套几句,隆奎立刻转入了话题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向门外的吕野喝道:“妈的,还不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吕野答应一声,整个人哈着腰躬着身,就走了进来,一副奴材相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家伙就交给您了,您要如何处理,我隆某人都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隆奎表了态,这就是他今天过来的目的。他要尽可能地弥补与张横之间可能产生的裂隙。

    “隆大少客气了,这事已了,以后就不用再提起。”

    张横根本连眼角都没瞄吕野一眼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再为这事费心,相信经历了今天的事,就算再给吕野一个豹子胆,他以后也不敢再招惹妹妹张秀丽了。

    “好,张少果然大人大量。”

    隆奎毫不吝啬对张横的夸赞,竖了竖大拇指,又是再次转头,朝着炎杰喝道:“混蛋,你还不进来,向张少陪罪。”

    “呃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炎杰现在已完全愣在了当场。他就算是个傻瓜,此刻也看出来了,自己的表哥,原来到医院,完全就是为了眼前这个痛奏他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,听到隆奎的叫喊,炎杰浑身一哆嗦,却也不敢违背,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张,张少,对不起,是我炎杰有眼无珠,得罪了您,请您原谅。”

    炎杰的脸象便秘了一样难看,结结巴巴地说出了这翻话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炎大少,你的道歉我可不敢接受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冷地道,他根本无法原谅炎杰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不是吗?竟然暗地里想使用卑鄙的手段,对付自己的妹子张秀丽,孰可忍孰不可忍。这也正是刚才张横亲自动手对付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炎杰脸色大变,一时却我我我地我不出个所以然来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混蛋东西到底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隆奎也是很意外,他原本还以为,是炎杰太张狂,这才会招惹张横,只要他道个歉,服个输,事情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那知,从现在张横的态度来看,似乎问题并不那么简单,这让隆奎心中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隆大少,你最好去问你表弟自己,他到底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愿在这事上多纠葛,把问题抛回给了炎杰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隆奎的脸色更加的难看,这回他更是看出来了,自己这位表弟看来是真把张横给得罪得不轻。

    不过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却也不便问炎杰,目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这才向张横道:“张少,您放心,这事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病房中的气氛有些冷场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

    一直躺在病床上的王鸿洁和他的妹妹王梦洁,此时此刻却是完全惊呆了。

    就算给他们三个脑袋,也绝不会想到,名震江南这一带的隆奎隆大少,竟然会亲自前来,并且就是为了给张横道歉。

    他们对张秀丽的情况,其实也并不怎么了解。只是以前听张秀丽说过,她来自钱塘的乡下,出身在一个叫白马山的穷山村里。

    父亲是位村里的赤脚医生,其他的情况,张秀丽就根本没说过。所以,王家兄妹,还以为张秀丽是极其普通的人家。

    那知,今天她的哥哥,所表现出来的能量,却完全震憾了他们。一个能让堂堂隆家大少道歉的主,岂会是个简单人物?

    那么,这个叫张横的人,到底是什么来历?张秀丽以前说的,莫非全是假的,他们家原本是极有背景的豪族?

    一时间,王鸿洁和王梦洁两人,望向张秀丽和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是苏洲武警分院的院长刘泽云,不好意思,先前完全是个误会。”

    正气氛有些异样,这个时候,刘泽云和一众医院的领导,以及张刚他们也进入了病房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,刘泽云已是满脸堆笑,伸出了手来,连连向张横道歉。

    开玩笑,就算他们是傻子,现在也看出来了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绝对的不凡。所以,他们也顾不得什么了,先上来见个礼再说。

    “刘院长客气!”

    张横淡淡地与刘泽云握了握手。对于医院的这些领导和张刚那位主任医生,张横其实并没什么太多想法。无论是谁在这里,遇到刚才的事,做为医院的负责人,都会有那样的表现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并不责怪他们。而且,王鸿洁现在在此住院,还要呆上几天,张横也必须给这几位院领导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“谢谢张少,谢谢张少。”

    见张横并没有怪罪的意思,刘泽云等人都松了口气,一众人变得更加的热情。

    “对了,张主任,你怎么搞的,怎么让张少的朋友住在普通病房,还不快安排到高干特护病房去。”

    望了望四周,刘泽云猛地反应了过来,不由没好气地责备起了张刚。

    然而,他喊了一声,张刚却如同是恍然未闻,竟然完全不理会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刚,目光灼灼地望着病床上的王鸿洁,整个人都震憾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做为王鸿洁的主治医生,他是最清楚王鸿洁的病情。可是,当他现在看到王鸿洁时,却完全被王鸿洁的变化给震傻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王鸿洁,不仅全身的浮肿已然消退,而且精神气色也已然恢复了红润,与先前一脸死灰样,就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就算不用任何仪器化验做检查,也能看出来,此刻的王鸿洁,在经过了张横的治疗后,病情已有了很大的改善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一个已是靠血液透晰才能维持生命的危重病人,怎么可能在被人扎了几针后,就恢复到这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是真的吗?这难道是医学的奇迹吗?一时间,张刚心潮澎湃,几难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张刚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见张刚根本不理会自己,刘泽云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不由厉声喝道,称呼也从张主任,直接就变成了张刚。

    “呃,刘院长。”

    张刚猛地反应了过来,这才回过了神。

    接下来,整个病区的护士医生可是忙坏了,刘泽云一声令下,大家立刻一起行动,为王鸿洁转移病房,把他转到了最高档的高干病区内。

    望着身边忙碌的医生护士,王鸿洁和王梦洁两人满脸的苦笑。

    自从住到医院,他们可不怎么受人待见,因为家境不怎么好,没钱送礼,住的就是最普通的病房,护士等的态度也根本就是把他当路人甲路人乙。

    比起现在,他仿佛成了这一病区的焦点,所有医生护士围着他转,甚至连院长大人都陪着笑脸。这与先前那根本就是天与地的差别啊!

    现在,他算是真切地体会到了身份地位的好处,貌似没有张秀丽的哥哥,他王鸿洁还象是阿狗阿猫一样,没什么人会重视他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对张秀丽的哥哥,更是充满了好奇。他是最有体会的,经过了刚才张横的治疗,身体就象是被搬掉了一座压在身上的大山,说不出的畅快和轻松,与前段时间相比,完全就象是恢复了一样。

    那么,张秀丽的哥哥张横,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不但能让隆大少屈尊降临,本身更是具有如此强悍的医术?

    王鸿洁对张横充满了神秘。只是,让他想不到的是,更加让他震憾的事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