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8章 送上脸去让人抽
    炎杰被撤职的消息,刹那震动整个苏洲隆达建筑集团,不仅是开会的高层,就算是下面的行政人员,也是一个个无比的震憾。大家都立刻意识到,隆达集团这回可能是要发生大地震了。

    于是,所有人都开始暗中观注此事,许多人更是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,了解这一事件的内幕。

   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不久之后,昨天傍晚发生在武警分院的事,便被人挖了出来,甚至其中的来笼去脉,也被人弄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顿时,人们再次震惊。大家谁也没有想到,堂堂的表少爷炎杰,竟然是因为得罪的落魄的王鸿洁,这才遭来今天的大祸,被直接免了职。

    立刻,无数的人敏锐地觉察到,王鸿洁这回是要发达了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连炎杰都因为他而被扫出集团,那么,这个王鸿洁所具有的潜力和能量,又是何其之大?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明白了这一点的人,开始紧急行动起来,前往王鸿洁住院的地方,前来探望。

    开玩笑,如果不趁现在王鸿洁还在落魄的时候,与他交往。难道还要等到人家高升后,前去拍马屁吗?

    也许,到了那时,再去锦上添花,人家早就不在乎不稀罕了。所以,还是现在雪中送碳好,也能让王鸿洁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这就是今天一大早,公司的同事扎堆前来看望王鸿洁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望着车窗外,一批接一批的同事,从住院部进进出出,邬有贵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他的车子停在这里已有好几个小时了,却一直打不定主意是否上楼。

    尤其是想到,他曾经对王鸿洁所做出的那些事:向炎杰打小报告,暗地里更是落井下石,貌似把王鸿洁调到那个条件恶劣的工地,就是他邬有贵向炎杰提出的建议。

    如今,他的后台炎杰倒台了,邬有贵却急急地想来与王鸿洁弥补关系。纵然他脸皮已不是一般的厚,但心里也是忐忑无比。

    一则是怕吃了王鸿洁的闭门羹。另一则他一时也没想好该如何与王鸿洁相处。更重要的是:他也想不到,竟然会有这么多公司的同事,在第一时间前来看望王鸿洁。

    这让他感觉有些为难。在集团中,大家都知道他的提升,是踏着王鸿杰上去的。现在,王鸿杰有了出头的迹象,他就象变色龙一样,就来巴结,人们又会有何感想?

    对于邬有贵来说,贱人要做,牌坊还是要立,面子可不能丢,尤其是在一众手下面前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一直在等,希望来看望王鸿杰的人快点结束,这样,他也可以上去看望王鸿洁,也许还可以弥补与他的关系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次过来看望王鸿洁,邬有贵也是做过了一翻激烈的思想斗争。不过,为了如今策划部副总的丰厚待遇,能保住这个地位,他终于咬咬牙,厚着脸皮来了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以前当个副经理的时候,他可是骑电动车上下班的。现在当了副总,公司可是给了一辆奥迪a6。他再也不想过以前那种紧巴巴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是快十二点,住院部看望病人的同事,基本上也没有再出现。邬有贵终于打开了车门,拎起了那只水果篮,向住院楼走去。

    病房里,王鸿洁和王梦洁兄妹还在发呆,直到现在,两人还没回过神来,感觉象是在做梦。所以,连中午饭也忘了叫了,就一直呆呆地望着满病房的花篮和水果篮。

    “鸿洁,不好意思,今天公司里有点事,所以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病房外传来了一个人爽郎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王鸿洁陡地一震,猛然转过了头来,神情刹那变得很是难看。邬有贵与他同事两年,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只是,王鸿洁怎么也没想到,邬有贵竟然会来看他。

    “鸿洁啊!”

    看到王鸿洁的脸色,邬有贵的神情一阵尴尬。不过,他早已有了心理准备,所以,还是强自装出一副笑脸,举步进入了病房:“看你神色挺不错的,这段时间应该恢复的很好吧?”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王鸿洁可没有要与他客套的意思,冷冷地望了他一眼:“好象我们没有这份交情,我这都要被开除的人,也受不起邬总您来看望。”

    对于邬有贵,王鸿洁心中确实是充满了怨气。

    以前与这家伙做同事的时候,王鸿洁也算是照顾他,让他成为了自己的副手,甚至是当兄弟看。

    那知,这家伙完全是只白眼狼。为了讨好炎杰,不但出卖了王鸿洁,之后更是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邬有贵到来,王鸿洁心中压抑了很久的怒火,确实是陡地燃炽。

    “啊呀,鸿洁,看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邬有贵脸色一阵变幻,但终于还是强自笑道:“看来,你我之间还是有些误会。你肯定是听人说了什么,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这一切都是误会,全是炎杰那家伙要对付你。我可一直记得鸿洁你对我的维护,所以也总是帮着你。”

    邬有贵开始胡诌起来,反正炎杰现在被开除了,他就把所有的一切,全推到了炎杰的身上:“所以,你可不要听信别人的馋言,我一直是把你当兄弟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?”

    王鸿洁差点肺都要气炸了,一声冷笑:“好一个兄弟,是不是在你的观念中,兄弟就是用来被你出卖的?嘿嘿,所以邬总,您的兄弟,我王鸿洁可不敢当,也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你呀,还是这副直脾气。”

    邬有贵无奈地摇头,他也不知该如何回答王鸿洁这般犀利的话语了,所以只好含糊地以叹息来应付。

    说着,他把水果篮放到了王鸿洁的床边:“鸿洁,你还在休养,所以,别的我也不多说了。我们之间的事,以后你一定会清楚,到时,你就会明白,我邬有贵确实是一直把你当兄弟。”

    邬有贵强装着笑脸,特意把水果篮在王鸿洁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在水果篮的中央,赫然放着一只大红包。那特别厚实的一叠,显得无比的扎眼。看那红包的厚度,至少会是一百张红票。

    这才是邬有贵的杀手锏,他是准备用大笔的礼金,来缓解与王鸿洁之间的关系。他自然清楚,如今王鸿洁因为看病,几乎已是化掉了这几年的所有积蓄,是最缺钱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来,自己送上如此一份厚礼,王鸿洁纵然以前对他心中有怨气,也该化解了。

    然而,邬有贵却怎么也没想到,接下来发生的事,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邬总,你的礼物我可无福消受,还请邬总带回去吧!”

    王鸿洁眼角瞄了水果篮一眼,已看到了那只大红包。但是,他的脸色却更难看了,直截了当地就拒绝了邬有贵。

    “你啊,还跟我这样客气。”

    邬有贵那肯收回,一边说着,一边就准备走人。就算王鸿洁不愿意,他今天也要把这份礼送到。

    “邬总,你要是不把这东西带走,我可就丢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鸿洁根本不领情,目光望向了王梦洁,示意她把水果篮交给邬有贵。

    王梦洁自然清楚,哥哥与这位邬总之间的怨隙。所以,自邬有贵进门后,她可也没什么好脸色给他看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哥哥的示意,她那里还会犹豫,就拎起水果篮追了出去:“邬总,你不要把这东西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邬有贵的脚步一滞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尤其是当目光看到四周,特护病房区的几名护士和医生,也听到这边的动静,走了出来。一个个用无比怪异的目光望着他,这让邬有贵羞怒交加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早有准备,这次过来,可能会受气。但是,王鸿洁如此绝决的表现,还是让他感觉意外。在他的印象中,王鸿洁是个很好说话的人,只要自己当面道个歉,应该能得到他的原谅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忘了,他对王鸿洁曾经所做的事,岂是能轻易被原谅?

    “王鸿洁,做人留一线,今后好见面。做事可不要做绝了。”

    邬有贵已是有些恼羞成怒,不由脸色一凛:“我可与你没有夺妻之恨,杀父之仇,何必要弄得如此?”

    “邬总,你还是请吧!”

    王鸿洁已不愿再理会他,冷冷地道:“你邬副总这样的大人物,我王鸿洁高攀不起,所以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乔。”

    “你,王鸿洁!”

    邬有贵一口气憋住,差点就爆走。总算他没忘了今天来的目的,终于还是把这口恶气硬生生地咽回了肚里,一张脸却已是憋得紫黑一片。

    邬有贵的心中现在有些后悔了,今天这一趟貌似不该来,无故受了这翻闲气,却完全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更加后悔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邬有贵,什么做人留一线,今后好见面。象你这种人,今后还要见什么面?”

    突然,病房的走廊处,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邬有贵一怔,却是陡地转头,望向了那边。而一看之下,邬有贵脸色大变,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王鸿洁和王梦洁兄妹,顺着声音望去。当看清来人的时候,两人也是尽皆神情一滞,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