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0章 低头
    今天一早,张横其实也很忙。一大早,隆奎带着几个人,就等候在了张横所住的别墅里。

    这处别墅,正是隆达会所的精舍,是隆奎专门为顶级贵客准备的住所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在他一再的要求下,张横总算是很给面子,住到了他的会所里。

    不过,隆奎可是一夜没睡好,出了昨天那样的事,不仅是自己养的那条咬人的狗吕野,得罪了张横。而且,自己的那个不争气的表弟,更是离谱,竟然暗中垂涎张横的妹子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如何处理这两件事,平息张横的怒火,弥补双方刚刚建立起来,还不牢固的关系。隆奎确实是下了狠心。

    吕野当晚就被有关部门给拿下,被关押到了一处秘密的监狱,反正以他曾经所做的那些事,真的要他死一百次都够了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这个时候,就宰了这条养熟的狗,隆奎心中也是有些肉痛。但是,为了警戒下面的人,他却是不得不这样做。这也算是杀鸡给猴看,以警示隆家各个产业中的头头脑脑们。

    这些年隆家的势力越盛,手下各方面的人物,也渐渐气焰更涨。行事已是有些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隆奎也正好借这个机会,好好整顿一下,就从吕野身上开始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炎杰,隆奎这回也是没留情面,把他从隆达集团扫地出门,并在几年内。

    不会再重用他。也算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。

    事情还不仅如此,就在隆奎处理了吕野和炎杰的时候,上官家族的人,也找上了门来。

    上官琴被人打成那副惨样,当她回到家里,自然是震动了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,当大家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却是一个个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上官家族在苏洲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世家,家族的兴起也已有好几代,在苏洲这一带,也算是建立了不小的势力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上官家的女儿,会被人打成这副样子。更让所有人震惊的是:最后一个打她的人,竟然是平日里与上官家族关系相当密切的吕野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让他们陡然意识到,这事情绝不简单,背后可能有他们所不知道的内幕。

    于是,上官家的人,立刻对此事进行了调查。而得到的结果,却是让所有人再次震惊。

    因为,一切的根源,就在于上官琴招惹了一个叫张秀丽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也许张秀丽并不算什么,但是张秀丽的哥哥张横,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。似乎连隆奎隆大少,也忌惮他三分。

    各种消息不断传来,上官家的人也一次次地被震憾。尤其是吕野经营的会所,一夜间遭到了严打,包括吕野在内的许多与他关系密切的亲信,全部被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对吕野动手的,背后指使之人,竟然就是隆奎隆大少,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吕野得罪了那个叫张横的人。

    这下,整个上官家族被震动了,也意识到这次上官琴的事情,可能是为上官家族招来了大祸。

    当下,上官家族连夜招开了紧急会议,最后,还是做出了决定,通过隆大少,向张横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上官家的现任家主上官峰,与隆家的一位叔伯关系一直不错。好不容易让那位叔伯,联系上了隆奎,总算让隆大少答应,帮上官家族与张横见个面。

    因此,一大早,上官峰带着上官琴就和隆奎一起,等在了别墅的客厅里。

    当张横和张秀丽兄妹,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,看到客厅里的几人,不禁互望一眼,已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张少,不好意思,一大早就带人过来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隆奎连忙站了起来,向张横拱了拱手,这才又道:“这位是我们苏洲的名流上官峰,着名的西玛拉亚就是上官家族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。西玛拉亚他自然知道,这是一个在江南一带很有名气的百货连锁品牌,在国内的百货业中,也能排得上号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以前并没有观注过,想不到竟然就是苏洲上官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“张少,在下上官峰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隆奎身后的一个年纪在五十岁上下的男子,已是恭敬地向张横鞠了一躬:“这次特意带犬女上官琴过来,向张少和张小姐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说着,声音已变得严厉起来,向后面的上官琴喝道:“孽畜,还不快向张少和张小姐赔罪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上官琴就站在两人的后面,一直低着头,神情黯然。

    昨天被抽了三个耳光,虽然今天经过了化妆,但一张脸仍是肿得如同猪头,甚至原本的一对大眼睛,也只剩下了两条缝,红肿得厉害。特别是脸上几道紫黑的手指印,更是让她看起来无比的悲惨。

    现在的上官琴,自然也已了解到了张横以及张秀丽的身份。只是,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眼前的男子,就是她最喜欢的横萱萍雪的创始人。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:横萱萍雪中极品的秀丽至尊,就是以张秀丽的名字命名。

    现在,她也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别人梦寐以求的极品秀丽至尊,在张秀丽的包包里,可以轻易地见到。原来,所谓的秀丽至尊,根本就是为她而特制。

    上官琴的心中百感交集,一直被她瞧不入眼的丑小鸭张秀丽,竟然有着这样深厚的背景。她倚为倚仗的身份,地位,在张秀丽面前,那完全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这让她原本的那一丝傲骄,如今已是被抽得粉碎,甚至感觉在张秀丽面前,抬不起头来,低她一等。至于偷偷抬眼望向张横和张秀丽的眼神中,已是充满了莫名的敬畏和羡慕妒忌。

    对于她来说,此刻她根本恨不起张秀丽和张横,比起人家连隆家大少都要克意巴结,她上官琴其实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她父亲带着她来,要她当面向张秀丽赔礼道歉,上官琴虽然心里有些委屈,却也知道,这事关系到今后上官家族的兴衰,却也做好了接受一切屈辱的准备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上官琴上前一步,深深地弯下了腰去,朝着张横和张秀丽鞠了一躬:“张少,张小姐,我有眼无珠,得罪了张小姐,还请张少和张小姐原谅。请张小姐惩罚我吧!”

    上官琴说着,眼泪已是巴嗒巴嗒地滴了下来。委屈,羞惭,更有一种莫名的悔恨,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,此刻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屋里陡地变得一片寂静,所有人的目光,都望向了张秀丽,等待着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上官琴得罪的就是张秀丽,只有得到她的原谅,此事才能算是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“唉,上官琴,你也不必如此,以后留些口德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秀丽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上官琴,如果不是她当时辱及自己的父母,张秀丽绝不会愤怒地抽她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对于张秀丽来说,她本身就是个非常低调,性格温顺的女子,确实是不愿与上官琴发生冲突。即使是到了现在,看到上官琴这副惨样,她仍是心中有些不忍,毕竟她与上官琴也是有两年的同学之谊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张小姐,以后绝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琴如逢大赦,连连道谢。旁边的隆奎和上官峰也是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张秀丽原谅了,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当下,上官峰在一边也是连连陪罪,好话说上了一箩筐,最后这才道:“张少,张小姐,犬女这次得罪了张小姐,这是在下教女无方,以后在下一定会严加管教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递上了一个大牛皮信封,恭敬地放在了桌上:“张少,张小姐,在下就不再打扰你们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,精舍那边为你和秀丽小姐准备了早餐,要不我们一起过去吧!”

    隆奎适时地打了个哈哈,让原本有些怪异的气氛,变得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上官父女告辞离去,隆奎却陪着张横兄妹去吃早餐。当然,那只牛皮信封就留在了那儿,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,当吃完早餐回来,打开信封,张横的眉头不禁微微一挑。信封里是一张园林式别墅的房契,从上面的内容来看,正是苏洲虎丘一带,最高档的别墅区的房产。面积有一千多平米,按现在的市价来说,至少价值在三千万以上。

    上官峰为了向张横道歉,不惜拿出了一套别墅来赔礼,确实是够诚心诚意地。

    张横瞄了一下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在苏洲这边,因为妹子在这里读书,张横也在这里购买了几处房产。只是因为张秀丽比较恬静,不愿张扬。所以,张横为她所住的住所,当时购买的是一幢老式的园林建筑,面积并不大,也就上百平米。

    为了妹子的安全,张横把四周的几幢房子也一同买了下来,让吴宗仁以及翁芳芳等暗中保护张秀丽的人居住。

    如今,上官家竟然又送上了这样一份房产,张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:“嗯,看来这套别墅,倒是可以为妹子以后准备!”

    对于这套房子的用途,张横心中已是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送妹子张秀丽去学校,只是,让他想不到的是:到了学校,一幕让他和张秀丽目瞪口呆的情形却是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