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2章 白虎炼堂
    “当时,冯大师说,此处属于白虎炼堂之局,存在着很大的冲煞。尤其是在施工之时,会引发此地的煞气,对施工的工作人员,造成伤害。”

    曹帮能道:“他的话顿时让大家吃了一惊。不过,后来冯大师说,白虎炼堂虽为煞局,但却也是贵地。所谓富贵险中求,就是指白虎炼堂这样的格局。一旦利用此地的风水,好好布置,就能让此处成为旺地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隆奎是更加有兴趣了:“那后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冯大师为此做了规划。正是因为有冯大师出手,我们集团才能竞得这次标。”

    曹帮能脸上露出崇敬之色,对于冯之祥的规划,由衷地佩服。

    做为这个工程的总工程师,他参与了从规划到建设的全部过程。因此,对于这事的情况,也是最为了解。

    购买这里的地块,要想在此建设印染厂的是一位江浙大老板,听说以前是轻纺城的一位大布商,资产已有数十个亿。

    这次,购买地块,就是想搞实业。最后,被这里新开发区优越的条件所吸引,终于决定在此投资,买下了这片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买下地皮,正好有一位懂得风水的朋友过来,立刻就发现此地有冲煞,于是便告诉了他。并建议这位大老板,让他在请建设公司竞标时,必须对此地的风水布局进行详细的规划。

    江浙布商半信半疑。不过,心里却是留了意。在对建筑公司进行招标的时候,特别注意到了,各个招标公司提供的方案中,是否有相关风水方面的议案。

    这项工程的建设,高达数亿,所以,做为苏洲一带最大的建筑集团,隆达公司也是非常的重视。不仅派专人对此进行了攻关,而且也从各个渠道,了解那位大老板的脾性,想要拿下这个大工程。

    后来,从那位大老板的亲信那里,得到了一些消息。知道这片地方有冲煞,那位大老板对竞标公司是否提供相关方案非常重视。

    于是,隆达方面就邀请了冯家的冯之祥大师,亲自到现场探察,最终做出了规划方案。

    所谓的白虎炼堂,确实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冲煞。因为火力发电厂就在这片工地的西边,而西方位乃是白虎位,火力发电厂的存在,恰恰形成了白虎首的火型冲。

    再加上后面有一座小山,这就恍然是西方白虎位上,有一只炼炉鼎,日日夜夜在炙烤和炼熔,其煞气自然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因为火力发电厂的四周,电网如同蜘蛛网一样,错综复杂,更是加剧了这种冲煞。这在风水局上,也有一个专业的名字,谓之火网灰恢。

    不是吗?白虎炼堂,火刑从地面而来。原本还有空中可以有一线倾泄之空隙。但这密布的电网,却罩住了这一方位,让白虎位的冲煞,水泄不通,更增加了此处的煞气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里的冲刑确实是很凶险,原本要想化解这个冲煞,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冯之祥不愧是冯家一脉出身,在风水上的造诣的确不同凡响。他因势利导,就这么化解了此地的风水冲刑。

    说破了其实也不复杂,冯之祥化解白虎炼堂和火网灰灰的办法,就是四周架起的那些蒸汽管。

    当时,江浙老板之所以会把印染厂的地址,选在火电厂旁边。一方面是用电特别方便,另一方面自然就是热电厂烧煤产生的蒸汽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印染厂的许多设备,需要用到蒸汽,因此厂里会有许多锅炉。

    但是,靠近火力发电厂,电厂多余的蒸汽却完全可以被印染厂利用。只要架起蒸汽管道,把蒸汽引过来就行。这样不但节省了购买锅炉的投资,更是少了今后使用和维护的大量费用,可以说是节约了大笔的资金。

    架设蒸汽管道,一般没什么讲究,只要方便节能就行。

    不过,冯之祥却是别出心裁,利用了这些蒸汽管道,化解了此地的风水冲型。

    他把管道的架设,设计成了弧形,每一道横穿空中的蒸汽管道,远远望去,就象是一条横跨长空的长虹。

    又因为包裹蒸汔管道的防护层,尽皆是银白色的材料。这就让那一道道长虹,看起来如同是镀了白银的白虹,炫丽之极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一道道看似白虹的蒸汽管道,就是化煞的关键。因为,这在风水中形成了一个特别的布局:白虹贯宇!

    白虹贯宇又称白虹破煞。所谓白虹横贯长空去,万般气象七彩浴。纵是阴晦遮天地,雨后总有美景出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虹乃是雨后的一种现象。下雨之前,总是天地变色,会乌云笼罩。而雨后彩虹,却意喻着雨过天晴,新气象产生。

    白虹破煞的格局,就是取了雨后见彩虹的喻意。所以,它恰恰破了白虎炼堂和火网恢恢之局,扭转了此地的冲刑。

    当时的冯之祥,就是用这样的化解之法,让那位江浙大老板很是满意。因为,他的那位朋友,先前就曾指出,此地的风水冲煞为白虎炼堂。正好与隆达集团提交的方案相符。

    因此,在最终激烈的竞争中,这个工程最后还是隆达集团夺魁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隆奎先前并不知道其中具体的细节,此刻听来,却也是大为赞叹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千年底蕴的冯家子弟!”

    张横也是暗暗点头。他一直在细细洞察这里的布局,自然看出了白虎炼堂和白虹破煞这个格局。

    如果让张横自己来,他也以为最多就能把此地的风水格局布置成这个样子。这足见冯家在风水方面,确实是有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张横来此的目的,可不是为了给隆达集团诊断风水,而是为了解决王鸿洁病情受工作单位影响的原因。

    此时已明白了这里的风水格局,张横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它对王鸿洁的影响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众人已走到了一片工地边,那里正有几台大型的打钻机在打钻,轰隆隆的机械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,这里就是当时由我负责的片区。”

    王鸿洁一直就在张横身边,见到了这里的景象,便向张横介绍道:“此处是印染厂的污水处理区,准备在这里挖几个污水处理池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因为这边靠近了小山,地面全是岩层,所以,原本并不算复杂的污水池工程,就变得条件非常恶劣,工程的进度也大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王鸿洁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个工程比较棘手,所以,他被炎杰穿了小鞋后,就被调到了这里。因此,如今再回来,确实是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庚金破,白虎煞,原来这里是双煞局。”

    张横仔细地听着,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他已看出此地的凶煞何在了。

    污水处理的工地,离火力发电站和后面的小山最近,正是属于整片工地的最西方。因此,它所受白虎炼堂的冲刑,原本也是最大。

    问题并不在于此,因为此地的地层是岩石层,属于风水格中的庚金之格。在庚金格上大动土木,就形成了庚金破,这也是一个大冲煞。

    本来,在这样的地上动土,必然会发生大灾。不过,因为有冯之祥的白虹破煞,镇压了这股煞气,让有可能发生的大祸得以避免。

    但是,冯之祥所化解的是风水局的整体,对于细枝末节的东西,就未必能面面俱到。尤其是对于施工中人员的个体,更是难以全面顾及。这就会导至大冲煞的格局下,会对工作人员个体,产生不利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目光转向了曹帮能:“曹工,有一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,有什么请尽管问,在下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曹帮能连忙恭敬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想冯大师当日肯定对这里还有一些别的交待,他是不是对在这里施工人员的属相要求有特别的关照?”

    张横语气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曹帮能脸上顿时露出了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的身份,他只知道是隆奎隆大少的重要贵客,并不知详细的情况。现在,张横竟然问出了这样有针对性的风水问题,确实是让他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,曹帮能却也不敢迟疑,连忙道:“张少,您看来也是这方面的专家。当时在施工之前,冯大师曾有交待,说是此地冲煞,对于属虎和属兔这两肖属相的人,非常不利,所以,施工时,务必让这两个生肖的人避免。”

    一般人们都知道,在动土或建设房屋等工程时,不但需要选黄道吉日,而且还要让生肖犯冲之人回避,以免受到冲刑。

    这里的工程本身有大冲煞,这方面自然更加的注意。否则,一旦犯了冲刑,就会极其的严重。

    冯之祥做为冯家的风水大师,自然想到了这些。所以,对此有过特别的交待。

    然而,曹帮能此话一出,一边的王鸿洁却是脸色大变,不由爆了粗口:“混蛋,我还以为炎杰那家伙只是给我穿小鞋,原来他根本就没按好心。”

    王鸿洁真的愤怒了,因为,他就是生肖属虎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这个工地冲虎和兔这两肖,他本应该是回避之人。那时,却被炎杰调到了这里负责,这岂不是炎杰有意想害自己吗?

    “嗯,对了,鸿洁,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!”

    突然,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,问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,却是把四周所有人都弄得神情怪异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