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3章 胎元三日煞
    “鸿洁,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:“你调到这里的确切日期是哪一天?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王鸿洁一怔,一时有些不明白张横问自己生日的原因。不过,稍一迟疑,他还是把自己的生日和当时调到此处的日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:“鸿洁,你不但是犯了生肖冲型,而且,还犯了胎元三日煞。”

    “胎元三日煞?”

    王鸿洁满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隆奎以及简春峰和曹帮能等人,也是个个疑惑不解。他们确实是没有听说过什么胎元三日煞。

    “其实胎元三日煞说明白了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卖关子:“每个人都有生日,这在命理中被称为胎元日。人们常常在生日的时候庆祝。但是,其实许多人并不清楚,一个人生日前三天,到生日为止,是阴晦最重,最容易受冲刑的时候。所以,真正的大师,并不建议人们在过生日时到外面大操大办庆祝,即使是要庆贺,也最好是在自己家中。以免冲犯了胎元三日煞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,胎元三日煞的成形,与一个人初临这世上,神魂与胚胎相溶有关。

    在一些传说中,常常有关于投胎的故事。往往一个神魂,要投胎到人世,会在婴儿即将出生的最后一刻,溶入婴儿体内,这才算是真正的投胎为人。

    但据玄门秘闻中所记载,其实这个过程并不是瞬间,而是需要三日。这也就是说,投胎的神魂,在婴儿出生前三天,就会溶入婴儿体内,与胚胎相溶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,投胎的神魂是最虚弱的,每一刻都会面临着未知的危险。一旦溶合失败,重则胎死腹中,轻则就是生出来的是个痴傻儿童。

    这种影响会持续一生,每年到了生日,在胎元三日煞的时间里,神魂会处于一种相对比较虚弱的时刻,最容易受到冲煞。

    这就是胎元三日煞。

    王鸿洁就是在生日前夕,被调任到了这个工地上。正好在胎元三日煞神魂最虚弱的时候,受了工地的冲型。

    至于他之所以会生肝病,那就更好解释了。此地为庚金破的凶煞,庚金克甲木,而在人体的内脏中,肝胆就是属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王鸿洁在受到庚金破冲煞后,这才会肝部严重受损,得了疾病。

    明白了王鸿洁的病根所在,张横目光在工地上巡视起来。陡地,他的眼眸一亮,快速地走到了一个角落里,那里,生长着一丛荒草。

    张横弯下腰去,小心地拔起了几根荒草,然后细心地编织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,一时谁也搞不清楚,他这是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结草衔环,以德报怨!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手指翻舞,很快就把那几根荒草结成了一个草环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从王鸿洁头上,拔了几根头发,编入了手中的草环。

    “呃,张横哥,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王鸿洁有些西里糊涂,满脸的惊疑。

    “嗯,这叫结草衔环,为的就是化解你所受到的胎元三日煞的冲刑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结草衔环原本是古时的两个典故,结草和衔环各有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传说有一位少女,长得美如天仙,引起了当地一个地痞恶棍的垂涎。终于,他在一个风高夜黑的晚上,偷偷潜入少女家中,想对她意图不轨。

    但是,却被少女的父亲发现,两人发生争斗,少女的父亲被地痞恶棍杀死。

    少女痛不欲生,一心想要为父亲报仇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一个弱女子,又如何能对付得了地痞恶棍?

    不过,少女后来了解到,地痞恶棍每天晚上,都会去喝酒。而他喝醉后会到山上的山神庙休息。少女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,那就是用草结成绳子,拦在了地痞恶棍上山的路上。

    最后,这个地痞被草绳绊倒,摔入山下,最终一命呜乎。少女也总算是为父亲报了仇。

    这就是结草的典故。

    又说古时有一个小孩子,救了一只受伤的黄雀。

    晚上,他突然做了一个梦,梦见那只受伤的黄雀,衔来了一只洁白的羽环,并告诉他,只要好好保存这只羽环,就可以让他的后代得做高官,坐享富贵。

    小孩子醒来后,果然发现床边有一个羽环,与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。他很是惊奇,当下便按梦中的指示,把这个羽环好好地收藏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小孩子长大后,娶妻生子,他的后代在这一带成了富甲一方的富豪,更是有不少子孙做了高官。

    这就是另一个关于衔环的故事。这两个故事,都是在说报恩的事,因此,后人把这两个故事结合在一起,成了一句俗语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现在所使的结草衔环可不是别的,乃是天巫传承中的一项巫符。

    胎元三日煞受冲,这是无可挽回的大冲煞,神魂已受影响。因此,要想化解这种冲刑,绝对无法象破解普通冲煞那样,必须用些特殊手段。

    张横所使用的结草衔环,就是一种秘法。他把王鸿洁的头发,编入草环中,其实就相当于是做了一个假人,以替代王鸿洁的神魂,承受这一次冲刑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结草衔环的秘法,更有借典故结草衔环之意,所以,张横采取的是以德报怨之法,来化解王鸿洁胎元三日煞所造成的冲煞,以免给他留下后患。

    说着,张横拿起编好的草环,目光巡视一周,脚踏七星步,在工地上游走起来。

    当七星步的最后一步,踏落在西方庚金位的时候,张横再次弯下腰来,把草环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所有人目光怪异地望着张横,人人神情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一幕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草环插入地面,陡然一阵轻微的震动传来,每个人的身形,都不由自主地一颤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一团火焰突然炼燃,地面上的草环竟然无火**,刹那燃成了一团火光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隆奎以及简春峰和曹帮能等人一惊,不由目光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此刻那里有时间理会他们,他神情无比肃然地凝注在了王鸿洁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王鸿洁,确实是发生了异常。只见,他全身如同是筛糠般颤抖起来,脸上的表情也现出了极度痛苦之色,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,仿佛正承受着某种非人的折磨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状况只是持续了刹那,下一刻,王鸿洁浑身剧震,整个人如同是虚脱般一阵摇晃,几欲摔倒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早就料到了他的情况,一把扶住了他,掌心更是一缕真元,暗暗渡入了王鸿洁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鸿洁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灼灼地凝注着王鸿洁,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横哥,我好象感觉灵魂被撕裂了,我,我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!”

    王鸿洁此刻仍是心有余悸:“不过,经历了刚才的那种痛苦,我觉得全身都轻松了。原本身上所有的不适,都已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。王鸿洁的感受,正是自己的结草衔环秘法,化解了他胎元三日煞期间所受的冲刑。

    现在,王鸿洁的病根算是除去了,只要好好再休养几天,就可以完全恢复如初,与正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果然,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,原本笼罩他本命气运中的那层阴晦,已然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“鸿洁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迟疑,扶起王鸿洁,向工地外走去。

    隆奎等人互望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恍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们确实是不清楚,张横今天特意要来这处工地的原因。现在才算是明白,原来是为了王鸿洁的病情。

    一众人浩浩荡荡地向工地门口走去。突然,张横的手机一阵震动,似乎有什么信息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在意,直到进入了车子,这才拿出来看。然而,一看手机上显示的内容,张横的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张横君,今日冒昧打扰,有一个消息想告之阁下。”

    信息的内容是一条文诌诌的半白话文,但内容确实是让张横无比的震动。因为,这条信息的最后,竟然告诉张横,王馨兰在他们手中。

    “兰儿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神情陡然变得凛冽无比。

    王馨兰张横自然不会忘了,她可是张横第一个有肌肤之亲的女人。

    当日张横为化解精磊集团在之江大学附近工地的冲煞,夜晚上老何山,却遭到韩岛风水师和冯慧敏联手暗算。最后,却是机缘巧合之下,促成了张横与王馨兰的好事。

    只是,王馨兰在之后便回了老家,从此失去了消息。

    张横这段时间以来,也无时不刻都在寻找她。但是,她就象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从此音讯全无。

    此刻,突然有人发信息给自己,说是王馨兰在对方手中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震憾?

    然而,当目光落到信息的最后,看到那里的一个标志,张横更是浑身剧震,神情也刹那愤怒无比:“操,竟然是这些家伙在搞鬼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