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4章 偏向虎山行
    这条信息的最后,是一个抽象的恶鬼鬼脸,额头上还有一个变形的乙字。

    如果一般人看到,肯定不明白这个图案代表着什么。但是,成为神龙组的成员,张横自然今非昔比。他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是倭岛已贺流的标志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条信息乃倭岛人所发。张横的心中陡然一团邪火燃炽,牙齿都咬得咯咯直响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张横却也不是刚出道时的毛头小伙,不会一冲动就失去理智。所以,他强压心头怒火,细细地察看起了信息后面的附件。

    在附件中,有一个相册和一个视频文件,里面全是一个人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兰儿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暴缩,脸上的肌肉急剧地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照片和视频全是一个女子的生活照,样貌一看就是王馨兰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可不会只从表面上来分辩照片的真伪。他可也知道,如今的科技,要想合成或ps几张仿真照,那根本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他其实所观察的是照片中女子的神韵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他或她特别的韵味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气质。张横与王馨兰有肌肤之亲,对于王馨兰的一切,都是无比的熟悉。

    因此,就算看的是相片,他仍可以确定,相片上的女子,就是王馨兰本人。而且,这些照片,是张横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,应该是自王馨兰离开后,才拍摄的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让张横心中震动的是:所有的照片,王馨兰都是处于一种昏睡的状态,好象是一位沉睡的冰美人,如果不是张横敏锐的洞察力,只怕一般人以为,看到的相片中的女孩子,是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兰儿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她所有的相片都会是昏睡状态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已眯成了一条线:“难道倭鬼对她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的怒火已熊熊燃炽,眼珠子里都呈现出了一抹红丝。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正在驾车的张继,身形不由一滞,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张横的脸色如此的难看,立刻意识到,又有大事了。

    “马上给我订去倭岛东尔京的机票。”

    张横声音低沉得让人心都沉甸甸地。一边说着,已是一边在手机上发出了不少的信息,并开始打起电话来。

    在倭岛乙贺流发过来的信息最后,还有一段留言:二月二,龙抬头,待君来临,过期不候。

    然后,是一幅人们众所周知的火山口覆盖大雪的图案,这正是倭岛最着名的富士山。

    张横已是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,那是乙贺流约自己在二月二这一天去富士山。

    现在已是正月的二十,虽然离二月二还有好几天。但是,张横此时已是一分钟都呆不住,他要飞往倭岛。

    王馨兰的消息,确实是让张横的心大为震动,就算明知这是倭岛乙贺流挖好的陷井,去往倭岛也必然会是龙潭虎穴,甚至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却丝毫没有迟疑,还是立刻决定前往。

    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王馨兰是张横第一个有肌肤相亲的女人,自己也曾对她承诺过,这一生都不会负她,会保护她。

    现在,她出了事,张横就是上刀山,过火海,也要去救她。这是做为一个男人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兰儿,你放心,无论如何,我一定会把你接回家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片凛然,目光也变得炽烈无比,望着车窗外,眼神仿佛已越过远洋,到了那一片陌生的国度:“倭鬼,如果你们对兰儿有所伤害,我张横就算是粉身碎骨,也要把你们乙贺流踏成平地。”

    心中默默地念道着,脑海中却已是回忆起了与王馨兰相处的点点滴滴,尤其是当日王馨兰离开后的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那次,王馨兰接到家里的电话,就急匆匆地回家。因为当时的张横,根本没意识到,这一次分别,会有什么意外。所以,他当时并没有与王馨兰一起回她的家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做梦都想不到,王馨兰这一去,就如同是石沉大海,从此再无音讯。

    张横也曾按王馨兰留下的地址,派人打听过她的消息。但是,回音却让张横非常的失望,那里根本没有这样一户人家,也没王馨兰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当时王馨兰所留的地址,显然并不真实。

    张横不知道,王馨兰为什么没有把真实的地址给自己,但是他相信兰儿必然有自己的苦衷。而他对王馨兰的那份牵挂和思念,却从未减弱半分。

    本以为天下有情人终能成眷属,那知当得到她的消息,她竟然落在了倭鬼乙贺流的手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惊怒交加?

    张继的车子在离开工地后,突然转入了一个叉口,那是通往机场的高速路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怎么回事?张少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后面的隆奎看到前面车子改变了行进方向,不禁一怔。在原本的计划中,隆奎是要邀请张横去隆达的总部看看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的车子突然转向了机场高速,这是要去干什么?

    心中迟疑,隆奎连忙打电话给张横,得到的答案更是让他暗暗吃惊,张横竟然要马上飞往倭岛的东尔京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为什么张少的行程会这样急?”

    隆奎又惊又疑,但他却也不便问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通过机场高速路,来到了苏洲机场。然而,去倭岛东尔京的航班,最早也是在明天凌晨。

    “马上去明珠!”

    张横立刻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张少,不必那么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隆奎一直陪在张横身边,他虽然不知道张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但是,看到张横那焦虑的神情,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那股杀气腾腾的气息,隆奎也已意识到,在倭岛那边,张横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怎么?隆大少有办法弄到最近的航班?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嗯,张少如果真有急事,我可以通过关系,弄到一架专机,马上可以直飞倭岛的上尔京。”

    隆奎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多谢隆大少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不禁一亮,由衷地道了声谢。心中却也是有些感慨:隆家果然不愧是江南世家,连航班运行这样的大事,都可以直接插手。

    要知道,飞行器的空中管制在国内是非常严格的,每一架飞机的航线,都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批。如果要临时改变,更是无比的麻烦,这会涉及到许多空管部门。

    然而,隆奎隆大少却轻飘飘一句话,就敢打包票。这足见这样的事,他已不是第一次做了。

    果然,半个小时后,一架波音七三七从苏洲机场升空,直飞倭岛上尔京。

    “什么?姓张的竟然乘坐专机,飞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倭岛上京郊区,这里有一座农场。

    这个农场,仍保持着倭岛传统的耕种模式,庄园里的建筑,也显得有些陈旧。在外人看来,这是一处毫不起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,这里正是乙贺流一位长老,伊腾魁浩所在的伊腾家族的古老庄园,在此已是有数百年的历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农场的中心处,一座古旧的木屋里,却是济济一堂,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木屋的正堂上,挂着一幅巨大的字幅,上面一个丈许方圆的武字,铁划银勾,每一笔都如同是金戈铁剑,直欲破纸而出,一股凛凛的杀气,散逸出来,让整个厅堂,充满了潇杀的气息。

    武字字幅下,盘膝坐着一位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者,一身倭岛传统的和服,神情凛然。

    如果张横在这里,一眼就能认出来,这位老者,正是当日在玉龙山地底矿区,最后借血遁逃走的伊腾魁浩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的伊腾魁浩,他的脸上,赫然多出了两道狰狞的刀疤,把他那张原本看起来还算是和气的脸,变得无比的狰狞。

    这两道刀疤,正是当日在逃离地底时,伊腾魁浩受创所留下。

    说来那次地底之行,所有的倭岛人一网打尽,尽皆死在了九阴神殿。只有伊腾魁浩,侥幸逃走。

    之后,伊腾魁浩为了躲避华夏方面的追捕,又孤身逃入深山,足足在荒山野地里呆了两个月,过了一段时间人不象人,鬼不象鬼的悲惨日子。

    直到身上的伤势有所恢复,而外面的风声也渐渐有所平息,这才借助倭岛乙贺流在内地的渠道,偷偷潜回了倭岛国内。

    回想起那次经历,伊腾魁浩简直是恨得牙痒痒,尤其是对于张横,更是被他列入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之列。

    不是吗?玉龙山地底矿区的探险,如果没有张横横插一杠,他们的这次行动,无疑是完美的。不但可以解开九阴神殿之谜,而且更能得到华夏上古神器九阴神鼓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半路杀出个张横,却让他们这次任务全功尽弃。整支队伍更是几乎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伊腾魁浩虽然侥幸逃生,但是回到倭岛后,却也是受到了乙贺流的严厉惩罚。如果不是他身为长老,又是多年为乙贺流立下赫赫功劳,只怕这一次也是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现在,他被罚面壁,回家休养,心里却一直盘算着要如何报复张横。

    于是,他动用伊腾家族的所有力量,全力调查张横。终于,在一个偶然的事件中,给他抓住了一个机会,那就是找到了张横的女人王馨兰,并把她劫持到了倭岛。

    伊腾魁浩顿时兴奋之极,他就利用王馨兰,布置了对付张横的一个局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